第2章 家宴

芙蓉仙
  清晨的阳光,很温暖。现在是三月,微微拂过的春风,总是带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栾简师和衣半卧在床上认真看着医书,温煦的阳光轻洒在他那清俊的五官上,映出了一抹晶莹剔透的光彩,几乎让人产生一种遇见神癨的错觉。

  寂静的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简师,你起来了没有?”

  听到熟悉的声音,他忙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就看见大哥栾云庭一脸笑吟吟地望着自己,手上跟往常一样端着一碗参汤。

  “大哥……”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性急的栾云庭一把拉了进去,“先喝了参汤再说。”

  眼角的余光瞧见床上的医书,栾云庭微皱了皱眉,“你病还没好,不好休息,还看什么医书?”

  “只是闲着无聊罢了。”他微微一笑,接过大哥手中的参汤,慢慢饮着。

  栾云庭看了看他苍白的脸色,叹了口气,“我看你气色还是不太好,今晚慕容家的晚宴,我看你就不要去了。”

  “大哥,慕容世家与我们栾家世代交好,今晚是又是慕容世伯的六十大寿,他又指名要我去,若是我推辞,便是失礼了。”

  “我想起来了,差点就给我坏事了……呃……”栾云庭一拍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却又蓦然停口,一脸心虚地瞅着栾简师,“其实也没什么事。”

  栾简师轻摇了摇头,脸上依然挂着一抹淡定的微笑。

  他知道大哥必有事瞒他,但他更清楚自己若是再问下去也是没有结果,与其让大哥胡诌一个答案给他,还不如等晚上赴宴时自己去揭开谜底。

  栾云庭嘿嘿干笑了两声,转身在房里东翻西瞧,却不敢再看简师的笑容。

  他这个二弟虽然年岁比自己小了一大截,但他的眼神和笑容却总是给人一种穿透人心的感觉。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他才是做弟弟的。

  无聊地翻了几本医书,对医术一向没兴趣的他,几乎要打哈欠了。

  “简师,你每天看这些,都不困的吗?”边说边翻着,他却在书堆里眼尖地看到了一本微微泛黄的手册。

  “这是什么?”

  他抽了出来,定睛一看,“玄心诀?什么东西?”

  好奇地打开书翻了翻,越翻脸色却变得越苍白。

  抬头盯着还在喝参汤的二弟,沉声道:“简师,这东西你从哪里得到来?我不是跟你说过,你不可以习武的吗?更何况这么邪门的功法?”

  “大哥,你放心。我只是拿来做参考。”栾简师温和一笑,放下手中的碗。

  “这有什么好参考的?”不知为何,看着这本手册栾云庭的心里就隐隐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一敛平时脸上的嬉笑神色。

  “手册里记载的这种功法太邪门了,竟利用倒转经脉的极端方法在短时间习得上层功法!我看功法就算学到了,命也没了。这东西留不得。”

  说着,栾云庭就欲将手册撕了。

  “大哥……”栾简师忙伸手拦住了他,“这手册里的功法虽邪门诡异,但也详细记载了人体里的经脉和穴位,甚至有一些见解与其他医书不同,所以我想留着它。”

  栾云庭叹了口气,放下了手册,“好。大哥知道你一向对医术感兴趣,不过你要记住,只看这些经脉穴位图就好,千万别学里面的功法!”

  “大哥,你当我还是十多年前的孩子吗?我既然不能习武,自不会再强求。”

  栾简师笑笑,将桌上的手册收了起来,“我看完里面的东西,会把它毁了。我知道这种功法,不能留在世上。”

  “那就好。”栾云庭稍稍放下了一颗心,“你先好好休息。今天就不用去看什么诊了,留些精神晚上去慕容家。”

  “大哥,我还没有那么脆弱。”栾简师闻言失笑。

  “在我的眼里,你就这样。”栾云庭瞪了他一眼,眼里却满是疼爱,“外面的病人,我会让人先打发走。”

  “可是……”

  “不要可是了。今天就让大哥我做一次主。”栾云庭对他神秘一笑,“今晚记得穿整齐光鲜一些。”

  丢下话,也不给栾简师拒绝的机会,转身便离开。

  “大哥……”

  唤不回离去的身影,栾简师叹了口气,想起刚才大哥的话。

  今晚究竟会发生什么事?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为什么? 第2章 家宴 第3章 祸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