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过是抵债的物品

仙人掌来了8
  雨夜。

  许芯如刚吃过感冒药睡下,楼下便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当宁泽珩带着一身酒气出现的时候,她才想起今天是周末。

  过去一年半,每个周末宁泽珩都会准时出现。这个男人孤傲、冷漠,每次只会直奔主题。

  “阿珩,我今天不舒服……”许芯如翻坐起身,被单从身上滑落。洁白如雪的香肩在月光的映照下,白得反光。

  扯掉领带,宁泽珩伸臂把女人从被窝里拉出来。每一次,他都是这么的不可一世、强硬又骄傲,全完不顾许芯如是否愿意。

  偏偏她不能反抗,否则换来的是更肆意的折磨。

  雨越下越大,许芯如很快耗尽身体的最后一份力气倒地。麻木、卑微、不屑一顾……

  “许少峰联系你了吗?”每次从许芯如的身上离开,宁泽珩都会雷打不动问同一句话。

  木讷地摇了摇头,许芯如蜷缩在角落里面如死灰。这次男人有点过了,她差点受不了晕过去,身体像被火车辗压过般疼痛。

  周而复始的答案,让宁泽珩面露愠色。他从女人的身上离开往浴室走去,把门摔得震天响。

  宁家大少爷的脾气,向来不怎么好。

  大概是感冒药的缘故,许芯如蜷缩在角落里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梦中她回到一年多以前的那个暴风雨交加的晚上,许少锋离开前只说了一句话:“好好留在宁少的身边,等我回来。”

  日复日,月复月,他终究没有回来。

  许芯如对宁泽珩的态度,从刚开始的卑微隐忍慢慢变为习惯。习惯他的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以及两人之间微妙而扭曲的关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旁的男人还没离开。大概昨晚折腾得太累了,他此时正在熟睡,轮廓分明的脸颊让人流连忘返。

  这个叫宁泽珩的男人,是许芯如的债主。不,准确来说是舅舅许少峰的债主。

  许少锋原本是宁氏集团的财务总监,前途无量。他却监守自盗挪用公款,最后纸包不住火只能选择跑路。

  唯一留下的,就是这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外甥女。

  三千万的公款换来一个女人,宁泽珩一夜间沦为笑柄。他是天之骄子,在商场上运筹帷幄、雷厉风行,结果被自己最信任的下属摆了一道。

  一口怨气,无法下咽。

  宁泽珩把所有的怒火都撒在许芯如的身上,偏偏她无法置身事外。许少锋对这个外甥女是出了名的大方,从小以名媛的标准培养,疯狂砸钱。

  亏空的公款里,花在她身上的钱可不少。

  昨夜被折腾过后,许芯如的感冒似乎更严重了。她硬撑着下了床,翻出感冒药吞了两片,然后下楼泡蜂蜜水。

  许芯如的动作很慢,在宁泽珩面前总是小心翼翼,不让自己走路的时候显得另类。可是再努力隐藏,仔细观察仍能看得出来。

  她是个跛子,右腿不灵活。

  从前许芯如也是个漂亮健康的姑娘,被许少锋捧在掌心呵护。那场突然而来的意外,让她的身体有了残缺。

  遗憾,但她并不后悔。

  刚到厨房,钟点工陈嫂便提着大包小包走进来:“路上塞车,我还没来得及准备早餐。”

  “没关系,我来就好。”许芯如莞尔一笑说。

  在这座奢华的牢笼里,只有许芯如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更没有自由。

  身份证早被宁泽珩收走,就连生活用品都是陈嫂定期送上门。许芯如只是舅舅抵债的物品,宁泽珩闲暇时的发泄对象。

  七点整,宁泽珩已经穿戴整齐到达餐厅。他不曾多看许芯如一眼,拿起蜂蜜水大口喝起来。

  阳光透过洁净的落地玻璃洒在男人的身上,就像堵上了一层金光。宁泽珩集合男人的所有优点,帅气、多金、聪明,年纪轻轻便创业成功,是北城最具影响力的商场新贵。

  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彰显风度,是名副其实的贵公子,唯独对许芯如是例外。他厌恶她,憎恨她,却又不甘心放过她。

  气氛有点尴尬,许芯如琢磨很久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阿珩,下周末……你还会来吗?”

  放下报纸,宁泽珩问非所答:“吃过药了吗?”

  许芯如半响才反应过来,轻轻摇头。她可不想经常吃那玩意儿,对身体不好。“昨天是安全期,可以不吃药。”

  宁泽珩对许芯如的回答嗤之以鼻,讥讽说:“我可不想惹麻烦。”

  “对不起……”许芯如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手忙脚乱从抽屉里翻出事后药服下。苦涩的味道很快蔓延至口腔,她的心却在滴血。

  一年半,就算石头都能捂住感情。可是宁泽珩待许芯如的态度冷漠至极,哪怕两人最亲密的时候也没有半分和颜悦色。

  也对,她的存在只会让他蒙羞。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不过是抵债的物品 第2章 给他准备惊喜 第3章 让人恶心的欺诈犯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