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老公,我害怕

芝麻开花
  别墅大门前。

  “姐,快点行么。”

  安雨柔不耐烦的看着,穿不惯高跟鞋跌倒的季安心,瘪了瘪嘴说:“姐,你小心点啊,受伤了多疼啊。”

  她嘴上说着关切,却连扶都不肯扶一下。

  “我会小心。”

  季安心扶着门柱站起来,扯了扯刚刚盖住腿根的衣摆,不自在的说:“我想去换身衣服,好奇怪。”

  安雨柔哪能允许季安心改主意。

  她一把拉起季安心,连拖带拽的把她往车子前面带,催促着:“没时间了,墨辰奕要回来了。”

  季安心走的跌跌撞撞,整个人靠在安雨柔的身上,几乎是被她扛到车前的。

  眼看着。

  安雨柔就要将季安心塞进车里。

  季安心却猛的站住。

  挣开安雨柔的手,扶着车身站直,慌乱的说:“不行,得换,我穿高跟鞋不会开车的。”

  安雨柔彻底没了耐性。

  平时跟面团一样随便揉捏的人,却在关键时候一再的反抗,真是让人暴躁。

  她甚至连一贯的柔弱都不装,面色阴狠的看着季安心,用力推了一把。

  “呀!”

  季安心尖叫了声,脚下一歪,人就跌倒在地上,“恰好”避开安雨柔的手,也顺势,将安雨柔送进了车里。

  然后么。

  “站不稳”的她手忙脚乱的扶着车子起来,顺手就将车门关上,彻底断绝了安雨柔出来的可能。

  安雨柔隔着车窗看着季安心脸上的冷笑,心里猛的一慌,拽着门把手大吼:“季安心!开门!”

  季安心盯着慌乱的安雨柔,朱唇轻启,说了上辈子听到的,最后两个字

  “启动。”

  嗡

  车子绝尘而去。

  安雨柔的咒骂声在空气中溢散。

  季安心假模假样的往前跑了几步,做出追车的模样,然后扭了脚,啪叽,摔在地上。

  低着头的她,嘴角的弧度慢慢扩大,透亮双眸里的怯懦褪去,变成刺骨的冷。

  演这么麻烦的一场戏,不够是想走绿茶的路,让绿茶自作自受而已。

  就是不知道。

  今生没有墨辰奕救的安雨柔,会不会有自己前世的幸运,能不能全身而退了。

  嗡

  车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季安心错愕的抬起头,就看到一辆迈巴赫径直冲向自己,车灯刺眼,让她一瞬失明,只看到越来越近的车头。

  突然!

  刺耳的刹车时传来。

  车子猛的一个转弯,车身几乎贴着她开过去,在她不远处停下。

  嘭的关门声后,是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吓到忘了呼吸的她,被人从地上拉起来。

  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你在做什么!找死么!”

  季安心的呼吸被找回,心跳却更加急促。

  她抬头看着气到失控的男人,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

  “墨辰奕……”她呢喃着他的名字,哇一声哭出来,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的环住了他的腰。

  脸贴在他温热的身体上,鼻尖是他惯用的松木薄荷香水,手臂能感觉到,他肌肉的轮廓。

  唯有此刻。

  她那颗紧张的心才真的落了下来,才相信自己是重生了,不是在做梦。

  太好了。

  能再来一次,她要将自己的一切紧紧的握在手里,也包括,这个能带给她幸福的男人。

  “你……”被抱了个满怀的墨辰奕很是震惊。

  想到她不喜欢自己的接触,下意识的就想推开她。

  可季安心却抱的更紧,甚至哭的更大声。

  “没事了。”墨辰奕生硬的拍了拍季安心的后背,虽说依旧面无表情,可眼底却有浅浅的愉悦浮现。

  “嗯。”季安心止住了眼泪,抬起头,想仔细的看看这个时候的他。

  俩人有身高差,她想要看清楚,就得向后退一些。

  这一退,本来就遮不住什么的衣服,就往下滑了滑。

  院子里灯光很亮。

  亮的,让墨辰奕能清楚的看到她所有的起伏。

  他盯着那片雪白,喉结耸动了下,不自然的避开视线。

  季安心错愕的一挑眉,心里满是无奈。

  看。

  就他这样的反应,要不是自己重生,知道了一切,肯定觉得他是厌恶自己,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谁又会知道,这个看似高冷的男人,心里是爱着她的呢?

  “老公。”季安心吸了吸鼻子,又再身上蹭了两下,带着哭腔嗲嗲的说:“我害怕。

  我们回卧室,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受伤,好不好呀?”

  季安心的尾音带着颤意,像极了小猫的爪子,一下下挠在墨辰奕的心尖上。

  挠的墨辰奕浑身痒痒的,又酥又麻。

  就像电落在脊骨上,一下下的撩拨着他的神经,直到失控。

  他低头看着怀里因为哭泣,眼尾发红的女人,呼吸都变得急促。

  怀里抱着的不仅是他合法的妻子,更是他爱了很久的人。

  难得她这样的亲近。

  他没法拒绝。

  墨辰奕深深的看了季安心一眼,躬下身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往卧室走去。

  “呀!”猛的被抱起来的季安心,急忙抱住了他的脖子,带着颤音开口:“慢点呀,老公,我害怕。”

  话音落下。

  她清楚的感觉到,男人的身体僵硬了一些,呼吸愈发急促。

  火烧火燎的喷在她身上,烫的啊,让她脸都红到了耳朵尖。

  这一夜。

  季安心小猫似的颤音,响了一整夜,将近天亮的时候,颤音变成了哭腔和求饶,又被男人的安抚声压下去,变得婉转旖旎。

  翌日。

  浑身酸涩的季安心艰难的起床,摸着身侧早就凉透了的被褥,心里还真有点失落。

  咚咚的敲门声后。

  陈妈端着托盘进来,看着季安心,板着脸说:“先生临走前,让我转告您。

  不要再玩火。”

  说完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目不转睛的离开了。

  季安心本来就失落的心,又往下掉了掉。

  都这样了,他不陪她起床就算,居然还让人来劝告?

  季安心苦笑了下,随手拿起托盘上的东西看了眼,灰暗的眸子就亮了起来。

  药膏。

  红参。

  她最喜欢的那家,要五点去排队买的小点心。

  “这个男人,闷骚死了。”季安心攥着药膏瓶子,摔进软乎乎的床褥里,傻笑着滚了两圈。

  闷骚就闷骚吧,以后,她明着来就行。

  都活第二次了,还有什么放不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我当年怕是瞎了眼 第2章 老公,我害怕 第3章 我有监控呀,看么?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