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有监控呀,看么?

芝麻开花
  叮叮叮

  急促的电话铃声,吵到了傻笑的季安心。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脸上的笑容就尽数消失。

  爸爸两个字,刺眼的厉害。

  她深吸一口气,接了电话:“喂,爸,你……”

  “季安心!你个不孝女,给我滚过来!”

  安家。

  客厅沙发的主坐上,她的好父亲安成业正阴着脸坐在那里。

  他习惯性的挺直后背,双手笔直的放在膝盖上,双腿并拢,姿态看着就很严肃,给人一种很强的“规矩”感。

  前世。

  季安心一直相信安成业出身良好,才会将规矩刻在骨子里。

  哪怕很多时候,她都觉得安成业的举动生硬而违和,也没有怀疑过。

  直到偶尔从墨辰奕那里得知,安成业是从村子里考出去的大学生,是靠母亲才有的事业,这才意识到

  他恪守的规矩,不过是因为过分自卑而已。

  安成业看着进门后一言不发,盯着自己出神的大女儿,原本七分不满,这会已经涨成了十分。

  他抓起桌上的烟灰缸用力摔在季安心的脚下,大吼:“跪下!”

  季安心的身体畏缩的抖了下,腿下意识的就要弯。

  这是她几十年来,本能的反应。

  哪怕如今已经重生。

  可死的前一刻,她不还是信任着,自己这个楚楚可怜的妹妹么?

  季安心硬是咬着舌尖,才让自己站直,视线扫向沙发上坐着的安雨柔。

  也难怪安成业这么愤怒。

  安雨柔看起来很是狼狈。

  不仅右腿上打着石膏,连右手臂上也裹着纱布,脖子上套着颈托,隐约能看到,里面还裹了纱布。

  伤的是挺重的,可惜祸害遗千年,这种车祸都没带走她。

  更可惜,她楚楚可怜的小脸上,一点伤都没有,估计车祸的时候,拼尽全力去护脸了吧。

  而此刻,那张毫发无损的脸上,虽然挂着委屈的表情,可眼底的得意却毫不掩饰。

  然而。

  因为季安心站着不动,她眼底的得意,慢慢就变成了错愕,接着被阴狠取代,然后么

  化作泪珠滚下来。

  “姐姐,你做了这种事,怎么还笑的出来?”安雨柔开口就是诬陷。

  “你还有脸笑!”

  安成业听到这话,气的抓起桌上的花瓶往季安心身上砸:“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狼心狗肺,恶毒无耻的女儿?

  跪下!给你妹妹磕头认错!”

  季安心侧身躲过花瓶,听着身后花瓶碎裂的声音,眼底有恨意一闪而过。

  下跪?

  磕头?

  安雨柔她受得起么!

  季安心压下心里的恨意,转回身,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颤巍巍的问:“爸爸,到底怎么了?

  我做错什么了么?”

  “你……”安成业看着茫然的大女儿,心里也冒出了一点疑虑。

  大女儿是个好拿捏的,真害了人,不该是这个反应。

  他不由得往小女儿那边看了眼,却见对方一脸痛苦的捂着手臂,脸上的泪痕都没消。

  这受尽委屈的模样,让他心里的疑虑立刻消失。

  “做了什么?你在我车里做手脚,害的你妹妹出了车祸。

  我要你跟雨柔下跪道歉,求得她的原谅。

  还有,拿出你手里10%的股份,当做赔礼。”

  安成业一口气说完,表情十分淡定,完全不觉得自己过分。

  下跪道歉是给小女儿出气。

  至于股份么。

  孩子还小,当然还是先由他拿着,等以后雨柔出嫁,再给她换成其他嫁妆。

  “那是你的车子,我怎么做手脚?不是我。”季安心苦笑着说。

  她看着一脸厌恶的安成业,再看看眼底满是得意的安雨柔,心里一阵悲凉。

  其实来之前,她心里对安成业还是有一丝期待的,希望他能顾念父女情分。

  只可惜,哪怕这一世没了香艳的绯闻,甚至什么报道都没闹出来。

  他还是要股份。

  甚至,要让自己下跪道歉。

  就好像自己的自尊不是自尊,是地上的烂泥,可以被肆意践踏似的。

  “别找借口。”安成业冷笑了声,说:“下跪磕头和股份,缺一不可。”

  “我有证据。”

  季安心从包里掏出盘,晃了下才说:“这是别墅门前的监控录像,我刚来的时候,顺手拷了一份。

  爸爸,你要看看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姐姐!”安雨柔盯着季安心手里的盘,眼泪流的更凶:“你怎么能执迷不悟呢?

  我为什么要让自己出车祸?我差一点就死了啊。”

  “差点?”季安心轻轻笑了一声,扭头直勾勾的看着安雨柔。

  她脸上所有表情敛去,变成了彻骨的寒,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一点温度都没有。

  看的安雨柔浑身不自在,甚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刚想开口哭诉,就发现季安心的表情变了。

  从吓人的冷变成哀怨,眼眶红了,表情也变的可怜又无辜。

  “爸爸,我真的有证据。”

  季安心扭头看向安成业,眼睛一眨,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掏出手机走向安成业,颤声说:“本来要上车的是我,可我过去的时候,妹妹突然冲过来推我,将我推倒在地,她自己上车了。”

  季安心的手机上,正播放着监控,里面的画面无声,却十分清楚。

  从季安心走出别墅,却跌坐在门柱旁边,到安雨柔去推季安心,却失手将自己摔进了车里。

  还拍出季安心跌跌撞撞的去追车,以及……

  墨辰奕匆忙回来,和季安心抱在一起的画面。

  视频不长,五分钟都不到。

  可安成业的脸色却一再的变换。

  到现在,变成似怒非怒的滑稽模样。

  他自己的女儿,他再清楚不过。

  这明明是雨柔想害季安心,却自食恶果。

  如果只是这样,他倒是还能让季安心继续道歉,并逼着她让出股份。

  可是……

  墨辰奕对季安心的态度,似乎和雨柔说的不同啊。

  要是真逼的急了,墨辰奕那边要是发难,他不见得能承受得住。

  安雨柔发现了安成业的犹豫,故意站起来往前走,一个站不稳就跌在了地上,侧趴着露出自己受伤的手臂和腿。

  她抬起泪流满面的脸,哽咽着说:“姐姐,你为什么要用假监控骗爸爸?明明是你害得我啊!”

  “雨柔,你不要这样。”

  季安心叹了口气,走过去硬把安雨柔拉起来,连拖带拽的按在沙发上,说:“我明白的。

  你撞坏了爸爸最心爱的车子,心里害怕,想把过错推到我头上。

  可你其实没必要这样。

  你伤的这么重,只要跟爸爸磕头道歉,他肯定不会罚的太重的,对不对,爸爸?”

  安雨柔被季安心按着肩膀揽着腰,没法反抗不说,还隐约感到浑身反毛,就好像被猫抓着玩的老鼠。

  怎么会?

  一贯被她玩弄在手心的季安心,什么时候有了这样吓人的气场?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我当年怕是瞎了眼 第2章 老公,我害怕 第3章 我有监控呀,看么?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