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做回大佬们的团宠宝了

做回大佬们的团宠宝了

做回大佬们的团宠宝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19-12-01 10:32:25

  卫潇穿了,成了狗血剧本里的恶毒女配。女配是天生学霸,还有三个神通广大的继哥哥。本是天生赢家,一手好牌却被她打得稀烂。卫潇作好准备逃离男主、回归团宠、彻底改写女配的人生时,发现女主也是穿来的,还是上一世虐她上瘾的死对头!死对头女主这一世又和卫潇刚上了,踹掉男主,来抢卫潇的继哥。卫潇呵笑,刚就刚,who怕who!她也不要男主,她只做爸爸哥哥们

在线阅读

“卫潇,你蹭我热搜了?”

刘真儿问这话时一手搭在另一只纤细的手臂上,白皙的手指在同样白皙的手臂上轻叩着,她微微歪着头,海藻般的粟色长发披在一侧肩上,这样的姿势,无论哪个角度,都显得她优雅又迷人。

明明是质问的意思,语气却轻描淡写的,似乎并不是很在意。

卫潇被她问得本能地一阵紧张,就像小时候明明做了作业,可第二天早上突然被老师点名一问,下意识地就紧张。

她把身上的浴巾裹了裹紧,摇头,“没有啊。”

她的确在圈里做小透明有些年头了,偶尔也会做一做一夜暴红的梦,但她要红也只会凭自己的本事。

刘真儿现在是红得发紫,可卫潇也不会因为自己现在是刘真儿的替身,就做出蹭她热度这种明显会让人瞧不起的事儿。

“真儿,准备好了吗?咱们可以开拍了吗?”副导演亲自跑过来,好声好气满脸堆笑地问刘真儿。

“嗯,好了。”刘真儿对副导柔柔一笑,又看向卫潇,略一点头,“辛苦了,下水戏没拍完前别喝水,你今天肚子有点大,我不想让粉丝说我胖了。”

卫潇看看自己平坦的小腹,扯扯唇:“好,我知道了。”

这一场拍的是刘真儿和男主角热恋,在游泳馆一起约游的镜头。

他们的对话镜头完后,卫潇替刘真儿下水。

趁刘真儿让助理帮着换泳衣时,卫潇看了眼手机。

的确有一条刘真儿御用替身的热搜,她点开,是自己和和刘真儿在片场的照片。

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是粉丝**了发到网上的。

下面有网友评论:脸蛋漂亮身材好,美过本尊。

“替身!替身!干什么呢?还让真儿等,有没有点职业*守?”副导怒吼的声音几乎震翻片场。

“来了来了!”卫潇迅速把手机放下跑过去。

她今天有点低烧,没下水时还觉得没什么,一下水,整个脑子都感觉是懵的。

偏偏今天刘真儿很不在状态,一连NG数十次,终于拍完时,浑身湿透透的卫潇已经烧得脑子都成了浆糊。

在换衣间洗过澡换上干衣服,卫潇疲惫不堪地提着背包,从刘真儿的独立休息间门口经过,听到刘真儿在问她的经纪人:“ken,刚才你和谁在打电话呢?我怎么听到你在提卫潇的名字?”

“一个新导,问我明天卫潇有没有空,他想请她过去客串个角色。”

刘真儿嗤笑了一声,徐徐地说,“我不是都放出话了,谁也不准用卫潇,这是哪个不开眼的,不想在圈里混了吗?”

门外的卫潇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她一直也挺郁闷,自己明明出道的广告反响很好,这么多年尽职尽责没命地工作,可不管她怎么努力硬是一次出头的机会都没有。

她还总以为是自己嘴不甜没有背景又不肯接受圈内不堪的规则才会这么苦比,没想到啊没想到,却是自己一直奉若顶头上司生怕得罪的刘真儿在打压她!

兔子急了还咬人,卫潇砰地一声推开休息室的门,双目赤红地瞪着坐在放置椅子上正玩手机的刘真儿,咄咄质问:“为什么?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整我?”

被现场抓包的刘真儿怔了一瞬,几秒又恢复高傲状,讽笑,“你有什么脸来质问我,不要脸勾引我干爸爸,我还能让你给我当替身,给你口饭吃,你不感恩还敢来跟我呛声?”

“那天真相是什么样的你心里最清楚,是你设局引我过去,现在倒成了我勾引他了?到底是谁不要脸?”那天那个肚脑肥肠的六旬老男人,也就是刘真儿嘴里的干爸爸,端着一杯酒逼卫潇喝,还说什么只要她做他女朋友,他保证把她捧得和刘真儿一样红。

现在提起来,卫潇都还恶心得翻心翻肝。

“你有证据吗?没证据你就是诬赖。”刘真儿笑得一脸自得。

卫潇说不上话来,两只手都握得发疼,那杯酒当时她就泼老男人脸上了,也没有把老男人的话录音,能有什么证据?

“ken,你听好了,从今天开始,这个女人再也没有资格做我的替身。”刘真儿一字一句地命令,“把她轰出去,别污染了我这里的空气。”

卫潇气得肝疼,一脚踹翻了脚边一张椅子,梗着脖子,“正好,我也不稀罕!”

她摔门而出。

刘真儿看着被卫潇踹翻在地的椅子,也气得不轻,抓过桌子上一本剧本砸给ken,“我最后警告你一遍,你要再拿这种败人缘又雷人的反派女配角色过来,我会跟公司提出换掉你,你很清楚,现在公司大把的经纪人想跟我!”

Ken脸色阵阵发白,陪着小心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真儿,是我脑子一时被驴踢了,觉得这种反派女配更能突显演技,才会答应投资方拿给你看一看,你放心,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那还不快把这破剧本扔出去,看着眼烦。”

“是是是!”

“扔远点!”

“好好好,小祖宗,我扔外面的**桶去行吧?”Ken开门出来,看到卫潇,垂下眼连话都不敢再和她说,把手里一沓订好的剧本扔到一边的**桶,又匆匆进去了。

卫潇经过**桶,不经意看到人物表里,女配的名字和她的名字一样,也叫卫潇。

她鬼使神差地捡起了剧本,一页一页地翻开看。

和自己同名的这个女配卫潇,就是刚才被刘真儿吐槽的恶毒女配。

还别说,这女配的人设确实够雷的。

大纲里写着:女主和女配都喜欢男主,女配为了得到男主,做尽坏事把女主害得很惨,却反而一步步升华了男主和女主的感情,男主最终和女主HE,女配却学业被毁,事业被毁,众叛亲离,最终因绑架、故意**罪锒铛入狱,导致精神失常,下场凄凉。

虽然女配人设够雷人,但好在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节奏紧凑,让人一看就欲罢不能。

卫潇忍不住一页一页地翻看下去,后面一阵纷沓的脚步声都没影响到她。

来的是一群刚到的练习生,个个朝气蓬勃,走路时步子都带着风。

卫潇被一个高个子撞到,她这会儿还在发着高烧,头重脚轻的,被那人一撞,她整个人都往墙上撞去。

砰的一声。

卫潇只觉得脑袋都似开了瓢似的,疼痛蔓延开来。

她想伸手去扶住什么,手却提不上一丝力气,眼前阵阵发黑,手还没能伸出,她晕了过去。

——

一阵刹车声后,卫潇惊醒。

“小姑娘,别睡啦,前面的车停下了。”

耳边响起的是陌生的声音。

卫潇抬起头,发现自己坐在一辆出租车上,喊自己的正是前面的出租车司机。

“什么?”

“喏,你要跟的那辆车,在前面停下了,这是高端别墅区,咱这出租车进不去,小姑娘你自己下车走过去吧。”

卫潇顺着他指的方向,眯眸看过去,前面也停着一辆出租车。

她叫了出租车在跟着前面那辆车子?

她记得自己发着烧在电视台刚帮着刘真儿拍完泳池内景,离开时被人撞到**桶上晕倒了……

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十二块八毛。”出租车司机报了个车费的数字,让她付款。

“哦,好。”卫潇懵懂着准备从包里拿手机付款,这才发现身旁的背包不是自己的黑色双肩背包,而是一个粉色的手提袋,包的正面是一幅秀雅的兰花图案。

她疑惑地打开手提袋,里面有书,作业本,笔袋等,一看就是个学生用的。

“师傅,这不是我的包,是不是上一个顾客拿错包了?”她把包提起来,递给司机。

“是吗?”司机接过来,从里面拿出个本子看了眼,又递回给她,“小姑娘,你看差了吧?怎么不是你的?你看,这本子上名字和你别着的学生牌一模一样。”

卫潇低头,赫然发现自己身上不是之前的白T恤牛仔裤,而是一套墨红色的及膝裙,外面罩一件蓝白色的春装校服外套,胸前别着亚克力的学生名牌,上刻:卫潇,明城一中。

明城一中?

卫潇?

脑子里蓦地闪过熟悉的字眼。

她忙抬手摸自己的额头,温温凉凉很正常,也没有发烧了。

她傻了。

这个卫潇不是她,而是她看过的那个剧本里的恶毒女配卫潇。

她竟然穿到了一本要丢进**桶的剧本里?!

剧本她还只来得及看了个大纲和开端数页,中间的具体剧情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发展的。

坐出租车跟到高档别墅小区这个情节,是女配卫潇来给男主温荀补习功课。

温荀是高三上学期转到明城一中的转学生,卫潇对他一见钟情。

温荀转来后上学期期末考试全零分,卫潇仗着自己成绩好,央求老师安排她这学期帮温荀补习功课。

连着一个星期,卫潇都跟着温荀回家,每次都耗在他家别墅的大门外死等,一次都没能进他家的门。

卫潇记得这次温荀是带她进了家门的,不过却不是给她机会,而是和早已等候在他家的女主肖悦悦,当着卫潇的面揣着坏心眼地使劲秀恩爱,把卫潇气得暗暗用笔芯戳破了自己的手掌。

前面出租车的车门开了,一道瘦削颀长的身影从车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