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皇后每天都在求被休

皇后每天都在求被休

皇后每天都在求被休

来源:原创书殿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19-12-18 11:15:33

  练完字陪着太后喝了会茶,太后体贴的在她离开时派了轿撵。回去的路上温婉蹙眉沉思起来,原主知道太后让她来练字的目的吗?若是不知道的话,那原主该多蠢,可是若知道她为什么还要听从太后的话,以这样的方式给家里传书信呢?可是想了许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因她对原主的信息知道的太少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拜见皇后娘娘。”忽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温婉的思绪,敛了神思看向半跪的女子和她身边跪伏的宫女,绣眉紧紧地拧了起来。

她怎么就忘了这茬,她现在是皇后了,她名义上的男人自然是后宫佳丽三千啊,想起宫斗剧中明争暗斗的场面,被吓得狠狠一哆嗦。

宫斗太可怕了,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啊!

心慌慌的温婉顾不上让那女子起来,就赶紧催促抬轿撵的太监们,“快走,快走。”

温婉的轿撵从宫道拐弯消失后,宫女急忙起身扶半跪的女子,却被推拒了。

女子望着轿撵消失的方向,半眯的凤眸迸发出浓浓的恨意,红唇轻启,阴沉森冷的声音从唇缝溢出,“温婉!你竟敢如此待我!他日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此时的温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恨上了,一进门素月就赶紧扶着她坐下,然后给她到好了茶水又给她捏肩,温婉不由得心中感慨,被人伺候的感觉真好啊。

手指轻轻地敲着茶杯,凤眸缓缓地微微眯了起来,虽然如今她占据了原主的身份,但她却不会像原主一样坐以待毙,到最后只能一死了之,她的命运只能她自己来掌握!

而现在她还在皇宫里就要跟皇宫的主人季文渊搞好关系,最好能让他休了自己,稍微畅享一下离开皇宫的日子,温婉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外面突然响起了福公公的声音,“皇上驾到。”

温婉被吓了一跳,随即就激动把茶杯都打翻了,但想起自己还没化妆,若是被皇上发现她昨日说谎了,谈判的气势就会矮一截,于是在看着那明黄的身影远远走来,大脑千思百转了几圈,最后决定装病。

一边往里屋跑一边叮嘱素月,“等下你就跟皇上说我昨晚偶感风寒,今日病得起不来,其他的你自己随机应变。”

素月应了一声就急忙出去迎驾了。

看着急匆匆出来的素月,季文渊蹙了蹙眉,声音冷幽幽的问道,“皇后呢?”

“回皇上,娘娘昨晚偶感风寒,今日病的起不来如今在床上躺着呢。”素月努力的让自己在皇上面前撒起谎来不露痕迹,可是紧绷的身体和紧捏的小手,以及颤抖的语气还是出卖了她。

季文渊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一言不发的迈步往屋里走去,同时吩咐福公公,“让太医院的人过来一趟。”

“是。”福公公应了一声后退了两步,转身之前让素月起来,觉得素月这丫头该敲打敲打了,于是看了眼已经进了屋的皇上,收回视线看着素月说,“你身为皇后娘**贴身婢女,为娘娘分忧解难是你的首要职责,娘娘年岁小有时候免不了闹脾气,可你不能万事都顺着娘娘。”

素月“……”这是什么意思呢?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慢不说这里是皇宫。”看着一脸呆愣地素月,福公公深吸了一口气,“你只需记住一句话,远水永远都救不了近火的。”

素月这次懂了,乖巧的点了点头,“你在威胁我。”

福公公差点一口气哽在胸口把自己给梗死了,他见过蠢笨之人,还未曾见过如此蠢笨之人。

他是在威胁她,但她也用不着明着说出来吧。

季文渊走进屋内四下环顾,从成婚之日起如今已有一年零两个月了,这里住的是他的皇后,却也是他最厌恶之人,所以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进未央宫里。

这里不似他想象中的那样满屋子浓郁的熏香味,而是一股淡淡的似有若无的清冷香气。

“咳咳”里面传来咳嗽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也让他想起了今日来的目的,于是收回视线朝着内室走去。

听脚步声便知道是谁,但温婉还是装作不知的说,“素月,是皇上来了吗?你告诉皇上我病了,莫让他进来免得过了病气给他。”

等了许久季文渊都不出声,温婉盯着上空,藏在被子里的小手绕着一缕头发玩着,心想他怎么不说话呢。

季文渊隔着纱幔看着床上装病的她,剑眉微蹙了起来。

看着他突然朝床边走来温婉吓了一跳,她都说了她病了,他怎么还不走?

眼见人越来越近了,慌乱之下也不能让对方发现她的真容,于是一把扯过被子蒙住脸,季文渊也在同时一把掀起了纱幔。

“皇……皇上?!”小手紧紧地抓着被子露出的一双眼睛满是震惊的看着床边居高临下盯着自己的男子,见对方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心里越来越慌了,这么看着她干嘛,难道发现她是装病了?

四目相对季文渊看着那双慌乱中夹杂着困惑的杏眸,心中冷然一笑,面色平静无波的把堆到床边的被子往里面推了推,在床边坐了下来。

温婉吓得赶紧往里面挪了挪,心思千回百转的想着该如何打破这令人紧张的局面。

她知道皇上来的目的,无非是要银子。可是她的银子不能白给,但也不能她主动提出条件,要是她说,“皇上,您以后不用来了,我会跟家里说让他们给您银子的。”

她要是敢这么说,就敢保证皇上一定会恼羞成怒,而恼羞成怒的后果她不敢想象。

于是筹措着缓缓开口,“那个……”

话音未落就被打断了,“皇后昨日还好好的,怎地今日就病得连床都下不了了?”季文渊一脸困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