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白月光她六岁了

白月光她六岁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姜梨

小说简介:

  姜梨车祸去世后,全世界都记住了这个女人。爱慕她的权贵子弟怒发冲冠,亲身追查姜梨一案,牵涉甚广;清冷疏离的顶流巨星在直播节目上失态痛哭,泣不成声;正在国际大奖颁奖台上感谢姜梨的天才科学家,闻讯后突然手中奖杯摔落,眼眶通红地冲出礼堂;吃瓜群众:……这个叫姜梨的是什么几把来头?(瑟瑟发抖.jpg)姜梨自幼骄纵,唯独无意之间对三个少年伸出过援手,并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白月光她六岁了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鸠山上雨下得很大,下了山,雨势反倒变小起来,天边乌云散去,露出蒙蒙的日头。

  “焕哥,真的要取消吗?合作方合同都出好了,就等你……”

  “帮我拒绝一下。”齐景焕声音清冷,带着一丝沉重的压抑,“劳烦你告诉合作方,我有个……”他顿了顿,“家里人去世了。”

  “可是,那不就是个女人嘛?人死不能复生,她都死了还要不准你工作?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啊……”

  “徐应。”齐景焕声音冷硬起来,“再多说一句,明天可以领工资走人了。”

  “……”对方不敢再说,挂了电话。

  齐景焕徐徐停下车。胃部绞痛,他缓缓俯下身,将额头抵在手背上。双手紧扣方向盘,那双手苍白、修长,青筋凸起,他的神情也变得空洞,眼中的光彩渐渐涣散去。

  姜梨去世的消息,已经在他脑海里翻搅了七天了。

  仍旧,一分一毫,也无法接受。

  那是一场犹如末世般的浩劫,他从前置身其中,好像一叶依赖大海而从容起伏的小舟,某一天大海突然翻起惊涛骇浪,他的底气便没有了,整个人被大海全部吞没。

  齐景焕有一个不敢说的秘密。

  他爱了姜梨很多年。

  十五岁的时候,他被迫辍学,一身狼狈,背着个破包在地下通道唱歌。

  少年衣着单薄,头发凌乱,长睫低垂着,声音嘶哑地唱歌。

  人潮来来去去,脚步匆忙,有好心的人扔给他一块两块,便继续前行。每有人停顿一下,少年尖锐的自尊心便微微地疼一下。可他别无他法,未满十六岁,洗盘子都不招他。

  他轻若蚊蚋地道声感谢,然后垂着眼睛,虔诚地,卑弱地,不知疲倦地唱着同一首歌。

  直到一双漂亮的小皮鞋出现在他眼底。

  “哥哥。”

  女孩的声音清脆,疑惑又天真,“你为什么只唱这首歌呀?”

  为什么只唱这首?

  齐景焕有些恍惚。他停下来,有些茫然又有一些无地自容的羞愧,轻声说:“……我只会这首歌。”顿了顿,他声音愈低,“对不起。”

  “——可是,你唱歌很好听呀。如果会唱更多歌,给更多人听,就更好了。”女孩的足尖动了动,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他手里,“我一出门就会遇到人给我发这个,让我去做童星,可是我不想要,我不喜欢唱歌也不喜欢跳舞。”

  她抬了抬下巴,“他们更需要你,有空的话,哥哥你去找他们吧。”

  齐景焕猝然抬起头,有些过长的头发下,是一张精致到夺人眼球的脸庞,苍白、瘦削。颜色偏淡的嘴唇,因为茫然而微微张开。

  十岁的姜梨笑眯眯的,说:“去找他吧。”

  齐景焕很多年后才知道,那并不是什么所谓星探发给她,而她不想要的玩具。而是她在远处观察了很久,才找家里人帮忙搭线,给了他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巨星齐景焕。

  胃越来越痛,像有刀子在身体里搅动。齐景焕几乎痛得蜷成了一团。

  姜梨那样善良,她“随手”拯救过许许多多的人,而事后,连她自己都没有印象到底有谁,接到过她伸出的援手。

  但对她格外注意的齐景焕却记得很清楚。

  除了那些无足轻重的小恩,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人也受过姜梨的帮助。

  而那两个人对姜梨的感情,丝毫不比他少。

  姜梨死讯传来那天,那两个疯子都……

  齐景焕阖了阖眼。

  姜梨是车祸死的,现场极其惨烈,火焰卷着浓烟往上窜,大火扑灭之后,连具尸首都没留下。

  警方封锁了现场,最后也没查出除了刹车失灵之外的结果,也没有找到遗骸。但姜梨的死讯,还是明白无误地传了出来。

  在那样可怖的火海里,没有人能生还。

  齐景焕请了七天的假,给她立了座衣冠冢。

  那两个人没有来。

  也难怪,一个身上有W国重点保护项目,一个家中身居显位,相比之下,竟然是他这个歌坛巨星最方便出面。

  料理好后事,他便留在鸠山住了几天,今天是最后一天假期,不得不离开了。

  ——可,他丝毫也不想在此刻,去对镜头露出笑容。

  他更不想离开姜梨所在的地方。

  齐景焕痛得浑身冒出了冷汗,后背衣襟被浸湿,手指收回攥紧了衬衫扣缝。

  ——“咚咚咚。”

  车门被敲了几下,力道不大,但声音清晰。

  齐景焕微怔,他的车全身防偷窥,保密一向做得很好,应该不会有狗仔或粉丝发现。停车的地方也没违规,应该不会是交警或者保安——

  抬起头,透过车窗没看见人。

  齐景焕顿了顿,缓缓坐直身子,环视确定没有人后,眉心微微皱了起来。

  难道是小孩在恶作剧?或者,是小动物?

  他伸手抓过口罩戴上,将车门推开一个缝隙,正要轻斥让恶作剧的小东西离开,手——猛然顿住。

  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抱着膝盖蹲在地上,穿着粉色的牛仔背带裙,披着长长的头发,小手指在地上画圈,看起来无聊得要命。

  可让他惊愕的不是女孩的存在,而是因为车门打开而抬起头的她,有着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除了更稚嫩一点,这个小姑娘,和十岁时的姜梨,几乎一模一样。

  一瞬间,齐景焕脑海里弹幕似的飞过密密麻麻的推测。

  私生女?不可能,姜梨才二十岁,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女儿……亲妹妹?从没听说过,难道关系不好?也有可能……远房亲戚?有这么像的远房亲戚吗?

  他开门的动作因为震惊而停住。

  女孩儿本来有些高兴,刚从地上站起来,就看见他愣愣地盯着自己,一动不动。

  小鼻子一皱,又有些不高兴了——“叔叔,你不让我上车吗?”

  小奶音软软的,带点娇气,又清又脆,听得人心头发软。

  她是埋怨的语气,齐景焕猛然从愣神中醒过来,有些不知所措,但女孩儿的气势太强,说话又十分理所当然,让他下意识地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她眉眼舒开,麻溜地爬上座位,两只小手用力地拉上门。

  关门声又惊醒了齐景焕一次,他满头的雾水堵在喉腔,化成不知道怎么出口的问句。两人坐在车里,无语凝噎。

  良久,他谨慎地问了一句:“小朋友,你是……谁?”

  “我?”五六岁大的小姑娘正放下自己的小书包,双脚悬空在座位上一晃一晃,睁着大眼睛反问了一声,随后理所当然道,“我是姜梨呀。”

  我是姜梨。

  我是姜梨……???

  一向冷静理智沉稳缜密的齐景焕险些从驾驶座上原地蹦出车窗。

  右手死死抓紧了安全带。他动了动喉结,下颌有些抖,“你,你是……哪个姜哪个梨?有……很多……个同音字……”

  小姑娘奇怪地看他一眼,“生姜的姜,香梨的梨,还有什么姜梨吗?”

  齐景焕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脏坠入空谷的响声——

  完了,他肯定是悲痛过度致疯了。现在看到的世界,大概就是精神病人的世界吧,不知为何,他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悲凉。

  小姑娘理着书包带,突然皱了皱眉,从书包一侧的夹层里,拿出一张字条。

  “对了叔叔。”她抬起脸来,一板一眼地念着字条上的话,“听说我会死在二十岁,我是怎么死的呀?”

  齐景焕未答。

  她继续道:“沈挚、霍晋朝、齐景焕,你是哪一个?”

  齐景焕没出声。

  “能给我看看我的遗体吗?我好好奇——”

  “停——!”

  齐景焕给这场心跳游戏喊了停,大口喘息几次,脑海混乱一片,几乎是凭着直觉问出自己的惶惑和震惊:“你……是真的姜梨吗?”

  尾音发颤。

  姜梨疑惑地抬起眼,长长的浓密睫毛一闪一闪,“我是真的呀。”

  “听说我会死在二十岁,所以我来做任务救自己了呀。”

  “——所以叔叔,你到底是谁啊?沈挚、霍晋朝、齐景焕……”

  “……”他的心脏勉强供足一口说话的气,气若游丝,“我是齐景焕。”

  “哦——”姜梨拖长了音调,在字条上认真地勾去一个名字。

  然后抬起眼来,大眼睛忽闪忽闪,充满渴求,“那齐景焕叔叔,我可以看看我的遗体吗?”

  语气兴奋,丝毫不像一个普通的五六岁小孩,这跃跃欲试的态度,诡异的对话,让他牙根发紧。

  齐景焕觉得,自己非常需要时间冷静冷静。

  至少现在,他完全没有足够的心率供他回答完这个问题。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田园蜜宠,山里汉子撩妻忙

田园蜜宠,山里汉子撩妻忙

穿越重生

阅读
甜蜜攻略冷总裁

甜蜜攻略冷总裁

豪门总裁

阅读
洛颜卿轩辕羿小说

洛颜卿轩辕羿小说

古代言情

阅读
于时皓苏梨落(春雷炮)

于时皓苏梨落(春雷炮)

豪门总裁

阅读
你若不懂执着何用

你若不懂执着何用

现代言情

阅读
忍顾来时惜今朝春雷炮

忍顾来时惜今朝春雷炮

短篇精品

阅读
夫人她又美又坏

夫人她又美又坏

现代言情

阅读
总裁每天都在撩我

总裁每天都在撩我

豪门总裁

阅读
韩少,你认错老婆了

韩少,你认错老婆了

豪门总裁

阅读
脱轨

脱轨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