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桂花蒸

桂花蒸

桂花蒸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4-14 12:20:52

  许彦卿看着一只小蠓虫掉进灯油里,愈挣扎愈深陷,他嗓音温润起来:“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吾不是这样的人!”“吾的白月光在皇城女中读书,你的大武生在宫里唱戏,相逢可期,却不是当下。”“纳你为妾,免你受辱,不过是权衡利弊无奈之举,吾秉性明月清风,从不做迫人之事!”

在线阅读

窗外有几株桂花树,碧绿叶子间密麻结着米粒大的骨朵儿,早抽瓣儿的悄泄了缕香气,闲引流萤翻墙来。

“许二爷有什要求尽管提就是!”东三省那边的商客起了急,说话口音愈发浓重,虽打心眼里瞧不上南商做生意的磨叽劲,却也无可奈何,吐口碗大烟圈,喷向烧**丫头的脸面,这丫头大圆脸盘被烟一笼,倒有了些美人的样子,暗暗伸手抓揉了下她胸脯,又瘦又软,跟小鸡崽子似的,让人提不起兴致。

许彦卿收回视线,噙起嘴角淡笑,一缕晚风掠过月白绢纱窗,隐约能听见前堂咿咿呀呀唱着西皮二黄调。

这是朋友陈钧楠的府邸,今给陈老太爷过八十大寿,他过来一为贺寿,二为生意。

年前他携江南的丝绸和苏绣去了趟关外,送给号称“东北王”张大帅的正房夫人一件绣凤穿牡丹纹的旗袍;绸缎绫锦制的精巧细物、还有苏扬州的鹅蛋粉、桂花油、甜胭脂及惠山泥娃娃等满当装了几大箱,分送给小姐和姨太太们,皆惊奇欢喜的很,张大帅亲自选了闹市街口几间店面,予他南货北进做生意,除抽二分利外,再时不时给女人捎些稀罕玩意儿即可,许彦卿爽快答应,仅大半年时间,那边已是做的风声水起,他无暇多顾,欲寻当地商贾代为打理,张大帅便举荐了这王姓老板,彼此谈判眼望达成,许彦卿却起了犹豫,可把这商客心烧火燎急得不行。

听廊前一阵脚足响,陈钧楠挑帘斜身进来,见得许彦卿依旧泰然滑盖吃茶,不禁摇头,笑着开口:“容我来当这和事佬,王老板每年年关在加送人形老参一百枚,整张紫貂皮四百张,鲟鳇鱼八百斤,东珠三百颗,另獐狍鹿海参青羊随便给些不定数,你可允肯?”那王老板早被磨得没脾气,一拍大腿咬着声道:“四海皆兄弟,望许二爷日后莫当王某只是行路人,此番退让便值。”

许彦卿给陈钧楠个眼色,陈钧楠领会,走至窗边一张水磨楠木长桌前,拉开一方金边小屉,取出两张云纹砑花纸,上头写满蝇头小楷,侍仆手捧黑漆方盘,里装笔墨及一豆绿色镶嵌螺钿的圆盒红油泥。

先递王老板眼面前:“拟好的两份契约,您是贵客,先请过目,若无异议签名画押即可,接着由许二爷来。”

王老板大体看了遍照做,再送至许彦卿面前,许彦卿扯袖执笔落下名字,右指腹沾了红油泥摁下手印,捧铜盆热水的丫头连忙凑近伺候盥洗,陈钧楠将两份验过,分送他二人各一张,算是彼此交易达成。

王老板赞道:“王某自诩商海沉浮半生,签过契约无数,最数许二爷的字若称为二,无人敢称得一。”

陈钧楠颌首朗笑:“你倒是眼光毒辣,许二爷书的馆阁体正雅圆融、笔势恢弘,有董赵之风范,若不是大爷出了事,家中产业无可用人打理,二爷或许已走官途,成为金马玉堂中响当当人物。”

王老板醍醐灌顶,抱拳作一揖感慨:“早有耳闻南边有个生意人,曾入得殿试三甲,原来却是许二爷,泰山挡于前竟不识,失敬失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