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追雾

追雾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夏葵、叶雾白

小说简介:

  夏葵只是想从叶雾白身上找寻友人之死的线索,却意外发现这个看似寻常的温柔男人,被好几拨人盯上。有要他命的,有保他命的。而她,不知何时,已成为局中人。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追雾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夏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段时间她的头发长长了不少,让她的荷尔蒙里多了些雌雄莫辨的性感。她抓起洗手台边的皮筋,随意将长出来的头发扎起,抬手摸着线条分明的脸,一般人都会被她的外表欺骗。这两年日子不好过,皮肤不如以往那么好了,但她挺无所谓,糟心的日子过多了,这点只是小事。

  她姓夏,但夏天是她最讨厌的季节,新租的廉租房里的老式空调坏了,电风扇上积满的灰足以阻挡本就微不足道的风力,她还要穿束胸,一天下来令她又烦又燥,对面住着一个总爱偷窥邻居的**老男人,要是她以前的脾气,直接上去把他按在地上摩擦,现在,她只有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喝点冰啤酒冷静。

  她到这座城市不久,这座二线城市并不大,她已经摸熟了这片的地形。她这些日子过得很简单,早上9点起,洗漱后就戴着墨镜出门,10点必到城南的一条商业街,在一家咖啡馆点一杯咖啡,观察对面甜品店的情况,直到晚上对面关店,她也起身走人。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天,在引起这家咖啡店老板注意之前,她停止了这样的观察,改为跟踪。

  她的目标是个男人,怎么看都很普通的男人,唯一不太普通的,大概是他长得还不错。

  这个男人正是她盯着的甜品店的老板,起初看到一个大男人开甜品店,她还一阵牙疼。

  男人叫叶雾白,三十二,身高183左右,身材偏瘦,肤色惊人的白,每天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袖口折到手肘处,深色长裤,脚上一双白色板鞋。她看不清他的五官,但从远处看,眼睛嘴巴鼻子组合在一起,挑不出错,是一张好看的脸,而且他说话总是带着微笑,礼貌的,平静的,从容的,让人不禁联想他说话时会是怎样的嗓音。

  叶雾白住在离店不远的居民楼,他的生活很规律,每天很早起床,先在自家小区边上绕着人工湖跑一圈,回家梳洗,然后准时7点出门,开着他那辆老款但很干净的大众PoLo出发去店里,一呆就是一天。

  小店名为“WUBEI”,装修清新简约,纯白色调,原木家具,店面不大,布置了五张桌子,夏葵以为他这么一个小破店没什么生意,然而事实大出所料,他的店每天都爆满,来来往往年轻女孩特别多,时常有客人买了蛋糕只能打包回去。

  夏葵搜过网上评论,有几千条,除了点赞口味极佳,最多的一条是:老板很帅很温柔。

  叶雾白三餐都在店里解决,只有周三,他会给自己放假,但这一天也平平无奇,他要么待在家里,要么去超市买食材,要么一个人去电影院看场电影,从这方面可以看出,这位很帅很温柔的老板还是条单身狗。

  夏葵原来的工作说好听了就是搞情报的,围绕着叶雾白周围的人摸了一遍,没有什么有营养的信息。她还趁着叶雾白上班的时候,偷摸进他家里,九十平米的房间,一室两厅,和她的狗窝不同,叶雾白家里东西不多,房子也比较老旧,但特别干净整洁,夏葵光着脚走路都怕在地板上留下脚印子。逛了一圈,没什么收获,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个独身男人,父母并没有和他住,房间里也没有他和父母或者朋友的相片。

  夏葵没多逗留,翻窗而出。

  这些事做起来对她而言小菜一碟。

  江湖上曾经关于她夏葵的故事有很多,但在两年前,这些故事都戛然而止。

  她因为自己最后的一点良心,搞到挂靠的组织没了,好兄弟被抓,顶了主要的罪,她关了四年,表现尚可,减了几次刑期出来后,心思淡了,避开耳目,一个人跑到陌生的小城市,混迹在最底层的街头巷尾,凭借着过去十几年积攒下来的生存技能和人脉,混饭吃。

  “混饭吃”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收租、看护,别跟她提什么未来,她眼前只考虑怎么在今天有烟抽,有酒喝。

  她没有生活的目标,要说唯一的目标大概就是活着。

  她曾和许轻言说:她烂命一条。

  确实烂,烂死在**箱边都不指望有人收尸,在牢里待了四年,什么都想通了,不管生活多糟糕,她还是要活着,生活让她不好过,她也没必要让生活好过。

  她醉生梦死了大半年,在某一个晚上,突然接到往日小弟的电话,她已经喝得酩酊大醉,手机都拿不稳,裂成好几块的屏幕再一次摔出几条裂痕。

  “喂……要是敢说废话,老子废了你。”

  “葵哥……”电话那头是白誉,曾经跟她也是称兄道弟的好哥们,他们一年前分道扬镳,怕被人盯上,已经更长时间没联系,他突然来电,本就不寻常,再听他的声音,也很不对劲。

  夏葵捂着胀痛的脑袋吼道:“说!”

  “梵哥没了。”

  室内一片寂静,夏葵猛地撑起身子,头太晕,她恶心得想吐,耳朵嗡鸣,强忍过这一阵晕眩,她喘着粗气低声道:“你说什么?”

  “梵哥……没了。”

  夏葵一把扯开碍事的被子,怔怔地望着黑漆漆的屋子,讷讷地回道:“怎么可能?”

  齐了梵顶罪入狱,因为有立功表现,最终判了十五年。**里有他们的兄弟,齐了梵也有自己的本事,再来,梁见空不至于狼心狗肺到翻脸不认人的地步,应该会跟**打招呼,所以,齐了梵的**生活她倒是不怎么担心。

  齐了梵是她的兄弟,不对,他不仅仅是她的兄弟,更是孤苦无依的她半个亲人,也是她的恩人。

  在她嚣张**惹是生非的那些年,都有这位兄弟帮她兜着,老大的骂他帮着挨,得到的好处他都分给她。

  在她被人踩在脚底下毒打时,是他救了她。

  齐了梵喜欢她。

  可惜,她对男人不感兴趣。

  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一人揽下所有,进了**,她得以轻判。

  夏葵摸出一根烟,她没发现自己的手指一直在抖,叼了烟之后,她又在黑暗里摸了半天,就是找不着打火机。

  她暴怒地掰断烟,狠狠踹开床头柜:“****。”

  “葵哥?”

  “他怎么死的,给我说清楚!”

  白誉打探到的消息也有限,说是梵哥一开始在狱里都挺好,虽然里头也有帮派,但表面上还算风平浪静。可就在上个礼拜,他突然跟狱里另一派的老大起了冲突,有人在浴室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说清楚,谁干的?被人伤了哪,用的什么凶器?”

  “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后脑着地,拖了太久才被人发现,所以……”

  夏葵气得发抖,摔死的,这么**的死法,太蠢了。

  “警方就这么算了?”

  “他们查了,说是意外。”

  “**,梁见空呢?”

  “二爷他也没办法,查不出问题。”

  “别叫他二爷!”

  “……是。”

  夏葵捂着眼睛,头痛欲裂,呼吸一下比一下沉重。

  “葵哥,有样东西从里头传了出来,说是梵哥给你的。”

  夏葵一下子清醒了,抹了把脸,说:“你在哪?”

  两天后,白誉找到她,两人在一处脏乱的小酒吧碰面,白誉塞给她一个信封,皱巴巴的,但封口完好。

  夏葵仰头灌了一杯酒,拿着信封没动。

  白誉的脸色很不好看,沉声问:“葵哥,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

  夏葵也不知道,她现在活得跟底下老鼠没什么两样,从良不能,也没法再碰那些脏事。齐了梵进去前逼着她发誓金盆洗手,她发了毒誓。

  那么,她还能干什么?

  “你走吧,这事不要管了。”

  “可是……”

  “散了就散了,梵哥的话你都忘了?”

  白誉紧紧咬着牙,一言不发。

  把白誉赶走后,夏葵又点了两杯酒,喝完后,回到住处,坐在地上,从兜里摸出信封。

  今晚的酒对她来说只是小儿科,所以她现在很清醒。

  但她打开信封的手还是抖,撕了好两次撕不开,她又怕把里头的纸撕坏了,费了好半天劲,终于把里头的信拿出来。

  夏葵就着昏暗的灯光抖开信纸,出人意料,上头只有几行字。

  一眼看完,她的脸色大变。

  夏葵说自己是烂人,这是她的真心话。她生父不明,有个继父,酒鬼赌鬼伪君子,每次喝醉了酒开始跟她张狂,说他把她妈**了,说她妈自己活该,在外头找姘头,边说边打夏葵。

  实际上,在夏葵的记忆里,妈妈是她混乱残酷的童年里唯一的温柔,只可惜,这么温柔的女人看男人的眼光不太好,先后找的两个男人都是人渣。她为了挣钱经常一个人打几份工,后来突然有一天,大概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给女儿留下一笔钱后消失了。所以,并非她继父害死的,要真害死,他怎么敢明目张胆的叫嚣。

  她那个继父后来欠了一屁股赌债,被人追杀,逃命途中给了自己一针,用量过猛,就这么没了。夏葵那时不过十五岁,被这帮人抓回去打得半死,那时候她已经神志不清,忘记了生死,疯了一般抓住打他的人咬下一块肉,那人的尖叫差点刺破她的耳膜,把她甩到一边。她从地上爬起来,把嘴里的肉吐在他们面前,口中全是血,双目赤红地望着那些想要她命的人。

  然后,她被这帮人的老大看上了,可她并非天生狠人,经过几次大事之后,才有了今天的夏葵。

  长大后,她乖张狡猾,对权力有着很强的欲望,对金钱有着很敏锐的嗅觉,她有着女人的敏锐,男人的狠劲,她的威名一时令人胆寒。

  没有人知道,这位流氓姐姐私下里一直藏着她母亲唯一一张照片。但她从未提过她,这位在她十五岁留下一笔钱后,离家消失的母亲,她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面对,她记得她的温柔,也无法忘记她消失后独留自己坐在黑漆漆的小房间里惶惶不可终日。

  但年龄渐长,看多了人情冷漠,夏葵忽然有点理解母亲的选择,人性总有懦弱的一面,尝尽生活的凄苦,活不下去了,就想逃走。

  所以,后来的时日,每每想起,她更多的是一笑了之。

  母亲离开后,没人管教的她过着乱七八糟的生活,现在回想起来,路就是在那个时候走偏的。

  16岁那年,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大概是母亲,电话那头明明是哽咽声,她却听到了死亡的信号。

  母亲走了,留给她一封信。

  她始终没有拆开。

  她开始坠落,每一步都是往深渊走去,她好像浑然不知,又好像有意为之。

  她开始跟着社会上的人离开原本的城市,去往看不见前路的黑暗世界。

  现在,齐了梵给她留的纸上赫然写着:孟楠,独子叶雾白,Y城人。

  孟楠正是她母亲的名字。

  叶雾白,夏葵的拇指反复擦过这三个字,差点扣出一个洞来。

  白誉觉得齐了梵很可能是调查了什么惹来的杀身之祸,现在看来他是在帮她查母亲的事,这个蠢货,都在**里了,还想着她的事,可调查一个妇女,怎么会惹来杀身之祸?

  夏葵枯坐了一晚,抽光了一包烟,干掉了5罐啤酒,室内混杂着浓烈的烟味和酒味,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她起身去浴室洗了把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望着镜子里这张惨白的脸,明显营养不良加作息紊乱,毫无精神,眼圈发黑,眼底布满了血丝,形如鬼魅。

  她这人活到现在,基本上人性的良善都磨得差不多了,说好听点叫麻木不仁,说难听点就是狼心狗肺,但齐了梵就是她那仅剩的渣渣的良心。

  既然他可能是为了查孟楠遭遇不测,那么她就去看看这个早就抛弃她的母亲究竟长了几个脑袋几条胳膊。

  “叶雾白,小子,给我等着。”

  就这样,夏葵打包了行李赶到了Y城。

  现在,她看着“WUBEI”门口张贴的招牌启示,下意识地舔了舔小虎牙,跃跃欲试。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爱你如时光璀璨

爱你如时光璀璨

豪门总裁

阅读
从春天到春天

从春天到春天

现代言情

阅读
天骄战神

天骄战神

都市娱乐

阅读
唯愿此生不负你

唯愿此生不负你

古代言情

阅读
重生团宠,青梅老公宠不停

重生团宠,青梅老公宠不停

豪门总裁

阅读
残次品

残次品

现代言情

阅读
追忆似水年华

追忆似水年华

现代言情

阅读
地球上线

地球上线

都市娱乐

阅读
倾世医妃千千岁

倾世医妃千千岁

古代言情

阅读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