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深雨与初霁

深雨与初霁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陆淮深,白霁溪

小说简介:

  白霁溪【陆夫人】:我家的陆医生超甜!~众人:???你确定??清冷严谨的陆医生总是令人害怕,何况他还有严重洁癖。上下班聊天: 拒绝,同事聚会:拒绝,面对所有人:永远都戴着一副白手套。大家都说他这是社交障碍。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深雨与初霁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淮淮。”

  恍惚里似是入梦不久,她的声音远远的,朦胧而低,春末的雨汽丰沛,凝固在半空将落不落,她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那小手放下,铺在他目光之外的雾气散开,缓缓的,少年回过神来。

  却是晚了,让她晃了边旁湿透的海棠,溅了他半身的雨水。

  “淮淮。”小姑娘语气指责,仿佛是一团毛茸茸的软云,抖了抖尽是不开心,然而在他衣服上清晰的水迹初现,小云团顿了顿,泄了气的,拿她的衣袖给他努力擦擦,一字一字认真的讲:“今天是我生日,我已经想好了,我今年的愿望,那你要不要听——?”

  胸口被她的小手还擦着。

  他轻轻地抱住她,抱满了温暖而绵。

  雨时的天光刷上浅淡的亮,小云团垂着脸,睫毛乖伏,稚声揉进雨滴里,有些微强撑的跋扈:“我知道,淮淮不会看别人,淮淮只会看我,但是我还是得强调,以后你要一直一直一直保持,要跟着我,只能对我好。”

  就絮絮的,听得他忍不住微微扬起了唇角,抱紧了他的小云朵,落在她耳畔。

  “好。”

  梦醒,是凌晨。

  横在眼前的只有漆黑,只空气微凉,与梦里有一刹那重合,让他醒来不由陷入了短暂的怔仲。

  滴滴嗒嗒,床头的钟声亦像是雨,每一声刮在额角处,隐隐发疼,他坐起来,行止在凌晨的漆暗里,穿进客厅才点亮了灯,临着料理台,男人纯黑的睡衣交映着灯色,裁纫着身形修长,挽起衣袖是缓慢细致,矜骨苍白的泛着清冷之意。

  近在眼前,也隔着难以逾越的千仞春寒。

  就见他先拿过砧板,端起水池里解冻的菜肉,这是他一日复一日的开端。

  晨空渐渐透亮,楼顶的一户最先见了光,逐渐到七点半,楼中间住户的窗墙也染到了点碎金。

  闹钟准时响。

  “啪”的,发震的闹铃顿时被一拳头砸停,再收了手缩回被窝里,动了动,女孩披头散发的爬出来,迷迷瞪瞪的换衣洗漱,直到准备动身的前一刻,她一身工作装,望着脚前的门槛,再抬眼盯住了面前的防盗门,深呼吸。

  尚且还是在家里,抬手握住门柄一拧,推开——

  隔着槛,她买来蹭灰的地毯上果然多出了牛皮纸盒,方方正正地正置在地毯中间,左右前后距离均匀,没有一丝的偏差。

  白霁溪由脚心发凉,弯下身,心还在突突地跳着,气血细细急急地有沸发的预兆,她揭去盒盖,毫无意外,露出来微波饭盒。

  触手温热,饭菜的鲜香飘溢而出。

  附在饭盒边,还有一张卡片,隽字写着“早安”字样,她略有麻木地拿起放鼻端前,是冷沉香的清冽,寒入呼吸里,脑海轰地一声,触电一样她腾地起身,又胡乱地把卡片塞回去还原,整盒推到了旁边,放在原本该搁放**袋的地方。

  惊惶的脸色已经透白。

  看向门顶上她装置的摄像头,电线断裂,切口同样干干净净,那电线末梢没露出一点瑕疵感。

  即使搬到了新的住处,还是阻止不了那变态。

  不知是因为气还是因为太怕,白霁溪摁着一股颤栗,出不了声,于是径直搭乘地铁朝工作单位去。

  她刚从英国毕业回来,受邀到市内一家律师事务所上班,回国来才才不足三个月,打从回国第一天起,住所的门口就每天会按时出现牛皮盒,每一天,会出现冷沉木的气味,挥之不去,而她目前,没查到这人任何线索,她不知道他是谁。

  甚至觉得,他似乎是跟着她进了这间车厢。

  上班的高峰人比较多,她捏紧扶杆,从余光打量,勉强看清了几人的脸,然后索性不再看,安静地等待地铁停靠。

  大早,事务所内有了不少人声。

  另有女同事来的最迟,急匆匆一脚踩进了肉包香气里,怔怔,回头,逮见了正吃相秀软的白小姑娘,然而下一秒,随着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之一,肖大律师进门,她目睹了起初还秀气的这姑娘,忽然双手把嘴一捂,一口生吞了大半包子,只杏眼明澈,眨了眨。

  宁愿撑死自己,绝不浪费粮食。

  肖律师是出名的脾气爆,见有女同事还站着,他拎着公文包一顿,当下低吼:“都九点了还站在那干什么呢!还有,这什么味,到底是谁又把早餐带进来了?啊?!”话锋一转,重新针对回来:“是不是你?”

  女同事被吼的神思一醒,下意识要反驳,就被白小姑娘给狠狠瞪住,到嘴边的话就这么一激灵,成了低低的“喔。”

  待肖大律师回了办公室,四周静了一阵,才渐渐有人松出了气。

  白霁溪咽了包子,也跟着吐出来一口气,继而惜命地,往包里掏掏,故意掏了许久,慢吞吞捧出一颗茶叶蛋,小小声的叫:“雅雅。”摸摸蛋壳,放她手里:“知道你爱吃,这蛋我是放在包里最深——的地方给捂过来的,还是热的。”

  女同事假装没消气,接过了蛋选择不动,反而小姑娘撑着腮,眼梢轻弯,像一团云朵主动地挤过来,将她撞撞:“谢谢呀。”

  叫雅雅的女孩脸红气促,用了另一手抵住她,显然面皮比她薄的多:“好了好了,快工作去吧。”成功送走了这小磨人精,雅雅把头一昂,越过桌子,对上了不远处工位上,有点气急败坏的男同事。

  明当他着的面,雅雅剥起鸡蛋,咬了一口。

  事务所里尤其是男性,都知道白小姑娘牙好胃口好,能从她的手里分到吃食,那几乎代表离她更近了一步。

  深受雅雅刺激,那男同事坐不住,端起水杯,笑意飞扬,佯装是去茶水间的顺路,对着一小片姑娘道:“我听说傍晚要开会,可能得很晚才能下班。”清清嗓,语气颤了下:“小,小溪啊,我们既然都住在一个方向,那晚上,我们拼车吧?”

  屏息。

  原本还有敲击键盘声,随着他话音一落,同时静了静,动静小了几分。

  白霁溪闻言,没打算要从文件中抬起头来,脱口欲出便要拒绝,猛地灵光一闪,在她眼底微动,慢慢的回了静澈,她抬眸,生疏的客气:“可以啊,如果真的会开到那么晚。”

  许是天公也想作美,傍晚的时间下起了不小的雨。

  而这场暴雨,是天气预报并没有预测准确的。

  天破漏地降着水,细白的雨柱抽打着地面,砸起一层的潮花,越入夜雨势越大,笼罩着初上的霓虹七零八碎,渐渐蜿蜒不见,行驶到僻静的路,只剩小区雾汽沉沉,极远处有着居民楼透来的昏黄。

  恰好借着雨势,男生自作主张让司机开进她小区,送她到楼下。

  令他欣喜的是,小姑娘一声不吭,像是默许,就连下车以后,竟还转过身来跟他摆了摆手道别。

  车尾的灯猩红冲破雨幕,变得模糊,雨帘垂直,迸溅的雨珠溅湿了她鞋面,她脚步一转,缓缓地上楼,楼道的灯应声而亮,一盏盏自她头顶绽放,走廊的一侧栏杆外是成墨的雨夜,尽头则是她住处的防盗门。

  门前的地毯上,牛皮纸盒醒目。

  她眼皮一跳,挪着微僵的步子靠近,蹲身。

  不同早晨,这回不仅装着饭菜,饭盒上多摞了盒切好的水果,开水热过,内壁蒸着白雾,温度传达指尖,无穷无止的寒意被冷风拂起,有片刻的头重脚轻。

  照例,依旧还附着留言卡。

  笔迹隽长,纵使笔锋之下隐若着阴霾,仍是她见过无数次,无数不同人的签名里,最是好看的一种——

  “送你回来的人,他是谁。”

  他这么写的。

  白霁溪站起来,转身面朝走廊,声控灯许久等不到人声,从楼梯口往她这开始寂熄,黑暗一重又一重压至眼帘,她知道他住在这,或许就在这一层楼。

  压制着骇意,她的眼睛映在昏暗亮极,一字一顿,编排着谎言:“是我交的男朋友,马上他就会搬过来。”

  扛不住半会的慌,虽然,按经历来讲,有着那样好看笔迹的人,应该不会生得太过狰狞,可他不依不饶,连**也拿他没办法,小姑娘便一颤,噌地开了门闪进去,生怕下一秒会有个变态怒气冲冲地扑上来,把她碎尸万段。

  走廊上,一片沉寂。

  雨声淅淅可闻,同一条走廊,同色的防盗门,他在家中在玄关处。

  雨风穿拂起白色的抽纱,由沙发旁的立灯映出橘调,他衬衫没换,淡蓝的服帖,长裤托衬着骨线笔挺,高而如芝如树,垂放身侧的手亦是骨节明晰,腕表未有来得及解下。

  长影垂在地板。

  他看着门。

  隔着这一扇门,听着她上楼来,直到她开门回家。

  他良久看着,思绪犹停留在她方才回应的那句话上,身后餐桌上的电脑屏恰时闪了闪,男人略侧过身,因他的这台电脑与她的电脑相连,只是她并不知情,所以他透过电脑屏,可想而知她是此刻开的机。

  然后,她登入了相亲网站。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念念不忘你

念念不忘你

现代言情

阅读
高冷齐总萌萌哒

高冷齐总萌萌哒

豪门总裁

阅读
两张SSR恋爱了

两张SSR恋爱了

穿越重生

阅读
爱你如时光璀璨

爱你如时光璀璨

豪门总裁

阅读
从春天到春天

从春天到春天

现代言情

阅读
天骄战神

天骄战神

都市娱乐

阅读
唯愿此生不负你

唯愿此生不负你

古代言情

阅读
重生团宠,青梅老公宠不停

重生团宠,青梅老公宠不停

豪门总裁

阅读
残次品

残次品

现代言情

阅读
追忆似水年华

追忆似水年华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