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无路可退

无路可退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周洺,程青岩

小说简介:

  周洺第一次遇见程青岩是在大三的一个活动上,天生是gay的他,对程青岩一见钟情。奈何程青岩是直男。感情经历从未受挫的周洺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搞定程青岩。4个月后周洺竟然真的将人追到了。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无路可退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下班前,程青岩给周洺打了个电话,对方没接,发了微信“今天回家吃饭吗?”,对方也没回。

  程青岩想着他应该是又不回来吃饭了,于是没有买菜直接回了两人的住处。

  这种打电话不怎么接,微信不怎么回的状态,两人已经持续了两年多了。

  周洺如果有事找他,自然会跟他联系。虽然看着不太像,但他们已经是在一起快四年的情侣了。

  从发现那件事,到现在已经3个多月了,程青岩一直看心理医生。

  这个心里医生,是好朋友很早之前就介绍给他的,但程青阳一直没有联系过对方,直到那件事。

  其实程青岩早就知道自己心理有问题,只是他一直都在故意忽略,他不想让这段感情看起来一无是处。

  发生那件事后,他只能决定拔除自己心里的毒瘤,现在的他,正在努力练习让自己的心麻木,不再为这种情况感到难过。

  回到家,程青岩随意弄了碗面解决了晚饭,然后开始慢慢打扫屋子。

  这套位于C市四环边上的小公寓是周洺的房产,两人在一起后,程青岩搬了进去。

  周洺其实不止这一个住处,自己开了公司以后又重新购置几处房产,无一不比这里更大,更方便,更值钱。

  其实住在这里,离程青岩上班的地方要一个多小时车程,离周洺公司也挺远的,但周洺开车上班,而且自己当老板,时间自然更加灵活,不用挤早高峰,影响倒也不大。

  周洺跟程青岩提过几次搬到市中心的公寓去,程青岩总是以熟悉这里的环境,懒得重新适应,大房子打扫起来麻烦等等借口拒绝。

  说了几次后周洺似乎也懒得再提。

  周洺没有注意的是,除了这套房子,他自己后来买的房子无一例外都是精装修。

  所以他所有房产里,只有这一套,是程青岩一点一点设计,一点一点装修,里面每个小物件都是他精心挑选。

  这是他们从刚开始在一起就住着的房子,这里是他的家,离开这里程青岩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舍不得。

  程青岩拿着湿纸巾一点一点地擦拭着房子的各个角落,这种仔细到近乎变态的打扫,也是那件事发生后,程青岩养成的一种习惯。

  放着两人照片的相框、没有花的花瓶,房子里的每个角落他都没有放过。

  按照他每天打扫的频率和细致程度来说,家里并不脏,湿纸巾都用不了几张,但程青岩不能让自己停下来。

  手指隔着湿纸巾按在床头柜的抽屉面板上,程青岩走了神。

  他在想,这个月周洺有几天是在10点前到家的来着,加起来应该有7天左右吧,相比上个月来说,出勤率已经很高了。

  程青岩正在心里盘算日子,被一阵手机铃声叫回了神,是周洺。

  程青岩听着铃声,愣着看了5s手机亮着的来电显示,声音还在响,似乎没有直接挂断的打算。

  等过5s程青岩接通了电话,“你干嘛呢,那么久才接电话?”不耐烦的语气丝毫不加掩饰。

  “在打扫屋子”

  听到回答,电话那端的周洺语气依然不悦,“让你请个保姆,你非要自己来,懒得再说你。”

  程青岩没有接这句话,周洺也没在意,缓了缓语气接着说,“明天一早我得去D国出差,去一周,你帮我收拾下行李,今天晚上要在公司加班,明天一早我让司机回来取。”

  程青岩听完后,依然没有出声,周洺猛生一阵烦躁,“程青岩,你听见了没?你是聋了还是哑了,一句话不吭。”

  周洺这两年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对程青岩用这样的态度说话,温水里慢慢养成的习惯使他并未感觉有哪里不对。

  程青岩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眼睛死死地盯着手里的湿纸巾,把它扔进**桶后,语气平淡地说了声,“知道了。”

  得到答复后,周洺不待多说,便准备挂电话。

  他没有撒谎,现在的他确实在办公室,正在忙着指挥下属修改明天出差用的计划书,跟对方公司约定的沟通会突然被提前到后天,公司整个相关部门都在加班。

  放下手机正准备按挂断,手机那边传来程青岩的声音,“周洺。”

  以前,程青岩脸皮薄,只愿意在打字和一些没有人的时候叫一些比较亲密的称呼。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只叫“周洺”两个字了。

  周洺闲来无事的时候也问过程青岩为什么,程青岩只说,年纪大了,有些称呼叫不出口了。

  周洺笑他少年老成,让他改过来,某些特殊时候,程青岩还是被逼着叫过几次亲密的字眼,只是除此之外,怎么也不曾改回来。

  周洺想这人怎么越活脸皮越薄,但他一想,有变化也正常,他自己不也没有以前那么粘着程青岩了吗。便也没再继续追问。

  听到手机里的声音,周洺又放回了耳边,“还有什么事儿?”依然是不耐烦的语气。

  “策划部的人也一起去出差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周洺心只觉得程青岩问这话阴阳怪气的,语气习惯性地烦躁起来。

  “他们不方便回家的话,我可以帮他们也准备一些简单的换洗,家里还有新的男士内裤。”

  听到程青岩是想帮忙,周洺缓和了一些,“不用,陈助和小周跟我去,你不用*心他们。”

  “嗯,那你们继续加班吧,我挂了。”

  挂掉电话后,程青岩打开了微博,点进了一个昵称叫youngs的微博。

  主页,上一条微博是昨天更新的,是在一家很贵的日料店用餐的照片,食物被他拍得非常有食欲。

  程青岩记得这家日料,他和周洺以前去过。

  虽然周洺并不缺钱,相反可以说已经是身价非常高了,但程青岩依然很难接受这种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消费。

  所以在周洺第二次带他去的时候,他就坚持,自己现在更爱吃大排档,不喜欢吃日料,不想再来了。

  周洺当时很奇怪,程青岩以前明明很喜欢日料,自己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店,怎么吃了两次就说不喜欢了呢。

  想到程青岩这样生活总是一层不变的人也会喜新厌旧,当时还觉得挺新奇。

  程青岩看着手机里的微博主页,没有点开里面精美的图片,直接退出了APP。

  拿出床头柜最里面心理医生开的药,走进厨房倒了杯水,将药吞下,慢慢缓了一口气。

  这个药,程青岩已经吃了三个多月了,一直藏在两人卧室的床头柜里,虽然有意放得很里面,但也并不是难找的地方,周洺从来没有发现过。

  程青岩心里不知是庆幸还是苦涩。

  医生说,吃这个药记忆可能没有以前好。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三个多月前的那天,程青岩连那张购物清单上的每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工牌上男孩阳光漂亮的笑脸,更是清晰地印在他脑海里。

  周洺市中心的那套公寓离他公司近,所以他有时候加班太晚会过去休息。

  通常他会提前告诉程青岩,程青岩第二天有空就会过去把他换下的脏衣服拿走,并换上干净的衣服,以备周洺下次过来穿。

  那天下班后,程青岩刷指纹进了房内。

  这套房子周洺住得相对算多,所以程青岩一直亲自在打扫。

  程青岩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很细心,尤其是对周洺有关的事。

  想着房子好久没有大扫除过,便拿出吸尘器,把屋子内各个地方挨着挨着清理了一遍。

  当然也不会放过一些容易被忽略的死角,程青岩将床头柜搬开,将吸尘器伸进床下,没两下,便发出了机器吸到障碍物的声音。

  程青岩拿出吸尘器,关闭电源,看见吸尘器上附着一个工牌,他认得工牌的样子,是周洺公司的。

  虽然这套公寓有时周洺公司的员工也会来,送文件,顺便开会什么的。程青岩也碰见过,但直觉告诉他,这个工牌上的男孩儿不止是周洺的员工。

  而程青岩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叫他要相信,周洺不会对自己公司对人下手的,这是底线,一直都没有打破过,不会的。

  工牌显示,男孩是策划部实习生,名叫严清然。

  很好听的名字,程青岩自嘲地想,不像自己,青岩,一个是清风徐然,让人舒服,一个却是坚硬青石,不知如何柔软。

  跟清风相比,谁愿意看一块又普通又硬又没什么特色的石头呢。

  和他的名字一样,男孩长相也清爽舒服。

  从证件照上来看年龄应该比自己小很多,皮肤偏白,脸很小,黑色的头发,软软松松地搭在额前,眼睛笑起来弯弯的,高挺的鼻梁,配上粉色向上弯着的嘴唇,很帅,很阳光,也很可爱。

  这何止是周洺喜欢的类型,简直是周洺的天菜吧。

  当年周洺追程青岩的时候就曾说过,最喜欢他笑起来弯弯的眼睛,让人看着就很舒心,不管有什么不开心的都会被他的笑吹散,会不由自主地安心起来。

  只是这两年程青岩笑得越来越少了。

  看着照片上的笑脸,程青岩觉得肚子里某个地方很痛,这么疼,这么难受,应该是胃吧,毕竟自己这两年患上了胃病。

  突然有点想学照片上男孩弯弯的笑,程青岩也跟着扯了扯嘴巴。

  拿出手机打开自拍模式,看了眼屏幕里的自己,程青岩立刻收起了手机,嘴角也没了幅度。

  现在的自己笑成这幅模样,周洺早就已经腻烦了吧。

  程青岩将工牌收了起来,准备带回家给周洺。

  程青岩知道,不管有没有问题,周洺拿到工牌都不会有任何破绽,毕竟这么多年的商场混战经验,已经将周洺的表情管理锻炼得炉火纯青了。

  什么时候该温和如小绵羊,什么时候该霸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该表现怎样的情绪,他都可以拿捏得很好。

  就连在程青岩面前肆无忌惮地发泄情绪,也是他心里估量过的吧。

  程青岩心里想,因为自己舍不得。

  周洺是他爱的唯一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人。

  所以即使知道有小三,但只要周洺没有伤到他的底线,程青岩就不会走。

  周洺恐怕比程青岩自己更清楚这点,在程青岩这里,他是被偏爱的,所以他可以有恃无恐,才会两年多来越来越随心所欲吧。

  但底线在哪里,程青岩自己也不知道,所谓底线,不过是自己能承受都极限罢了。

  可能下一秒就会崩溃,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他一直在撑,等自己撑不住的那一刻。

  收好工牌后,程青岩也没什么心思再打扫了,拿了衣柜里周洺换下的衣服返回了家里。

  看着玄关鞋柜上花瓶里奄奄一息的小向日葵,伸手把它们从花瓶里抽了出来,扔进**桶里。

  本来今天出门前想着要买新鲜的花回来的,算了,先空着吧。

  换好拖鞋,程青岩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

  拿起袋子里周洺的衣服,想着明天下班再拿去干洗店吧,今天实在是不想动了。

  翻了翻裤子包,怕里面有什么重要东西,洗了就麻烦了,又摸了摸上衣口袋,右边的袋子里有一张纸。

  程青岩拿出来后看了一眼,是一张便利店的购物小票,清单很长,大多都是乱七八糟的零食,程青岩心里突然又开始发慌。

  周洺不爱吃零食,以前程青岩爱吃,周洺见着老说他又不是小孩儿还吃那么多零食,不健康还影响食欲,每次看见程青岩在家里吃,就说家里一股零食味,难闻。

  后来程青岩为了让周洺开心,刻意忍着,减少吃零食的频率,慢慢地也不怎么吃了。

  所以这张小票里的东西肯定不是周洺给他或者自己买的。

  而躺在小票里倒数第二和第三个东西,让程青岩脑子一阵发懵。

  小票上的日期,赫然写着2月13日,是情人节的前一天,周洺说他要加班不回来吃饭,晚上可能会直接在市中心的公寓休息。

  当时还随口哄了程青岩两句,说第二天回来陪他过情人节,所以今天得赶进度加班到很晚,程青岩当然也很懂事地表示了没关系。

  周洺不回家,程青岩通常有剩饭就吃剩饭,没剩饭就吃个泡面,总之怎么方便怎么来。不知是那天晚上吃的剩饭有点馊了还是怎么回事。

  程青岩半夜突然胃疼得厉害,他给周洺打了2个电话都没人接,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程青岩自己打了120。

  医生说程青岩的胃很不好,今天这样疼就是预警,让他住院多观察一段时间。

  可程青岩想着今天是情人节了呀,昨天周洺答应要回来陪他的,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肯继续住院。

  拖着刚出院的身体,程青岩做了一桌菜,还买了蛋糕,给周洺准备了礼物。

  而周洺晚上将近十点半才到家,说公司出了点问题,他没办法只能处理,当然中途电话也是没时间接的,只说以后给程青岩补礼物,就去洗漱睡觉了。

  连程青岩的礼物准备的礼物也没来得及送,只得第二天早上趁着周洺吃早饭的时间拿了出来。

  想起那两天,想起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疼到抽搐,打不通的电话,没有可以联系的人,想到医生问自己亲属在哪里,想到医生说自己的胃再不治疗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事,想到自己为了一句“陪你过情人节”坚持出院。

  程青阳看着手里的东西,仿佛是什么令人作恶的**,胃里一阵一阵地翻腾,疼得厉害,冲进厕所对着马桶一阵狂吐,最后实在吐不出来,就对着马桶干呕,好不容易能压制住不吐了,但胃却依然烧得难受。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独尊医妃要和离

独尊医妃要和离

古代言情

阅读
小说主角温若晴夜司沉

小说主角温若晴夜司沉

豪门总裁

阅读
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古代言情

阅读
霍总,咱们只婚不爱

霍总,咱们只婚不爱

豪门总裁

阅读
娇宠王牌经纪人

娇宠王牌经纪人

豪门总裁

阅读
都市之盖世民工

都市之盖世民工

都市娱乐

阅读
顾先生只喜欢你

顾先生只喜欢你

豪门总裁

阅读
盛世婚宠:双面辣妻请入怀

盛世婚宠:双面辣妻请入怀

豪门总裁

阅读
蓝若水左丘黎小说

蓝若水左丘黎小说

穿越重生

阅读
家有神妃倾天下

家有神妃倾天下

穿越重生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