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女配瞎掺和

女配瞎掺和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丸子

小说简介:

  专职女配集体黑化渎职不干正事返场屠杀弱鸡了。他现在急需一位恶毒女配。一位能打得了女主,踹得了男主,徒手slay全场给男女主的爱情道路挖坑设陷制造重重磨难,最后干完就撤的专业型恶毒女配。于是他看中了地府搅屎棍。丸子:“……”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女配瞎掺和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锣鼓喧天,张灯结彩,沿街的欢呼声不绝于耳。

  丸子一身凤冠霞帔端坐在花轿中,眼前是女人怨恨的嘴脸:“凭什么她沈兰若就是妻子,我就是隔房的大嫂?明明我也是他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回谢家的女人。就因为我挂在长房名下,我和我的孩子就是外人?”

  她歇斯底里道:“我想要谢霖的心就是贪心不足?我做任何事都是恶毒?凭什么!我叶秋月哪一点比她沈兰若差?我就是要争!我就是要抢!我就是要看沈兰若倒霉……”

  尖锐的声音刺穿耳廓,歇斯底里又反反复复的话,吵的人脑壳儿突突地疼。

  虽然她不是人。

  丸子嫌弃地撇开眼睛:“行了,你且去罢,我来替你。”

  她手一挥,一道灵气飞过来。

  叶秋月散发着黑气的灵体发出一声尖啸,虚化了瞬息,飘然远去。

  ===

  三千小世界,每个世界都有一对开过光的男女主角。他们会历经磋磨,会彼此误会,在克服重重困难之后终成眷属,成就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

  这样的故事里,不可能没有配角。

  有些小世界第一女配的戾气太重,以至于时间倒回。扰乱原定世界的秩序不说,还大肆报复伤及无辜,给地府造成很大的麻烦。因为没事干炸了**的往生池,没钱还债的丸子就被打发来人间世卖身还债。

  她的任务是做满十世恶人。用句时兴的词儿来形容,就是做满十世恶毒女配。

  丸子端正地坐直,耐性等着花轿抵达谢府。

  现如今她的这具身体名字叫叶秋月,礼部尚书嫡次女,也是京城谢国公府今日要进门的新妇。作为长房媳妇,嫁给谢国公府世子爷,谢霖。

  谢家一个远方表亲的孤女,姓沈名兰若。十岁投奔姑母来谢家,与谢霖青梅竹马六年,感情甚笃。然沈兰若家世低微,又自幼体弱多病。谢家家大业大,自不能容忍谢霖娶这样一个妻子进门,最大的退让便是以妾礼伴在谢霖左右。

  这话一出,自觉受了莫大侮辱的沈兰若誓死不从。

  她身娇体弱,最是不能受委屈。被这样一激,自然是寻死觅活,整日以泪洗面。谢霖是个脾气大的,知沈兰若被这般欺辱,自然闹得谢家大乱。

  三年前,谢国公长房独子谢馥因病早逝,谢家只剩谢霖一个顶门楣的男嗣。谢霖一怒,长辈如何能不退让?不过即便是退让,沈兰若身份和做派都入不得长辈的眼。谢家长辈也只承诺:谢霖愿意兼祧,他们便允沈兰若进门。

  所谓兼祧,是以一己之力,挑起两房的子嗣生息。

  谢家子嗣单薄,让谢霖作为宗祧兼祧两房也是无奈之举。而谢家对沈兰若最后的容忍,是她作为二房的媳妇,要在大房媳妇生下健康的子嗣之后方能进门。

  过程如何曲折姑且不论,这个提议,谢霖最后答应了。

  原本的话本子里,是的,在丸子看来,人间世的爱恨跟话本子里的故事差不多。

  叶秋月应媒妁之嫁入谢家,婚前,谢家长辈慈和,谢霖芝兰玉树才貌双全。便是作为宗祧,叶秋月也是满心欢喜的。

  谁知进门之后,叶秋月才发觉这里头的猫腻。

  风度翩翩的相公心中早有心爱女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平日里对她便是横眉冷对,冰冷如霜;对那还没进门的青梅便是嘘寒问暖,温暖如春。叶秋月本就气性不大,自然从一个满心欢喜的小妇人,一夕之间变成心狠手辣的毒妇。

  自此,她各种陷害沈兰若。跟疯魔似得,千方百计地下手。

  谢霖因给不了叶秋月为人夫的疼爱,心怀愧疚,放过她几次。但叶秋月毫不收敛,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终是将谢霖心中的消磨干净。

  谢霖一怒,恨屋及乌,不喜叶秋月连带着不甚疼爱的亲生孩子都一起恶了。平日里不假辞色,逢年过节都不去看一眼,铁了心与长房断绝关系。

  叶秋月哪里允许?

  怀恨在心的叶秋月被刺激疯魔,直接给沈兰若的饭菜里下毒。

  这毒.药自然不可能送进女主沈兰若嘴里。阴差阳错的,叶秋月自食恶果,中毒身亡。谢霖与沈兰若没了阻碍,有情人终成眷属。

  丸子:“……”

  盖头遮着,丸子看着眼前一片红艳艳,心里无聊得撇嘴。纵观叶秋月短暂的一生,不是在陷害沈兰若就是在膈应沈兰若,任务可以说很简单了。只一点比较烦,丸子恶毒起来六亲不认,实在怕拿捏不住分寸,一不小心弄死女主角。

  毕竟沈兰若很柔弱来着……

  心里这么嘀咕,花轿已经抵达谢国公府。

  爆竹声声,夹杂着路边欢天喜地的恭贺。孩童的嬉闹,嘈杂之声不绝于耳。花轿刚落地,丸子就听喜娘用喜庆的嗓音在轿外喊话:“新郎请上前踢轿门!”

  丸子眯着眼睛透过盖头去瞥轿门,不多时,便感觉轿门轻轻震三下。

  轿门打开,一只玉白纤长的手伸进来。

  耳边喜娘还在说着吉祥话,叶秋月将手递到他手心,起身跨过了轿门。

  跨火盆,拜堂,送入洞房。

  过程非常漫长,礼仪繁复,规矩多,比叶秋月预料的要冗累得多。等所有的程序走完,天都黑了。

  天昏暗的,盖头遮着更看不清路。一个丫鬟打帘,一个丫鬟小心地搀扶着丸子进内室。伺候的是叶家陪嫁来的丫鬟,伺候得自然精心。两人将丸子扶到喜床边,一面小声地说喜房里的人一面提醒她坐下。

  新房中已经有不少人在候着,都是谢家的亲眷。

  今日谢家大喜,自然很是邀了不少宾客。不过世家女眷,便是有闹喜房的习性,也不会太过。此时正压低了嗓音,交头接耳地交谈。因着是娶长房媳妇,谢家在成亲事宜的安排上十分郑重。

  新郎官谢霖冷着一张脸,按照喜**提醒,一板一眼地挑喜帕。

  喜帕揭开,一张出水芙蓉面。

  叶秋月算京城有名的美人,娥眉秀目,琼鼻樱唇。在正红喜袍映衬下娇艳如花。本就热闹的喜房瞬间一静,紧接着是女眷们夸张的称赞。

  立在喜床一步远处的谢霖也有些诧异,似乎没料到叶秋月生了这样一副好皮相。

  丸子微微抬眸,眼波微微流转,眉宇间藏不住妖媚之色。

  这没办法,丸子不是人,作为鬼魅的她已经很努力在端庄了。但天生的情态是本能反应,此时她一抬眼,那股神态便叫好几个女眷都心口一跳。

  眨眼间,看清了眼前之人。

  新郎官谢霖穿着一身正红的喜袍,腰间束玉带,胸前别了红花。此时冷冷淡淡立在她跟前,宽肩窄腰,身姿颀长。一头乌发金冠束,五官绝美,眉眼之中清冷如雪。就单从身段和样貌来说,这个男人还是非常不错的。

  他只扫了一眼丸子便收回眼睛,眼观鼻鼻观心。

  丸子则乖巧地坐着,一脸新嫁**娇羞。

  新婚的两个人不开口,四周的人在说讨喜的话。今日能进喜房观礼的,自然都是谢家的亲近之人。谢家的几个姐妹,表姐妹,以及几个相熟的婶子。脸皮厚些的,嬉笑着调侃新郎官。然而新郎官抿着唇,半天没给一个笑脸。

  有些知道内情,见逗不动便识趣不逗了。

  丫鬟这时候送上合卺酒,两人交杯饮完。众人象征性说几句吉祥话,齐齐退下去。

  门吱呀一声从外面带上,谢霖便站了起来。

  新婚之夜,谢霖自然是要留在叶秋月房中度过的。哪怕他不情愿,这是宗法规矩。兼祧两房的事情他既然答应下来,为大房绵延子嗣便是他的职责,万不能出尔反尔。

  抬头看了眼窗外,天色已经黑沉了。

  四下里寂静无声,喜房内外灯火通明。想到兰若今日怕是要辗转难眠,谢霖便不禁心中郁郁。烦躁地在室内踱了两圈,将这股气压下去,他才冲喜床上坐着的女人说一句:“歇息吧。”

  门外下人注意到屋内的动静,进来伺候丸子梳洗。

  四下里很安静,就只剩净室的水声和袅袅的青烟。下人们轻手轻脚,兑好了温水便退出去。龙凤烛轻轻摇曳,烛光晃动之下,更显得静谧。

  就在这时,安静的廊下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似乎有什么人急匆匆赶来,被人给拦住了。争吵声模模糊糊的传来,隔得远,听不大分明。

  随着争吵声越来越急切,丸子端坐在梳妆台前,透过铜镜瞄了一眼谢霖。端坐在方椅上的男人蹙着眉,不知听到什么,有起身去看的架势。

  丸子挥手示意丫鬟停一下,牵起裙摆站起身来喊住他:“相公。”

  谢霖动作一顿,扭头看向她。

  少女嫁衣还没脱,凤冠已拆,黑发柔顺地披在肩上。红衣黑发,她一双黑亮的眼睛漂亮得惊人。因是新婚夜,少女还有些羞怯。

  瞥一眼他,又飞快移开视线,一副柔顺的模样:“妾,妾身看你似乎有些郁躁,可是哪里不适?”

  谢霖本不太想说话,娶进门之人并非心仪之人,任谁都不会太高兴。一来他答应了兰若,对长房这位只有责任没有温情,二来,他自认本身并非三心二意之人,有了心仪之人便不愿再招惹他人。今日从进新房起,眼神便十分克制。

  只是,冷眼看着小妇人语调软软乖顺又惹人怜爱的模样,君子风度也叫谢霖做不出一句话都不搭理来无礼之举来。

  若非他心中早有意中人,娶得这样一位温顺的妻子,应当是十分欢喜的。想到这,谢霖心情复杂,不过离开椅子的屁股又坐回去。

  夜色越浓,外面的动静更大了。

  吵吵闹闹的,似乎有人冲破阻拦,强行闯进院子里来。谢家并非没规矩的人家,实际上,谢家规矩森严。这般大半夜闯新嫁娘院子的事儿,委实叫人纳罕。

  丸子眉头骤然一拧,外头立即有婆子怒斥了一句话:“哪个不规矩的在外面!”

  就听到外面一道女声戚戚然地喊话。

  她声音才出来,谢霖的脸色就变了。只听她说:“公子!公子!您快去瞧瞧表姑娘吧!自前儿起表姑娘就病了,怕耽搁了公子的事儿便瞒着没说,这会儿病得都开始说胡话了!您快去瞧瞧呀!”

  夜闯长房媳妇院子的,是沈兰若的贴身丫鬟红玉。谢霖本来狠了心要履行责任,这一听沈兰若又病了,哪里还坐得住?放下杯子就站起身。

  丸子就在等他反应,见他一动便一个箭步冲过来,在谢霖开门之前攥住了他的衣袖。

  谢霖被扯得脚步一顿,垂眸就看向冲过来的少女。

  少女挣扎大眼睛,有几分惊慌地看着他。似乎注意到谢霖的眼神,她很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问:“相公,你,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谢霖表情很难看,不得不说,丸子拦他这一动作让他那股气又涌上来。

  不过对上丸子可怜兮兮的眼神,他发不出来火。

  “公子!公子您快去瞧瞧吧!”外面的女声还在继续喊,不见喜房里动静便越喊越凄然,“若非不得已,奴婢也不会斗胆闯进大***院子,实在是没办法想了啊!姑娘病了三日,大夫也不愿请,默默垂泪,谁劝也没用……”

  谢霖有些气沈兰若不爱惜自己,但听到她病了竟不请大夫又满心着急。情急之下,一把甩开丸子的手。

  丸子的手碰到什么,啪地一声响。

  他看一眼丸子,说了句‘对不住’,然后随那丫鬟大步离去。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邪王的铁血王妃

邪王的铁血王妃

古代言情

阅读
独尊医妃要和离

独尊医妃要和离

古代言情

阅读
小说主角温若晴夜司沉

小说主角温若晴夜司沉

豪门总裁

阅读
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古代言情

阅读
霍总,咱们只婚不爱

霍总,咱们只婚不爱

豪门总裁

阅读
娇宠王牌经纪人

娇宠王牌经纪人

豪门总裁

阅读
都市之盖世民工

都市之盖世民工

都市娱乐

阅读
顾先生只喜欢你

顾先生只喜欢你

豪门总裁

阅读
盛世婚宠:双面辣妻请入怀

盛世婚宠:双面辣妻请入怀

豪门总裁

阅读
蓝若水左丘黎小说

蓝若水左丘黎小说

穿越重生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