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命中注定[末世]

命中注定[末世]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林深,施怡然

小说简介:

  谁都害怕被丧尸咬上一口,因为下一秒便会失去人性。可是有的人却被命运眷顾,拥有着他人所没有的基因,哪怕丧尸对他们造成了伤害,病毒也不会被传染。他们被政府训练成了力量者,被陆续分派到各个社区当中,保护着岌岌可危的普通人。林深怎么也想不到,她一个满世界旅游的失业人员,竟然成了为数不多的力量者。她被分派到了最近的社区中,保护着两男三女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命中注定[末世]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林深就觉得自己很难。

  看着面前的建筑物,踩着脚下的碎玻璃,她再次喊了出来:“有人吗?”

  回答她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林深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脑袋,一头利索的短发被她揉的乱糟糟的。算她运气不好,被分配到这边。万城是个小城,城西区的东侧,除了边缘的居民区以外,却也有一个大医院,和一整片职工宿舍。

  两个月前,丧尸疫乱爆发的时候,她还在深山老林里游荡,如今却要在一个丧尸最多的地方,搜索着是否有生命存在。

  医院可不就是丧尸最多的地方嘛,除了医生和家属,医院里最多的就是病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病人,但凡有了一只丧尸,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在医院蔓延。

  算她脸黑,抽签抽到了这里。

  其实林深并不是一个喜欢关心别人的人,可是让她在被上帝眷顾的情况下,对可能遭受厄运的人置之不理,她还是不忍心的。

  至少她来了,如果有人还活着,她就帮他们一下。如果没有,那她也无能为力。

  这样,心里好受点儿。

  “有人吗?我不是丧尸,是人啊,有人应个声啊!”她左手里提着一把军刀,还是**给配的,骑兵军刀的改版,用来砍丧尸顺手得很。

  这个时候,也就只有她敢在这里大喊大叫了。

  林深不怕引来丧尸,真的引来了她倒是可以顺手解决掉,方便接下来的行动。但是她绝对不会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下,每次喊出来之前,她都要仔细地观察一下周围有什么高处,比如说车顶,如果真的来了成群的丧尸,她也好跳上去有个缓冲。

  不过她在这儿转悠了这么久了,也没有遇到一个丧尸,倒是有些奇怪了。她不仅有些怀疑自己的估算,难不成医院里的人都跑掉了?

  林深觉得这个可能不大,她看着地上已经发黑的血迹,皱了皱眉,她没记错的话,当初只有她一个力量者被分到了城西区的东边,不应该还有另外的力量者在这里。

  这么没有思绪的样子,林深很不喜欢。她舔了舔唇,从背后的行军包里摸出来半瓶水,仰头灌了一口。也只灌了一口就不能再多喝了,资源不多,她得合理利用。

  可是一个人在这儿走着确实无聊,林深眼睛转了装,吹起了口哨。她倒是没有学过,却能按着调子吹出曲子来。

  当初还有个手机什么的,每天挂着耳机,现在为了给手机节省电源,一直都是开着飞行模式,更不能拿着手机听什么歌了。

  所以也只能吹一吹了。

  她拖着军刀,吹着口哨,精神却不敢放松。尤其是走过这一片看上去应该是地上停车场的地方时,得提防着会不会从什么角落窜出一只丧尸来。

  这么考虑着,林深干脆直接跳上了车顶。俗话说得好,站得高看得远,果不其然,她一站到车顶上,嘴中正吹着的口哨就停了下来。

  她算是知道为什么来的这一路上,都没见过什么丧尸了。

  不远处的那栋楼下,正围着一群丧尸。脸色乌青,半张着嘴,却不会再有什么口水流出来。在医院看到这一幕,若是放在之前,林深觉得自己一定是遇上了医闹,假如有的丧尸不穿着带血的白大褂的话。

  不过这倒是证明了,它们围着的那栋楼里,一定有人。

  活着的人。

  快速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林深就从车顶上跳了下来,她现在还不想当了丧尸的活靶子。

  刚刚那栋楼,看上去不太像是宿舍,应该是医院的主楼或者急诊楼之类的地方。以她的经验来看,这种地方一般都和别的大楼用长廊连在一起。

  林深很快就发现了目标,她摸了摸腰间别着的枪,深吸了一口去,几个转身钻进了旁边的楼里。

  大白天的,走在乌漆墨黑的医院走廊里,配上两侧杂乱的桌椅和血迹,若是换个正常人,肯定是以为自己进了鬼屋。

  林深没有精力注意这些,她忙着记住那栋楼的大致方向,又靠着沾了血的指示牌,脚步不停,楼道里回响着咔哒咔哒的脚步声。

  她走的有点儿快,偶尔会踢到滚落在地上的小药瓶,玻璃瓶在瓷板地上滚动着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伴着她的脚步声,给寂静的走廊又添一抹萧索。

  只是,在下一个转角前,林深倏地停了下来,脚步声瞬间就消失了,只余下了一声隔着一声的闷响,就像是从黑暗中的哪个角落传来的一样。

  她握紧了左手拿着的军刀,贴着墙探出了半个脑袋。

  转过去,就是那条连接着两座楼的走廊,林深站在这一端,而另一端,两只丧尸正一下一下地撞着紧紧闭着的防火门。它们肢体僵硬,动作看上去有些滑稽,可是撞上去的一声声闷响,撞得人心脏也突突直跳。

  林深眯着眼睛想了一下,又蹲下来,从地上摸了个小药瓶攥在手里。不过两只而已,她还是搞得定的,但是,在这样的世界中,无论在什么时候,保存体力是最重要的事。

  就在一声闷响再次传来的时候,林深用力地把手里的玻璃药瓶砸到了地上。清脆的声音,和丧尸那边的闷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果然,这一声明显的吸引了那边一只丧尸的注意,它扭过头来看了看林深所在的那一端,嘴里发出了“嗬嗬嗬”的声音。

  随着它越走越近,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大。

  林深转了个方向,放轻了呼吸,她将左手拿着的军刀移到了身前,改为双手握刀的姿势,静静地等待着丧尸的到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林深面不改色地握着刀,目光如炬地看着面前,从走廊的玻璃顶窗上照进来的阳光。

  阳光的面积逐渐的缩小,说时迟那时快,林深一个箭步迈了出来,手起刀落,丧尸直接倒在了地上。把刀从它身上□□,林深没有一丝停留,百米冲刺般地向前跑去。

  赛道的尽头,是已经反应过来的正在看着她的另一只丧尸。它看到同伴倒在了林深的脚下,本就合不上的嘴张的更大了,嗓子中发出更大的声音。

  只可惜,四肢僵硬的它,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动作,身体就被军刀贯穿了。

  丧尸的弱点,就像是人一样,当心脏收到了致命的攻击之后,便也失去了生存的机会。

  把刀抽了出来,又在丧尸的白大褂上蹭了蹭刀面,擦下了一些血迹之后,林深才支起身子,看着面前紧紧闭着的防火门。

  伸手推了下,防火门纹丝不动。林深又按下门把手,依旧没有打开,看来这扇门是被人锁上了。

  楼里应该有人,只是她有点不能确定,人是不是在这一层了。

  防火门上面的玻璃早就裂成了一片了,白花花的裂痕挡住了她的视线。

  林深站了会儿,抬手在上面敲了敲,可惜这防火门厚重坚固,敲门声小的就像是她的心跳声。有些无奈地按了按太阳穴,她反握军刀,用刀柄在防火门上磕了几下。

  回答她的只有一片沉默。

  林深心里有些不耐,可是她在这防火门外,若是她喊些什么,估计连楼下的丧尸都被她吸引上来了之后,楼里的人也听不到。

  眯着眼睛看这满是裂纹的钢化玻璃,一记漫上心头。

  还是反握着军刀,林深轻轻地在玻璃的左上角敲了一下,空出来右手按在玻璃中间轻轻一推。

  哗啦一声。

  林深有些小得意地收回刀,如果刚刚那两只丧尸撞得再久一点,或者再准一些,这玻璃估计就要被撞碎了。

  她清了清嗓子,把脸凑过去看着黑漆漆的走廊,朗声喊道:“有人吗?”

  “有人吗?”林深又喊了一声,“我是人,不是丧尸,是**派过来帮你们的。”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回荡在漆黑的走廊中。过了好久,才传来了“吱呀”的一声,一扇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林深心中一紧,还真让她给碰到活人了!

  门里面走出来一个裹着风衣的男人,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他带着一副眼镜,有一只镜片已经碎了,碎成了暗白色的裂纹。

  他看了好久,好像是在辨认。林深索性往后退了一步,玻璃窗小,得让人看清楚一些。

  “真的是人……”他的声音有些颤抖,看着外面穿着一身明显是制服的林深,喜极而泣:“真的是人啊……”

  林深点点头,有些僵硬地安慰说:“嗯,我是来帮你们的,别担心。先让我进去一下?”

  那个男人赶忙抹了抹泪,两三步走了过来,站在防火门的另一面,犹豫了下,才从里面打开了门。开门的一瞬间,他便看到了门外地上的那一只死去的丧尸。

  中了病毒,失了人性,丧尸的模样本来就有些恐怖,如今睁着眼睛张着嘴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的样子更是渗人。

  那个男人吓得一颤,来不及喊叫,立刻就要关上防火门。

  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里拉着门,却不及林深一只手的力量。

  “别怕,已经死了。”林深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不会伤害你的。”

  比不过她的力气,也关不上本来应该很容易就能从里面关上的防火门,男人颤着嘴唇,终究是收回手来。

  见那男人退了一步,林深拉开门背着她的行军包,挤了进去。

  失去了支撑的力量,防火门砰地一声关了起来。

  那个男人看了她一眼,说了句“跟我来”,就往里面走去。跟着他,走进一间屋子里,林深才看出来,这是一间大病房,十人间,工工整整地摆着十张单人床。

  除了那个男人以外,屋子里还站着另一个男人,还有两个女人已经哭着抱在了一起,没有哪个人的状态是好的。

  林深叹了口气,她的左手依旧握着那把军刀,可是面色确实缓和了不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她突然就听到屋子的最里面传来的一道碰撞的声音。

  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刚刚丧尸撞门的样子,林深眯了眯眼睛,握紧了军刀。

  只是下一秒,那一双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倏然睁大,里面写满了不可思议。

  角落里,一个女人正扶着病床站起来,摸索着往门口这儿走过来,时不时地撞到些什么。一身白大褂遮住了下面曼妙的身材,微卷的长发贴着她的肌肤,上面沾了灰尘,狼狈极了。

  可是,无论是枯草一般的长发,还是削瘦的脸颊,都无法掩盖住她是个美人胚子的事实。

  似乎是认清了事实,女人不再往前走了,细长的手指握着病床最后面的栏杆,骨节处绷出了惨白。

  “是,是来救我们的吗?”

  飘忽着带着些颤抖的声音,狠狠地砸在林深的心上,像是要把她砸的头破血流一般。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穿书后我成了恶毒炮灰

穿书后我成了恶毒炮灰

现代言情

阅读
纵使深情难再续

纵使深情难再续

豪门总裁

阅读
这个alpha甜爆了

这个alpha甜爆了

现代言情

阅读
荣获男主

荣获男主

穿越重生

阅读
邪王的铁血王妃

邪王的铁血王妃

古代言情

阅读
独尊医妃要和离

独尊医妃要和离

古代言情

阅读
小说主角温若晴夜司沉

小说主角温若晴夜司沉

豪门总裁

阅读
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古代言情

阅读
霍总,咱们只婚不爱

霍总,咱们只婚不爱

豪门总裁

阅读
娇宠王牌经纪人

娇宠王牌经纪人

豪门总裁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