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穿成年代文里的前任小姑

穿成年代文里的前任小姑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林沐心,章豫

小说简介:

  林沐心上辈子穷的只剩下钱,死后却穿到了一本小说里。本以为终于有了亲人,却发现小说女主的炮灰老公是她哥哥,自己则是女主体弱多病的前任小姑。哥哥出殡第三天,女主嫂子就抛下小侄子投奔了本书最有钱最牛的男主开启她的第二春。林沐心看着懵懂啃手的小侄子,痛不欲生的爸妈,还有那老鼠都不招的米缸,只能默默点开穿书自带的兑换系统。没想到一年后,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穿成年代文里的前任小姑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林沐心穷得只剩下钱。

  可钱买不来真感情,也买不来一副好身体。所以身患绝症的她在花了一大笔钱治疗却没有成效后,又把剩下一大笔钱都拿去浪了。

  反正一个子儿都别留给那群狼心狗肺的,林沐心快死时候想到了那些嘴脸,还乐得出了声。

  所以等听到耳边一阵阵真切的悲痛哭泣,她还有点奇怪。

  是给她哭灵?虽然大可不必,可……难道她辜负了真心人?

  不可能吧。

  林沐心自嘲了片刻,发觉自己竟然还有肢体感知,于是努力睁开眼,却只看到眼前影影重重,人和物都是色块。

  依稀感觉到有人搀着自己,然后跪下,自己像脊椎托不住脑袋似的,重重往地上磕。

  她竟然还听见了几句不知是哪个七大姑还是八大姨的碎嘴闲话。

  “哎,林家往后难过了。好好一个儿子,死得不明不白的,最后回来的居然就几件衣服!”说话人还拍了一下手,以示唏嘘。

  “不还一个闺女吗?”

  “闺女又不传宗接代,再说他家闺女,病秧子一个……”

  “媳妇和孙子呢?有个孙子,也算是有后。”

  “人家城里的知青,还会留下?难说哦!”

  唢呐在耳边要吹破天灵盖,她却什么都看不清,这么跟着走了一路,又跟着走了回来。

  耳边安静下来的时候,林沐心的身体也撑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

  三天后。

  这几天村里茶余饭后都是林家的破事儿,事主林家却沉默得像是冰潭一般,只是其下却涌动着汩汩岩浆。

  林家屋里,长媳妇彭若萍牵着大女儿林巧,站在林母方晓梅跟前,平静且漂亮的面孔与方晓梅出离的愤怒形成对比。

  林父林茂国却坐在床边,给女儿林沐心喂着糖水。

  林沐心醒着,黑白分明的眼从林父胳膊一抬一落的间隙看着彭若萍,若有所思。

  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里,方晓梅腮帮紧绷,咬牙道:“才三天,小萍!”

  彭若萍寸步不让,平静道:“妈,为了巧儿,我只能走。以后您还是我妈,爸也还是我爸。”

  “担不起!”方晓梅再次得到媳妇确定的回答,气得倒仰,指着彭若萍一串很不理智的骂声就喷了出来。

  被母亲牵在手里的林巧却看着**那边,不停抿嘴巴。

  此时的林茂国眉头皱着,看都没看那边。手却稳稳的,一勺勺的,小心翼翼给林沐心喂着糖水儿。

  瓷勺碰着瓷碗,当啷作响。

  这糖水来之不易,家里除了两个孙儿能尝一点,剩下的都是给林沐心的。

  眼见着嫂子那微妙的目光又朝自己瞥了一眼,林沐心推了林茂国递来的勺子,低声道:“爸,我不喝了,腻。”

  话音落,就见彭若萍的眉梢轻轻一跳。

  林沐心这心里就乐了,差点在脸上也露出一个笑。

  这是林沐心来这里的第三天。

  第一天就是她哥林军出殡的时候,接着浑浑噩噩躺了几天。直到今天,林沐心终于脑袋清楚了,也明白自己遇到什么事儿了。

  如果她没记错,这是她还在念书时看的一本小说。

  一本年代文,女主是彭若萍。

  全本书写的就是她身为一个嫁给没文化老公的知识女青年,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理想和知识女性的坚持。

  在老公意外离世后,她带着女儿勇敢的突破封建思想加之在她身上的藩篱,嫁给全书最有钱最帅最牛的男主,开创第二春的美丽人生。

  回忆起这内容,林沐心还挺唏嘘。

  这不就是一本女性励志奋斗史吗?至于女主的过去……那就是昨日之日不可留,来日繁花满目,谁还记得这土里刨食的日子。

  林沐心的哥哥林军。就是那个“不可留”。

  而她林沐心就是女主娇生惯养的小姑子,在中段就会病入膏肓不治而亡。

  接受了原主记忆的林沐心也自然记得她哥哥。

  林军是个老实木讷的青年,长得不算出挑,但收拾一下也过眼。林茂国和方晓梅最宠的就是身体不好的林沐心,而他也继承了爹**,是这个年代独一份的宠妹妹。

  早在认识彭若萍之前林军就入伍参军,彭若萍在生产大队时被毛头小子欺负,被林军救了。两人一来二去认识,如今结婚已有六年。

  虽然林沐心觉得,彭若萍愿意嫁给林军,也抱了一分以后林军退伍转业,说不得能跟着回城的心思。

  这六年,林军从没慢待过彭若萍,家里除了一些精细东西会平分给身体不好的林沐心和孙儿之外,其他并未苛责过一丝一毫。

  家里没有分家,林军寄回来的东西从来都是分作平等两份,一份稍少的给爸妈妹妹,一份多的则给老婆儿女。

  甚至为了能和彭若萍有些话题,他还在部队里自学了许多的东西。

  想起这些,林沐心看着彭若萍那冰霜美人脸,嘴角略有一丝讥诮。

  三天。

  才三天。

  三天前这时候林军衣冠出殡,三天后这时候,彭若萍就要带着林巧投奔新生活。

  她要开启第二春,林沐心丝毫没有意见,甚至还支持。家里也没说过一句要她给林军守寡。

  非得现在就忙不迭要走吗?

  彭若萍也太新思想了。

  后世而来的林沐心都要笑了,这种自私自利也算是新思想吗?礼仪孝悌,都被彭若萍扯了张虎皮盖着,全部都塞给狗肚子里去了。

  想起书中男主更是让人作呕。

  他曾经是林军的战友,不过他和泥腿子林军不一样,他出身好,能跟林军是战友,也只是体验生活罢了。

  就在一年多前,林军带他回过一次家,这一次,杨彦就把彭若萍给惦记上了。

  书中写的是杨彦睡在别屋,听了一嗓子彭若萍的叫唤,从此一向冷心冷情的他心里燃起了一把火。

  想起书里描写男主多帅,而林军多么其貌不扬,多么配不起美丽知性的彭若萍,林沐心就觉得刚喝下的糖水变作了馊水,一阵阵的往上翻。

  当初看的时候林沐心就觉得怪怪的,如今她成了书里的林家妹妹,立场彻底反转,终于看明白了藏在那些文字下的真实。

  人都死了,就算在小说里林军是一笔带过的炮灰,可他也是林茂国和方晓梅的儿子,是林巧和林新的爹,是她林沐心的哥哥!

  在这个现实里,他不是炮灰。

  林沐心上辈子见多了狼心狗肺,乍一见到彭若萍这样的,心里都免不得讥讽几分。

  更别提她走就算了,可带走年纪大的林巧,留下不满一岁的林新,这又是为什么?!

  彭若萍倒是说得有道理:“新新是男孩,你们家肯定不会亏待他,年纪小我也舍不得带他奔波……巧儿一个女孩子,跟着我,以后我就算是讨饭,也不会少她一口!”

  听听,说得跟林家多么苛责媳妇和孙女似的!

  可彭若萍那是去奔波吗?

  人家男主的轿车已经备好,就等彭若萍牵着女儿两手空空的走出这门,就上车扬长而去。

  想起这些东西,林沐心的病秧子身体又有点喘不过气了。

  缓了缓气,她抬眼一瞥寸步不让的彭若萍,慢慢撑着自己孱弱的身体起来,朝林巧招了招手,道:“巧儿,到姑姑这儿来。”

  林巧讷讷地抬头看了母亲一眼。

  彭若萍倒是大方松了手,林巧便走了过来。

  林沐心看着她走来,眉眼一弯。将手从被子里抽了出来,趁着林茂国放碗其他人也没注意的空档,往林巧嘴里塞了个东西。

  “唔。”林巧小猫似的哼哼一声,忽然嚼出了味道,诧异的瞪大了眼。

  林沐心朝她眨了一个眼,示意别说,拉着林巧的手往被子里摸去。

  期间林沐心一直注意着彭若萍那边,见她看了过来,一大一小两只手又顿住了。林沐心自然而然抬手拿过那糖水儿递给林巧,笑道:“巧儿,喝点润润嘴巴。”

  这小姑娘背对着大家,腮帮子一鼓一鼓的,闻言又把眼睛撑大了点。

  意思是,我嘴里还有东西。

  林沐心却笑着把碗递给她,林巧倒也乖觉,一句话不说接过碗咕嘟咕嘟喝完。

  林茂国转身一看急了,道:“心心,那是给你补身体的……”

  “不碍事。”林沐心摆摆手。

  林巧喝完了糖水,彭若萍喊了她一声。她犹犹豫豫回头,却见母亲又和奶奶对上了,像两个斗鸡似的对着眼,于是急忙转头兴奋地看着小姑。

  瞧着小姑**表情,林沐心开口道:“爸,我有点饿了。”

  林茂国立即起身去拿吃的。

  把林茂国支开,她又装着原主样子,恹恹道,“嫂子,你一定要在我哥的照片前跟我妈吵吵吗?”

  这话果然让彭若萍一滞,但她很快又平复了语气,对方晓梅说:“是,妈,咱们去别屋,别吵着矜贵的心心。”

  方晓梅没什么文化,而彭若萍语气又好,便以为“矜贵”是什么好话。

  她也怕吵着林沐心,便拉扯着彭若萍去了另一间屋子。

  林沐心倒是不在意彭若萍明里暗里刺自己,这边人都给支开了,她就拉着林巧的手往被子里摸,摸到一堆东西。

  拿出来一看,花花绿绿的镀铂纸,包着一个个小酒瓶子形状,可不是酒心巧克力吗!

  “小姑!”林巧失声,差点儿跳了起来,人都乐疯了。

  林沐心急忙比了个噤声,道:“巧儿,去拿姑姑的书包袋子来,里面放了一本画册。”

  林巧蹦跳着依言去了,林沐心从被窝里扒拉出一堆林巧见都没见过的新奇零食,全都倒进那个书袋子里。

  “巧儿,等会**妈要走,你想跟谁?”林沐心又问。

  她这纯粹临时抱佛脚的问问,林巧其实跟彭若萍更亲。

  果不其然林巧犹豫了,林沐心便不多说,把袋子给了林巧,道:“慢慢吃,别忘了你弟弟。”

  “弟弟……”林巧迟疑了一下,“他也有吗?”

  “他现在还小,不能吃。”林沐心微笑道,“等他大了,姑姑赚钱给他买。”

  林巧还是记挂自己弟弟的,闻言点头。

  不多时,彭若萍和方晓梅又转了回来,两人看见林沐心合着眼靠着床头,而林巧则坐在一边板凳上,就着天光看一本书。

  方晓梅脸色灰败,她没文化,真的说不过彭若萍。

  其实早在儿子结婚时候,她就隐约有预感,彭若萍并不会成为自家人,如今不过是预感成真。

  可方晓梅心里总是还有一点期盼的,期盼着媳妇只是一时赌气,过段时间也就好了。彭若萍气性高,今天她做婆婆的就让一步好了。

  镇上班车的时刻方晓梅都记着,明天是不发车的,彭若萍走也走不远,肯定要在镇上住下。

  晚上彭若萍在外面住一晚,知道了苦处就好办了。等明天自己跟林茂国去哄了她回来就是。

  方晓梅心里兀自打算着,根本不知道一辆轿车已经在村口等着,就等彭若萍出门。

  就在此时,林沐心睁开了眼,冲着已经跨出门槛的彭若萍,淡淡道:“嫂子,来日方长,我会替我哥惦记你的。”

  彭若萍猝然回头,就见昏暗屋内,林沐心看不清脸。可偏偏却看得清她唇边一抹浅淡的笑和眼里灼灼的光,那光她在林军眼里也见过。

  一阵寒意攥住心脏,彭若萍急忙回头,看见外面阳光明媚,而那才是她的未来。

  “巧儿!”又是一声喊。

  林巧大大方方回头,就见姑姑笑着指了指她袋子,“记得姑姑,记得你弟弟。”

  “嗯!”林巧乖乖点头。还没多说,就被彭若萍拉着离开。

  目送两人背影离开,方晓梅呜呜哭着扑到在林茂国的肩头,忽然,她看到床上的女儿手里在抛着什么东西,花花绿绿的,像是糖。

  “心心……”方晓梅又哭了出来。

  “没事,少了她咱家少点事儿。”林沐心安慰道。

  方晓梅张了张嘴,没敢把明天出门去寻彭若萍的事情告诉女儿,又见女儿在出神,急忙拉了丈夫出门商量,免得打扰她休息。

  屋内剩下林沐心一人,她发了会儿呆,又慢慢集中精神,就看到了眼前一个半透明的兑换窗口。

  这东西在她醒来后,就一直飘在视线余光处。

  右上角清楚的显示着余额:88711203。

  这是林沐心上辈子年轻时候存的一笔钱,博个好兆头,存了八个8,八位数的钱。

  她用存折存的,那存折则早就丢海里去了。

  林沐心穷得只剩下钱。

  但钱也能做很多事,比如能让现在的爸妈过得好点儿。又比如朝这个神奇的兑换系统换点儿巧克力什么的,用来收买一下她的侄女儿。

  听着没什么用,林沐心也并不觉得分别时的一点甜头就能让林巧一直惦记。

  她的下一招,还要等彭若萍替她打出去呢。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心痛的声音

心痛的声音

短篇精品

阅读
暴君的白月光肥啾

暴君的白月光肥啾

现代言情

阅读
庶女毒妃,王爷我宠你!

庶女毒妃,王爷我宠你!

古代言情

阅读
命中注定[末世]

命中注定[末世]

现代言情

阅读
傲天战神

傲天战神

都市娱乐

阅读
当社恐攻略病娇

当社恐攻略病娇

穿越重生

阅读
冷情残王倾城妃

冷情残王倾城妃

短篇精品

阅读
女配瞎掺和

女配瞎掺和

现代言情

阅读
无路可退

无路可退

现代言情

阅读
也无风月也无你

也无风月也无你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