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舒凫,江雪声

小说简介:

  “按照剧本,接下来你会被男主刺一剑,取出金丹送给他的白月光。”“真的吗?我不信。只要我刺得更快,男主的剑就追不上我。”“可你是虐文女主,你应该被男主虐……”“我虐我以外的所有人,这也叫虐文。去,把男主给我在城墙上挂三天,看他啥时候哭着管我叫爸爸。”……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姜若水,你好大的胆子!”

  舒凫刚一睁开眼,就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记巴掌杀气腾腾地冲她脸上招呼过来。

  当时那巴掌距离她的脸只有0.01公分,而她在一瞬间注意到:那只手肤色白皙,五指纤长,指尖点染着鲜红蔻丹,打人耳光的动作快稳准狠,像是*练过千百遍一样熟练。

  很显然,这是个女人。还是个没怎么干过活,却经常扇别人耳光的女人。

  不巧的是,这女人习惯打人,出身于21世纪文明家庭的舒凫却不习惯挨打。由于事发突然,她来不及思考,当即条件反射地让开一步,同时一把扼住那女人的手腕,一拉一送,直接将她整个人摔了出去。

  “看我不打死——啊啊啊啊啊!!!”

  舒凫:“……”

  好菜一女的。

  解决险些挨打的燃眉之急以后,她终于能够抬眼四顾,仔细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

  她正站在一间宽敞气派的厅堂中央,两旁摆放着实木桌椅,墙上挂有字画,陈设无一不精致美观,看上去像是古时大户人家的客厅。

  面前乌泱泱的围了一圈人,男的峨冠博带,女的珠翠满头,一看就不像拍戏——如果是拍戏,这服化道水平得是《康熙王朝》级别的。

  哦,我这是穿越了。舒凫平淡地意识到。

  “母亲!母亲,您没事吧?”

  就在下一秒,她耳边响起一声少女的娇呼。尖叫时也掐着嗓子,叫得比戏台上的花旦还好听。

  “姐姐!”

  舒凫还没来得及扭头,只听那少女话音一转,带着怒气和如兰的香气一起喷到她脸上,“我敬你是我长姐,处处忍让包容,你怎么能对我母亲动手?!”

  “?”

  舒凫在内心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不是令堂先打我吗?

  她不仅穿越了,家庭情况还挺复杂。

  舒凫倒不是完全一头雾水,“姜若水”这名字听上去很熟悉,脑海中也有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萦绕盘旋,提醒她原主的存在。

  只是信息量太大,她需要一点时间梳理明白。

  幸好这家人十分配合,也不等她应声,当下就开始七嘴八舌地给她提供情报。

  “好啊!姜若水,你胆大妄为、与人私通,还偷宝珠的东西,我替你爹教训你,你居然敢还手?!”

  刚才被她摔倒在地的女人一马当先,像个炮仗一样原地蹦了起来,冲着她噼里啪啦地喷射火星。

  这女人看外貌约莫三十上下,面容姣好,算得上是个美人。只是她美得有些小家子气,眉梢眼角透着一股刻薄味儿,尤其此刻气急败坏,一对美目中的恶意几乎要满溢出来。

  一旁唤她“母亲”的少女个头娇小,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容貌稚气未脱,却把亲娘高傲刻薄的神气学了个十成十。

  这会儿她也有样学样,跟着母亲一道义愤填膺:“姐姐,你偷我的东西也就罢了,大不了我送你便是。可你……你已经与轩哥哥订婚了,怎么可以三心二意,和高师兄私定终身,置家族颜面于不顾呢?母亲气急打你,也是为了你好啊!”

  “?????”

  舒凫在内心打出了一连串问号。

  这酸爽的剧情,好他妈熟悉哟!

  对面母女俩这么一搭一唱,也算是歪打正着,让舒凫心中一亮,彻底回想起了“姜若水”这位女主的故事。

  没错,姜若水是个女主,而且是一篇名叫《仙侠之弱水三千》的古早虐文女主。

  由于此文对女主虐得太狠,剧情太过气人,当年在网络上掀起过一场骂战,引来吃瓜路人无数,以至于舒凫多年后仍有印象。

  光是回想起这个标题,就让她五脏六腑一阵抽搐,昔日年少无知的触雷记忆涌上心头。

  彼之蜜糖,我之吃翔,用在这篇文上再合适不过了。

  ……

  在《弱水三千》的设定里,女主姜若水出身于修仙世家,是姜氏老族长的孙女。

  姜家与隔壁齐家世代交好,早早订下了娃娃亲,打算把姜若水许配给齐氏老族长的孙子,也就是男主齐玉轩。

  齐玉轩人如其名,玉树临风,器宇轩昂,是修仙文里百用不厌、经久不衰的经典男神形象。姜若水对他很有好感,从小就盼望着嫁给这位“轩哥哥”。

  只可惜好景不长,姜若水的母亲在一场剿灭妖兽的战斗中身负重伤,撒手人寰。父亲姜浩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悲痛”了三个月,三个月后,他就张灯结彩地迎娶续弦,顺便带回了比姜若水小一岁的姜宝珠。

  彼时老族长业已仙去,姜浩然身为族长,扶个情人上位,又有谁能说个“不”字呢?

  姜浩然与第一任妻子纯属联姻,关系冷淡,连带着也不喜欢姜若水这个便宜女儿。他的继室楚箫在家中作威作福,对姜若水百般苛待,动辄打骂羞辱,他也只当没有看见。

  但只有一样,是楚箫和姜宝珠抢不走的。

  ——姜若水的未婚夫,齐玉轩。

  齐家族长一诺千金,说好迎娶姜若水就是姜若水,差一根头发都不行。楚箫母女俩百爪挠心,终于动了邪念,决定败坏姜若水的名声,也就是今天这出闹剧的源头。

  什么,你问为什么修仙之人也会在意名节?

  天知道。反正原著就是这么设定的。

  按照舒凫记忆中的剧情,姜若水为了自证清白,甘愿接受“家法处置”,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差一点就丢了性命。闻讯而来的齐家长辈于心不忍,相信了她的清白,没有解除她和齐玉轩之间的婚约。

  但齐玉轩不乐意,因为他对包办婚姻不屑一顾,追求自由恋爱,早已有了非卿不娶的白月光。

  就在那一年,当世四大修仙门派之一——九华宗广收门徒,姜宝珠、齐玉轩以及他的白月光都前往参加。姜若水历经磨难,好不容易在最后一刻赶到,千辛万苦拜入宗门,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了齐玉轩身边。

  之后等待着她的,就是齐玉轩的冷眼,姜宝珠的欺凌,白月光无处不在的秀恩爱,以及同门的指指点点、排挤冷落。

  姜若水没有放弃,她硬是咬牙熬到了齐玉轩“真香.jpg”。

  在这段时间里,她对齐玉轩有求必应,他需要的秘籍她不眠不休去找,他想要的灵草她历尽艰险去摘,他的白月光有难,黑锅百分之百落在她头上……有一次白月光重伤,姜若水刚好在她身边,首当其冲地遭到怀疑。为了打消齐玉轩的疑念,姜若水被迫剖出一段腿骨,连同刚成形的金丹一起给了白月光,自己从头开始修炼,还落下了不良于行的毛病。

  舒凫毫不怀疑,如果这是一篇现代文,女主会在此时献出自己的肾。

  最终,姜若水舍得一身剐,用自己百折不挠的真爱感动了男神,赢得了他的真心。

  “虽然女主失去了一条腿,但是她得到了爱情啊!”——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这自然招来了恶毒女配ABC的不满,她们变本加厉地欺凌姜若水,最后故技重施,给她扣了一个“私通魔修”的罪名,趁齐玉轩不在时动用私刑,废去姜若水的修为,把她一个人抛到魔域自生自灭。

  姜若水的女主光环救了她一命,让她绝处逢生,结识了一个魔修男配,在他的护送下平安回归。

  但这又恰恰坐实了她的罪名,刚对她动心的齐玉轩立刻翻脸,一剑把她捅了个透心凉,扭头就和白月光结婚了。

  姜若水忍无可忍,悲愤入魔,成为了正道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女。

  再后来又是一百章误会、冲突、失忆、带球跑、虐心虐身,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男女主终于冰释前嫌,抵达HE。

  顺便一提,男主还和白月光生了个孩子,在番外里由姜若水抚养长大,视如己出。

  至于姜若水自己,她第一次怀孕,被恶毒女配们作到流产;第二次失忆带球跑,男主又怀疑这球是男配的,险些一剑剁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头。

  即使如此,姜若水依然觉得自己和男主终成眷属,非常幸福。

  ……

  姜若水实在是一代可歌可泣的奇女子,舒凫扪心自问,觉得换了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法在这种枪林弹雨的剧情里挺到HE。

  这他妈也太SB了!!!

  要她和SB周旋几百章换一个HE,她宁愿选择一把AK47,把他们都给突突了。

  光是看着眼前这对母女,她就觉得脑壳疼,从眼睛到人格都遭受了一种莫大的侮辱。

  舒凫在脑海中飞快地过了一遍剧情,一想到姜若水要和这两朵奇葩纠缠一辈子,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的奇葩,胃里又是一阵痉挛。她真担心自己会当场吐出来,活色生香地演绎什么叫做“气吐了”。

  遥想当年,经历无数触雷洗礼之后,再后来她网上冲浪,便成了一代纵横网络的键盘侠,审美俗套,趣味低级,平生只看爽文,有一纳米不爽都不看。遇上憋屈情节,跳订弃坑都是常有的事。

  她的看文原则就是——“再受不能受委屈,再苦不能苦女主”。

  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穿成虐文女主本人!

  这可真是日了狗……不对,比日了狗还惨,这是被泰迪给日了!

  舒凫尊重虐文读者的审美,但她一点都不愿意代替虐文女主受罪。

  要穿书,就要做爽文女主,其他免谈。

  再看楚箫和姜宝珠,她们哪儿知道逆来顺受的姜若水已经换了芯子,越说越是得意,表情那叫一个美滋滋,仿佛姜宝珠已经代替姐姐和齐玉轩订了婚,明天就要过门了。

  至于一旁那位仪表堂堂的中年人——也就是姜若水的亲爹姜浩然,他表面上大公无私,态度和坐姿一样端正,其实屁股早已经歪到地上去了。

  如果说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姜浩然心中就只有一架高低杠,大女儿低到泥里,小女儿高在云端。实乃高低杠成精,简称杠精。

  一个教科书一样的恶毒继母,一个黑心烂肺的白莲花小妹,还有一个高低杠成精的爹。

  一家子极品,哦豁,齐活。

  姜浩然颇有一点“又当又立”的心态,在楚箫义正辞严的控诉之后,他装模作样地一捋长须,转向舒凫厉声道:

  “若水,我自以为对你和宝珠并无偏袒,谁知你竟如此——”

  舒凫从善如流地一点头:“您说得对,您确实只是‘自以为’。”

  姜浩然面色一变:“什么?”

  “没什么。”

  舒凫冲他笑了笑,笑容里几乎有一点宽宏大量的味道,“您接着说,我在听。”

  “……”

  姜浩然冷不丁地被她打断,一时间思路都有些不利索,愣了一会儿才找回话头:“我自——我对你和宝珠并无偏袒,谁知你如此善妒,竟然偷走我送给宝珠的生辰礼物,还与人私定终身,将宝珠之物作为你们的定情信物。”

  他猛地一拍桌子:“你这是存心要坏她名节,其心可诛啊!”

  舒凫:“……”

  哇塞,好一出贼喊捉贼。

  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给他们鼓鼓掌。

  按照原著情节,接下来姜若水就该指天发誓,楚箫顺势提出“家法处置”,让姜若水受三道重刑,如果受刑之后仍不改口,就相信她的清白。

  而楚箫的用意,自然是让姜若水成为废人,再也不能嫁入齐家。

  果然,只听楚箫痛心疾首道:“姜若水,如果你不能自证清白,姜家就留不得你了!若你有心自证,那我也有一个办法……”

  舒凫:“哦,那就不留了呗。”

  楚箫:“既然你有心,那就前去受刑——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不留了。”

  舒凫依然噙着一点宽容大度的微笑,耐心地重复道,“你们一看见我就嫌碍眼,我一看见你们就犯恶心,干嘛还扎堆凑一块儿?别了吧,都挺累的。不如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也省得我户口……对不起,族谱上还要挂着一堆极品亲戚,都不好意思跟人介绍。”

  说完,她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她想了想觉得不大解气,对不起自己那些年吃过的翔,于是又一阵风似的转回来,在姜宝珠面前站定,笑吟吟地打量着这朵温婉小白莲。

  姜宝珠被她笑得背后发毛:“姐姐,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

  舒凫含笑不语,一脸慈爱地伸手抚过少女头顶——然后她突然发力,一手抓住她发髻,猛地向后一拉,另一手照准她娇嫩的面颊狠狠抽了过去。

  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姜宝珠被抽成了一只花枝招展的陀螺,滴溜溜旋转半圈后扑倒在地,和她妈扑街的位置一模一样。

  “你、你你你……”

  姜宝珠整个人都被打懵了,捂着脸不敢相信:“你打我?!你居然——”

  “对啊,打的就是你。”

  舒凫一本正经地点头,“**打我**女儿,我就替我妈打你**女儿。一点问题都没有,对不对?”

  然后她一闪身躲过愤怒的楚箫,撇下震惊的姜浩然,笑着冲他们说了声“再见”,这一次是真的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姜若水的记忆已经没入她脑海,她知道她的房间在哪里,那里还留着她亡母的遗物。

  舒凫的目标非常明确,她要以最快的速度收拾行李,然后离开姜家。

  这一走,她就再也不打算回来了。

  ——修仙文,这可是修仙文啊!

  ——人都能上天了,连几尺高的院墙都翻不出去,还要困在里头斗来斗去,那还修个锤子的仙,求个锤子的道啊???

  ——想跟我宅斗,斗你老母啊!!!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闪婚萌妻她超甜

闪婚萌妻她超甜

豪门总裁

阅读
百世情劫天命女

百世情劫天命女

婚恋生活

阅读
重回九零:傻子老公宠娇妻

重回九零:傻子老公宠娇妻

穿越重生

阅读
爱你朝朝暮暮

爱你朝朝暮暮

豪门总裁

阅读
千金甜妻宠翻天

千金甜妻宠翻天

豪门总裁

阅读
有情人终成陌路

有情人终成陌路

豪门总裁

阅读
一等龙婿

一等龙婿

都市娱乐

阅读
盖世战神

盖世战神

都市娱乐

阅读
神医赘婿

神医赘婿

都市娱乐

阅读
一号战尊

一号战尊

豪门总裁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