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折尽温柔

折尽温柔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温锦柔,徐诣

小说简介:

  外界皆知,锦柔是徐诣出差带回来的姑娘,因为一张脸实在漂亮,从此成为他的个人私有物。她温柔贤惠,进退有度,从来不争不抢,徐诣对此格外满意。合作商的生日晚会上,有八卦者蓄意提起:“徐总准备什么时候娶温小姐?”徐诣笑容玩味,未置一语。没过多久,俩人突然分道扬镳,锦柔消失在俞城。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折尽温柔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温锦柔不就是靠脸?徐总迟早把她甩了!”

  这句话由远及近传来时,温锦柔正站在洗手间镜子前涂口红,神态平静。

  姑娘纤细素白的手指握着口红在唇上轻轻带过一道弧度,饱满的唇瞬时变得娇艳欲滴。

  对话的两名女员工走进洗手间,看到里面的人,面色立即变得格外复杂尴尬,“……温小姐,早……早啊……”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她们刚才的对话,两名员工心中直打鼓。

  温锦柔收起口红,拿过包转身,眼神轻轻落在两名员工身上。

  她瞳眸清澈,眸底宛似有一汪皎白月色,天生带着几分楚楚动人的意味。

  眉目如画,明眸善睐,相貌极其精致,像是江南水乡最温婉的姑娘,叫人看一眼便忍不住想要呵护。

  无论看过这张脸多少次,见过温锦柔的人还是会惊艳,也难怪她会靠脸得到徐诣的关注。

  温锦柔轻轻抿唇:“早。”

  与往常无异,依旧温软得没有一丝脾气,完全就是徐诣娇养着的一只金丝雀,除了会讨好男人其他一无是处。

  职场如战场,俩女员工虽然面色没什么变化,心中却有些讥讽,什么都没有的平凡姑娘跟着有钱人就是这个下场,随便被谁踩一脚都不敢反驳,说白了就是窝囊。

  温锦柔打量着俩人神色,不动声色地加深笑容:“我先去徐总办公室。”

  俩女员工赶紧点点头,把路让出来,看着她背影走远,俩员工啐了一声:“呸!狐狸精!”

  “就是!”

  “走着瞧吧,以色侍人,终究不会长久。”

  **

  温锦柔在乘胜集团有许多特权,徐诣特许她可以随时出入公司。

  她没有工作,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随时跟在徐诣身边,做他的跟随者。

  毕竟谁都知道温锦柔是徐诣出差时带回来的平凡小妹,没学历没知识,就一张脸,能指望她有什么工作能力?

  只要有这张漂亮的脸蛋,能陪徐总纵情便够了。

  当然,这明目张胆的“偏爱”惹来众人妒忌,公司上下大部分女员工将温锦柔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每天虔诚的许愿,希望徐诣能够快点玩腻她。

  可半年过去,温锦柔的地位依然屹立不倒,甚至于,徐诣还越来越纵容她了。

  不少女员工敢怒不敢言,毕竟徐诣在俞城商圈的地位不同凡响,他的人,大家哪怕再怎么讨厌,也得表面装和睦。

  温锦柔走进办公大厅,如往常一般接受着同事们暗藏鄙夷的注目礼。

  推开总裁办公室门,入目是十几名特助站在徐诣办公桌前,已挡住视线,她看不到徐诣什么表情,但氛围并不好,特助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紧绷,温锦柔习以为常,安静的走进办公室。

  徐诣在公司的时候,温锦柔每天只负责为他端茶递水煮咖啡,除此之外,她的作用仿佛只剩下那层不言而喻的关系。

  而现在,温锦柔便正在给徐诣泡咖啡,这种事她做得勤勤恳恳,平时和徐诣住在一起时也格外贤惠温柔,这份难得的懂分寸让徐诣很满意。

  缓慢的搅拌着咖啡,温锦柔听见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传来:“重做。”

  徐诣的挑剔,温锦柔也同样习以为常。

  无论多么好的策划案,他总能精准的挑出刺,并且打回重做,他要的从来都是最完美的。

  这让温锦柔想起他们的其中一次见面。

  上一次的她只是个送外卖的小姑娘,因为着急给买家送吃的,在酒店里不小心撞进他怀中,抬头时的惊鸿一眼,徐诣对她有了兴趣。

  这是这段纠葛的开始。

  后来俩人有过一次鱼水之欢,睡醒后天各一方就罢了,可徐诣却蚀骨入了髓。

  他也不止一次的说过,第一眼就对她很满意。

  徐诣做事向来肆意妄为,之后把她带了回来,随时带在身边,表面上他们有恋爱关系,实际上谁都知道,他并不把她放在心上,所以是个人都能瞧不起她,而他只会在某些时候无度的索取。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但,真的是默契吗?

  并不是,她只是太无聊,来陪他玩一场游戏罢了。

  温锦柔眯着眼无声地一笑,用手指摸了摸咖啡杯,已经温了下来。

  办公室里早已安静下来。

  徐诣盯着温锦柔侧脸看了大约几分钟,原本深邃的瞳孔愈发的幽深莫测。

  男人的视线一寸一寸移动,缓慢地描摹着她的曼妙曲线。

  温锦柔十分的从容,徐诣对她有多么着迷,这一点只有她最清楚。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徐诣是不是已经快爱上她了?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会被否定,她同样也知道这狗男人有多么薄情冷性,时刻都能翻脸无情,距离她的目标,还远着。

  温锦柔端着咖啡转身,撞入徐诣幽深灼热的眸子,愣了一下,恰到好处地羞赧躲开视线。

  徐诣眼神中的灼热非但没有冷却,反而更添几分热度,嗓音微哑:“过来。”

  温锦柔乖乖走过去。

  徐诣矜贵沉稳地坐在办公椅上,看了她两秒,拍自己的腿:“坐过来。”

  她抿唇笑了笑,没有犹豫,乖乖地坐在他腿上,伸手搂住他颈弯,却害羞得不敢抬头看男人。

  徐诣搂住她腰,微倾身吻她的耳垂,每说一个字,声线便愈发的低沉沙哑:“怎么不多睡会儿,来公司做什么?”

  温锦柔脸有些红,嗓音更低了,似乎是不好意思:“……我来公司,是因为想你。”

  她嗓音婉约温柔,撒娇的意味很明显。

  徐诣低低地笑了一声,轻刮她鼻尖。

  说着想他的姑娘,却害羞得不敢看他一眼,被他逗一下,便逃避似的躲进他怀中。

  徐诣微牵起唇,没有把人推开。

  俩人朝夕相处已经半年多,她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可奇怪的是,徐诣却分毫不腻。

  “吃东西了么?”他问。

  温锦柔点点头,把咖啡推到他面前:“你喝。”

  男人眼带笑意地睨了一眼咖啡,端起来喝一口。

  “怎么样?”

  徐诣:“不错。”

  他将咖啡端开,抬起她下巴仔细打量,视线落在她嫣红的双唇上,问话有些漫不经心:“刚刚看你进来时,似乎有些不开心。”

  温锦柔摇摇头。

  徐诣微挑眉,指腹轻柔地摩挲她下巴处的肌肤:“真的?”

  温锦柔看着他问:“如果我不开心,你会怎么做?”

  他笑着将手放开,有些薄凉地道:“是我给的不够多?”

  温锦柔垂下眼睫,缓慢的摇头。

  徐诣看了她半响,有些敷衍地摸摸她头发:“好了,我要出去应酬,你先回家,晚上见。”

  晚上见的意思很明显,她明白。

  狗男人不愧是狗男人。

  徐诣离开公司后,温锦柔倒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

  徐诣有权有势,既狠厉又薄情,在和她的一夜后,他仿佛完全不能忍受她离开他的视线超过三天,竟然破天荒的让她做他女朋友,而经常陪同他呆在公司,也是徐诣的意思。

  他从来不管任何人的闲言碎语,也并不在乎员工们怎么看待温锦柔。

  温锦柔看向桌上的咖啡,她刚才有注意到徐诣喝完这杯咖啡时,微微蹙了蹙眉。

  她端起来喝了一口,发觉甜得腻人,自个儿也皱起眉。

  她给徐诣泡了半年的咖啡,从来没有尝过一口。

  当然,从前在温家的时候,她是从没做过这些的,所以也并不知道原来自己泡咖啡这么难喝。

  可是半年了,徐诣每天都喝,他这么挑剔的人是怎么忍下去的?

  温锦柔闭上眼轻哂,还能因为什么,不就是想在其他地方讨回点利润吗?

  **

  车里,杨总助注意到徐总时不时便喝温水润润喉,关心的问了一句:“温小姐今天泡的咖啡是不是太甜了?”

  徐诣闭着眼,低“嗯”了声。

  温锦柔泡咖啡不是过于甜就是过于苦,从来没有哪一次是正常的。

  杨总助每天跟随徐诣处理工作,很早就发现这个细节,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既然温小姐泡不好,您为什么不说出来?”

  徐诣睁开眼,警告地看他一眼,杨总助讪讪地低下头。

  徐诣复又闭上眼:“她用不着什么都做得好。”

  能讨他欢心就够了。

  其他的瑕疵,他可以无视。

  杨总助默默的想,他们徐总不是出了名的完美主义吗,什么时候这么善解人意了?竟然为了不让女朋友难过,硬是喝了这么久的黑暗咖啡。

  不过,杨总助也能看得出来,他们徐总的确对这位人人皆知的灰姑娘温小姐很不同。

  正在想事情,徐诣蓦然问:“最近公司里是不是有人欺负她?”

  杨总助严肃道:“应该不会,温小姐身后不是有您嘛,谁敢这么做?”

  徐诣仍旧闭着眼,似乎也不太上心,随意的吩咐:“查查,有人欺负她的话。”

  这时车到目的地,车门被饭店外的服务员拉开,徐诣下车,干净得毫无尘埃的皮鞋踩地,弯腰从车里下来。

  总助立即问:“徐总,如果有人欺负温小姐,怎么做?”

  扣好西服纽扣,男人吐字没什么情绪:“解雇。”

  走进应酬的饭店,进入华贵包厢,里面的几位合作商已经在等候了,见到徐诣纷纷起身握手。

  酒桌上难免有人贪杯,喝醉了的一名合作商胆大开口:“徐总身边的大美人温锦柔我们可是久仰大名很久了,正好下周我太太生日,不如徐总带出来让我们认识认识?”

  徐诣唇角笑意加深,轻晃着杯中的威士忌没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说话的人,只是这笑容有些瘆人。

  熟悉徐诣脾气的杨总助已经看出老板的不悦。

  徐诣对于温锦柔的态度,杨总助一向都看不透,说他喜欢温小姐吧,可也没有表现得多么在乎,甚至有些高高在上的冷淡。

  可要说不在乎,却是记得温小姐的生日和她的一些小习惯,经常会花心思送礼物,甚至明里暗里护着她。

  杨总助作为一个合格的总助,正准备找个说辞为老板挡下,那喝醉酒的赵总再次笑着调侃:“徐总该不会是舍不得吧?我听说你自从有了这小美人后,便一直金屋藏娇,从来不会带她参加任何宴会,是不是怕大家对她居心不良?”

  徐诣笑着将杯中的酒一口吞下,嗓音混着酒气,有些沙哑懒倦:“哪儿的话,一个女人罢了。”

  赵总拍手称快:“好!这才是真男人,我就特别瞧不起哪种唯唯诺诺的舔狗型男人,你说咱们有权有势,干嘛舔女人?不行咱就换啊,美女多得是!”

  他说着便端起酒杯要和徐诣碰杯。

  徐诣唇角一直勾着,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可周围几个老总却从徐诣幽深莫测的眼神中看出来,他不高兴,并且是很不高兴。

  大概这次合作后不久,这个赵总就会倒霉,他们可不敢跟着乱讲,默默的放下酒杯不掺和。

  **

  酒局散场,徐诣坐上车。

  杨总助问:“徐总,去哪里?”

  徐诣伸手拉松领带,将西服纽扣松开,“去丽阳别墅。”

  这是他给温锦柔买的房子,也是他在俞城时常会去的地方。杨总助并不意外,点了点头,把车开走。

  温锦柔早已从公司回家,徐诣既然说他会到,是一定会来的。

  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时,徐诣已经回来。

  男人坐在沙发暗处一角,双腿交叠,矜贵英挺的脸上带着点儿冷气,眼神沉沉地看过来,叫人心口发闷,很少有人不会对这样的男人产生畏惧心。

  温锦柔笑得温婉:“你回来了。”

  “嗯。”他带着点冷郁的眉眼似乎有所融化,“过来坐。”

  她穿着浴袍,头发还半湿着,乖巧走到他身边坐下。

  徐诣将交叠的腿分开,眼神看着她。

  温锦柔轻轻咬了咬唇,重新坐到他怀里。

  然而刚坐下,便被男人捏住下巴,他有些重的吻下来,没有温柔可言。

  徐诣一向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惦记着,温锦柔更是不行。

  温锦柔微微蹙眉,心中不喜欢他这样的对待,可想到自己的计划,倒也没有推开。

  她温柔地回应,纤细的手环上男人的腰,慢慢的拍着他背脊安抚。

  她当然能看出徐诣在宣泄着什么。

  徐诣睁开眼,看进姑娘清澈的眼眸,她似乎是被他咬疼了,眼中有一层浅浅的水雾,但却不吭声,任他采撷。

  他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歉意,眉头蹙了一下,很快便将这心绪挥散。

  徐诣退开点距离,指腹按压在她唇瓣上,轻轻揉搓了一下:“疼?”

  温锦柔乖乖地摇头:“不疼。”

  他笑,安慰地亲亲她唇角:“疼就说。”

  温锦柔窝在男人怀中,柔声问:“我喊疼的话,阿诣会心疼我吗?”

  徐诣微怔,把玩着她发丝,漫不经心的开口:“说什么傻话。”

  当然是。

  不会心疼。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穿进超虐文做高甜女主

穿进超虐文做高甜女主

穿越重生

阅读
心动延迟

心动延迟

现代言情

阅读
七零旺家白富美

七零旺家白富美

穿越重生

阅读
山河枕

山河枕

古代言情

阅读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玄幻仙侠

阅读
乔装未遂

乔装未遂

豪门总裁

阅读
重生她有皇位要继承

重生她有皇位要继承

穿越重生

阅读
狂傲枭少

狂傲枭少

都市娱乐

阅读
超级首富之子

超级首富之子

都市娱乐

阅读
异蛊传说

异蛊传说

都市娱乐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