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秦医生是怎么哄我开心的

秦医生是怎么哄我开心的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沈秋秋,秦慕简

小说简介:

  沈秋秋失忆了,她只记得自己是个孤儿,从小被亲生父母扔在医院。十八岁这年,治好她的院长爷爷带她回了家。他严肃地交代孙子:“秋秋的身体不好,你们都得哄着她。”大哥沈一知成熟稳重负责管理家业,“需要什么哥哥给你买买买。”二哥沈雁来男团队长耀眼夺目,“哥哥的资源都是你的!”沈家的哥哥对她都很宠,唯独“三哥”秦慕简清冷强势,“秋秋,你该吃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秦医生是怎么哄我开心的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秋秋,睡的好吗?”

  沈秋秋睁开了眼睛,她是被林护士推门的声音吵醒。

  林护士拿着记录本大步走了进来,看了她一眼,刷刷记了几笔,又径直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夏日的阳光尽数倾斜了进来。

  尽管还是早晨,那金黄色的光线也格外的耀眼。

  沈秋秋捂了捂没法适应光线的眼睛,叫了声:“林护士……”

  等她朝自己看了过来,沈秋秋才弱弱又说:“我头有点晕……”

  林护士快步走到近前,伸手触了触她的额头,噗嗤一笑,“秋秋,不要装病,这里可是医院哦。”

  沈秋秋窘迫极了。

  她抓紧自己的小被子,咬白了嘴唇,下了很大的决心,央求:“林护士,我今天能不能不让秦医生给我心理治疗啊?”

  林护士低头看着她的眼睛:“秋秋,咱们是大人了,说好的要配合医生的工作!”

  沈秋秋被她看得不好意思,别扭地别过了眼,撅了撅嘴,“好吧!”

  话语里尽显委屈。

  八点整。

  沈秋秋洗漱完毕,换上了干净的病号服。

  八点十分。

  沈秋秋去了医院食堂,早餐是一晚小米粥和一个香菇菜包。

  她趁食堂阿姨不注意,挑出了小米粥里的红枣和菜包里的香菇,偷偷**在了盘子底。

  八点半。

  沈秋秋到了秦医生的办公室门口,鼓足了勇气,敲响房门。

  “进——”

  门里响起了秦医生短促有力的声音。

  沈秋秋苦着脸推门,看见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挺拔背影。

  在这医院里,能把清冷的白大褂穿出马褂感的只有秦医生了。

  秦医生的个子高,长得帅,亮晶晶的眼睛像宝石一样,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很迷人。

  二楼的小曹护士说,那天,她和秦医生在走廊上相遇,远远地看着他迈着大长腿走来,仿佛置身于米兰时装周。

  就连沈秋秋也不得不承认,秦医生穿白大褂的样子,确实比二楼的黄医生好看太多了。

  可她还是喜欢黄医生更多一点,尽管他大腹便便,挺着肚子的样子,像是怀孕八个月。

  因为黄医生只会笑嘻嘻地拿着乱七八糟的仪器,测一测她的脑电波。

  而秦医生就比较吓人了,他想要窥探她的心。

  每个人的心都是一座城堡。

  沈秋秋想要保卫自己。

  从窗户照进来的太阳光有点刺眼睛,沈秋秋眨了又眨,发现秦医生的身上环绕着许多彩色的光圈,仿佛钻石一样亮晶晶。

  可钻石是没有温度的。

  秦医生笑的时候,也是没有温度的。

  别人都夸他彬彬有礼,在沈秋秋的眼里那种有礼分明带着心理医生特有的分寸感。

  白色的大褂转了身。

  沈秋秋瞬间就换上了讨好的笑容,“秦医生,你吃早饭了吗?我专门从食堂给你带了只大肉包。”

  一个硕大的包子在秦慕简的眼前晃悠了几下,大葱混合着大肉的油腻味道扑鼻而来。

  他冷淡地说:“我吃过了!”

  “啊!”沈秋秋失落地将“贿赂”放了下来。

  她吃的很饱了,实在是塞不下这么大一个肉包。

  扔了?

  她看了看脚边的**桶,心里觉得很可惜。

  院长**心好,给她免费治病,还免费提供三餐,她要是浪费粮食的话,也太不像话了。

  沈秋秋将包子搁在了秦医生办公桌的桌角,预备着一会儿带走。

  秦慕简抬眸看了看她。

  沈秋秋赶紧又拿起,可桌角赫然一个大油印儿。

  秦慕简低头看了眼腕表,“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吃完了进来。”

  沈秋秋撅着嘴出去,大肉的包子实在是太腻歪了。

  她眼眶都噎红了,一口包子堵在心口下不去,她猛捶了自己几下。

  沈秋秋打着嗝,二次推门。

  她噎得难受,不想跟秦医生说话,于是不等他开口,自己躺到了里头那张她很不喜欢的按摩椅上去。

  秦慕简拿着本书进来,坐在按摩椅的旁边,调好了最轻柔的按摩力度。

  “沈秋秋,你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吗?”

  沈秋秋憋了口气,快速地点头,但她的眼睛不自主地飘来飘去。

  “那你相信我吗?”

  秦医生的声音很低沉,特别像苗寨的某种蛊,沈秋秋不由自主又点了点头。

  “好,那我们开始……八月二十一,晴……”秦慕简按下了手边的录音笔后,翻开了书本的第一页,开始念:“苏菲放学回家了,有一段路她和乔安同行……”

  “嗝!”

  不太和谐的打嗝声音打断了他。

  秦慕简抬头看了看她,继续:“她们谈着有关机器人的问题……”

  “嗝!”

  又是一声。

  秦慕简“啪”一声,合上了书。

  沈秋秋并不敢正眼看他,只用余光瞥了瞥他脸上的表情——严峻。

  医生脸上的严峻只分为两种:一,“你的病情又加重”的严峻;二,“你又欠医院钱”的严峻。

  沈秋秋想,秦医生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自己属于后一种。

  沈秋秋是个孤儿,从小就被亲生父母扔在了医院里。

  她是在这个医院长大的。

  但是小时候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

  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欠了医院很多钱。

  院长**对她很好,从来不会催费。

  沈秋秋抿紧了嘴巴,赶紧又憋了口气。

  一声嗝还来不及嗝出,就憋回了胸腔里。

  她稍微松了口气,以为好了的,谁知道,又“嗝”的一声,比先前的声音更大了。

  沈秋秋继续憋气,这一次不敢大意,直憋的脸红脖子粗,差点要背过气。

  这时,秦慕简终于又翻开了书,接着往下读。

  “乔安认为人的脑子就像一部很先进的电脑……”

  沈秋秋闭着眼睛,双眼暂时不能视物,其他的感官就越发敏锐起来。

  秦医生的声线真的很好听,字正腔圆。

  听人说,秦医生跟病人谈话的时候,身上会带一个分贝器,他会把自己说话的声音控制在60到65分贝之间,像低沉舒缓的午间广播,不疾不徐,与人娓娓道来。

  沈秋秋还听说,秦医生很厉害,一家子都是做医生的,家族里有很多医学界的泰斗人物。

  来秦医生这儿做心理治疗的人有很多,没人像她这样,一次两次都进不了催眠状态。

  催眠,实在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试想,你睡着的时候,有一个人居高临下从各个角度窥探着你……

  她的指甲,下意识抠紧了手心。

  沈秋秋躺在按摩椅上一动不动很久了。

  秦慕简又读了一页才轻轻抬头,想确定她是否进入睡眠状态。

  他对这次的催眠其实并没有多大信心,沈秋秋对他的排斥没有彻底消除,催眠治疗就不会有大的进展。

  沈秋秋的双眼紧闭,又长又卷的睫毛,像个洋娃娃。

  秦慕简紧盯着她瓷白的脸颊,声音比之先前还要轻缓许多,试探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沈秋秋的眼睫颤了颤,“沈秋秋。”

  “你知道你名字的含义吗?”

  沈秋秋迟疑了片刻,“我是…立秋那天…被父母…遗弃在医院的。”

  “沈秋秋,心理治疗结束了。”

  沈秋秋睁开了一只眼睛,无辜地瞪着秦慕简,她的大脑飞速运转,反思自己……到底哪里装的不像。

  秦医生温柔又疏离的声音响起,“沈秋秋,你可以回病房了。”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沈秋秋小心翼翼地下了按摩床,兔子一样从秦医生的办公桌前窜了出去。

  林护士倚在敞开的办公室门边,象征性地敲了敲,“秦医生!”

  秦慕简从一桌子的文献里抬起了头,等她继续。

  “秦医生,”林护士叹了口气,“院长有请。”

  沈秋秋离开了秦医生的办公室,在医院里瞎晃荡。

  她在花园的走廊上,逗了逗赵大爷的八哥儿,教那只傻鸟叫“秋秋”,傻鸟在笼子里跳来跳去,就是不搭理她。

  她弃了傻鸟,又去了人工湖边,掏出了藏在口袋里的剩包子,喂了会儿锦鲤。

  那些鱼肥的很,成群结队地游来游去。

  一圈儿晃荡完,沈秋秋才兔子一样溜回了病房。

  时间刚刚好,沈秋秋跳上了病床,秦医生查房的时间到了。

  踏踏的皮鞋声节奏分明,越来越近。

  沈秋秋面朝门半眯着眼睛,先是看见了白大褂的一角,紧跟着一条笔直的大腿迈了进来。

  她知道,再往上一定是秦医生轮廓清晰的脸,还有那双如漆似墨、仿佛能洞察到她想什么的眼睛。

  沈秋秋心慌不已,赶紧闭紧了眼。

  “秋秋睡着了啊?”林护士轻声询问。

  沈秋秋屏住了呼吸,不回应。

  这时,秦医生温柔又性冷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沈秋秋,你可以出院了。”

  沈秋秋一翻身坐了起来,“真的?”

  秦医生默不作声地看了看她,转身出去。

  一旁的林护士朝她眨了眨眼睛,“是的哦,秦医生可从来都不会骗人。”

  沈秋秋又直挺挺地趟了下去,她满脑子都是一个问题:我该去哪儿啊?

  她要是再小个几岁,还能去福利院。

  可她马上就十八岁了,福利院还能接收她吗?

  租房子的话,她身上没有几块钱。

  真不是她要赖在医院,只是太突然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沈秋秋快急哭的时候,林护士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胳膊,“秋秋啊,快点,院长的车已经在楼下了。”

  “嗯?”沈秋秋不解地看定了她。

  林护士笑了笑:“秋秋,院长要接你回家住哦!”

  沈秋秋愣了,好半天才吐出一句:“院长**可真是好心。”就因为她也姓沈,所以就对她百般照拂?

  沈秋秋的东西不多,除了病号服,可以外出穿的常服只有一套。

  个人的用品零零散散,一个小书包就装完了。

  她抱着自己的小被子出了病房,走到秦医生的办公室门口,犹豫了片刻,她想要不要进去跟秦医生道个别啊?

  还是别了吧!

  秦医生一定不喜欢自己,她真的不是藐视他的专业,而是……她只是脑子里长了个碍事的东西,又不是精神有问题。

  沈秋秋借了护士姐姐的纸和笔,一笔一划地写:“秦医生,再也不见了!”

  想了想,她又在字的下头,画了一个得意的笑脸,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沈秋秋出了医院大楼,院长**的黑色汽车果然等在那里。

  她上了汽车,司机大叔回头看着她笑,“坐好了!”他转动了方向盘。

  熟悉的走廊、假山、人工湖,很快被汽车甩出了她的世界。

  沈秋秋慌张地攥紧了手心。

  院长**的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还有院长**的家人……求**保佑,他们千万不要和秦医生一样,不笑的时候是张严峻脸!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报告!薄先生又吃醋了

报告!薄先生又吃醋了

现代言情

阅读
神医凰后:帝尊,请赐教

神医凰后:帝尊,请赐教

古代言情

阅读
宠你一世又何妨

宠你一世又何妨

豪门总裁

阅读
龙先生,别那么骄傲

龙先生,别那么骄傲

豪门总裁

阅读
都市纵横

都市纵横

都市娱乐

阅读
日久生情:爱你,一错到底

日久生情:爱你,一错到底

现代言情

阅读
重生之我为王

重生之我为王

都市娱乐

阅读
都市巅峰战神(苏轩肖雅)

都市巅峰战神(苏轩肖雅)

都市娱乐

阅读
男人三十

男人三十

都市娱乐

阅读
装傻王爷俏医妃

装傻王爷俏医妃

穿越重生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