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被豪门老公离婚后我继承首富遗产了

被豪门老公离婚后我继承首富遗产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沈珺、商祁

小说简介:

  嫁入豪门的沈珺被大佬商祁扫地出门了。全网欢呼,谁都来踩一脚,公司面临倒闭,全网抵制,负债千万。同时,她获得了【天降首富爹】金手指和【系统】。非洲首富爹遗嘱:关闭你的公司,就能继承七千亿遗产。沈珺没所谓,反正要倒闭了。系统:“帮助被家人抛弃的爷爷出道,任务成功奖励1000万,放弃任务立即死亡。”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被豪门老公离婚后我继承首富遗产了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不是沈珺?她怎么还敢来这里?这里哪个品牌是她能消费得起的?”

  “沈珺怎么会消费不起,你们开什么玩笑?”

  “她已经不是昔日豪门阔太,也不是商祁的小金丝雀了。你没看网上新闻?她被那位京圈顶级豪门的大佬,扫地出门了,负债几千万。”

  “媒体拍到她从商家离开的时候,不仅没带走一件儿行李,狼狈地连双鞋都没穿走。”

  “还有。现在的有钱人,都巨聪明,婚前协议安排得明明白白。她离婚没分到一分钱,还去跟姐妹借钱。奈何人家跟她是塑料花姐妹,一分钱没给她借。”

  明城商场内,空调适宜,凉爽宜人。

  几位娱乐圈演员来商场购物,老远就看见站在爱马仕门口的沈珺,忍不住嘲了几句。

  她穿浅色白裙,脚踩着一双随意的帆布鞋,素颜寡淡,俨然没有往日豪门金丝雀的精致感。

  往昔沈珺出门,哪次不是一身名牌,挎着限量包,戴着老公拍回来的高昂珠宝,身后跟着小助理和保镖?

  再看当下的沈珺,全身上下行头加起来都不到一百块,素面朝天,神仙颜值也经不住这么寒掺。

  太惨了。

  一群坐在爱马仕休息区的小演员,一边嘲讽沈珺,一边去吹捧正在翻杂志的向怡。

  “所以说啊,男人靠不住。金丝雀的保鲜期可真不长。向怡姐就不同了,全靠自己本事有了今日财富地位,想要什么买不起?”

  向怡低头继续翻杂志,笑道:“快别这么说,都有难处,人家嫁豪门,也是本事。”

  另一位也道:“沈珺一屁股债,商家那边也一直没开口,这钱她要怎么还?跳楼自杀?一了百了?”

  为了奉承向怡,这些人无所不用其极,嘴脸也挺难看。

  “我说她是活该,当初她绑着向怡姐不给解约,害得向怡姐被耽搁一年。好在向怡姐有实力,单飞后火起来了。”

  “当初沈珺仗着嫁入豪门,嚣张跋扈那样子,简直恶心。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她活该。”

  ……

  沈珺站在低头玩手机,站在门口等去买喜茶的助理魏洁。

  她身高164,原本就瘦,半月暴瘦七斤,更显羸弱。

  沈珺皮肤很白,有点异域风情的长相,五官深邃到恰到好处,从眉眼到鼻唇,都透着我见犹怜的风情。

  也怪不得商祁会喜欢她,这长相女人看了都喜欢。

  路人看见沈珺,也都纷纷侧目,毕竟是最近被全网黑的金丝雀,即便落魄颜值也能打。

  她如今是负债几千万,公司面临倒闭,被全网嘲笑,谁都敢来踩一脚的一贫如洗.金丝雀。

  魏洁买完喜茶回来,塞了一杯少冰的给她:“珺姐,你刚醒来,身体还没恢复好,你喝少冰的。”

  沈珺点头,咬住吸管往爱马仕里面走。

  她一进去,刚才讨论她的那几个小明星就开始高\'\'潮了——

  “沈珺进来了?她这是打肿脸充胖子?她怎么敢进来?”

  “这个绿茶*小作精也是绝了,都跟商祁离婚了,还觉得自己是香饽饽?觉得来逛爱马仕就有人给她埋单?”

  沈珺扫了眼店内的包,目光从向怡以及那几个小明星身上掠过,丝毫没做停留,就跟不认识似的。

  有个小明星就不爽了:“她故意的吧?假装不认识我们?”

  沈珺有个娱乐公司,签约了不少艺人。

  就算她不认识她们,也不可能不认识向怡吧?

  除非脑子遭受重创失忆了,否则怎么可能连向怡都忘掉?

  实际上,沈珺还真不记得这些人是谁了。

  沈珺离婚后神隐了半个月,并不是藏起来了,而是重伤昏迷,今早才醒。

  因为脑震荡,海马回受损,她许多事都不记得。

  今早,她醒来的时候,脑子炸开一道声音:

  【欢迎绑定“女配发财”系统,您身处于小说世界中。系统各项功能正在调试,功能启动成功后,将发布任务。】

  【您海马回受损,记忆丢失,您可以简单了解一下小说剧情。由于系统不能及时启动,这边补偿您两千万,请在24小时内全部花光。】

  沈珺好奇花不光会怎办。

  系统:【花不光两千万,惩罚您下身瘫痪哦。】

  沈珺:“……”

  ——我杀系统!

  她闲来无事翻开系统里关于小说世界的内容介绍。

  她是小说《我是绿茶*金丝雀的对照组》里的恶毒女配,一个推动剧情发展的工具人。

  她和女主向怡是从初中到大学的同学。

  作为小说世界里的恶毒女配,她被刻画成最典型的“绿茶*”,不仅有一副娇气的身子,嫁给大佬商祁之后,还作天作地。

  上学时体育课,她总是在旁请病假休息的那一个。

  嫁给身家千亿的豪门大佬商祁之后,多次拍到挂在大佬身上亲亲抱抱。

  被网络暴力,立刻发微博说被气得呕吐,吃不下饭。

  豪门大佬立刻给她撤热搜,全网删除黑她的帖。

  而作为小说世界里的女主向怡,长相被刻画成英气十足那一挂。

  是老年人和同龄人都喜欢的“大气”,是男主和男配都暗恋的“兄弟”,是全网女粉丝跪舔的“老公”。

  总之,有了向怡做对比,矫揉作精沈珺简直成了书迷们最恶心的存在。

  向怡作为女主,拥有汲取他人“幸福”的金手指。

  但她生性善良,从小到大都隐藏着这个秘密,从来没用过这个金手指。

  直到。

  向怡在活动上一次失误,撞倒了沈珺,害得娇弱体质的沈珺流产。

  本来这件事是向怡的错,网友却说她性格本来就大大咧咧,不拘一格。不是故意的。

  网友嘲沈珺非要揪着这件事不放,作精本作,小家子气,不配当豪门阔太。

  甚至还有网友说,沈珺是故意摔倒,嫁祸给向怡。

  原因是向怡跟大佬商祁之前传出绯闻,她要报复。

  原来的沈珺养身体期间看见这些评论,都快气死了。

  合着她这个受害者还成白莲花了?

  她一个豪门阔太,犯得着用自己的孩子去嫁祸一个女演员?

  因为这件事,沈珺公开封杀向怡,对这个善良大方不拘一格的女主进行了全方面打压。

  事业低谷期的向怡,最终决定不再做包子,动用了自己的金手指。

  利用金手指,偷取了沈珺的“幸福光环”。

  把她的“婚姻幸福”转化为了自己在娱乐圈爆红的“流量”。

  因为向怡金手指的干涉,沈珺和商祁离婚了。

  因为前期女主向怡被压迫得很惨,让书迷们觉得憋屈。

  所以当向怡动用金手指后,不仅没人觉得三观不正,还大呼剧情舒爽,过瘾。

  网传被扫地出门的沈珺,净身出户,没分到一分钱,堪称最惨金丝雀。

  按照剧情走向,向怡会因为沈珺“婚姻幸福”的滋养,越来越红。

  沈珺公司破产后受到刺激,会开车去撞向怡,最终害得自己半身不遂,腰以下瘫痪,不得好死。

  …

  了解完以上剧情,沈珺依然没想起一星半点关于曾经的记忆。

  但依照小说剧情,她大概知道如今近况。

  现在的进度应该是向怡已经动用了金手指,偷取了她的“婚姻幸福”。

  拿了她的“婚姻幸福”去作为她爆红流量的“肥料”。

  也就是说,向怡如今爆红,都是因为她的“婚姻幸福”。

  沈珺只觉得这剧情好**,三观不正,为了捧女主向怡,配角降智没人权吗?

  她觉得有没有记忆都不重要,当务之急,是要在一天之内花光两千万。

  否则半身不遂什么的,才是实名惨。

  沈珺本来想拿两千万去给公司还债,可她却接到一个自称为非洲首富的助理电话,说她的非洲首富父亲,已经替她清了公司的债务。

  沈珺通过助理以及网上资料了解到,她是落魄豪门,父母在她高中时去世。

  至于这位在电话里提及的非洲首富父亲,她翻遍小说,也没找到一星半点内容。

  哪儿冒出来的非洲首富父亲?

  感情她还是首富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

  ……

  柜姐邀请沈珺去休息区,并递了一本杂志给她:“沈小姐,杂志里有新款,您可以坐下看,喜欢什么告诉我们就行。”

  即便沈珺被豪门扫地出门了,可她以前好歹在爱马仕消费了数千万。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人家还是只瘦死的金丝雀。

  沈珺坐下翻了几页杂志,看得头疼,又揉了揉肿疼的太阳穴。

  她的举动被其它人看在眼里,就成了矫揉做作,又要作妖的前兆。

  一个小明星说:“商太太。哦不,前商太太,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又想来碰瓷向怡姐啊?”

  有人唱,就有人和:“可别啊,众所周知你被赶出了商家,一贫如洗也要来这里**,谁都能看出来你想做什么。上次你流产就嫁祸向怡姐,怎么着?流产还没流完啊?店里可有监控呢,你别想乱来。”

  向怡发声:“大家少说两句,沈珺没那个意思。”

  沈珺:“?”

  看向帮她说话的女人,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小说里的女主向怡。

  这为了衬托女主“大方善良”狗血台词,让沈珺有点窒息。

  那么作为恶毒女配,她应该干点喜闻乐见的人事儿。

  沈珺手托腮,一副又要晕过去的样子,声音娇弱:“看得我眼花缭乱要吐了,不看了。”

  有人呵呵:“买不起就买不起,装什么装?”

  向怡:“刘婷,少说两句。沈珺最近压力很大,她也有自己的难处。”

  沈珺招手叫来柜姐:“最近是挺穷的,今天就买一只吧。”

  她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白金钻石包就可以了。”

  爱马仕白金钻石包一千多万,柜姐以为她听错了,提醒说:“这款包需要预付配货,全款一千三百万。沈女士,您确定需要吗?”

  沈珺抬眼看她:“这么便宜?”

  便宜?这特么是当金丝雀期间养成的口头禅吗?

  向怡停下手中翻杂志的动作,抬眼去看沈珺。

  只见沈珺揉着太阳穴,闭上眼,气若游丝般感慨说:“这里空间本就逼仄,还呆了一群不知道什么的东西,我愈发喘不上气。”

  几个小明星们:“……”

  靠。白莲*本*。

  你是林妹妹吗?身娇体弱出什么门?

  她们还真不信沈珺能买得起白金钻石包。

  脱离了商家净身出户,她是个屁啊?

  别说买爱马仕,MK都得犹豫的吧?

  几个小演员都不信沈珺能买得起昂贵的白金钻石包。

  娱乐圈和豪门圈相通,沈珺的情况她们一清二楚。

  商家是帝都顶级豪门,家大业大。

  到这种程度,商界内自然有不少厌恶他们的人。

  这些人不敢动商家的人,还不敢动一个被商家扫地出门的金丝雀?

  商家的敌人,把所有憎恨,都转接到了沈珺身上。

  如今沈珺不仅负债几千万,圈内各大公司更是暗地里挤压她,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也因此,沈珺消失了半个月。

  总之,沈珺现在处境非常糟糕。

  沈珺被扫地出门后,圈内那些阔太也都懒得跟她演戏了,个个都撕破脸皮,谁都来踩一脚。

  ……

  沈珺从进门起,就一副大病初愈的娇弱,仿佛喘气都觉得吃力。

  柜姐听她这么说,立刻道:“不如给您换到包间?”

  沈珺呀了一声:“有包间怎么不早说?”

  柜姐职业假笑。

  您刚才也没说要买白金钻石包啊。

  目送沈珺去了包间,小明星开始吐酸水:“我不信她能真买得起。一千多万呢,她真当自己还是商祁的小雀雀?我这就给媒体那边发个消息,看她待会怎么收场。”

  沈珺再出来的时候神清气爽。

  “哎,买了一千万的包,却没有现货,空手而归不太好。”

  她淡淡地扫了一眼向怡等人,转而又跟柜姐说:“这样吧,她们今天问过的包,你给我挑几款。我有强迫症,消费额度给我凑够两千万,多一分不要,少一分也不行,你看着给我凑。”

  这句“看着给我凑”十分耐人寻味。

  沈珺声音不高不低,温柔地恰到好处。

  等沈珺刷了卡,又淡淡瞥了眼向怡等人,对柜姐又说:“你们这里是经常有不知所谓的女人,来你们这里**吗?只喝茶不买包,鼻孔长到头顶。”

  她说话仿佛需要很用力,顿了下,轻声细语又道:“买不起就买不起喽,还假装挑什么款。众所周知演员都很穷的,当下广电限酬,辛辛苦苦几个月拍一部戏,也就我买包的钱吧?”

  助理魏洁也很快反应过来,跟她一唱一和:“是啊。这些小明星没点自知之明,大概是见您身体不好,又想来整蛊您。明明实打实地伤害了您,却又反过来污蔑您是碰瓷。”

  沈珺细长媚眼轻轻上挑,颇具风情:“小魏,这你可就低估人家爱马仕了,人家店里可有监控呢。”

  魏洁点头:“是啊是啊。珺姐您考虑周到。可惜了,上次向小姐故意推到您,让您流产,却没监控。”

  向怡:“……”

  正要辩解,被沈珺打断:“对不起啊向小姐,我们家助理就是这么口没遮拦。这件事的真相讲出来呢,对您的事业发展不太好,我们不该到处说的。”

  向怡:“……”

  敲你吗沈珺,你闭上嘴吧!

  几位被打肿脸的小明星压根不敢再说话,毕竟人家被扫地出门的金丝雀是实打实地刷了两千万买包。

  看沈珺那副*里*气的嘴脸,她们简直都快气死。

  有钱你他妈了不起?

  沈珺低叹一声:“哎,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了不起,打脸路人炮灰都这么枯燥乏味。小魏啊,走吧,还有跑车别墅等着我们买呢。”

  *

  沈珺从商场一出来,就和助理被堵在了门口。

  现场摄像机镁光灯,以及乌七八糟的记者让沈珺头昏脑涨。

  不知道被谁的器材磕了一下,吹弹可破的肌肤瞬间起了一道红印。

  助理魏洁惊呼一声:“珺姐!”

  记者丝毫不管这位娇气小作精是真受伤还是装的,纷纷把话筒往她脸上怼:

  “商太太,哦不,沈小姐,听说你公司负债几千万,为了躲债消失了半个月,这半个月你去哪儿了?是否后悔净身出户?”

  “沈小姐,当初你污蔑向怡让你流产,听闻是你故意碰瓷栽赃陷害,这事儿你可以正面回应吗?”

  “你的公司负债累累,你公司的艺人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未来?是和平解约还是?”

  “听说您已经变卖名下所有房产,还问圈内好友借钱,这事儿是真的假的?”

  面对记者们的诸多提问,又烈日当头,沈珺这幅身子骨是真吃不消。

  她哪儿知道出来花个钱这么累。

  记者们也觉得沈珺太惨了,从前出门哪次不是身后跟着一群保镖?

  别说把话筒怼她脸上了,就是一米之内距离都他们都近不了。

  沈珺毕竟昏迷半个月,身体还没完全恢复。

  被这些人一吵,耳朵“嗡嗡”响。

  早知道花钱这么累,她就直接在淘宝买一套别墅不香吗?

  也就在这时,几辆迈巴赫62S在路边停下。

  一个胡子花白西装革履的黑人,带着一群黑衣保镖,将一群记者拨开,把沈珺解救了出来。

  不仅是记者,连路人都惊呆了。

  这特么是国家首脑来了吗?几辆上千万的车停在路边?上面下来的大人物还都朝着沈珺走去?

  向怡和几个小姐妹也刚好从商场出来,看见这一幕也惊呆。

  这一帮西装革履的黑人,像极了电影里的黑-帮群众。

  “我靠什么情况?沈珺惹上什么大佬债主?”

  “看她刚才花钱那嚣张样,大概是挪用了公款或者在外借了什么钱,拿来打肿脸充胖子吧?还真以为商家会给她擦屁股呢?人家这都追债上门了。”

  记者和路人被保镖围在数米之外,他们压根听不清老黑助理跟沈珺说话。

  老黑助理走到沈珺跟前,低声介绍说:“小姐,我是前几天与您联系的托克。正如电话里所说,先生留了一笔七千亿遗产给您继承,请您跟我上车,我们详谈。”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恰逢时光无情

恰逢时光无情

豪门总裁

阅读
蜜爱糖妻太甜人

蜜爱糖妻太甜人

豪门总裁

阅读
爱你是卑,执着难舍(萧念念,慕晏行)

爱你是卑,执着难舍(萧念念,慕晏行)

现代言情

阅读
爱你是卑,执着难舍

爱你是卑,执着难舍

现代言情

阅读
当皇后成了豪门太太

当皇后成了豪门太太

现代言情

阅读
同桌想跟我谈恋爱

同桌想跟我谈恋爱

现代言情

阅读
春种一颗桃

春种一颗桃

现代言情

阅读
周均言顾颜小说

周均言顾颜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男友是我强睡来的

男友是我强睡来的

现代言情

阅读
南芯何雨小说

南芯何雨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