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裙下之辰

裙下之辰

裙下之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7-02 12:12:28

  陆宴辰是所有人眼中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外表优越,家教良好,沉稳克制—— 直到不良少女傅遥把他睡了。 傅遥家开着小卖部,帘子后面是个小赌场。 父母嗜赌成性,为还赌债差点把她卖到夜店。 原本,她的人生看不到未来。 直到陆宴辰出现,她的生命里终于有了一丝微光。男主富二代学霸,女主穷酸学渣,男女主相互馋对方身子。大概会是一篇小甜文,也许过程微

在线阅读

炎热的暑假过去,迎来了更加酷热的九月三伏天。

这一堂游泳课依旧只上到第三十分钟,老师便让大家自由练习。

傅遥从泳池上来,拿浴巾裹着自己快步走向更衣室,想要提前换好衣服,不然等下下课之前同学们一涌而上,更衣室挤得要命。

体育委员李凯阳一路跟着她,赤着上身,泳裤还在滴水。

李凯阳追傅遥从高一追到高三了,锲而不舍,精神可嘉。

“想喝什么,我去给你买?可乐还是雪碧?”李凯阳屁颠颠的,笑嘻嘻的讨好样子就像只二哈。

傅遥推开更衣室的门,进去之前转过身来,“李凯阳你别这样好吗,都说了我不是你女朋友。”

李凯阳咧开嘴笑,露出一排洁白牙齿,“那我是你男朋友。”

傅遥扫了一眼他黝黑的皮肤,又伸手戳戳他坚硬的胸肌,叹气道:“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说完就往里走,径直坐在了更衣室的长椅上。

下意识抬头到处看,发现走错了,这里不是女更衣室。

刚要站起来,就见李凯阳站在面前张开双臂挡住自己,他气呼呼的问:“那你说清楚,到底喜欢什么类型!”

傅遥心不在焉的撩了撩湿透的长发,轻飘飘看他:“我喜欢富二代,有钱的。”

僵持了几分钟,李凯阳气得转身走人。

傅遥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打算出去,去隔壁女更衣室。可这时候,外面有脚步声近了。

紧随而来的,还有一男一女的声音。

娇滴滴的女孩子声音正说着,“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我也没有到处说你是我男朋友啊,最多、最多就跟身边好姐妹这样说而已。”

哦,温若心啊。

“我不是。”

男声淡淡的,也冷冷的,听着没有任何温度。这是陆宴辰的声音。

“宴辰你知道的,我从小就喜欢你。”

“那是你的事。”

随着二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傅遥也不好这个时候出去撞见,只好躲进了里面的澡堂。

“阿姨让我和你一个班,就是为了让你照顾我的。以后我们要一起出国留学的。”

“那是她的事。”

“宴辰……”

“你确定你要进来吗?”

陆宴辰打发走了哭得梨花带雨的温若心,将门掩上,往里面澡堂走。

躲在挡板后面的傅遥一只手拿手机,一只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生怕漏出点什么声音被陆宴辰发现了。

那边响起水声,陆宴辰准备洗澡了。

虽然偷窥这种事情很不厚道,但傅遥在心里做了一分钟的思想斗争之后,到底还是忍不住偷偷抻出脑袋去看——

陆宴辰将湿掉的上衣挂在一边的栏杆上,开始脱泳裤。

他个子很高,宽肩窄腰,窗外烈日的光线透过玻璃折射在他白皙的皮肤上,裹了一层蜜似的。

泳裤褪下,露出挺翘丰满的臀瓣。

当傅遥感慨一个男人的屁股怎么这么漂亮的时候,他侧过身来。那一瞬间,傅遥不由自主睁大了眼睛。

他侧着身子,仰着头,将头发拨到了脑后,水从花洒喷出来洒落在他身体的每一寸角落。

青春期男孩子细腻的肌肤,凸起的喉结,完美的锁骨,紧窄的腰胯,还有胯间丛林深处的性器……一种禁忌的,纯情的性感。

光线通明,傅遥甚至能看清楚陆宴辰修长大腿间那根**的形状和颜色。

看过不少片子,那些男优的性器大多都是深紫色,或者是紫黑色,但是陆宴辰的不一样。

一个禁欲的,纯洁的漂亮男生,他的器官如同他那张脸一样,干净而美好。傅遥正在脑子里措辞该怎么形容陆宴辰**的颜色,突然一阵歌声吓得她浑身一抖,

“想见你只想见你未来过去我只想见你……”

“有人吗?”

随着陆宴辰一声问,傅遥慌乱中手机摔了出去,她几乎是潜意识的冲过去捡。

“……”

“……”

三分钟后,傅遥和陆宴辰面对面站着。

陆宴辰身上裹着一条浴巾,挡住了自己的下身。

他面红耳赤,却依旧镇定。他蹙唇盯着傅遥,也不知道是在恼怒,还是害臊。

傅遥咳咳两声,试图打破这片平静:“那个,我也不是故意要躲在这里的。”

视线里是陆宴辰胸前粉红的两点,纤细的腰,再往下就是禁忌的部位,傅遥在心里疯狂扇自己耳光,因为她控制不住的好想抱住他摸遍他全身。

直接一点,她好想日他啊。

陆宴辰没吭声,傅遥觉得他不信她说的,甚至以为她就是躲在这里偷看他裸体的变态。

毕竟她不是什么好学生。

刚要开口再替自己辩解两句,陆宴辰偏偏这时候开口了:“你怎么在这里。”

傅遥愣了愣,反应过来,“我要说我走错了,你也不会信我。”

对上他目光,果然,他满眼都是“你看我像要相信你的样子吗”。

“OK,OK。”

傅遥点点头,“那我看都看了,就算是故意偷看又怎么样啊。”

说话间就要解开自己肩头泳装的带子,“大不了我也脱光给你看。”

“滚。”

没等她解开,陆宴辰已经滚字伺候了。

傅遥走的时候还有点意难平,恨那个给她打电话的人,手机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妈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