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压棺人

压棺人

来源:微小宝    主角:林有财

小说简介:

  压棺也叫坐棺,是指死人出殡时需要一个人坐在棺材上一起上山 但不是每个棺材都能坐的,因为好心,我帮人坐了一次棺,却没想到招惹上了.....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压棺人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林老财是我**,也是我师父,是一个专门替人定穴下葬的**先生,我叫林有财,从小跟着**帮人定穴下葬。

  压棺也叫坐棺,是我们这里的一大殡葬习俗,是指出殡时要一个人坐在棺材上一起上山,不过只有当丧者是喜丧时才叫坐棺,因为坐棺和做官谐音,人们认为这样可以沾福泽,一般都由长子长孙来坐,而当丧者是出于意外,凶杀,自杀而死时,那就叫做压棺,压棺不是谁都能压的,搞不好就会出大事。

  初三那年,我就不想读书了,正式接手**的衣钵,也成了一个**先生,人称财小师傅,而我**是财老师傅。

  夏天的一个晚上,有人在我家院子门口喊我和**的名字,我们出门一看,是隔壁大钟村的村长,聊了几句,我们知道生意上门了,大钟村的一个在城里读大学的女学生跳楼死了,要让我们去主持丧事。

  我和**收拾东西,连忙跟着那村长走了,大钟村人口不多,村子中间有个大祠堂,灵堂就布置在那,不过到了灵堂门口,**却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绕着灵堂走了一圈。

  我看见**脸色有些阴沉下来,顿时也是心里咯噔一声,暗道看来情况不简单,果然,**走完一圈,就带着那村长走到了僻静的地方说话去了,走的时候,那村长还是满脸的心虚。

  他们聊了几分钟,**背着手走了过来,让我进去开始干活,我连忙问**怎么了。

  财子,明天要是他们让你压棺,你别去,**回头对我说了一句。

  我有些意外,压棺这事我不是第一次做了,这次怎么就不能压了,所以我连忙问**为什么。

  **加重了语气说:让你别去你就别去,这次你压不住。

  说完**就走了,让我满头雾水,这次的事情到底有多厉害啊,连我都压不住。

  进了灵堂,里面的人已经忙开了,丧主(死者的父母子女)正跪在棺材边上嚎啕大哭,哭得很伤心。

  这样的场景我已经看怪不怪了,我只顾着自己的事情,从包里拿出一个油灯来在棺材底下点上,这就是长明灯了。

  点灯的时候,我不小心碰到了棺材,伸手一看,手上黑漆漆的竟然有墨水,顿时让我吃了一惊,低头头仔细看,才看见漆黑的棺材上竟然画满了墨斗线。

  我开始头大起来,用棺材的规矩大家都知道,喜丧的人用红棺材,自杀,意外,凶杀等人用黑棺材,未婚未成年的人则用白棺材,这女学生没结婚却用上了黑棺材本身已经违制了,可再画上墨斗线,那就有些可怕了,要知道墨斗线可是用来防止尸变的。

  我连忙站起来去看棺材里的丧者,宽大的寿衣把她的身躯掩盖得严严实实的,看不出什么来,只不过脸上有些惨不忍睹,也不知道化妆师是怎么搞的,粉扑得那么多,都看不见神色了,白扑扑的一片。

  凝神看了一眼丧者,我打了个寒颤,因为我感觉那丧者好像跟我对视一样,我再也忍不住了,先是让人找了个毛巾盖在她脸上,然后连忙找到了**,把墨斗线的事情告诉了**,让**赶紧走人算了。

  可**却比了一个手势,说:走不了,我收了他们这个钱。

  听完我就气得够呛,**什么时候这么爱财了,这么凶的事情,再多钱也做不来啊,可**不走,我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

  留下来是留下来了,可我却没多少心思做事了,因为我很怕做着做着,棺材里突然诈尸了,那我就惨了。

  还好灵堂里人手很多,大部分事情都不用我们亲力亲为,农村里红白事都是检验一家人道德口碑的时候,口碑越好的人家碰到了这样的事情来帮忙的人就越多,而且做事尽心尽力,要是口碑不好的,来的人数另说,做事也没那么尽心。

  晚上的时候,我留下给丧者守灵,这个规矩是这几年才有的,因为现在的年轻人把老一辈的规矩都丢光了,什么都不懂,有时候甚至连添香火都会忘记,不看着实在是不行,而这家的丧主哭得肝肠寸断,肯定不适合守灵。

  果然,晚上和我一起守灵的都是这丧者的堂兄弟几人,可是他们不是在打牌就是在玩手机,哪还有心思守灵啊,气得我牙痒痒,真想好好的跟他们聊聊工钱的事情。

  不过还好的是晚上并没有出什么事情,天亮之后我去补觉,**开始主持丧事,让丧主的宾客前来吊唁。

  而今天晚上是丧主自己来守灵,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了,我和**一起捧着一本大黄历,配着丧者的生辰八字挑选出殡的吉时,最后定在第二天早上的六点半。

  第二天早上,吉时一到,**张罗着出殡的事情,八个抬棺的壮汉也找来的。

  起棺,出门,随着**一声大吼,八个壮汉一起发力,抬起了棺材就要出门去,可是才走两步,他们就停了下来,八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赶紧让人拿来长凳,又把棺材放下了。

  那村长连忙出来问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出门,口气有些不善,因为以前也发生过抬棺的人串通好了不肯出门想敲诈红包的事情。

  村长,我也是大钟村的人,怎么会做那些缺德冒烟的事情,实在是这棺材轻飘飘的,很吓人啊,一个抬棺的人大叫着,另外几个也立马应和。

  旁边的人听了顿时哗然,这大黑棺材用料很足,再加上丧者,起码两三百斤的重量,怎么会轻飘飘的呢。

  我用眼神问**怎么回事,**却示意我不要多事,我只好闭嘴不说话。

  不过灵堂里却炸开了锅,很多人在议论纷纷,丧主又是个没主意的,一听这事只能一直哭,大钟村几个年轻的后生不信邪,换下了抬棺的人,可是他们一抬,也都脸色大变,连忙放下了棺材。

  那村长年龄大一些,也懂一些规矩,又提出压棺来,可是发生了这么邪门的事情,谁敢来压棺,丧者是个女学生,也没长子长孙来压棺啊。

  那村长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没人敢答应,最后带着丧主找到我,让我去偏厅说话。

  可是一到偏厅丧主就直接跪在了我面前,哭诉道:财小师傅,你行行好,帮一次忙吧,我家钟淼死得冤啊,现在又出不了门,这可怎么办啊。

  丧主大哭,那村长又一边不断的说好话,还一直给我塞红包,让我十分的难为情,虽然我记着**的话,这次不能压,可我偏偏是个耳根子软的,被他们连哭带哄的,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

  那村长做事也是贼,我一答应,他立马出去大声的宣布出来了,这下子让**脸色大变,可又没办法了,我们这行也讲究一个信字,答应了的事情就要做到,**只好狠狠的盯着那村长,让那村长讪讪的低着头,不敢和**对视。

  骑虎难下的我只好穿上了麻衣,坐在了棺材上,随后**再次喊出门上山,门口也响起了鞭炮声。

  抬棺的人再次发力,而偏偏这事情就奇了,这次完全正常,于是一行人抬棺上山。

  出殡上山的途中,只要遇到岔路口或者桥,都要有人撒一把纸钱,放一小串鞭炮,意思是怕丧者回魂的时候迷路,可是当我们遇到第一个岔路口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浑身阴嗖嗖的,好像是坐在了空调底下,不断的有冷风吹来,到现在我已经很后悔了,当时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呢。

  不过还好的是一直到了坟边都没出事,我以为这事就这样完了,可是当棺材放到坟坑里我要起来的时候一股冷风吹来了过来,我感觉到双腿一疼,我竟然抽筋了。

  抽筋了,我的腿动不了了,我的脑子里嗡的一声,都快傻掉了,难道我要和这棺材一起被埋了?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天才古医:王爷快接驾

天才古医:王爷快接驾

穿越重生

阅读
天才双宝:我家妈咪有点甜

天才双宝:我家妈咪有点甜

豪门总裁

阅读
苏南衣云景小说

苏南衣云景小说

穿越重生

阅读
医妃天下:王爷,吃了就要认

医妃天下:王爷,吃了就要认

穿越重生

阅读
从长计议的婚姻

从长计议的婚姻

现代言情

阅读
海边的忏悔

海边的忏悔

现代言情

阅读
成为厨神后我嫁入豪门了

成为厨神后我嫁入豪门了

穿越重生

阅读
明简厉唯衍小说

明简厉唯衍小说

豪门总裁

阅读
人间有白头

人间有白头

现代言情

阅读
殿上欢陛下宠妻无度

殿上欢陛下宠妻无度

穿越重生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