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农门娇长媳

农门娇长媳

来源:麦子云    主角:凌霄,卫谚

小说简介:

这里为大家带来主角是凌霄卫谚的小说《农门娇长媳》精彩完结版阅读,农门娇长媳是作者月荼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阅读。凌霄死了,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她死在了井坑里。 死的如此悲催也就算了,没想到,她竟还穿越到了一个身材肥硕的农村恶妇身上。 相公厌恶,婆婆不喜,邻里视她为老虎。 家徒四壁,地无半亩,日子难过。凌霄只想发家致富,把日子过好。 凌霄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农门娇长媳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凌霄饥肠辘辘,但是无奈这玉米饼子实在是太难吃,所以她硬逼着自己吃了两个,喝了半碗白菜汤就够了。对于她吃了两个玉米饼子就不吃了,冯氏十分意外。要知道,以前她可是吃十个玉米饼子的量。不过冯氏到没说什么,的她而言,凌霄吃得少是好事。一是省了粮食,二是她那么多肉,的确是不该吃太多。

  新月高悬,夜已渐深。

  凌霄躺在虽然铺了褥子,但是却依旧很硬的木床上。因为卫谚厌恶原主,所以自从原主嫁进卫家之后,卫谚就从自己住的卧房搬到了一个由杂物间改成的书房住。

  她看着从窗户纸透进屋的月光,思念着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年事已高,不知道能不能受的住她因公殉职的消息。她是在追**犯的途中,掉入井坑死掉的,所以这应该算得上因公殉职。她五险齐全,爸爸妈妈因为她当**,还给她买了不少的保险。她这一死,应该能赔不少钱,至少爸妈后半生的生活是无忧了。日后,就全看弟弟照顾他们二人了。

  虽然她弟出生的时候,还在搞计划生育,生二胎是要罚款的。但是,爸爸妈妈还是在她六岁的时候要了一个弟弟,不过就是罚了不少钱。因为弟弟的罚款家中欠了不少钱,她们家的日子,一度过的十分拮据。年幼时,她还埋怨过。不过,现在她庆幸爸妈生了个弟弟,不然她们家就变成失独家庭了。

  “哎……”凌霄叹了一口气,想要翻个身。无奈这身上的肉太多,翻个身她都废了好大的劲儿。

  摸着自己肚子上的肉,凌霄想着,一定要将着肉全给减下来才是。不然不好看不说,做什么事情都十分不便。如此想着,凌霄便慢慢的睡着了。

  翌日

  当凌霄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她穿上了月白色的棉布袄子,因为头上好裹着纱布,所以她只是将一头及腰的青丝,编成了一条粗辫子。若是真要在林初柳身上寻一处亮点,那便只有着一头青丝了。她这头发,又黑又亮,还很顺很直,发质相当不错。

  在编发的时候,凌霄看着铜镜之中自己的脸,心中那叫一个难受。想她凌霄虽然汉子了些,但是,却也是浓眉大眼鹅蛋脸,在她们局里也能算得上是个警花级别的人物。可是这一朝穿越,却成了一个无盐之人,她如何能不难受?虽然说着林初柳的皮肤白嫩,但是,因为太过肥胖的原因,这五官全挤在了一起,眼睛小得虽不似绿豆,但一笑就只剩一条缝了。虽说,这一白这白丑,但是这一点在这林初柳身上并没有体现出来。虽然说这林初柳说不上极丑,但是绝对当上的一个丑字的。

  编好辫子凌霄出了卧房,走到堂屋,却见屋内没人。她走到门口,一阵风吹来,冷得她不由打了个哆嗦。因为还在化雪,所以这外头格外的冷。不过这古代的空气十分新鲜,呼吸一口便觉得身心舒畅。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她便见一个穿着灰色棉衣,用布巾包着发的冯氏吃力的端着个木盆,走进了用土墙围起来的院子。

  见凌霄站在门口,她把手中的木盆,放在院内的石头上,道:“这就醒了?饭在锅里热着,我去给你端。”

  前日,便是因为她没有将吃的放在锅里温着,才闹出那么大的事情来,所以今日出门洗衣服时,她特地留了火在灶里,把吃的放在了锅里温着。

  “不用麻烦,我自己去便是。”看着冯氏冻得通红的手,凌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个天出去洗衣服,虽然说有太阳,但是那河里的水却是冷得刺骨。

  凌霄去了灶间,揭开锅盖,便看到了十来个有些黑的玉米饼子,和一碗稀得可以看见,碗里有几粒米的粥。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些玉米饼子应该是昨晚上吃剩下的。

  她也没出灶间,直接就着粥硬塞了一个玉米饼子,便没有再吃了。然后把玉米饼子,继续温在锅中,把碗给洗了。

  出了灶间,院子里的冯氏,已经晾完了衣服,正搬了凳子,坐在门口做刺绣。那晾晒的衣服之中,便有原主的衣服。这原主,是个好吃懒做的,自然也是不会自己洗衣服的。所以,原主和冯氏的衣服,都是由冯氏洗的。卫谚,心痛他娘,所以一直都是自己洗衣服。

  凌霄从未见过人做刺绣,便凑上去看了两眼。

  只见冯氏捏着一根绣花针,在绢布上飞针走线,没一会儿,一朵栩栩如生的兰花便出现了。

  “哇!婆婆你好厉害啊!绣的跟真的一样!”凌霄不由崇拜的看着冯氏赞叹道。

  冯氏颇为意外的看着凌霄,这可是她这儿媳妇儿第一次叫她婆婆,以前她可都是直接叫了‘喂’或者‘老太婆’的。

  “哪里,但凡是女子,都会刺绣,算不得厉害的。”被自己儿媳妇儿这么称赞,本来就面薄的冯氏脸有些微红。原来,被儿媳妇儿崇拜是这种感觉啊!

  “我就不会。”凌霄抓了抓头,她虽然会舞刀弄枪,但是这针却捏不来。想她小时候,衣服破了都是**给缝的。

  “儿媳妇儿你若想学,我可以教你。”以前自己刺绣,这儿媳妇儿是看都不看一眼的。如今不但看了,还如此夸赞,想是对这刺绣起了兴趣。这刺绣能磨人的性子,说不准儿她这儿媳妇儿学了刺绣,这性子便能磨好了呢!

  “不、不、还是算了吧!我学不来的。”凌霄忙摇头摆手,刺绣这细致的东西,还是不适合她学。

  见凌霄不愿意学,冯氏多多少少有点儿失落。

  “对了,婆婆卫谚呢?”凌霄见卫谚不在,便不由问道。

  卫谚?冯氏有些奇怪的看着凌霄,她这儿媳妇儿在成婚之后,可是第一次这么直呼谚儿的名字。以前,她可一直都是叫谚儿相公的。

  “谚儿,去镇上卖字画了,估摸着下午才能回来。”冯氏说着,看着院门,心里盼着卫谚能卖出几幅字画,能买些面粉,和素油回来。

  虽然卫谚,几乎每日都是镇上卖字画,但是大多时候,一副都卖不出去。今年秋天,便是乡试了。去年因为她病了,用光了卫谚去省城去参加乡试的路费,所以便耽误了。今年秋天,无论如何都是要让他去的。只是,到现在这路费却依旧没有攒到半分,更是因为每日去卖字画,耽误了温书。她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事儿,所以经常会忧心得睡不着

  “哦……”凌霄哦了一声。

  冯氏因为她头上还有伤,便让她进屋坐着,说在外面吹了风不太好。

  中午,婆媳二人依旧吃了剩下的玉米饼子,凌霄依旧只吃了一个玉米饼子。冯氏问起,她为何只吃这么少,她只说是伤头没什么胃口。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卫谚回来了。提了两斤面粉,和半两素油。

  晚上做饭时,凌霄因为实在不想再吃糊了的玉米饼子了,便揽下了做饭的活,让冯氏帮着烧火便是。卫谚什么都没说,冷着脸回了房看书。

  凌霄先是和了加了些面粉的玉米面儿,用纱布盖着,让面团儿先醒着。然后又洗了白菜和小葱,把白菜切成段儿。锅烧热,再冯氏紧张的注视下,到了一点点儿素油。放了些蒜蓉下锅爆香,把白菜梗也放进去炒了炒,又在冯氏紧张的注视下,放了些粗盐。

  这油盐都是金贵的东西,冯氏怕着凌霄放多了,自然紧张。不过好在,凌霄放的素油和盐都在她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接着凌霄又往锅里加了适量的水,煮着白菜梗。把醒好的面团儿,搓成圆圆的条状,又揪成十几个小圆团儿,压成了饼状,一个个的贴在了煮着白菜汤的铁锅边缘。

  冯氏没想到,还可以便煮白菜汤便贴饼子。以前她都是先贴饼子,后做白菜汤的。汤做好的时候,这饼子都快凉了。如今她儿媳妇儿这么做,倒是省了不少时间,节约了柴火,还不用担心饼子冷了。

  见白菜梗煮得差不多了,凌霄又放了白菜叶子进去煮。把饼子挨个翻了个面儿,等白菜汤煮好的时候,这饼子也好了。她又放白菜汤面放了些盐,便让冯氏不要加柴了。把饼子捡进了盘子里,把白菜汤装了三碗。和冯氏一起,端到了堂屋。

  吃的端上了做,冯氏便唤了卫谚出来。见卫谚出来了,凌霄压根没抬眼瞧他,自顾自的吃起玉米饼子来。

  对于自己做的玉米饼子,凌霄是相当的满意。这饼子,不糊不粗,还十分软绵,香甜可口。白菜汤虽然调味单调,但是,却比冯氏做的要好喝许多。

  卫谚看着桌上的玉米饼子,和面前的白菜汤。这颜色和香味看着是比他娘做的好,这个林初柳为了偷懒,可是藏得够深的。虽然他十分不屑吃林初柳做的饭,但是这面粉和油都是他买的,若是不吃岂不是便宜林初柳这个恶妇了,让这些玉米饼子全落入了她的嘴中。他想着,拿起一个玉米饼咬了一口,玉米饼软绵香甜,比他在镇上买的还要好吃许多。

  在吃上面,卫谚向来是不注重的。他也知道,他**厨艺不太好,但是他却也并不觉得难吃。对他而言,只要能吃饱便好了。

  “儿媳妇儿,你这玉米饼子做的真好吃,这白菜汤也好喝。”冯氏斯文的咽下,嘴里的玉米饼子,看着凌霄夸赞道。

  原来,这玉米饼子也可以这么好吃啊!

  “好吃婆婆你便多吃点儿吧!”面对夸赞,凌霄回以微笑。

  “哼……”卫谚发出了一声冷哼。潜台词似在说:“装什么好媳妇儿!”

  听得卫谚的冷哼,凌霄低着头翻了个白眼儿,吃掉最后一口玉米饼子,把碗里的白菜汤全喝了,然后,便放下了筷子。

  卫谚见她放了筷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以往他娘做的饼子不好吃,她都要吃上十几个。今日她做的饼子,这般好吃,她却只吃了两个,这未免也太反常了吧!

  冯氏见卫谚看着凌霄,知道他是在奇怪她怎么只吃了两个饼子,便解释道:“儿媳妇儿伤了脑袋,没什么胃口,所以吃得少。”

  “原来如此。”卫谚点了点头,嘲讽道:“她应该一直都没胃口才好,不然再那么吃上去,猪都快赶不上她了。”

  凌霄如何不知道,这卫谚在说她比猪还要肥。她扬起三层下巴,反击道:“长得比猪壮,总好过,瘦得跟豆芽菜似乎,弱不禁风,风一吹就倒。”

  虽然这卫谚的个子并不矮,还算的上是高,但是却十分的瘦。衣服里面都是空荡荡的,看起来弱不禁风,风一吹便能倒了。

  但凡是男子,都不喜欢被人说弱不禁风,卫谚把筷子往桌上重重的一放,拍起了桌子。

  “你……”他正要发作,冯氏却按住他的手劝道:“吃饭,吃饭,莫要吵,莫要吵。”她最害怕的便是看到二人吵起来。虽然这个儿媳妇儿不太好,但是她却依旧希望他们和和气气的,因为家和万事兴。

  卫谚不想违背他**话,瞪了凌霄一眼,继续吃饭。凌霄端起自己吃完的碗,起身去了灶间。

  转眼,便又过了五日。因为头上的伤,凌霄一直没出过门。这期间,她四哥林冬生来看过她,还带了一只兔子过来,说是她爹让拿来了。然后,那兔子肉让她们美美的吃上了两天。不过,那兔子肉,卫谚却是一口未吃。他心中厌恶,记恨林家,自然不愿意吃他们送过来的兔子。

  凌霄后脑勺的伤口,已经掉了痂。受不了油腻腻头发的她,便烧了一锅水,用皂角痛痛快快的洗了个头。洗完头后,凌霄只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洗完头后,她用棉布擦了半个,然后披散着头发,在院子里快步走。这几日,她每天清晨都会绕着院子跑个十几圈儿,没事儿的时候也会在院子里快步走。对于减肥,便是要做到,能站不坐,能走不站,能跑不走……

  头发干了之后,她便想去后山看看能不能采点儿药草换点儿钱。她可看一直都记得,要还卫谚面粉和素油的事情。以前住在农村,家后面便是一座大山。农人靠水吃水,靠山吃山。所以**经常会进山采些药草换钱,她也常常跟着去。**每次采到药草,都会告诉她那是什么药草,有什么药效。所以,她也认识不少药草。

  冯氏去了隔壁陈家和陈氏做绣活,凌霄背了个背篓,拿了把镰刀,便往后山的方向而去。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简惜靳司琛小说全文

简惜靳司琛小说全文

豪门总裁

阅读
陆景琰顾溪小说

陆景琰顾溪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天行医尊陈天阳

天行医尊陈天阳

都市娱乐

阅读
陆先生对我上了心

陆先生对我上了心

现代言情

阅读
陈天阳苏沐雨免费阅读

陈天阳苏沐雨免费阅读

都市娱乐

阅读
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

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

都市娱乐

阅读
陈天阳苏沐雨最新章节

陈天阳苏沐雨最新章节

都市娱乐

阅读
傅小瑶陆寒川小说

傅小瑶陆寒川小说

豪门总裁

阅读
陆总的隐婚甜妻

陆总的隐婚甜妻

现代言情

阅读
黎欣彤薄景轩小说

黎欣彤薄景轩小说

豪门总裁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