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首席前夫靠边站

首席前夫靠边站

首席前夫靠边站

来源:掌中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13 11:45:38

《首席前夫靠边站》小说正在热推当中。《首席前夫靠边站》小说主人公是许意、傅靳时。许意早就知道她跟傅靳时之间还有一个第三者,可她仍不顾一切想要谋取一个属于他们的未来。 但到了最后,她也只能狼狈不堪的逃离。 只是没想到—— “许意,你拿了我的东西是不是该还回来了?” 看着面前步步逼近的男人,许意慌了心神,或许她所做过的事都被这个男人知道了!

在线阅读

见许意要走,蒋聂连忙拦下她:“唉,你着什么急啊,我是说,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我对这里最熟悉不过。”

“这么说你知道在哪里好租到房子?”许意眼前一亮。

看到许意迫切的眼神,蒋聂挠了挠后脑勺:

“看你这么着急,是不是没地方住了啊?”

听到蒋聂的话,许意白他一眼:“我昨天已经住的酒店了。”

“那你跟我走吧。”蒋聂说着,拉起许意的手腕便往外走。

“喂。”还没反应过来的许意便被他拉了出去。

上了蒋聂的车,不一会儿,便在一公寓门口停下,蒋聂降下车窗,像窗外指了指:

“诺,这里的房子比较便宜,而且,晚上都有保安巡逻。”

顺着蒋聂手指的方向望去,许意确实比较满意。

“下去看看吧。”说着,蒋聂率先下车。

跟在蒋聂身后,走进去,看见他输入密码,公寓们被打开。

正当许意好奇,蒋聂怎么会记住这里的门锁密码的时候,蒋聂却主动解释:

“这个房子是我朋友的,他现在出国了,会让我平时过来,帮他看看家,别站在门口了,快进来看看你满意不满意。”

在蒋聂的介绍下,许意信步进去,里面的装修还是比较简单的,以灰色系为主,房间不大一居室,但是许意一个人住的话足够了。

“这个房子多少钱一个月?”

许意询问价格,她内心已经打算租下来,如果蒋聂狮子大开口的话,她一定要让他好看。

谁知,蒋聂耸耸肩不以为然:

“这个嘛,我朋友也不在意,你看着给,或者拿人抵房租也不是不可以。”

蒋聂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戏谑,让许意不禁打个寒颤。

“我警告你,你可不要对我有任何想法。”许意用食指指着他,满眼威胁。

蒋聂见状,连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姐,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啊,我如果想对你做点啥,第一次见面就有机会了我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蒋聂冲她无辜的眨了眨眼,许意转念一想,他说的也的确是事实。

“房租我会打到你账上的,你现在可以出去了。”许意下逐客令。

“嘿!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会过河拆桥啊。”

蒋聂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许意,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邪魅,他也往沙发上一趟。

“喂你干嘛啊?”许意被他这个动作吓了一跳。

“不着急,我家就住在你对面,说穿了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蒋聂的手托着腮,一脸邪恶。

“什么?”许意瞪大眼眸,心中总有一种进了全圈套的感觉。

看到许意的反应,蒋聂无辜的耸耸肩:

“你一开始只是说你想让我帮你找个房子,可是你没有说邻居不能是我,再说了,这么短的时间我能给你找到这么好的房子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你……!”

许意白了他一眼蒋聂,倒吸一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她现在主要任务就是要找个地方,安心养身体,才能把孩子打掉。

见许意没有反驳,蒋聂突然脖子向前一伸,凑近她:

“既然你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那就安心在这住着吧,你的洗漱用品换洗衣物是不是都没有带来,我陪你去买吧?”

“算了,还是直接叫外卖吧。”

许意觉得身体疲惫,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舒适的环境,想躺下来好好休息。

“别呀,这种贴身东西哪能不自己亲自挑选呢?”蒋聂拉起瘫在沙发上的许意。

跟在蒋聂身后,许意不停抱怨:“我刚下班,能不能有点人性,非要把我拖出来……”

“你现在可是怀着宝宝的,用的东西当然要自己把关。”

蒋聂说的头头是道,他将许意推进去商场里:“这里是这附近最大的商场。”

进去之后,许意才发现这个商场就是她公司附近的商场,许意这才注意到这里离她公司也不远。

不知不觉,许意被蒋聂拉到了母婴用品,瞥了一眼挂在架子上的指示牌,像是触电了一般,溜了出去。

追上来的蒋聂询问道:“喂,你怎么跑了?”

“我不需要这些东西。”瞥了一眼母婴用品四个字,不等蒋聂回答,许意便径直走开。

这里离公司这么近,如果被同事撞见她逛母婴用品,第二天便会传遍整个公司。

另一边公司内,傅靳时和顾可欣商讨了一下午专访节目,终于确定了方案。

“呼。”顾可欣长舒口气:“如果你没什么问题的话,那我们接下来就按照这个方案吧?”

“这是你擅长的领域,我没什么问题,听你的。”

傅靳时翕动的唇微微启齿,他抬手瞥了一眼挽上的表,从沙发上起身,理了理黑子的西装: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坐在沙发上的顾可欣,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她突然起身想去拉傅靳时的手,却不料崴到了脚。

“啊,好痛。”顾可欣跌坐在沙发上,用手轻柔着自己的脚裸。

“你没事吧?”傅靳时又折回来脚步,单膝蹲下,查看顾可欣的伤口。

骨骼分明的手指轻轻触碰她淤青的脚裸,顾可欣溢出一声呻吟。

“可能需要用冰块敷一下。”傅靳时抬眸,眼眸冲满是担心:

“我去下面超市给你买点冰敷袋回来,你在这里等我。”

“对不起,都是我太笨了。”顾可欣一脸愧疚:“会不会耽误你接下来的安排。”

“反正现在也是下班时间,你的身体要紧。”傅靳时蹙眉,转身离开。

他本想着下班时间,去找许意问清楚,她到底这两天在哪里住的,中午给她的钥匙有没有拿。

走进商场,傅靳时才收回思绪,他环顾四周,信步往前走去。

“许意你这逛了大半天也没见你买多少东西。”蒋聂跟在许意后面推着车,不满的抱怨。

“不是你说,现在我是特殊时期,吃的用的都要精挑细选,所以我这叫细,懂不懂?”

许意不以为然冷哼一声。

内心实则腹诽,不让她好好休息,那她也好折磨折磨蒋聂,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