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不欲年华冷落君小说

不欲年华冷落君小说

不欲年华冷落君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1-13 16:20:35

新书推荐,《不欲年华冷落君》由花姑娘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季萍狄南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神秘古国,季萍遇到了最可怕的男人,冷血残忍,爱她爱的霸道!季萍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不断转换的梦境,从未离开鲜血的腥味,似乎总有那么一群人,拿着刀想要挥向她。

在线阅读

季萍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不断转换的梦境,从未离开鲜血的腥味,似乎总有那么一群人,拿着刀想要挥向她。

“啊!”

从梦中惊醒时,她惊悸了久久,直到视线扫过四下,她才回过些神。

已经不是那片燥热的沙漠了,偌大的房间,仿若古时宫殿,却不同于古色古香,而是满满的异域风情,波斯地毯,白玉案,玛瑙盏,极尽奢靡。

挥开身上的白色狐绒制作的毯子,季萍手脚有些无力的下了大床,不知何时,自己的衣服也被换成了月白色的丝绸长裙,绣着牡丹花的略低抹胸边坠着不少饱满圆润的珍珠。

赤脚踩在朱锦的长毯上,她才发现室内置放的几处砗磲玉台上,竟是用了斗大的夜明珠以照明,暖郁的光芒极为亮丽。

掀开红宝石和着玛瑙制作的珠帘,她差些被这一室华丽晃了眼,好不容易到了外殿,却发现更大。可惜此时她无心情去欣赏,急步走至大门处,便想要推开门。

还不待她发力,隐约泛着幽香的桐木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突然出现的高大身影,惊的季萍倒退了好几步。

男人穿着黑色紧身的胡服锦袍,微卷的墨色长发被一顶赤金嵌宝石的王冠束起,深邃的五官,是异域美男的标准,而对上那一双悠悠绿眸,季萍就知道他是谁了。

“醒了?”

摘掉面具的男人极为俊美,可是却更加充满危险,冷峻的面孔如同那一双阴沉的眼睛,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眼看着他一步步过来,季萍下意识的往后仓惶退去,她是着实的害怕这个差点杀死她的男人。

不曾想,男人却直直越过她,走向了后方的高席,等她再转身看去时,那人已然倚在玫瑰红蹙金玟花大引囊上,慵懒的喝着玛瑙盏里的葡萄美酒了。

他似乎并未打算说话,或许又是在等她先说?反正,季萍率先败下了阵。

“那个……请问这是哪里?”她的声音属于纯美的那一种,在凝结的寂静中,稍微带了一丝颤抖,却无声添了另一种可怜无助的味道。

“高昌王庭。”

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向她看了过来,冰冷的视线,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牢牢锁住,莫名危险。

季萍惊愕,高昌?那个新疆西域的古高昌国?所以,差不多是唐朝?可悲她历史不行,知道高昌国,还是因为对古楼兰起了兴趣,才顺手搜索了那么一下,过多的资料并未关心。

“那……你是谁?”

“狄南柏。”

电光火石之间,季萍蓦地想起了这个名字,北魏时期的第三代高昌王!此人有卓越的**能力,曾杀弟夺王位,短短几年一手强大这个边疆古国,可惜最后……

穿越真是件奇妙的事情,曾经存在于历史记载字里行间的人,竟然活生生的坐在自己面前了。

季萍颇是好奇的看了看,此时的狄南柏还很年轻,现在应该还是他父亲在位的时间。大抵是她探究的视线过于炙热,男人冷冷抬眸对上了她的眼睛,碧色幽寒吓的季萍肩头一瑟。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季萍。”

季萍被软禁在这座华丽宫室里三天了,期间狄南柏并未再出现,她怵惕的紧张也渐渐松懈了不少。

高昌王庭可谓是荒漠中的一颗明珠,乃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地,又紧靠着柔然国为依,繁茂富庶可见一斑。梳着长辫戴着艳丽头纱的侍女们唱着胡曲,偶尔季萍还会为她们拨动琵琶,看着她们在庭院里翩翩起舞,赏心悦目。

“娘子的琵琶拨的真真好听。”

穿着露脐红裙的侍女端着放满水果的玉盘坐在了季萍的身边,替她拂开华帐上吹动的薄纱,只听那精裸的手臂上数个赤金臂钏瑱瑱清响。

季萍嫣然一笑,她从小就练习琵琶古筝类的乐器,直到上高中后,就不再碰这些东西了,一心一意的专究学习,只盼着能考入名校,苦读了三年终于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没想到一场地震把她带到了这个奇异的古国来了。

“你笑起来真美,莫怪乎大王子要将你关起来。”

莱丽盈盈笑着摘了紫色的葡萄递到季萍嘴边,单纯的赞美着。季萍缓缓张口,葡萄的甜溢满了味蕾,可是嘴角的笑再也不复方才欢悦了。

犹记得三天前狄南柏走时说的话……

[放你走?我说过你是我的了,想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娘子似乎不高兴?你可不知,王庭里多少女人都想嫁给大王子呢,可惜大王子看都不看一眼,前不久连乌夷国的阿依娜公主都被拒绝了。”

季萍被莱丽的话语打断了思绪,看着豆蔻年华的少女提及狄南柏时的思慕羞涩,她淡淡一笑,那男人除了冷酷可怕之外,确实俊美的耀眼,听说他的母亲是柔然人,混血的基因让他更是俊的鬼斧神工。

“狄……额,大王子他娶妻了吗?”季萍有些好奇,毕竟她在这里住了三天,除了侍女再也没见过其他人。

“当然没有!去岁时王要为大王子指婚,大王子却说在等心中的天女……我看,娘子可能就是大王子要等的天女了,不然他也不会带你回王庭的。”

俏丽的少女眼中都是粲然的光芒,看的季萍赧然不安,回想一下狄南柏将滴着鲜血的刀勾在她脖子上时的森森杀气,季萍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可千万别是她!

放下手中的琵琶,季萍从华帐中走了出去,赤脚踩在长毡上,宽敞的庭苑里雪柳盛放,簇簇白花在烈阳下泛着浓郁的清香,中央处有一个玉石堆砌的大池子,澄澈的水中开着几株无根白莲。

沙漠的天气实在过分燥热,季萍顺势坐在了池畔阴凉处,拢起嵌满宝石玉珠的锦绣裙摆,将双脚慢慢浸入了池中,透骨的清凉舒畅,让她舒服的美目微扬。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胡琴笙歌,她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晃着脚丫,圈圈涟漪荡的水面上的无根莲漂浮不停。

哪怕是到了而今目下,这个奢靡神秘的西域古国,似乎都只是季萍恍然中的一个梦罢了……

“你倒是会享乐。”

蓦然多出的一道声音,吓的季萍心都跳漏了一拍,惊惶的转头看去,便见消失了三天的狄南柏正负手站在金壁拱门下,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季萍不安无措之际,狄南柏却是大步的走了过来,阴戾的碧眸深邃,峻挺的高大身形一点一点的将坐在池畔的季萍纳入他的阴影下,压迫而慑人。

低着头的季萍僵直了纤细的腰背,警惕防备的模样让狄南柏冷冷一笑,伸手按住了她的肩头,将她想要起来的举动压了回去,目光终是落在了涟漪泠泠的水中,那双莹白细嫩的莲足娇小诱人。

“听说汉家女子的脚,只能给自己的丈夫看。”

一语点醒梦中人,季萍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自认为露脚是很平常的事情,可她就怕在狄南柏看来,这会变成**裸的勾引,慌忙想要将脚收起来。

却不料身旁的男人比她还快,长臂一伸,就将抬出水面的莲足一把擒住。

“啊!你,你松手!”

散着丝丝清凉的脚踝肌肤细腻的滑手,泛着燥热的苍劲大掌捏了捏,很快又缓了几分力道,似乎生怕将那纤细的骨头给捏断了。

“你的脚也生的甚好看。”

季萍被他眼中透出的幽光吓的不轻,熏白无暇的粉颊都急红了,双手堪堪撑在身后的玉台上,如何都挣脱不了的右脚还是第一次被异性触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