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许言轻陈嫣小说

许言轻陈嫣小说

来源:微阅云    主角:许言轻,陈嫣

小说简介:

许言轻刚把那不省心的小麻雀托付给同为丫鬟的小月,转身就对上了陈嫣阴沉不定的脸色,顿时打了个寒颤,十分没骨气的往沈钺背后藏了藏,嬉皮笑脸的给他讲笑话,转头时视线不小心扫过姚玉儿,却见她冷着脸,眼神在自己和沈钺之间转了两圈,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许言轻愣住,心想她已经避嫌到从不和穆安单独说话了,姚玉儿不至于连她一起敌视吧?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许言轻陈嫣小说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日光倾斜,仿佛就打了个呵欠的功夫,白昼越来越短,空气里的凉意也越来越浓,连院里的银杏树叶都掉了一地,等许言轻自发在衣裳里又加了一层内衬时,穆安一行人也要走了。

  陈父在府内大摆宴席为他们践行,许言轻就蹲在不远处,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那边觥筹交错的陈家三口和沈钺他们,再低下头拿随手捡来的树枝在地上乱画,琢磨自己要用什么理由跟上。

  陈嫣正在向父母请辞,道临安镇前些日子的来信中说外祖父病重,病榻之上几次三番念叨她这个唯一的外孙女,盼着再见她一面。然而两地相距甚远,乱世之下又妖邪横生……

  “恰好穆大哥一行人途径临安,女儿可以同他们一道。”

  穆安吃人嘴软,在一旁拼命点头:“没错没错,请陈老爷放心,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嫣儿,把她安全送至目的地的。”

  姚玉儿脸色瞬间变黑,念及他们这两个月衣食住行全仰靠陈家,抿着下唇一句话都没说。

  许言轻小声嘀咕了句“追妻火葬场”,一边蹲在墙角看戏一边在心里发愁。

  原作里陈嫣此行并未带任何随侍丫鬟,方才陈父说让她带两个下人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也被她拒绝了,所以许言轻得重新想法子让穆安他们带自己一起。

  她重重地叹气,又一次在心底痛骂“**系统,毁我人生”,然后一抬头,正对上沈钺朝这边看过来的视线。

  隔着人影许言轻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只隐约觉得有点怪异,然而很快那感觉又消失干净,只留下沈钺微弯的眼睛。

  许言轻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缺乏睡眠而产生了幻觉。

  她一路愁回自己房间,趴在桌子上拿手指轻点正在她面前大摇大摆散步的某鸟,心里的苦没处诉,便强行寻了个理由,痛斥它没良心。

  理所当然没等到它的回复,却意外的等来了沈钺。

  某没良心的麻雀一见沈钺就从窗户飞了出去,沈钺转头看了它一眼,收回视线后又看向许言轻。

  他没有进来,上半身倚着门框,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朝她笑了一会儿,问:“你想跟我们一起走吗?”

  昏黄的光线绕过他的身形铺满半个房间,映出他眸底意味不明的暗色。

  许言轻万万没想到烦了她这么久的问题如此轻易就解决了,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咧着嘴傻乐了半晌,瞥见沈钺好笑的表情才猛地抬手捂住了嘴,不住的点头。

  “想!”她飞快道,生怕沈钺反悔似的。

  沈钺当然不会反悔,朝许言轻看过来时像是被她的笑感染了一样,自己也弯了弯眼。

  唯一不开心的可能就是陈嫣了。

  沈钺作为名门世家之子,身上自然不缺帮人赎身的钱,是以许言轻走出陈府大门时,已是完完全全的自由身。

  许言轻刚把那不省心的小麻雀托付给同为丫鬟的小月,转身就对上了陈嫣阴沉不定的脸色,顿时打了个寒颤,十分没骨气的往沈钺背后藏了藏,嬉皮笑脸的给他讲笑话,转头时视线不小心扫过姚玉儿,却见她冷着脸,眼神在自己和沈钺之间转了两圈,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

  许言轻愣住,心想她已经避嫌到从不和穆安单独说话了,姚玉儿不至于连她一起敌视吧?

  姚玉儿察觉到她的视线,面无表情的把头转到了旁边,一定睛看见和穆安说话的陈嫣,又厌恶的转了回来。

  许言轻:……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古人诚不欺我。

  她暗自琢磨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姚玉儿,穆安则半点没被这三个女人之间涌动的暗流影响到,指着地图说再过两日就能到故鉴了。

  故鉴?许言轻眼睛一亮,连陈嫣就在穆安旁边也顾不上了,几步凑上去兴奋道:“这么快吗?”

  穆安看她一眼,偏偏头给她挪出个位置,方便她看得更清楚。

  因为归元阵一事,他一早其实并不太信任这个人,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许言轻确实没什么坏心眼儿,或许……真如她说得那般是运气好吧!

  穆安心大的下了结论,转眼瞧见许言轻正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指的方向看,不禁笑问:“言轻这么高兴,是在故鉴有朋友?”

  “没有没有。”许言轻连忙否认,末了又有点不好意思,眨眨眼说:“只是听说故鉴风景好,一直想去看看。”

  她眯着眼,蠢兮兮地模样看得穆安不由自主也笑了,说这下你可有眼福了。

  许言轻吐舌,一副对故鉴期待已久的模样……事实上她也真的很期待故鉴之行,只不过不是因为它风景好,而是因为穆安他们就是在故鉴遇上林夭的。

  林夭作为言情小说里千年难得一遇的男二号,颜值与业务能力齐高,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且从不拘泥于小情小爱,专注个人事业一万年不动摇——不论你在谈情说爱还是勾心斗角,我只想成仙。

  简直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敬业。

  许言轻看书的时候就对这种不恋爱脑、事业心还强的男二情有独钟,待林夭真的成仙之后更觉扬眉吐气,恨不得穿进书里在他头顶写上“男二号之光”几个大字,谁料如今她确实穿书了,却不是为林夭而来。

  许言轻假模假样的在心里叹了声“世事无常”,眼珠子一转便又高兴起来。

  那可是林夭诶!全书她最喜欢的角色啊!

  许言轻努力抿了抿嘴,还是没藏住从喉咙里溢出的傻笑,被穆安看见之后又是一顿调笑,指着她对沈钺说:“看出来这丫头确实是第一次出远门了。”

  沈钺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只是淡淡的扭头看了他们一眼,明显没把他俩的话听进去,只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想回家一趟。”

  话音落地,穆安等人都是一愣,齐齐转头看向沈钺。

  连许言轻都愣了一下,脑子里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没抓住。

  正当她绞尽脑汁思考那是什么的时候,沈钺又开口了:“算时间我离家也有一年了,恰好我父亲下个月五十大寿,所以我想趁这个机会回去看看他老人家。”

  “应当的。”穆安连忙点着头对他这一番话表示应和:“老人说逢十大庆,五十又是个好数字,那我们……”

  他话说到一半儿,突然意识到旁边还跟了个“外祖父想念得紧”的陈家小姐,顿时为难的皱眉,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转,“我们一起回去给沈伯父祝寿”一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沈钺把他的为难看在眼里,见状适时提议:“不然你和玉儿带着陈小姐按原计划走,我和言轻回家给父亲祝寿,待陈小姐安全到家之后,咱们再找地方汇合。”

  “也只能这样了。”穆安挠了挠后脑勺,勉强认同了这个解决办法:“那你们路上注意……”

  “我没关系的。”一旁安安静静当背景板的陈嫣突然道。

  沈钺和穆安一起看过去,只见她腼腆的抿了下唇,语气温柔道:“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走,待沈钺那边事了,再去我外祖父家。”

  “你们不嫌弃我累赘,愿意顺路送我,已经是我的福气了,怎么好因为我再让你们分开。” 她说话慢吞吞的,却不让人觉得烦,甚至要感动于她的体贴。

  姚玉儿一如往常的看她不顺眼,闻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不屑,穆安则为有了更好的解决方法高兴,一连夸了她好几句“姚小姐果真是人美心善”,只有沈钺神色不辩,眼睛垂下来直勾勾的盯着陈嫣,整个人沉默的有些反常。

  良久,却是上挑着眉眼笑了:“既如此,那就一起吧。”

  尾音微微上扬,明明该是高兴的语气,听在耳朵里却不知为何总有点怪怪的。

  许言轻奇怪的看他一眼,脑子里依旧是乱糟糟的一团,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事,连沈钺是何时走到她身边的都没注意,直到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头顶——“想什么呢?”沈钺弯腰下来:“这么入神?”

  他笑吟吟的,整个人就这么猝不及防的闯入许言轻的视野。

  “没……没什么。”许言轻回过神来,勉强朝他咧了下嘴。

  沈钺似乎也只是随口一问,听她这么说便没再继续追问下去,只是又在她头顶揉了一下,说:“那走吧。”

  “去哪儿?”

  许言轻此前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会儿愣愣的仰头看向沈钺,却见他勾起半侧嘴角似是冷笑了一下,说:“去我家。”

  沈家住在临安,天子脚下,自是繁华非常,许言轻迷迷糊糊跟着他们到了王城,脑子始终乱成一团,一会儿想着原作里没有这一段情节,一会儿想着故鉴和临安在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他们这一耽误,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碰上林夭,紧接着又想到林夭是屠龙的关键人物,应该不会这么莫名其妙就没了戏份……

  直到他们站在沈府大门前。沈父沈母眼泪汪汪的把沈钺搂进怀里、不停的念叨着“回来就好”时才猛然反应过来这段时间始终萦绕在她心头的怪异感是为什么——那些数不清的背叛与遗弃不过是在沈钺与穆、姚二人之间产生了隔阂,真正促使沈钺心灰意冷入魔的,则是因为这二人早就知道沈府上下七十六口人,均在沈老爷子五十大寿当天丧命。

  许言轻心头一凛,下意识想起原著中沈钺得知父母双亡时的情形——

  “为什么?”沈钺眼眶都红了,却连一滴泪都哭不出来,一向清亮的音色在这一刻变得格外沙哑,脸上更多的表情却是茫然:“我知道你们一向不把我的命当命,可你们凭什么也这么对他们?”

  他坐在地上,声音和姿势一起压得很低,像是累极了,连这短短两句话都是从喉咙里硬生生挤出来的:“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我们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姚玉儿语无伦次,拼命抑制住自己语气里的慌乱,尽量平稳道:“大夫不让我们告诉你,你当时伤的很重,大夫说不能让你受刺激,所以我们才……”

  彼时她和穆安已经得知了沈钺魔龙的身份,虽然心生忌惮,但终究是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于是千方百计想保住他,奈何此时的沈钺已经入了魔障,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

  “那之后呢?”他沉声打断,一双眸子渐渐从黝黑变得血红:“你们有那么多机会告诉我真相,为什么不说?是因为我走了就再也没人会替你们挡刀了吗?”

  他说,语气毫无起伏,远远看过去的目光也没有半点温度。

  姚玉儿又惊又急,想要靠近沈钺又慑于他的沉默:“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不告诉你是因为……”

  因为你体内有虎妖内丹,我们担心你会走火入魔。

  后半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沈钺抬起头来,似血的眼眸明明已经重新变回黑色,眼尾却有繁复的花纹攀上,一路延伸至太阳穴,又渐渐隐入皮肤之下,最终只在眼角处留下一个极淡的、红色的印记。

  他看起来和平常没有什么差别,从对峙至今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恰恰是这种极端的沉默才最吓人。

  姚玉儿嘴巴张张合合,终于还是难过的闭上了嘴——如果这么想能让你好受点的话。

  冷风吹着尘土在他们之间划出一道泾渭分明的界限,从今以后,穆、姚二人与沈钺,正邪不两立。

  时至今日再想起这段情节许言轻仍能感受到沈钺入魔时的绝望,那么厚重而且强烈,几乎要撕裂空间好叫读者和他一起堕入深渊。

  许言轻瞬间觉得心脏都被揪成了一团。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许言轻挪开视线,看见正规规矩矩向沈家二老行礼的人。

  “我姓陈,”她颔首自我介绍:“单名一个嫣字。”

  陈嫣。



最新小说更多>

竹马他又又又搞事了

竹马他又又又搞事了

豪门总裁

阅读
精分夫君偏宠无度(柳依瞳慕天离)

精分夫君偏宠无度(柳依瞳慕天离)

古代言情

阅读
夜语尘精分夫君偏宠无度

夜语尘精分夫君偏宠无度

古代言情

阅读
柳依瞳慕天离小说

柳依瞳慕天离小说

穿越重生

阅读
精分夫君偏宠无度

精分夫君偏宠无度

古代言情

阅读
我被醋神惯上了天(陆晓雨佟博闻)

我被醋神惯上了天(陆晓雨佟博闻)

现代言情

阅读
陆晓雨佟博闻夏雨雪小说

陆晓雨佟博闻夏雨雪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陆晓雨佟博闻小说

陆晓雨佟博闻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我被醋神惯上了天

我被醋神惯上了天

豪门总裁

阅读
系统逼我做团宠(林薇薇郑援朝)

系统逼我做团宠(林薇薇郑援朝)

穿越重生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