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棋令三千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小说

棋令三千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小说

来源:微阅云    主角:许言轻,陈嫣

小说简介:

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许言轻陈嫣,是作者棋令三千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她不由分说的插/进两人中间,然后殷勤的拉起沈钺的右手往后退了两步,惹得沈母奇怪的看了她好几眼,半晌,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道:“你们这些孩子啊……”沈母嗔怪着看向他们,倒没再往沈钺身边去,反而甚是通情达理的给两个小辈儿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棋令三千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小说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这是怎么了?”沈母愣了一下,下意识朝沈钺的方向走了两步,只是手还没挨着人就被凭空伸出的一条胳膊抢了先。

  “我来就好!”

  许言轻本来没想掺和,但沈钺投过来的视线实在可怜,她一时不忍,还是决定帮沈钺瞒着沈母——沈母看不出来,沈钺垂在身侧的右手分明就是断了。

  她不由分说的插/进两人中间,然后殷勤的拉起沈钺的右手往后退了两步,惹得沈母奇怪的看了她好几眼,半晌,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道:“你们这些孩子啊……”

  沈母嗔怪着看向他们,倒没再往沈钺身边去,反而甚是通情达理的给两个小辈儿留足了空间,一边转身一边道:“我不打扰你们……”

  许言轻:……

  本来沈家二老就一直在怀疑他俩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这下可好,坐实了!

  她垂头看了眼自己和沈钺牵着的手,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疼吗?”

  沈钺脸色都是白的,却还是硬撑着露出一个笑来:“没事,不疼。”

  “……瞎说,脸都白了。”许言轻沉默半晌,将自己的手又松开了些,只虚虚搭在沈钺的掌心,尽量不牵动他受伤的手臂。

  沈钺感激的弯了弯眼——他不能叫娘亲瞧出他右手臂是断的,只能央求许言轻牵着,好遮掩他右臂不自然的下垂。

  沈母离他俩约莫五六步远,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瞧见这两个年轻人握在一起的手,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笑意。

  年轻人呐……她在心里感叹,真是!一会儿不见就粘得紧!

  粘得紧的两人一路牵着手进了沈府大门,沈母正要唤人来给他们更衣,就见许言轻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先用余光看了自家儿子一眼,才慢吞吞地转向自己扭捏道:“我想先送沈钺回房。”

  “……”

  沈母不合时宜的想起了那座送子观音像,视线随即不受控的瞄向了许言轻的肚子。

  “我不是反对你们这种行为啊……”她顿了两秒,尽量委婉的开口:“我只是觉得有些事,还是要留到新婚夜才能做。”

  话音刚落,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了一股死一般的尴尬。

  许言轻张着嘴想反驳什么,不小心低头看见自己和沈钺还纠缠着的手,又有口难言的把话吞了回去,而沈钺……

  他顿了顿,“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在两道如出一辙的怒视下换了一张严肃脸,正色道:“您知道的还挺多。”

  被许言轻和沈母一起剜了一眼。

  不过最终许言轻还是如愿以偿的进了沈钺房间。

  沈母看着被反手关上的房门,暗暗思索这两人的婚事拖不得了。

  她这边恨不得把进度条一下拉到满,那边沈钺和许言轻却纯洁的一进门就松开了两人握了一路的手。

  “你怎么……”许言轻一边按着沈钺的指示去翻枕头底下的药,一边骂:“……连在家也能伤成这幅模样?”

  “遇上点麻烦。”沈钺随口应道,瞥见许言轻的表情似是要细问,又故意闷哼一声。

  果然,许言轻在听见这声响后顿时把方才要问的话抛之脑后,急吼吼地拿着药朝沈钺跑来:“你别动,万一留下点后遗症怎么办?”

  她说着拿了把剪刀来,小心翼翼的剪开衣袖,露出底下狰狞的伤口。

  他似是被什么东西一口咬在了胳膊上,腥红的血肉外翻,露出一根一根的白骨。

  “这……不看大夫会死人的吧?”许言轻呼吸一滞,下意识转身往外走:“我去找大夫。”

  “不用。”沈钺用另一只手拉住她,过程中不知又牵扯到了身上哪一处伤口,脸色霎时一白,强打起精神道:“那个药,你直接帮我倒在伤口上就行。”

  “直接倒?”

  话音刚落许言轻就忍不住拔高了音量:“你胳膊是不打算要了吗?你……”

  她气势汹汹,沈钺却始终沉默着看过来,只在她转身往外走的时候才会握着她的手腕突然用力:“不看大夫。”

  他直视许言轻,许言轻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但到底在沈钺的坚持中败下阵来,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反正是你自己的命,爱要不要!”

  她气闷,动作便格外凶残,上完药缠纱布时故意绕了一圈又一圈,面对沈钺讨好的目光也不做任何反应,离开时泄愤似的把身后的门甩的震天响。

  “你自己自生自灭去吧!”

  沈钺一点也不介意,闻声还乐呵呵的冲她挥手说“再见”,直到那人的背影在视线里完全消失,脸上的笑意紧跟着飞速隐没。

  他垂头看了眼自己被包成粽子状的手臂,睫毛微微一颤,动手把纱布又拆了一半儿下来。

  太明显了,他想,会被爹娘看出来的,而且这种包法会影响他施法的速度,对他十分不利。

  沈钺漫无目的的盯着窗外,自言自语:“还剩三天。”

  秋风吹落树叶,他右臂不自然的垂在身侧,左手拿剑的动作略显生疏,垂眸看过去的表情却显得格外残忍:“我说过,不想走,就只有死。”

  不知道同一时刻,许言轻一脚踹开了他的房门,然后愣了两秒,突然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大喊:“沈!钺!”

  她气得甚至在原地打了个转:“你又乱跑!”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自从那天在盘龙山脚捡到断了一只手的沈钺起,之后的三天里,不管许言轻什么时候来他房间,都没撞上过人……别说人了!连影子都没有!

  许言轻气结,对着系统痛骂沈钺不是东西:“他究竟在忙些什么啊!胳膊还想不想要了!就算他不想要,能不能也为我想一想!他知不知道,他的胳膊要是废了……”

  “你就要嫁给一个独臂人了?”系统慢悠悠的接了句风凉话。

  许言轻:“……”

  对!还有这事!系统不提她都快给忘了——许言轻哭笑不得——沈母是有多急着给沈钺娶媳妇儿啊!短短三天,居然连聘礼都准备好了!

  她想起今天一早看见的那大堆首饰就头疼——

  “不要了不要了!”

  那会儿她才刚起床,脑子昏沉沉的不怎么清醒,茫然地拦住正差人往她屋里搬东西的那个丫鬟道:“麻烦你帮我转告沈伯母,我真的不需要这些东西。”

  “那怎么行!”

  掌事丫鬟和沈母是同出一脉的热心,闻言立马不赞同的皱起了眉头,说:“我们夫人说了,您没有家人,咱府里上上下下就全是您的家人,所以这嫁妆啊、聘礼啊,一样都不能少!”

  “嫁妆……聘礼?”

  那丫鬟点点头,满脸喜色:“我们老爷和夫人连吉日都选好了,就在下个月初八。等明儿给老爷办完寿宴,紧跟着就*办您跟少爷的婚事,好叫您风风光光的嫁进来。”

  “……”

  许言轻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半天没能吐出一个字,许久才深吸一口气,缓缓问道:“谁……的婚事?”

  “您跟我们家少爷的啊!”丫鬟一脸理所当然。

  “不不不!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刚刚得知自己即将嫁人的许言轻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连摆手:“我跟沈钺不是……”

  “您不用不好意思!”丫鬟四下打量了一番,悄悄凑近许言轻的耳朵道:“老爷和夫人也是为您的面子着想,不然到时候您这肚子大起来了……”

  她点到为止,听得许言轻脸色大变——这才几天,怎么连孩子都出来了?

  那丫鬟说完就走,也不听许言轻解释,认定了她是脸皮薄,不好意思承认。

  许言轻几番辩驳没用,索性也就放弃了,想着还好谣言传播的范围不广,回头她仔细跟沈母解释一下就好,谁想不久后撞上从外面回来的姚玉儿,后者先是不悦的瞪她一眼,临从她跟前过时不知怎么又退了回来,抬着下巴叫道:“喂!”

  许言轻想着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女主角,立即狗腿的凑上去:“怎么了?”

  姚玉儿上下扫她一眼,视线重点在她少腹上停留了三秒,问:“听说你怀孕了?”

  许言轻:“……”

  “是沈钺的?”

  “……”

  “已经俩月了?”

  “……”

  许言轻已经放弃抵抗了,半晌,听见自己用毫无起伏的声线问道:“你是听谁说的?”

  “穆安。”姚玉儿道,顿了顿,又接着说:“穆安是听沈府下人说的。”

  也就是说……沈府上上下下都知道自己和沈钺要奉子成婚一事了?

  许言轻顿觉大脑一片空白:做个任务而已!怎么还把自己也搭进来了呢?

  她百口莫辩,满心等着沈钺跟大家解释清楚这只是一场误会,谁想这人身上的伤还没好,却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整日不见人影,留下许言轻孤苦伶仃的,不仅要被沈母拉着讨论婚礼事宜,还要抽空在沈父面前说他好话:“您别这么说,沈钺估摸也是想给您一个惊喜。”

  “惊喜?我看是惊吓还差不多!”沈父“哼”了一声,厉色道:“再说了!你们都是他带回来的客人,他可倒好,自己在外面玩的乐不思蜀,却把你们几个留在家里。”

  沈家二老疼孩子没错,但也绝不纵容。许言轻渐渐有些招架不住,偏过头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穆安。

  后者了然的点一点头,意思是“看我的吧”,结果话没出口又被一道温软的女声打断:“言轻说的对,沈钺一向懂事,肯定是琢磨着怎么在寿宴上给您一个惊喜呢!”

  陈嫣笑盈盈道。

  许言轻甫一听见她的声音后背就禁不住一凉,待回过神后又在心里骂自己不争气,心想你怂什么?她又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你吃了!

  想完底气瞬间足了不少,坐在椅子上挺直腰背,十分不高明的转移话题:“对了,我听管家说厨房今天做了新菜,你们要尝尝吗?”

  看也不看脸色黑到家的陈嫣一眼。

  许言轻防陈嫣防的兢兢业业,远远看见她和沈家二老说话都要硬挤/进去横插一脚,然后“呵呵”干笑着将他们分开。

  沈父沈母也不生气,在她绞尽脑汁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时彼此对视一眼,然后朝对方露出一个心知肚明的笑,随即转头安慰她道:“那陈家小姐模样生的虽然也算不错,但我瞧着钺儿都没同她说过几句话,你大可不必这么担心。”

  “那可……真是……太好了?”

  许言轻试探着回答。

  她其实没弄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只觉着原著中陈嫣把沈钺害得那么惨,两人老死不相往来才最好!恰好沈家二老给了她这么一个台阶,她也就顺着下来了,完全没有深思对方话里的意思。

  沈家二老见状又是相视一笑,看过来的目光慈祥到令人脸红。

  许言轻将这些事在脑海中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便宜了沈钺,当即便一撩裙摆在对方门前坐了下来,咬牙切齿道:“我今儿非要逮着你人不可!”

  皇天不负有心人!当天晚上,她终于守到了晚归的沈钺。

  她都睡了一觉了,这会儿正倚着沈钺的房门看月亮,看的太过入神也没留意有人朝自己走近,直到那人的影子劈头盖脸的打下来遮住她面前所有的光,许言轻才愣愣的抬头。

  沈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眉宇间尽是疲惫,投过来的视线里也盛满了不解。

  “你在这儿干嘛?”他问。

  许言轻本来还很清醒,被他这么一问脑子里却瞬间变成空白,原地怔了好一会儿,心道:对啊,我在这儿干嘛?

  她始终没能想起来,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这样大半夜坐在一个男人房门口不好,便起身预备告辞,结果刚往旁边挪了一步就见沈钺突然倾身朝她压过来。

  他闭着眼,脑袋垫在许言轻肩膀上,全身的力气也尽数倾注过去,两只胳膊倒是安分守己地垂在身侧,保持了距离。

  许言轻动作一僵,听到沈钺趴在她肩头长长的舒了口气,似是卸下了什么重担:“好累啊。”

  她不知道沈钺这些日子究竟在忙些什么,听出他说话时语气里的笑意,身体却忍不住跟他一起放松下来,随即抬手拍着他的背,轻声问道:“你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吗?”

  “嗯。”沈钺声音明显活泼起来,拉长的尾音又透出一丝懒散和了结一桩心事的轻松。

  他笑道:“做完了。”



最新小说更多>

简亦陵记柔柔小说

简亦陵记柔柔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竹马他又又又搞事了

竹马他又又又搞事了

豪门总裁

阅读
精分夫君偏宠无度(柳依瞳慕天离)

精分夫君偏宠无度(柳依瞳慕天离)

古代言情

阅读
夜语尘精分夫君偏宠无度

夜语尘精分夫君偏宠无度

古代言情

阅读
柳依瞳慕天离小说

柳依瞳慕天离小说

穿越重生

阅读
精分夫君偏宠无度

精分夫君偏宠无度

古代言情

阅读
我被醋神惯上了天(陆晓雨佟博闻)

我被醋神惯上了天(陆晓雨佟博闻)

现代言情

阅读
陆晓雨佟博闻夏雨雪小说

陆晓雨佟博闻夏雨雪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陆晓雨佟博闻小说

陆晓雨佟博闻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我被醋神惯上了天

我被醋神惯上了天

豪门总裁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