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白白云朵锦华年季向风小说

白白云朵锦华年季向风小说

白白云朵锦华年季向风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16 17:15:44

“我也知道,可是你看你和蒋卓云的事,虽然我也不曾怪罪你,但是要是让客户们知道了,谁还会选择和我们合作呀!”锦华年眼眸暗了暗,好像提到了自己的伤心事,心情有点低落。她看了看锦予曦,眼眶里凝聚了一层泪水,却迟迟不肯落下,好像多大的委屈都在这些眼泪里面了。季向风皱了皱眉,似乎看到锦华年为了那个渣男流泪有点不值得,虽然知道她在演戏。

在线阅读

锦华年看着隐藏怒气的锦予曦,心情别提有多开心了,表情都有些藏不住,直接写在了脸上。

季向风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人扮猪吃虎的样子,心念一动,竟然觉得有几分可爱。

他忍不住勾了勾唇,看来和这次合作好像也很不错的样子,至少今天这出戏看的很愉快。

“姐姐,这不太好吧,营销部我都管理一年了,李主任接手也忙不过来呀!”

锦予曦忧心的看着锦华年,脸上满是做作拙劣的掩饰。

她表面一副担忧公司的走向,心里却忍不住咒骂着锦华年。

这个*女人,知道现在一时赶不走自己,就想着架空自己的职权,好大的胆子!

谁不知营销部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分一口。这是捞钱的好地方,怎么也不能让出去!

“我也知道,可是你看你和蒋卓云的事,虽然我也不曾怪罪你,但是要是让客户们知道了,谁还会选择和我们合作呀!”锦华年眼眸暗了暗,好像提到了自己的伤心事,心情有点低落。

她看了看锦予曦,眼眶里凝聚了一层泪水,却迟迟不肯落下,好像多大的委屈都在这些眼泪里面了。

季向风皱了皱眉,似乎看到锦华年为了那个渣男流泪有点不值得,虽然知道她在演戏,但这心里就是有点不舒服。

他递给锦华年一张纸巾,没有说话。

“就是,要是让客户知道和他对接的人是抢了自己姐姐老公的人,这传出去,锦氏集团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呀。”一位年过中旬的董事似乎很看不惯锦予曦的作风,附和着说。

另一个董事冷哼一声,似乎也是赞同锦华年的说话,不屑一顾的看着锦予曦,随声也道:“呵,要真是这样,我这张老脸可丢不起。”

之前附和锦予曦的几个人董事现在也不敢做声,毕竟丑事在前,他们再盲目的支持也就说不过去了。

锦予曦看到他们不说话,心里的怒火冲天,快要烧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但也只能拼命忍着。

“就是呗,做出勾/引自己姐夫的事,要是是我,我都没脸待在公司了。”

“我看锦华年对她这个妹妹挺好的,自己被抢了老公,也只是拿走一个营销部而已。”

“要是我,我才不会和她善罢甘休了。”

“就是,哎,锦大小姐还是太善良了。”

坐在周围的一些主管窃窃私语着,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会议室就这么大,怎么可能听不到。

锦华年听到他们说的话,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顿时觉得自己拼命挤出来的眼泪也值得了。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既然要赖着不肯走,那就得付出点代价!

锦予曦的脸色难看的要命。

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难堪过,听着这些人说着这样的话,却又不能反驳,只能默默承受着。

牙龈死死咬着,口腔里顿时血气漫雾,但她却感觉不到疼痛。

锦华年叹了口气,接着说:“妹妹,你看,董事们都这样说了,我…”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锦予曦银牙一咬,生生打断。

“姐姐,对不起,我只是一时经不住诱/惑,我…我会接受你给我的惩罚。”她声音颤/抖着说完,边抹着眼泪边跑出去了,似乎是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锦华年在心里冷笑一声。

惩罚两个字用的真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怎么被欺负了呢。

“我为了保护她,让她离开营销部,在她眼里看来,这居然是惩罚。”女人喃喃自语的说着,脸上的表情顿时垮了下来,摇了摇头,苦笑着嘲讽着自己。

“锦小姐,这不关你的事,她抢了你的丈夫,你却还处处维护这个妹妹,你在保护她,她却觉得你在害她。”

季向风淡淡的解释着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低声安慰着锦华年。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心里更加讨厌锦予曦了,自己姐姐都对她这么好,她还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是不知好歹。

锦华年偷偷的看着会议室里人的表情,心里忍不住给季向风点个赞。

不亏是自己的合作伙伴,一席话顿时让锦予曦攒的好名声毁的差不多,以后她在公司的只会更加寸步难行。

不知道锦予曦看着用她以前的手段,对付到她自己身上是什么体验。

第一次扮白莲花,感觉居然还挺不错,难怪锦予曦之前天天玩这套。

会议继续进行,没有两只苍蝇的打扰,锦华年简单的做了后面的工作的总结。

毕竟刚刚上手,公司的漏洞还有很多,来日方长嘛。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了,我刚刚接手,有什么不懂的,还请各位长辈多多指教。”锦华年谦虚地说着,一副小女孩的模样,顿时让不少人就放下心里的警惕。

“锦小姐,多虑了,我们都是跟着老爷子奋斗的人。”

“为了公司,我们都是应当的。”

董事们看见锦华年一副恭恭谨谨的样子,脸色也好了不少,顿时开始了接连不断的谄媚。

开完会议,锦华年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已经让助理把蒋卓云的东西全都扔了,现在的办公室就是一团乱麻,根本待不了人。

所以,她只能委屈一下季向风,把他安排到接待室里坐着了。

听到高跟鞋的脚步声,季向风放下手中的杂志,站了起来,笑得狡黠:“恭喜锦小姐今天大获全胜了。”

锦华年笑了笑,并没有觉得骄傲,对着季向风友好伸出了手。

“这还多谢了季律师的帮助。”她毫不令色的夸奖着季向风。

这一句感谢,是真心的,如果不是季向风帮助自己,真的不可能一下子就把蒋卓云他们赶出去。

“第一次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季向风礼貌地握上她的手,眼里却闪过一丝笑意,然后淡淡地说。

“既然我帮锦小姐打了胜仗,那锦小姐是不是该履行诺言,假扮我的女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