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耶律宗叶澜依小说

耶律宗叶澜依小说

耶律宗叶澜依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17 10:47:39

柳云儿被吓得冷汗直冒,她确实没有怀孕,但为了证明她可以生养,她故意假扮怀孕,肚子总是没有的,便想了个栽赃嫁祸的法子,一来进门做个侧室,二来也让人知道,她不是个不能怀孕的主。不曾想闹出这么大的事端。要是御医亲自诊脉,查出她是假怀孕嫁祸公主,岂不是真的要掉脑袋了。心中害怕,柳云儿哆嗦着开始磕头

在线阅读

“按说我对你不薄,我进门你也进门,这是多大的荣宠,我新婚之夜独守空房,这可是杀头的事。

你勾引了周子博在你屋子里,颠鸾倒凤了一个晚上,此事与我而言是莫大的羞辱。

周子博总说是我不知羞耻,我倒是奇怪了,我大周那条规矩写着,新婚正妻遭受夫君冷落,连个小妾都算不上的却要霸占夫君呢?

靖王府从上到下本公主从不敢怠慢,可是靖王府上上下下谁把本公主当个人去看了。

切莫说本公主的身份多尊贵,就是平常人家的女儿做了正妻,在夫家也是备受尊崇的,妻大妾小,是本分!

本公主身份与那些平常家的女儿比如何?在宫里,太后和皇上都得把本公主捧在手心里。

可到了靖王府,连个小妾都算不上的女子,却来欺负本公主。

两年来,本公主每日起来侍奉公婆,在府里克尽本分做周子博的妻子,哪一条都是无可说的。

而你呢?柳云儿,一个什么都不算的女子,不但每日霸占周子博,还时不时的来欺负本公主。

本公主甚至把你当成姐妹。

本公主两年无所出,若不是你,周子博也不会手指头都不碰本公主一下吧?

说本公主无所出,说的不亏心么?

你每月三十日,只有六日是不能近身的,你便假仁假义的劝周子博来本公主的房里。

你怕本公主的美艳俘获了周子博的心,你自知容颜不及本公主,每次你便提前安排,教唆周子博来责难本公主,如你所愿每次都成功了。

本公主承认,在搬弄是非上与你甘拜下风,可那是本公主不屑。

本公主贵为公主,岂会做那等下三滥的事。

柳云儿,你胆子好大啊,你不是藐视本公主,你也不是欺负本公主,你是藐视太后和皇上,欺负太后和皇上。”

“民妇没有,民妇不敢……子博,子博……”柳云儿被吓得心惊肉跳。

平日里叶澜依是个什么货色她是知道的,怎么变成这样了。

周子博直挺挺的跪着,怒视着一言一句的叶澜依,但他脑海里却是这两年来的一些事情。

叶澜依压根不看周子博,她只是清冷一笑:“如今你小产是真是假不说,我这公主尚且两年无所出,而你却小产了。

传扬出去,怕是要人耻笑,细究起来,该被问责的是你。

本公主说你那肚子与本公主无关,你偏说是本公主做的,那本公主告诉你,想要查此事并不难,你是否小产,宫里的御医很清楚,一查便知。”

叶澜依记得,前世周子博要杀她之前柳云儿曾单独见她,并且说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其中便有关于小产的事情。

柳云儿亲口说,她根本不能生养的,既然柳云儿根本不能生养,何来的小产?

柳云儿被吓得冷汗直冒,她确实没有怀孕,但为了证明她可以生养,她故意假扮怀孕,肚子总是没有的,便想了个栽赃嫁祸的法子,一来进门做个侧室,二来也让人知道,她不是个不能怀孕的主。

不曾想闹出这么大的事端。

要是御医亲自诊脉,查出她是假怀孕嫁祸公主,岂不是真的要掉脑袋了。

心中害怕,柳云儿哆嗦着开始磕头:“民妇罪该万死,民妇罪该万死,求公主饶命,求公主饶了靖王府,公主说什么就是什么,民妇都认了!”

柳云儿这一开口,无疑是要一个人为整个靖王府扛下所有罪名。

周子博怎能忍受心爱之人受此大罪,伸手去扶着柳云儿,怒视叶澜依:“叶澜依,你想残害云儿,你休想!”

对上周子博那双愤怒不已的眼睛,叶澜依心内已无波澜,只是前世种种冷人寒凉。

终究一腔柔情喂了狗,换得凄凉!

“周子博,我不与你计较,过去逝如流水,但凡你不犯我,我便不杀你,你若犯我,我便要你碎尸万段,已偿还我所受之苦。

今日柳云儿搬弄是非,我不会就此罢休。”不在多看一眼周子博,叶澜依看向靠在周子博怀里瑟瑟发抖的柳云儿:“柳云儿你若可现在就死,本公主便将休书撤回,如何啊?”

叶澜依说完看向秋禾:“毒酒。”

“叶澜依……”听说要赐毒酒,周子博便想起身,一旁靖王妃为了靖王府,一把按住儿子的肩膀,硬是不让他起来,一个女人换来靖王府的安逸,值了,至于叶澜依小**,进了靖王府,自然好收拾。

叶澜依看向柳云儿,不理会旁人:“柳云儿你喝吧,喝了留你全尸。”

柳云儿吓到了,她没想到事情是这样,本以为来道歉磕了头就没事了,叶澜依只是闹不愉快,可现在看,她是如此决绝,当真要休夫?

毒酒送来,秋禾故意想要按住灌进去,她看着小姐在靖王府没少被欺负,如今到了扬眉吐气的时候,如何能放过。

柳云儿一看毒酒,吓得立刻躲到了后面,说什么不肯喝。

周子博也被震惊住。

不过来的时候柳云儿还说愿意为他去死……

叶澜依起身,清冷一笑:“你也不过如此,若是以前的本公主,有人为难与你,当真是毒酒也肯喝的,只可惜你终究非我良人!而这个不肯喝的,倒成了你的心尖!”

周子博整个人愣在那里,直到叶澜依人去无影踪,他才回过神来。

“世子,这可如何是好?”一看叶澜依走了,柳云儿立刻哭了起来,扑到了周子博的怀里。

周子博五味杂陈,竟没有了一点往日的怜爱。

“母亲。”

周子博去把靖王妃扶起来,靖王妃起身便给了柳云儿一巴掌,面露狰狞:“你当真以为我瞎了,要不是你,靖王府怎会如此下场,你小产?你当真小产?”

柳云儿被吓得不轻,周子博也深感疑惑,他看着柳云儿出神。

靖王妃虽然也是恨极了叶澜依,但她总要顾及靖王府。

柳云儿被打,秋禾看了就想笑,平日里作威作福欺负的人,终于知道被人刁难的苦了。

出了一场丑,靖王妃母子灰溜溜的出了丞相府。

有了这次的事情,靖王府的人也没来再找过,丞相府再度去了一趟靖王府,而这次这是叶景天亲自过去收拾女儿的衣物,顺道清点了当年女儿出嫁时候的一些陪嫁。

这一清点倒是点出了麻烦,女儿的物件少了不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