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学霸娇妻拽翻天(桑暖陆亦舟)

学霸娇妻拽翻天(桑暖陆亦舟)

来源:微阅云    主角:桑暖、陆亦舟

小说简介:

陆亦舟!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在这里待了很多天,你到底在策划什么,对外宣称你生死不明,为什么你还能在外自由活动,我也想出去!”桑暖有些憋屈的松开手,小心翼翼的从陆亦舟怀里退出来,看着他嫌弃的抬手拍了拍被她摸过的地方。我要出去查明真相,我要知道我表妹为什么要背叛我,她们费尽心思将我送来陆家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学霸娇妻拽翻天(桑暖陆亦舟)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太太,需要我去调查一下他们的关系吗?”

  周深上前,将电脑从桑暖面前拿开,还没等桑暖回他,指尖便在屏幕上敲击着,似乎在发出某种指令一般。

  桑暖自嘲的笑了笑,抬眸看向周深,淡淡道:“不用了,谢谢你。”

  “真的不用再继续调查了吗?”

  桑暖摇摇头,声音清晰道:“不用,至少……以现下不确定的境况,能让我以后对她有手下留情的余地。”

  周深不自觉后背一凉,虽然从刚才的情形来看,能看出桑暖的痛心和气愤,可是从这句话的语气来看,渗透着瘆人的冰冷和不可原谅,令人捉摸不透。

  “我这边没事了,我想一个人待会儿,你先回去吧。”

  突然想到什么,桑暖又道:“顺便帮我问下陆亦舟,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周深点点头,不再多待,交代几句就出去了。

  关上房门后,他在病房前停留了一会,似是想起了什么,阔步朝电梯走去。

  病房内,桑暖静静的躺着,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唐婧的笑脸,和那场精心策划的**。

  桑暖抬手抚上受伤的左肩,隐约还有些刺痛,可是对于她来说,一切都值得。

  夜幕降临,天边泛红,大片大片的火烧云光芒打在桑暖的脸上,为她换药检查的医护已经离开,为她送来饭菜的佣人也已经被她遣离。

  她从床上起来,从窗户向外瞥了眼医院大门处后,迅速的换上衣服,将头发随意的扎起,随即蹑手蹑脚的走向房门,刚猫着腰打开门,目光结束在某个男人精致的皮鞋上,触觉结束在了头顶的阻碍上。

  尴尬的氛围持续了十秒,每个人的脑海中都快速闪出了不同的想法。

  男人身后的周深惊讶的眨眨眼:完了,太太要被少爷给丢出去了。

  果不其然,陆亦舟的第一想法是将身下这个女人给扔出去。

  而桑暖的第一想法就两个字:要死。

  所以在感觉陆亦舟的手搭上她的胳膊时,桑暖反应迅速的抓住他的手,双脚踩上那双高级定制的皮鞋上,随即起身抬头,仰视那位神情已经冰到最低点的男人。

  “下去!”

  能感受到男人咬牙切齿的愤怒感,桑暖委屈着小脸摇摇头,有些难以启齿。

  “我刚才不是故意……嗯,就不是故意往你身上蹭的……”

  陆亦舟已经很隐忍了,如果不是考虑她身上的伤,他真的会在她蹭上来时将她扔出去。

  “好,你不是故意的,下去。”

  桑暖摇摇头,委屈喃喃,“那你答应我件事,让我出去,我就下来。”

  陆亦舟眉头微皱,眼前这个以清冷校花学霸为标签的女人,此刻像一个无赖。

  两人以这种极其唉昧的姿势僵持着,桑暖紧紧的抓住陆亦舟的手,彼此的温暖在迅速上升,只是她并未察觉,脚底下站得不舒服,还挪了挪寻找舒服的站姿。

  “如果我不答应呢?”

  “不答应,我就挂在你身上。”

  桑暖邪魅一笑,说着还往他身上凑了凑。

  “你要知道,人在有目的的时候,什么形象都能抛弃。”

  “陆太太,这样的投怀送抱,是在挑衅还是在勾/引,嗯?”

  说着,陆亦舟单手揽住桑暖的腰,猛的往怀里一带,指尖瞬间染上了桑暖的温度。

  桑暖一个激灵,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陆亦舟嘴角泛起清冷的弧度。

  “如果不是,我现在可以把你扔进去,永远关着。”

  高大的身材往后一撤,带得桑暖往前一倾。

  “陆亦舟!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在这里待了很多天,你到底在策划什么,对外宣称你生死不明,为什么你还能在外自由活动,我也想出去!”

  桑暖有些憋屈的松开手,小心翼翼的从陆亦舟怀里退出来,看着他嫌弃的抬手拍了拍被她摸过的地方。

  “我要出去查明真相,我要知道我表妹为什么要背叛我,她们费尽心思将我送来陆家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一旁的周深默默道:“太太,这些交给我来查就好,而且上午您不是说不用调查了吗?”

  桑暖轻咳两声。、

  “你明白越想越气的感受吗?”

  周深表示无言以对。

  陆亦舟来了兴致,意味深长道:“你表妹是为了钱,你继母同样是为了钱,错就错在你没钱。”

  桑暖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其实,你说话不用这么直白的,我的心灵遭受到打击,那你要不要考虑用钱来补偿我?”

  “桑太太,在我身边,你不需要有钱,扮演好你的角色,一年后我会兑现承诺,作为你救我的酬劳。”

  陆亦舟俯身,抬手从她的身边伸过去,稳稳的落在门把手上。

  “不过现在,还需要你再委屈几天,待在这里哪都别去,否则出了什么事,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兜的住?”

  森冷的语气仿佛喷洒在桑暖的脖颈,惹得她身子一颤,愣了半晌,她才憋出了一句话。

  “你身上的味道还挺好闻。”

  闻言,陆亦舟一顿,猛的后退,眼神里满是嫌弃的意味。

  “进去。”

  看着转身回到房间的小巧身影,陆亦舟眼睛微眯,眸子染上一丝清冷。

  “多派几个人守在这里。”

  周深点头。

  “少爷,那边调查的资料刚才发过来了,和您想得一样,她跟陆恒有过接触,并且收了一笔钱。”

  “还有,抓到两个参与**的人,可在带回公司时,突然吐血身亡,具体原因还在调查。”

  陆亦舟转身,眸光冷寒。

  “倒是忠心,可惜跟错了主子。”

  “少爷,陆恒那边现在需要解决一下吗?”

  “暂时不用,凭他的智商做不出这种事,他背后有更强大的人存在,现在轻举妄动只会打草惊蛇。”

  正准备离开时,房间传来动静,心头一紧,陆亦舟回头快步走向桑暖的病房,猛地将门推开,看见一双手紧紧的扣在窗户边上,不禁暴怒出声。

  “桑暖,你发什么疯!”

  一旁的周深快速的冲上前,一把拉住桑暖的胳膊,结果眼前的景象让他觉得哭笑不得。

  这家医院的病房外为了防止病人越院,在窗户外加长一道防护,桑暖稳稳的蹲在外面,露出一双无辜的眼睛。

  “那什么,我手链掉下来了,就出来捡一下,呵呵……”

  看着故作嬉笑的桑暖,陆亦舟原本打算不理会她,直接转身走人,目光却被桑暖肩上的一抹鲜红锁住。

  “进来!”

  突如其来的震怒让桑暖愣了下,一边在周深的帮助下翻窗回来,嘴里嘟囔着。

  “我只是捡个东西,又不是逃跑,发什么火嘛。”

  好不容易爬进来,又被陆亦舟按着坐在床上。

  一旁的周深了然,“少爷,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

  “你不知道你肩上的伤还没好吗,整天乱动什么?”

  桑暖一顿,偏头看向受伤的肩头,鲜血已经渗了出来,她只想着怎么逃出去没在意,现下倒觉得有些刺痛。

  “脱了。”

  不可违背的命令。

  “……啊?”

  桑暖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周深不是去叫医生了吗,医生来就好,你……你就不用看了。”

  陆亦舟目光坚毅,抬步上前,冷冷丢来一个字:“脱。”

  桑暖扯了扯嘴角。

  “那个……亦舟,我们不是有过协议么,你这么看,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不容拒绝,陆亦舟大手上前,‘撕拉’一声,在桑暖惊愕的目光下,雪白的衬衫被撕了一个口子,露出包扎的肩头。

  “陆亦舟,你是不是脑壳有包!”

  此话一出,周深正带着医护走了进来,还没等看清怎么回事,就看见自家少爷快速的拿过一旁的病号服遮在桑暖身上。

  几人僵在原地,往前走也不是,后退离开好像也不太好。

  陆亦舟默然的看向桑暖,低沉着嗓音。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今天出现的状况太多,让我怀疑你受伤的真实性?”

  什么?

  桑暖有些气愤陆亦舟的脑回路,一把将病号服拿开,指着自己的肩头,目光却直勾勾的看着一脸淡定的陆亦舟。

  “医生,麻烦你过来帮我重新看一下伤口,这位陆少爷好像在怀疑我。”

  陆亦舟没再发一言,同样直勾勾的看着桑暖,两个人僵持着。

  一旁的医生默默擦了擦额头的汗,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帮桑暖拆除绷带,等到绷带拆完露出血淋模糊的肩头时,陆亦舟带着周深离开了病房。

  还在气愤中的桑暖听到关门声,神情淡漠起来,看向医生。

  “谢谢了。”

  医生小心的帮她擦拭着伤口,笑笑:“小姐太客气,应该的。”

  从医院出来,陆亦舟已经悄然坐上备用车,这些天以一个正常人出现,反而没什么人在意他。

  四周的眼睛都盯着整栋大楼,记者、商界大佬、想要杀害他的人,都在因为他放出的消息伺机而动。

  “少爷,应该差不多了,就等陆恒那边行动了。”

  陆亦舟默然点头,冷冷的目光看向医院大门。

  “如果还没有动静,你知道该怎么做。”

  周深颔首,“是。”

  “少爷,太太她。”

  周深欲言又止的看向不远处的病房窗口,从这个角度,完全可以看到桑暖那张幽怨的脸。

  “太太?呵。”

  陆亦舟的眼神染上一丝鄙夷,语气里似有一丝讥讽。

  “以后在我面前不用这么称呼她,不配。”

  周身颔首,启动车子朝陆亦舟的私谜住所开去,与此同时,陆恒所在的别墅收到了陆亦舟病危的消息。

  “儿子,儿子你听到了没,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哥哥终于要死了!”

  柳惠那控制不住的笑声在别墅空旷的大厅响起,显得格外瘆人。

  而陆亦枫则是面无表情的玩手机,丝毫看不出任何一点感情起伏。

  柳惠兴奋的拉着陆亦枫,面容狰狞。

  “真是上天有眼啊,没想到他的这条烂命居然还有人费周章的去拿,不用我们亲自动手,整个陆氏就都是我们的了!哈哈!”

  大笑着,掩饰不住的喜悦,笑了两声后,又恶狠狠切齿。

  “这下我倒要看看那个老不死的想要怎么去折腾!不是想要治好他的乖孙吗,不是想着留一半财产给他的好乖孙吗!留吧,都留到坟墓里去了!”

  “行了,有完没完!”

  陆恒出声呵斥着有些疯癫的柳惠。

  “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这么迫切的想要自己的亲侄儿死?”

  “呵呵,我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柳惠冷哼了一声。

  “我等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久,是你没本事,让这一天这么晚到来,这些年我在老不死面前点头哈腰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儿子。”

  “老不死最宠爱的是他去世的儿子,你根本就入不了你的眼,说是将大权给了你,最终的决定权还不是在老不死的手上,就是想要给他那个半死不活的孙子留着!”

  “要等到他们死不知道要等多久,现在终于看到希望了,你还不允许我笑?!我笑怎么了,又不是我们害的!”

  柳惠愤愤的攥紧拳头,自从她嫁来这个家,受过的委屈不比谁多,她要做最强的人,以后不用看人脸色的生活!

  陆恒没有再理会这个疯婆子,在一旁默默的抽着香烟,陷入疑惑的沉思。

  这件事并非他所为,他派人调查,结果查到了自己的身上,到底是谁在陷害他?

  如果陆亦舟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头子那边也会查到他这来。

  “爸,你上报了。”

  一旁沉默的陆亦枫淡淡来了一句。

  柳惠得意道:“**是陆氏唯一的继承人,不天天上报吗?”

  陆亦枫淡定的将手机放到柳惠面前,“报上说,陆亦舟的死,跟爸有关。”

  一个晴天霹雳,柳惠和陆恒都愣住。

  “怎么会……”

  柳惠看向陆恒,不敢相信。

  “怎么会,难道这件事……真的是你做的?”

  陆恒显然被柳惠尖细的嗓音吓到,反应过来时,厉声反驳。

  “怎么,你是觉得以我的智商做不出来这件事?”

  柳惠恨恨的拍向他。

  “你还有心情跟我扮嘴?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这么淡定!”

  “不是我做的,这件事你别管。”

  “我怎么能不管,这件事老不死那边肯定已经知道了,他要是……”

  就在这时,陆恒收到了一条短信。

  ‘在思考是谁陷害你吗?如果想知道一切,明天下午三点,京都枫叶会所九号房见。’



最新小说更多>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唐玉斐江堰)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唐玉斐江堰)

穿越重生

阅读
唐玉斐江堰小说

唐玉斐江堰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

现代言情

阅读
复仇妈咪万千宠(颜真真叶凉川)

复仇妈咪万千宠(颜真真叶凉川)

现代言情

阅读
颜真真叶凉川小说

颜真真叶凉川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复仇妈咪万千宠

复仇妈咪万千宠

豪门总裁

阅读
龙凤双宝找上门(叶初然季牧泽)

龙凤双宝找上门(叶初然季牧泽)

现代言情

阅读
阿树龙凤双宝找上门小说

阿树龙凤双宝找上门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叶初然季牧泽小说

叶初然季牧泽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龙凤双宝找上门

龙凤双宝找上门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 35020302001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