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陆长生许春花小说

陆长生许春花小说

陆长生许春花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1-20 10:42:24

王二狗前段时间在工地干活,出了意外死掉了,家里就剩他媳妇陈美容,和一个没满月的孩子,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大清早的,还能碰到鬼不成。陆长生靠近屋门,屏息凝神,仔细听了一下。断断续续听到屋里传来了对话声。“一晚上300……你陪我半年……债不就清了……”“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做对不起我家二狗的事情!”

在线阅读

第二天清晨,陆长生还在梦乡之中。

在梦里,春花婶昨夜并没有推开他,他正欲策马奔腾之际,一阵吵杂之声把他从美梦中吵醒。

“又是哪个王八羔子,吵小爷睡觉!”

陆长生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最后临门一脚却被人打断了,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一下冲出了门。

循着吵闹声,陆长生来到了隔壁的王二狗家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男女两人的吵闹声,不禁有些皱眉。

王二狗前段时间在工地干活,出了意外死掉了,家里就剩他媳妇陈美容,和一个没满月的孩子,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大清早的,还能碰到鬼不成。

陆长生靠近屋门,屏息凝神,仔细听了一下。

断断续续听到屋里传来了对话声。

“一晚上300……你陪我半年……债不就清了……”

“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做对不起我家二狗的事情!”

陆长生感觉那男人的声音有些耳熟,似乎是陈小强的声音,怕出什么事情,连忙敲响了门问道:“美容姐,大清早的,是有什么事吗?吵得这么厉害。”

听了陆长生的问话,屋内男女的吵闹声突然就静了下来,可迟迟不见有人回应。

陆长生正准备继续敲门,屋门突然被开了一条缝,他一下没收住手,一巴掌拍了进去。

这一把掌就如拍在了一朵棉花上,传来了一阵惊人的弹性。

陈美容生完孩子不久,正在哺乳期,被陆长生这样一拍,一个没忍住,就嘤咛了一声,脸一下就红了。

“对不起!美容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一下子没有收住手!”陆长生连忙解释道。

陈美容被这样掌拍得脸如火烧一般,看向陆长生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可她也没有怪罪陆长生的意思,反而先道起了歉。

“长生啊,对不住,一大早就把你吵起来了。”

陆长生透过门缝看着陈美容,见她虽然强颜欢笑,但眼圈却有些红肿,显然是刚刚哭过的。

“我不打紧的,早起一些也好。到是美容姐你,要是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跟我说,你平时这么照顾我,有事情我一定会帮你的。”

陆长生一边说着,眼睛却透过门缝在往屋里面看,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陈美容听完陆长生的言语,眼睛往屋内瞟了一眼,欲言又止,最终长叹了一口气:“姐这真没什么事,你放心……”

看着陈美容这样的神态,陆长生哪里还不清楚,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但是陈美容不想劳烦他,还不等陈美容说完,他就一把推开了屋门。

果然,屋门后藏着一个人,被推开门板一砸,痛呼出声。

陆长生看着这个人脸上满是抓痕,血痕和脓液混合在一起,看着不似人样。

这不是陈小强还能是谁。

“好哇,陈小强,昨天让你跑了,今天你还敢来造孽,看我不打死你。”

陆长生可还没忘了昨天差点被陈小强劈了一刀的事情,提起拳头就要打。

陈小强昨天被陆长生踹得那样狠,哪里还不知道陆长生的厉害,连忙往后退,抱着头,口中嚷嚷道:“待会!先别动手!有话好说!我可不是来造孽的!”

陈美容见陆长生要打人,也动手拦着。

见陆长生被拦住,陈小强松开了抱着头的手,从初见陆长生的惊吓中缓过了神来。

“陆长生,我知道你能打,可你再能打,也要讲道理啊!”

“俗话说得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今天是来讨债的!”

陆长生闻言,看向陈美容,见她点头,才收起了作势欲打的拳头。

“美容姐,你欠了他钱?”

听见了陆长生发问,陈美容痛苦地闭上了眼,缓缓点了点头:“二狗娶我的时候,找陈老爷子借了3万块钱,本来是打算去工地干活还债的,哪知道他就这样去了……”

说完,陈美容就嘤嘤哭起来。

“我说的没错吧,二狗他欠了我爹的钱,现在他死了,我自然要找他老婆还,这事情,就算说到派出所去,也是我有理。”债主的身份顿时让陈小强有了面对陆长生的底气,说话的调子都高了三分。

“可我刚才在门外听见的可不是这样,我明明听见你在欺负美容姐!”

在陆长生的咄咄逼问之下,陈小强还是有点慌,嗫嚅着说道:“哪里是欺负!我这明明是给她还钱的机会,她们孤儿寡母的,不按我说的做,哪里有钱能还给我?”

“你要怎么做?”陆长生质问道。

“还能怎么做!他们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有几分姿色,我让她陪我睡觉,一晚上300块,只要她陪上半年,就能还清……”

还不等陈小强说完,陆长生又握紧了拳头,准备朝着他那张丑脸上招呼,却还是被陈美容死死的拉住了。

陈小强也被陆长生的架势给吓到了,抱着头蹲在地上叫唤起来:“一晚上300块!我已经够仁慈了,到镇上去干妓-女,一晚上都只要50块,我给了6倍的价钱,你们还想怎样!”

听了这话,陆长生实在是不能忍了,甩开陈美容的手,正准备再给陈小强来一脚狠的,腿却被陈美容死死抱住了。

“长生!不能打呀!你就算打死他,我该还的钱还是要还的!”

房间内的婴儿似乎也听见了陈美容的哭喊声,竟跟随着一起哭了起来。

母子两人的哭喊声在屋子里呼应,听着就让人揪心。

看着哭成泪人的陈美容,陆长生心中难免有些不忍,狠狠地看了一眼陈小强,厉声说道:“美容姐的债,我替她背了!!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就是,要是再看见你来骚扰美容姐,我一定打断你的腿!”

陈小强见陆长生是真的怒了,也不敢多待,连滚带爬地跑到了门边:“你肯接手也行,可要是一周之内你还不了钱,她们娘儿俩出来什么事,你可不赖我……”

说着,就已经麻溜的跑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