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花都狩魔人

花都狩魔人

花都狩魔人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1-23 11:07:27

但张凡绝对不是胆子小的人,张嘴就骂道:“靠,多大个人了,还来这套,老子可是未来的地府监察使,要来也来刺激点的。”话落一瞬,电视机咔嚓一声打开,但却没有画面,满满都是滋滋滋的雪花。随后,一名看不见脸的白衣男子,从电视里出现,张牙舞爪的,似乎要从电视里爬出来。配合一闪一闪的灯光,呼呼的风啸声,有一种恐怖的压抑感。

在线阅读

刷!

忽然,屋子里的灯全部亮了起来,一闪一闪的,好像坏了一般。

呼呼的风啸声,也从门缝中吹来,让人浑身发冷,头皮发麻,忍不住直打哆嗦。

如此情景,简直就像闹鬼似的。

胆子小的人,绝对会被当场吓尿。

但张凡绝对不是胆子小的人,张嘴就骂道:“靠,多大个人了,还来这套,老子可是未来的地府监察使,要来也来刺激点的。”

话落一瞬,电视机咔嚓一声打开,但却没有画面,满满都是滋滋滋的雪花。

随后,一名看不见脸的白衣男子,从电视里出现,张牙舞爪的,似乎要从电视里爬出来。

配合一闪一闪的灯光,呼呼的风啸声,有一种恐怖的压抑感。

“老头子,我知道是你,别玩了好吗,头七重返人间,只有三炷香时间,你确定要浪费在这里?”

张凡看着困在电视机里的白衣男子,微笑着道。

但仍谁都看得出,这抹微笑在假装坚强,脆弱的眼神,出卖了他的内心。

“你小子就不能配合我一下?”

白衣男子笑骂一声,言语中全是溺爱。

虽说在外人面前,他对张凡很严厉,但实际上都是为了张凡好。

现在多留一些汗,未来就少流一些血。

“都十几年了,你不腻,我也腻了……说吧,还有什么没交代的遗言。”

张凡像是自言自语的道,眼眶早已湿润。

他不舍得**,但知道没有办法……

然而,白衣男子也不说话,就这样平静的看着张凡,眼中全是欣慰。

很明显,他对张凡十分满意,可以很安心的离开。

他这次头七回来,也没什么好交代的,纯粹是想看孙子最后一面。

就这样,张凡不说话,白衣男子也不说,气氛刹那间陷入了寂静。

滴答……

滴答……

宁静的钟声,再次变得清晰。

两人由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话,都沉默的听着座钟的滴答声,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此处无声胜有声。

很快,三炷香时间过去了。

屋子里的灯,不再一闪一闪,呼呼的风啸声消失不见,电视机也自动关上。

白衣男子化成了一团白雾,随风飘逝。

“**,您放心去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等白雾彻底消失后,张凡才吐出一口气,表情很是失落。

随后,他把香炉前的杀鱼刀拿起,狠狠的在自己食指上割了一刀。

血液流出,滑落在杀鱼刀上。

嗡!

突然,原本平平无奇,只是造型有些奇特的杀鱼刀,猛地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岳飞的枪吗?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新主人了。”

张凡面无表情,握住了匕首的手柄。

刷!

似乎是感应到了张凡的召唤,匕首猛地一震,然后手柄迅速拉长,变成了一把杀气逼人的古代戟矛!

“张家第五十代传人,张凡,接受传承,成为地府监察使……今后,一定竭尽所能,以渡魂狩魔为己任,维护阴阳两界的秩序。”

张凡的话,掷地有声。

同一时间,两行热泪从他脸颊滑落,滴落在地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

第二天清晨,张凡收拾起**的遗物,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什么的。

至于纸钱之类的,张凡压根没有烧过,他心知肚明,那些不过是凡人自欺欺人的仪式,地府之人是不可能收到的,真要孝顺的话,为什么不活着的时候对亲人好点?

“阿嚏!我X,当上地府监察使的第一天就生病了?”

张凡吐槽道,虽然接受了传承,成为了地府监察使,但他还是凡人,要吃饭,要干活,要继续经营那个鱼档。

如往常一样挤上公交车,张凡被夹在人群中,感觉自己变成了肉夹馍。

公交车缓缓行驶,张凡闭目养神,这些年他都习惯了。

突然,公交车一个急刹车,张凡情不自禁的往前靠了一下。

“哎呦……”

前方的女孩立刻娇嗔一声,回头看向张凡,怒目而视。

女孩很可爱,是那种小鸟依人型的萝莉,长发及肩,五官清秀,粉红色的毛大衣,更是给人一种甜美的感觉。

只不过,她为什么要瞪自己啊,那眼神好像要**似的。

张凡有些莫名其妙,不就撞了一下吗?至于么。

“不好意思。”

秉着好男不与女斗的精神,张凡淡淡的开口道。

然而,女孩还是厌恶的瞪着他,最后冷哼一声,才回过头去,似乎不屑与张凡一般见识。

“姨妈来了?”

张凡心中嘀咕,也不再理会,继续当肉夹馍。

但,公交车又一个急刹,张凡又是往前一靠。

“啊!”

女孩一声尖叫,吸引了所有乘客的目光。张凡也看着她,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色狼!”

女孩咬牙切齿,再次狠狠的瞪着张凡。

刷!

一听是色狼,乘客们的目光就变了,看得张凡浑身不自在

“喂!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为什么叫我做色狼?”

张凡第一时间质问起了对方。

然而,女孩红着脸,也不解释,因为这事实在是太尴尬了,让她有些难以启齿。

难不成,说张凡一个硬硬的地方,狠狠的顶了自己屁屁两下?

臣妾做不到啊!

事实上,女孩确实错怪张凡了,因为那硬硬的地方,是张凡裤兜里的匕首。

让女孩给误会了……

“你!你!无耻!”

女孩咬着下唇,羞涩到了极点。

在这一刻,她总算知道,在公交车上被非礼的女孩,为什么不敢大喊救命了。

“神经病!”

张凡也怒了,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只觉得女孩脑子有坑。

听张凡居然恶人先告状,还骂自己是神经病,女孩彻底炸了,她这辈子真没遇见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当即就抬起脚,往张凡的裆部狠狠一踢。

但张凡是何许人也,从小就被**折磨般的疯**练,别说腿,就是子弹都躲得开。

不过,张凡也懒得多了,女孩这一踢,在他看来简直软弱无力,还不如给自己挠痒痒。

嘭!

嗯,还挺舒服的。

张凡当即眉毛一挑,还希望女孩踢第二脚。

毕竟,这种一亲芳泽的机会并不多见,而且女孩也长得挺好看的。

只可惜,女孩没踢第二脚,女孩踢完第一脚后,公交车刚好到站,门一打开,她就一溜烟的跳车跑走了,似乎生怕被张凡报复。

“我去,铁裆功?!”

车上的乘客一个个目瞪口呆,有些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还想问张凡是怎么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