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张凡徐萌小说

张凡徐萌小说

张凡徐萌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3 11:07:37

突然,就在这时,漆黑的巷子中间居然打开了一个门,一名旗袍美女出现在了门口。旗袍美女的身后,是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廊,许多端着酒水的服务员在其中走动。看起来,应该是KTV的内部环境。“你们在这里干嘛,不冷吗?”旗袍美女好奇的问道。“不,不冷。”什么不冷,你看你们,脸都冻青了,快进来暖暖,别生病了。”旗袍美女有些责怪似的邀请两人进屋。

在线阅读

回到菜市场,张凡一个早上都在哼歌,看的一些熟人很是担心。

虽说你**生前经常打你,但他才刚过头七,你也不至于这么开心吧。

当然,张凡开心,不是因为女孩那一脚,而是手中的杀鱼刀。

滴血认主之后,这杀鱼刀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了,似乎读的懂自己想法似的,才想切下去,刀就自动帮自己切了,虽然在外人眼里看来,是自己拿刀切的鱼,但实际上,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使,完全的自动化,人工智能。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啊,看来我马上就能成为杀鱼大师了。”

张凡美滋滋的笑道,这就是他一个早上都在哼歌的理由。

中午,买了盒饭,张凡连吃饭都在哼歌,而且还越哼越大声,吓得熟悉他的人,以为他得了神经病。

“嗯?!”

突然,就在张凡站起身,准备把盒饭扔进**桶之际,一股强烈的阴冷之气,扑面袭来。

“老子昨天放过你,你居然还不舍得走?”

张凡虚眯这眼眸,看向昨天那条小巷子的方向。

不过,张凡也不急,因为厉鬼是不能白天害人的,必须等到晚上才可以。

“再给你一个下午时间,免得说我心狠手辣。”

张凡喃喃了几声,重新回到鱼档,看起了小说。

……

下午。

五点。

早上在公交车,踢张凡裤裆的女孩,此时拿着一台手机,与一名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子,走到了一条阴冷的小巷子里。

太阳还没下山,这条巷子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徐萌,这条小巷子,有什么好拍的,你不会信那些谣言吧?就算世上真的有鬼,也是在荒废古屋里,森山野林里啊,这条小巷子虽然乌漆嘛黑,但周围太热闹了,左边就是KTV,右边就是沐足城。”

一名男子对女孩抱怨道。

如果不是喜欢女孩,男子直接就骂女孩白痴了。

“我又没强迫你跟来,不耐烦的话,你就自己走,我打听了一整天,才打听到这条巷子的。”

徐萌轻哼一声,她今天的心情本来就不太好,被男子这么一说,顿时就更加不好了。

“哎呀,我这不是怕你浪费时间,怕你被骗吗?”

男子连忙解释道:“再说,这个地方这么黑,就算没鬼,也极其危险,搞不好随时冒出几个**的。”

一听**,徐萌就不说话了。

她虽然反感男子,但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有男子在,总比自己一个人安全。

再说,她就是特地来寻鬼的,说不怕,那肯定是假的。

她当了好几年网红,不温不火,就看今天这一把了。

只要真的拍到有鬼,人气肯定一飞冲天。

呼……

阴风吹过,两人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很快,时间到达了晚上七点。

按理说,入夜之后,这里附近应该会更加吵闹才对,但巷子里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仿佛被与世隔绝了一般。

然而,两人都没发现这种情况,都在一心的等待着鬼魂的出现。

“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男子皱着眉头道,他们已经呆着这两小时了,这条巷子不可能没人通过。

“最好是真的不对劲。”

徐萌大大咧咧的道,但事实上,她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了,只是不敢确定,不敢说破。

就在这时,又一阵凉风吹过,两人同时打了个哆嗦。

徐萌左顾右看,看向巷子的两端。

只可惜,整条巷子依旧没有变化,依旧能看到巷子两端的景色,就是隔音有些出奇的好。

咔嚓!

突然,就在这时,漆黑的巷子中间居然打开了一个门,一名旗袍美女出现在了门口。

旗袍美女的身后,是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廊,许多端着酒水的服务员在其中走动。看起来,应该是KTV的内部环境。

“你们在这里干嘛,不冷吗?”

旗袍美女好奇的问道。

“不,不冷。”

男子摇摇头,口不对心的回答道。

“什么不冷,你看你们,脸都冻青了,快进来暖暖,别生病了。”

旗袍美女有些责怪似的邀请两人进屋。

“不,不用。”

男子还是摇头,而徐萌则完全没兴趣理,一副不拍到鬼,就打死都不走的表情。

“你们该不会是听到了一些谣言吧,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

旗袍美女笑了,似乎对此见惯不怪。

男子一脸尴尬,仿佛被家长揭穿谎言的孩子。

“徐萌,要不我们走吧。”

男子弱弱道。

“走吧走吧。”

徐萌皱了皱柳眉,她也想继续等,但现在这种情况,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这么多人又这么亮,有鬼也会被吓跑,只能等明天再来。

说着,就转过身,打算一个人走出巷子。

“巷子太黑了,走我们这里吧。”

旗袍美女喊道,与此同时,男子已经走进了那门,跟旗袍美女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

“可恶!不是说喜欢我吗,居然敢和别的女人这么亲密!”

徐萌咬了咬牙,本不想回头的,但她不信自己的魅力,会比旗袍美女差。男子只是怕冷,才会和旗袍美女站在一起。

“别过去!”

突然,一声怒吼从身后传来。

徐萌随后就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往后飞去。反应过来才发现,原来自己被一双手抱住了,自己不是飞,而是被人抱着扯开。

“是你!”

转过头,透过门口的灯光,徐萌看清楚了抱着自己的人。

赫然是今天早上,在公交车遇到的色狼!

“你,你想干嘛!”

猛地把张凡的手挣扎开,徐萌激动的喊道。

“我想干嘛?我问你想干嘛才对,你的朋友神经病,你也神经病?往**堆走干嘛?”

张凡明知故问道,同时手一挥,解开了徐萌的幻觉。

“啊!”

解开幻觉的徐萌,立刻发出一声尖叫,刺破耳膜。

只见和她一起来的男子,此时正躺在一堆又丑又脏的**堆里,闭着眼睛,满脸享受的表情,似乎在做绮梦。

“他,他,他,他怎么了?”

徐萌惊恐的问道,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问我,我问谁,我只是路过的,看不惯你们……我说,要滚床单回家滚好吗?非要在**堆上,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张凡眉毛一挑,只字不提幻觉之事。

他作为地府监察使,本来就有维持阴阳两界秩序的责任,自然不能让闹鬼之事传开。

“我我我,你你你,什么,都没看到吗?”

徐萌口齿不清的道,显然还没从巨大的恐惧中恢复。

“看到什么,看到你男朋友在**堆上做绮梦?还想怕下来?你们也太狠了吧,想红也不是这样的。”

张凡继续睁眼瞎扯,如果不把这两人忽悠走,他是没办法展开工作的。

现在已经不比十五年前了,到处都是**用的手机,在凡人面前暴露自己,万一被拍下来就死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