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花都狩魔人(张凡徐萌)

花都狩魔人(张凡徐萌)

花都狩魔人(张凡徐萌)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1-23 11:18:56

张凡停下了脚步,“女人家里?他不是有专门的作案地点吗?”对了,自从那些尸骨被发现之后,警察就专门派遣了一些警力部署在那附近维持治安,还以为这么多的人命案件会很快告破,没想到……看来还是他太相信这小镇子的警力了。他回头看着那气息已经奄奄一息的女鬼,追问:“他要去哪?”柳枝虚弱一笑,嘲讽道,“你不是不杀人吗?”“我是不杀人,但我救人。”

在线阅读

柳枝微微惊讶。

这少年居然知道自己的苟且之事……

不过转眼间,一股怒气盛放在她的脸上。她握紧拳头,耐住怒气,压低了声音道:“如果不是因为那些男人,我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路是你自己选的。”张凡不太打算继续理会她。

可女鬼不依不挠,依旧挡住他的去路,哀求道:“可我的姐姐,却是无辜的!”

“没有谁是真的无辜的。”张凡伸出手,一旁桌子上放着的刀似乎感受到了召唤,发出光芒来,竟飞起,朝着张凡飞了过来!张凡一把握住刀柄,大喝一声。“邪灵退散!”只见光芒从刀身闪耀,刀慢慢变长,长为了岳飞的枪!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那女鬼打飞!直直朝着墙上飞去。

女鬼撞到墙上,碰的一声,她痛苦的皱起了眉头,狠狠摔落到地上,一口紫色的血从口里喷射而出。

没想到这岳飞的枪竟有如此威力,一下子将她元神打散了三分!她感到有些不对劲,在对面墙上悬挂的镜子里,她看到自己精心保存的精致皮囊居然脱落,真实的面目重现,看见脸上被硫酸泼过后的可怕模样,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张凡将枪尖对准了她,冷冷说道:“滚。”

女鬼愤怒的朝着他打过来,可还没碰到他分毫,轻易的就被再次打飞。

这一次,魂魄再次被打散了几分。

她虚弱的靠在墙上,对这个少年认输了。

“我只想为我的姐姐报仇而已。”

“你找错人了。”张凡念出她的罪行。“柳枝,现年……不对,遇害那年16岁,生前曾历经磨难,14岁起,被酗酒的父亲为了换酒钱而被卖进窑子,因得罪一个中年男人而导致被硫酸泼脸毁容,失去了一切后经不起打击而自杀。拒绝去往地狱,在人世间游荡六年附身于不少风尘女子体内,将客人杀害,用于保留自己的躯体不被驱散。”

“你都知道。”柳枝没想到这少年居然如此了解自己,她对自己的毫无准备就登场采访这么一位大哥而觉得有些垂头丧气。口中念叨道:“我不是什么好鬼,但,我姐姐没有害人。却被打的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张凡呵呵一声,“她参与了厉鬼群报复人的队伍中,虽不是一个人作案,但还是有罪在身,她与你,又有什么区别?”

“她被人所害,正好当日穿的是红衣裳,才被迫成为厉鬼,失去了投胎……”

“穿红衣服死变厉鬼的说话根本不成立,你为她辩解什么?她本就跟你一样,恨透了世间一切不公,满怀怨恨怨死,怎会不找机会报复这个不公的社会?”张凡看见那女鬼也撑不住多久了,下半身开始消散,一直说话只是在加速她的消失时间而已,他不想再跟她耗下去,不过是一个要被消灭的女鬼罢了!

“他会继续害人的,在明日下午六点,他会去一个女人家里……”

张凡停下了脚步,“女人家里?他不是有专门的作案地点吗?”对了,自从那些尸骨被发现之后,**就专门派遣了一些警力部署在那附近维持治安,还以为这么多的人命案件会很快告破,没想到……

看来还是他太相信这小镇子的警力了。

他回头看着那气息已经奄奄一息的女鬼,追问:“他要去哪?”

柳枝虚弱一笑,嘲讽道,“你不是不**吗?”

张凡懒得跟她拖时间,简单明了解释。

“我是不**,但我救人。”

柳枝本想戏虐一下这个不帮自己的少年,但一想到自己这一生唯一能为了自己所犯下的那么些罪孽做的一件好事,她有着释然。

XX小区……5栋302单元……“”

说完,她消失在房间内。

化为一颗黑色的珍珠滚落在地板上。张凡蹲下身捡起那黑色珠子,见那珠子通体混黑,一点光都透不过去,甚至在灯光下都没有任何反光,他不禁感慨。

这女鬼做了太多坏事,连灵珠都不带一丝一毫的光了……

不过也没太多时间去想了,他得琢磨一下,明天该怎么去会那个**魔……

……

第二日,下午。

五点。

不过三天没摆摊,张凡今日倒霉的一条鱼都没卖出去。

不过也难怪,自从那天被**带走之后,他回到家休息了几日,本来是想过了那视频给自己带来的风头火势,没想到却好像被传成了另一个版本。

自己莫名其妙成了某个案件的嫌疑犯,平日里还会帮衬生意的阿婆,现如今看到自己的摊位都绕着走,眼神那叫一个害怕。

张凡本就不喜欢说话,更别说去解释。

不过幸而,今日那些**没给自己找麻烦了,还以为这案件还没告破,**会找上自己又调查什么。

没生意就早点收摊,反正今日正好有些事情要做。

收摊后,张凡朝着那小区赶了过去。

……

徐萌一整天没出门。

即使是叫外卖,她也没开门,让外卖员吧东西放在门口,之后还要趴在窗子上看着那外卖员的摩托车离去,再三确认安全后还要躲起来一会,过了半小时才敢去开门。

提心吊胆了一天,东西也没怎么好好吃。

她本想安慰自己那不过是恶作剧而已,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接近六点,她就越害怕。

可能是因为心理压力,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变得越来越压抑起来。

以前她不信鬼神的,为了出名拍了那视频之后,她才发现那是她作死之路的正式开启。

怕是没出名,命就先出了。

不知道横死于一个一看就不安全的小区里的新闻,会不会让她出名……

徐萌为自己这个可笑又可怕的想法摇了摇头。**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出名?她都快没命了。

看着时间一点点接近六点,徐萌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

手里紧紧握着几年前求来的护身符,虽然知道肯定没有用,但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保护自己了。报警报了,不过人家不受理这种来自于网络的威胁。

徐萌躲在桌子下咬牙切齿:“说什么警力都在调查那几起命案,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能发现的了这些命案吗?如今我因为命案而被威胁,居然没有人保护我?就这么对待告密者吗?”

话刚落音,她听到了一声令她背脊发凉的响动……

她房子的门把手,被人扭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