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我是魔尊继承人

我是魔尊继承人

我是魔尊继承人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3 15:17:40

云山天宫是隐秘于世的仙家修仙门派,有着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重要使命,就是镇守禁地山脉。李尘凡,云山天宫华宸真君门下亲传弟子。他的师姐代替他去封加固山脉封印,却意外殒命。于是,他决定前往禁地山脉,一探究竟!禁地山脉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只有他才能封印?

在线阅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正在布置阵法的青云等人脸色大变。

“小心——”

凶兽嘴里喷出炽热的火焰,玲萱脸色大变,转身就跑。

李尘凡也吓了一跳,脚下御剑,拽住玲萱腾空飞起,朝着一扇门飞去。

玲萱脸色大变:“别随便进入门——”

然而,两人的身影进入门后,就瞬间消失的无形无踪,像是进入到另外空间。

李尘凡忽然扑通一声掉下,身体还砸到了玲萱的背上。

玲萱脸色很难看,怒斥:“还没赶紧起来!”

李尘凡连忙爬起,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连最基本的御剑飞行都能掉下来,修为是越发退步了。”玲萱拍打衣裙的灰尘,张嘴就嘲讽。

李尘凡皱眉,捡起剑说:“并非我御剑飞行的问题,而是这里不能使用灵气。”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突然掉下来的原因。

玲萱柳眉轻皱,运转身体的灵气,发现被一层看不见的能力阻拦无法运用。

这才信了李尘凡的话,说:“不是让你别乱进入门吗?现在我们在什么地方?”

李尘凡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我说大小姐,在危险关头,逃命才是最要紧的。”

他刚才观察了下这个地方,发现这里又是另一处宫殿,而他们身后的门却已经消失了。

这是又一座宫殿外的门口,门外偌大的石碑雕刻着几个字体。

李尘凡走进抬头,轻念:“十二异兽封印”

,玲萱也缓缓走到他的身边朝着大殿的四周观望,眉心慢慢再次皱起。

“这里不对劲。”玲萱的声音在李尘凡耳边响起,见他没有搭理自己,玲萱轻哼一声,继续说道:“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李尘凡终于抬起头看向玲萱,照实道:“我师傅让我来的,他说你们来封印之地半月,五师姐的命牌也灭了,怀疑你们”

“半月?”玲萱双手环抱胸前,她在李尘凡身后微微踱步,掰着指头数道:“不对,我们进到这里,才三天。”

李尘凡面露吃惊,但随即他的神情又再度恢复平静,问:“难道说,宫殿里面时间流逝的速度,跟外面不一样?你们在这里呆了三天,可外面已经过了半月。”

玲萱见李尘凡不像说话,沉思:“我们进入宫殿后,就遭受到凶兽的袭击。”

李尘凡也不懂了,毕竟他师傅告知他的并不多,说:“那你们命牌灭了,又是怎么回事。”

玲萱陷入沉思:“命牌怎么会灭呢?我们除了被凶兽一直追赶,就没有发生过任何生命危险,除非”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表情变得凝重。

“除非什么?”李尘凡焦急问。

玲萱抬眸看他一眼,摇摇头:“这事先搁着,我们如今要做的,是要找到大家,与大家回合后去寻找封印地点。”

李尘凡点点头,随即疑惑了:“寻找封印地点?封印地点不是固定的?”

玲萱皱眉:“你进来的时候,你师傅没有告诉你吗?”

李尘凡摇摇头,他进来的匆忙,师傅很多事情都没说清楚。

两人不再说话,而是观察眼前的大门。

这扇大门跟李尘凡看过的任何一扇都不一样,他瞧见的很多宫殿大门都雕刻着花纹,像这一扇干净无暇,还是第一次,而且颜色也是玉石的质感。

唯一相同的是,这门上,也有圆形的凹槽。

李尘凡他盯着手环上的凹槽,那黑洞洞闪着幽光的凹槽勾,似乎就是用金珠才能打开,于是他决定试一试。

“你在做什么?”玲萱质问。

见他手中拿着金珠子,准备放进凹槽。

“我想试一试,看能不能打开。”李尘凡说着,便将珠子放进去。

一股凉爽舒适的感觉霎时间游走全身,跟最先使用金珠不同,这带给了他清透之感。

可就在这时,手环的部位却突然传来一股剧痛,李尘凡吃痛后连忙将珠子拔了下来,这才发现手环内部竟然长出倒翅戳破了他的手腕。

殷红的鲜血沿着手腕流了下来,李尘凡闷哼一声,玲萱脸色微便。

下一刻,李尘凡手伸出,血迹慢慢滴在脚下的地板,形成了细长的纹路。

“这是什么?”玲萱这才发现,他们脚下的地板,竟然雕刻着阵法。

血腥弥漫了整片空间,一股令人战栗的远古蛮荒气息让两人心身一寒。

李尘凡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每一处细胞都陷入了休眠,血融入地板,顺着纹路停在一双兽眼,兽眼散发强大的气势,像在俯视,让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竟是如此的渺小。

紧闭的大门,忽然砰的一声打开。

此刻眼前出现十二方石台,同时亮起了纯白耀目的光芒,这光芒不可逼视,为了看清眼前情况李尘凡只得向后退,此时他转头一看,正巧发现此刻玲萱就在身旁,也一脸凝重的看着发生的异变。

李尘凡正要说话,可是更可怕的异变却再次发生,只听得一声高过一声的嘶吼在大殿空间中爆发出来,仿佛藏在地底无尽深处的野兽无数野兽吼叫,吼声震得她肝胆欲碎,就连唇角都因痛苦而咬破了。

一旁的玲萱更是脸色惨白,一脸惊惶失措。

紧接着玉柱十二道白光好似染上了各种颜色,白光退散,各色却如同火焰一般开始附着在这十二颗玉柱之上,珠子在液体的拖动下悬浮至半空中,开始不停颤抖起来,倏尔间珠子内汇聚成一汪乳白色的光芒,下一秒骤然化作十一道光霞窜出大殿。

李尘凡的脑袋仿佛被雷电击中,无尽的疼痛如潮水般涌来,他能感到如汪洋般的记忆碎片涌入脑中,让他头痛欲裂。

在这模糊的记忆中,他看见一个穿戴玄铁铠甲的男子拿着一把血色长刃,正在和一个模糊地如一道影子的对手厮杀。

他忍受着疼痛的极限,继续想要看清这飞速流动的记忆碎片。

黑铠男子不停运用着这些金色珠子施展出各式各样的神通,宛如天神一般,记忆汪洋也于这一刻流逝殆尽,李尘凡的疼痛感缓缓减轻,神识再次陷入黑暗。

另一旁,剧烈的震动使得玲萱花容失色,无法抑制恐惧让她握剑的手也颤抖起来,她的身体却仿佛被莫大的威能弹压一般,竟连一丝一毫的移动都无法做到。

她望着半跪在地上的李尘凡,空洞的眼神无半点生机,心底的恐惧终于被无止尽的放大。

可就在这时,她的神识中却如电光闪过,紧接着一道平静中隐含愠怒的清脆女声响起:“玲萱,发生什么事情了?”

玲萱听出是青云师姐,她急忙用神识传声道:“青云师姐,我们现在在一座宫殿,李尘凡忽然受伤,无意中开启了这扇大门,现在整个人都陷入了幻境。”

青云那边沉默半响,叹了一声:“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再无转还之机了,这已成定局,玲萱你记着,在我们找到你之前,一定要看好尘凡师弟。”

“我明白!”玲萱毫不迟疑的回应道:“我一定会守着李尘凡寸步不离!”

黑暗中的李尘凡眼中仿佛出现了一道旋涡,他的神识终于脱离控制回到了大殿之中,此时周遭的异动已经结束,整个大殿恢复了平静,他浑浑噩噩的走到了玉柱之下,却发现除了他刚刚放进去的金色珠子,全部不翼而飞。

“李尘凡,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玲萱愤怒的娇声喝道:“你竟然用金珠子打开了封印,你究竟是什么人!”

李尘凡此时也没有晃过神来,他亦步亦趋的走到唯独在半空中不停颤抖的翠色天珠,伸出手掌拖住天珠的底部,接着束缚住天珠的青白色气息缓缓消失,而这颗天珠光滑暗淡下来,轻轻落在他的掌心。

“这些珠子被我放跑了?”李尘凡脸色煞白。

瞧见李尘凡似乎不记得自己做的一切,玲萱沉下了脸。

李尘凡想起刚刚脑海中的画面,鬼使神差的他,将一直存放在储物戒指的手环拿出,将手伸入凹槽处,顷刻间一股庞大而柔顺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之中,他只觉得浑身经脉冰凉凉的异常畅快,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似在欢呼。

“就是这种感觉……”他喃喃自语,接着便转头想要离开大殿,而与此同时,玲萱能动了,立刻挡住了他的去路,冷声道:“你要去那里?”

李尘凡静默,片刻后低声道:“我要把珠子找回来。”

“不行!”

李尘凡手中长剑缓缓出鞘,他面色阴沉如水,一个字一个字冷冽出口说道:“你,让开!”

“我要是不让呢!”玲萱背后冰晶瞬间凝成两只巨大的翅膀,全身上下的冰霜逐渐成型,宛如铠甲,冰凰族的天赋展露无遗。

李尘凡看在眼里只是冷笑一声,手环上的翠色玉珠开始发亮。“那就试试看!”

思绪还未完,玲萱赫然出手,只见一道寒风袭来,李尘凡抬手,碧绿的天珠在他手中闪烁起幽静的光芒,下一秒李尘凡完全被寒霜白雾覆盖。

玲萱嘴角扬起,可就在这时他身后一道黑影闪过,李尘凡的身影骤然出现,玲萱震惊道:“你不是被我冻住了吗!?”

李尘凡没有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手掌化刀朝她后颈轻轻一击,玲萱骤然脱离昏厥,摊在地上,李尘凡紧握手中剑,离开了这座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