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邪尊老二极品桃运小农民小说

邪尊老二极品桃运小农民小说

邪尊老二极品桃运小农民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1-23 17:03:27

龙飞正想拒绝,转头第一时间入眼的是将白裙绷的紧紧的浑圆,破破烂烂的白裙底部,隐隐约约还有诱人风光显露……微一咬牙,龙飞忙拦住了叶莹莹,正色看着她,没好气道。“你就直说还怎么帮你吧?赶紧的弄完了我好回去,两只野山鸡还在你家门口拴着呢。”“额,其实这事儿对我一个女人家家的挺不好意思张嘴的……就是,你能帮我把衣服脱一下吗?”

在线阅读

龙飞仿佛受了莫大委屈一般蓦地转身,愣头青一样不服气瞪着叶莹莹。

“算了,你要走就走吧。”

龙飞刚一皱眉,好奇叶莹莹怎么会忽然间肯放他走了,就蓦地眼眸瞪大。

原来叶莹莹竟然毫不避讳的当着他的面,开始脱起身上裙子来!

“我了个去?!叶莹莹你做什么?!”

龙飞被叶莹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半晌才回过神来。

“当然是抹云南白药和红花油啊,要不还能干什么?”

见着两只玉兔几乎完全从束缚里挣脱,而叶莹莹却仍然一副忍痛往下慢慢褪的样子。

龙飞一时之间有点懵了。

“额……小兄弟,你看我这……胳膊上好像伤的也挺重的,你要不再帮我一下?”

见到龙飞愣住,叶莹莹一咬牙,含羞带怯的看向他。

“怎么帮?”

龙飞微微转头,尽量不去看叶莹莹胸口处展露的风光。

“算了,这个先不急。看你热的,都出了一头的汗。要不,先喝点水?”

说着,叶莹莹就趴在床上去拿那个床头的水壶。

龙飞正想拒绝,转头第一时间入眼的是将白裙绷的紧紧的浑圆,破破烂烂的白裙底部,隐隐约约还有诱人风光显露……

微一咬牙,龙飞忙拦住了叶莹莹,正色看着她,没好气道。

“你就直说还怎么帮你吧?赶紧的弄完了我好回去,两只野山鸡还在你家门口拴着呢。”

“额,其实这事儿对我一个女人家家的挺不好意思张嘴的……就是,你能帮我把衣服脱一下吗?”

叶莹莹微咬下唇看着龙飞。

龙飞闻言一愣,几乎是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但还没等他动作,就见叶莹莹又开始艰难的往下褪裙子了,疼的眼泪珠子直在眼眶打转。

“算了,我帮你。”

眼看着她那副可怜的样子,龙飞狠狠一咬牙。

叶莹莹喜出望外,忙老老实实给龙飞腾出了一个地方。

龙飞刚爬上床,刚拉着她身上的裙带还没往下褪到一半,就听一声凄惨至极的哀嚎声忽然从自己身下响起!

“来人啊!救命啊!龙飞要强jian、我了!”

龙飞一愣,看着已经抱着裙子惊恐缩到床另一侧的叶莹莹,脑子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一阵杂乱匆忙的脚步声忽然从门外走廊传来,还没等龙飞回过神,就听“砰”的一声巨响,虚掩的卧室门被人狠狠撞开!

紧接着,陈家父子三人带着一大群壮汉鱼贯而入。

而陈万年手里竟然还拿着一个手持摄像头!

他们才刚一进门,一个砖头就朝着龙飞的脑门极速的飞了过来!

“姓龙的,我彪三的兄弟媳妇儿你也敢动?!你他妈活腻歪了是不是?!”

只是落后于陈万年半个身位的一个光头壮汉扔出搬砖后仿佛还觉得不解气,从身后小弟手中夺了一把砍刀就要砍龙飞。

陈大生胳膊一伸,将他拦住,先是冲着几乎风光尽显的叶莹莹点了点头,接着,冷笑着看着龙飞。

“姓龙的,这次可是证据确凿了吧?跟老子斗,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老子玩死你就跟捏死个蚂蚁一样!”

陈万年也是跟着趾高气扬起来。

“来,孙子,接着狂啊!不是能打吗?不是有那个*zi镇长当靠山吗?来啊,看小爷不一个一个玩死你们!”

“就为了陷害我,让自己的儿媳妇儿这样勾引我?咋了?陈强冬天头冷,缺绿帽子吗?”

出乎陈家父子和众人意料之外的是,面对这几乎做成铁一般的事实,龙飞脸色却没有一丝慌乱的表情,反而有闲心嘲笑他们。

陈家父子三人对视一眼,片刻后,脸色苍白的陈强抬手指了指陈万年手里的摄像机,冷笑着看着龙飞。

“姓龙的,昨天那个姓叶的不是说人证物证吗?现在人证也有,物证也有,你还**个什么?”

“跪下来叫我们所有人一声**,再一人给磕一个响头,最后,再把你嫂子苏芮送过来,老子说不定会大发慈悲饶了你也说不定……”

“跟他说这么些废话做什么,彪三,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我担着!”

指使着陈万年将摄像机关了,陈万年冲着彪三低声吩咐一句。

“慢着。”

眼看着彪三带着十数个精壮汉子就要上前,龙飞手一挥,似笑非笑看着龙家父子三人,分别从兜里和领口摘下件东西,朝着他们扬了扬。

“你们知道有种东西叫做微型摄像机和录音器吗?”

一听这话,陈家父子俱是一愣,对视一眼之后,同时脸色铁青看向龙飞。

“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不认识这女人吗?

真的以为我会傻乎乎的中你们的诡计?

本来还想看看你们能弄出来什么花招呢,结果,啧啧,不过只是三头蠢猪而已。”

“哦,陈强倒是还有一点跟你俩不一样。人陈强还深明大义,舍己为人,自己的媳妇儿也舍得往别的男人的床上送……

啧啧,当代第一好猪啊……”

“你他**找死!”

陈强脸色由白转青,又由青转红,嘴唇哆嗦了半天怒骂一句,一挥手,彪三十数人顿时呼啦啦一拥而上。

“你还躲那儿干什么?露肉给男人看露上瘾了?!”

被气得直打哆嗦的陈大生一转眼看见脸色惊恐缩在床头的叶莹莹,不由破口大骂。

“今儿把这孙子弄死之后在场的所有兄弟,一人一万!弄死的人,直接十万!”

袖子一捋,双眼猩红的陈万年抬手朝着缩到墙角的龙飞砸过去一把椅子,冲着只是围着龙飞却迟迟不敢动手的一干壮汉吼道。

“*!”

彪三曾经当过几年兵,也有一些蛮力,最擅长的就是铁头功。

一听这话,顿时气血上涌,排开身前手下,一头朝着龙飞狠狠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