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心上的少年郎已不在(徐囿清谢晏州)

心上的少年郎已不在(徐囿清谢晏州)

心上的少年郎已不在(徐囿清谢晏州)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3 17:54:27

“王上,长命锁不是那么好解的……”徐囿清收回了手,似是看到了他眼中的心疼,心里一喜,说道:“但是臣妾愿意一生一世都守候在王上身边,以血替王上解蛊……”只要他欢喜,只要他愿意对自己好一些,哪怕这消耗的是自己的阳寿,她也心甘情愿!“一生一世?”谢晏州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冷笑,甩开了她的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在线阅读

徐囿清心头狠狠一颤!

这件事除了已经去世的**,甚至连她父母亲都不知道!

到底是谁说的?

看着她闪烁的眼神,谢晏州皱起眉,“果然是真的!”

“所以,这些年之所以只有你熬的药才有用,都是因为你的血?”

谢晏州的声音之中有一种说不清的味道。

似是愠怒,又像是疼惜。

她跟着自己回宫三年了。

也就是说……这三年来,她几乎天天都在给自己喂血?

谢晏州突然一把抓住了徐囿清的手,掀开了长袖,看到她手腕上有一条深深的疤痕,像是用什么东西硬生生的割开了一样。

她的手指上,更是有许多刚刚形成的血痂……

“王上,长命锁不是那么好解的……”徐囿清收回了手,似是看到了他眼中的心疼,心里一喜,说道:“但是臣妾愿意一生一世都守候在王上身边,以血替王上解蛊……”

只要他欢喜,只要他愿意对自己好一些,哪怕这消耗的是自己的阳寿,她也心甘情愿!

“一生一世?”

谢晏州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冷笑,甩开了她的手!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谢晏州淡漠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本王只愿和沈鸾一生一世!既然你的血能解百毒,那你便调制出一剂药方,给沈鸾治病!”

“她没有病。”

徐囿清心里狠狠的疼起来了,但是却平静的看向了谢晏州,“而且王上有所不知。给王上解蛊,臣妾愿意。但臣妾的血,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用的!”

“徐囿清,你到底想要如何!”谢晏州心中腾起一股不耐和怒意,喝道:“只是一点血而已!更何况本就是你害的她!”

一点血而已?

徐囿清心中凄然。

谢晏州不知,这一滴血,就是她的一丝阳寿。

“王上,臣妾最后说一次,是她自己跳进池塘里的,臣妾没有推她,她更没有怀孕!”

徐囿清眼眶通红,一字一句,如同杜鹃啼血,决然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能不能相信自己一次?

哪怕一次都好?

“不招是吗?”

看着眼前倔强的女人,谢晏州心里突然闪过一丝狠意。

“打!打到她招为止!”

皮鞭再次落到了徐囿清身上,打的她皮开肉绽,打的她雪白的肌肤一片青紫。

但是她却没有再哼一声。

而是这样静静的看着王上。

好像要把他刻在自己的骨子里,光温柔的像是花前月下。

不知为何,面对这眼神,谢晏州的心里突然有些发堵。

他命人住手,甩袖离开,徐囿清被重新扔回了冷宫里。

躺在扎人冰冷的草席上,看着楼顶上漏风的破口,徐囿清突然无声的笑了。

喂了三年的血,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受了三年的冷落,她也知道,他有多厌恶她。

他的心里,从来就只有沈鸾一人。

既然这样……

她就用这条*命,偿还一份大礼吧……

徐囿清突然狠狠一掌拍到了自己的胸口上,吐出了一口心头血。

第二日。

冷宫门口跪着一个浑身是血,目光呆滞的丫鬟。

她手上紧紧拽着一个黑色的木盒,看着迎面走来的谢晏州,突然疯癫的笑了。

“王上,王妃为了给您治病,已经死啦!哈哈,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