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宁展颜乔苍小说

宁展颜乔苍小说

宁展颜乔苍小说

来源:掌中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4 15:27:09

《乔爷的掌心娇子》(乐行春)全文预览在哪看,这里提供乔爷的掌心娇小说在线阅读。宁展颜没告诉过乔苍,很久以前,她曾经在街头见过一次父亲,牵着小三生的女儿,在御桂坊门口排队替她买粥,买的就是山药红枣排骨粥……

在线阅读

司奕辰又一次见到了那个男人。

今天上午,就是他出现在*场,在众目睽睽之下,抱走了宁展颜。

校长在他面前连腰都直不起来,战战兢兢地喊他“乔总”。

司奕辰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不是小孩了,从小在富贵人家长大,什么都会什么都玩儿,他自以为自己比同龄男生胜出很多,甚至觉得自己已经算个男人了。

可坐在这个男人面前,他第一反应居然是自卑,觉得自己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被男人成熟强大的气场压得连头都抬不起来。

“司奕辰?”

乔苍削薄的指尖温柔触碰着面前那一碗包装高档,依旧热气腾腾的粥,扫向司奕辰的眼风却像尖刀,逼得司奕辰只想跳车。

哪怕他竭力维持着表面的冷静,还是忍不住害怕地咽了咽口水。

自己养大的小东西,居然看上这么个怂包?

乔苍淡不可见地皱了皱眉,问:“阿宁怀孕的事,你知道了?”

司奕辰反应过来他口中的阿宁是宁展颜,点了下头。

在这个男人面前,好像所有人都只有点头俯首的份儿。

乔苍正打算再说点什么,司奕辰的手机先响了。乔苍垂眸扫了一眼,亮起的屏幕上是一个亲昵的称呼“亲爱的班长大人”,底下那串号码,他再熟悉不过。

每个数字都像绵密的针扎进他眼里。

只一眼,乔苍僵硬地移开了视线。

司奕辰见乔苍没有阻止的意思,小心翼翼地接听了电话:“喂……”

车厢内很安静,女孩柔软的嗓音就漏了出来。

“不是去买粥了吗?迷路了?”

粥铺就在医院对面,司奕辰离开的太久了,宁展颜怕这个二世祖买个粥也能惹出什么麻烦。

“没有,我马上就回去。”

“嗯。”

挂断了电话,司奕辰只觉得车厢气温仿佛瞬间降到了零下,寒意入骨。

乔苍扫了眼面前的热粥。

“把这个带回去给她。”他俊美异常的脸陷在暗处,透着说不出的阴森戾气,“照顾好她,否则,你没本事承担后果。”

司奕辰哪有心思琢磨他话里的深意,他只想赶紧离开,从小到大他见过的大人物也不少,可还没有哪个像面前这个男人一样可怕的。

他拿上粥赶紧推门下车,一溜烟跑回了医院。

乔苍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心,让徐熠开车。

“九爷,您不进去看看宁小姐?”

乔苍讥声冷笑:“我进去干什么?看他们怎么如胶似漆,卿卿我我?”

不过是离开一会儿买份粥,她已经迫不及待地催他回去了。

就这么喜欢?!

徐熠识趣地闭嘴了。

只是九爷这语气,怎么莫名听着那么酸呢?就像是……一缸陈醋翻了!

徐熠被自己脑子里跳出来的想法吓一跳。那可是宁小姐啊,九爷当女儿宠着疼着的,要是被九爷知道他在想什么,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徐熠。”乔苍倦怠地闭眼休憩,嗓音低沉,“联系一下司家的人,约时间吃顿饭。”

“是。”

司奕辰那个小兔崽子要是敢不负责,他就让整个司家陪葬!

“这是你买来的?”宁展颜看着摆在面前包装精美的热粥,有些意外。

这是御桂坊的粥,御桂坊的厨子祖上是宫廷御厨,牌面很大,每天每种粥限一百份,这个点去排队都不一定买得到。

而且那地方离医院很远,司奕辰不可能这么短时间买到。

司奕辰支吾着没有正面回答:“你不是饿了吗?快尝尝!”

他忽然不太想把那个让他自惭形秽的男人说出来。

宁展颜的眼神却好像能把他看穿,但她到底没说什么,拆开包装,是一份山药红枣排骨粥。她突然眼眶有点涩。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她想喝这种粥。

那天是她生理期,每个月的这几天,她都疼得死去活来。

吃药看医生都不见好。

乔苍回来的时候,她正疼得在床上缩成一团,裹着被子还冷汗直冒。

乔苍脱掉西服外套,他刚刚应酬完,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意,但没有烟味。他蹲在床边,大手抚摸着她汗湿的脸,眼底漾着温柔心疼又无奈的底色。

“怎么疼成这样?”

他偏偏无能为力。

“九爷,我好疼……”她小脸苍白,她借自己的疼痛跟他肆无忌惮地撒娇,轻声说,“你抱抱我吧,抱抱我就好了。”

他真的躺上床,躺在她身旁,温热的大手隔着睡衣薄薄的布料贴在她小腹上,不轻不重地揉着。

“张嫂说你晚上没吃东西。”他说话时,温热的鼻息铺洒在她而后,宁展颜觉得浑身都热起来了。

“嗯……”她翻过身往他怀里钻,头埋进了他胸口,不想被他发现红透的脸,小手搂着他的腰,闷闷地说,“我吃不下那些补品。”

乔苍由着她撒娇,眼底漾起一丝无奈宠溺:“那你想吃什么?”

她想了想说:“想喝粥,御桂坊的山药红枣排骨粥。”

他低声应着:“好。”

宁展颜没告诉过乔苍,很久以前,她曾经在街头见过一次父亲,牵着小三生的女儿,在御桂坊门口排队替她买粥,买的就是山药红枣排骨粥……

这个世界亏欠她许多,对她很坏,后来她遇见了乔苍,那个男人把所有她没得到的宠爱,都加倍给她了。

可他却不爱她……

连进来再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宁展颜埋头一勺一勺喝着粥,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砸进热粥里,咸得发苦……

在医院休息了两天,宁展颜收拾好心情,回学校继续上课。

一进校门,她就察觉到了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