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少夫人她又渣了

少夫人她又渣了

少夫人她又渣了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1-24 16:18:06

混吃等死的乡下野丫头苏秦被迫要嫁给一个残废傻子。呸!真当她是好欺负的吗?当天,她找了一个帅气的小哥哥,对方要颜值有颜值,要嗓音有嗓音,就是……工作不正经。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要长得帅,其他不成问题。某日,她忽然发现自家工作不正经的男人,竟然是帝都神秘大佬,不仅帅,还手握经济命脉……“女人,不想对我负责还想跑?”

在线阅读

苏秦从酒店出来,便直接去了医院。

苏振庭为了逼她乖乖就范,直接给外婆转了院。

虽然医药费比之前贵了一倍,但医疗条件好了很多。

苏秦这么多年也攒了点钱,暂时还能支撑下来,便没再转院。

重要的是……外婆的身体,也经不起折腾了。

一进入重症监护室的走廊,就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

苏秦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哪怕已经过了两年,她还是无法对这种伴随着死亡的味道适应。

她走到最里面那间ICU病房门外。

隔着防护玻璃,她看到外婆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整个人都瘦的要脱了形。

外婆一生要强,当初苏秦的母亲死后,苏振庭本来被郑秀秀蛊惑着,打算把她扔到国外自生自灭。

是外婆站出来,强行带走了她。

要是没有外婆,她说不定早就在国外被郑秀秀给害死了。

“外婆,您快醒来吧!”苏秦抚摸着玻璃,眼神渐渐暗淡下来,“他们都是坏人,都觉得您要死了,拼命算计您留下的财产。”

“郑秀秀那个小三,还想把我卖给一个残废……她的算盘倒是打得好,既能拿到霍家投资的一大笔钱,又能把我给踢出去,让我彻底丧失竞争力。”

“呵……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苏家的那些财产,都是您和我妈当初呕心沥血打拼下来的,哪怕彻底毁了,我也不会让他们玷污!”

像是小时候每次受了委屈后,都会找外婆来安慰。

苏秦的声音低低的,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把自己脆弱委屈的一面表露出来。

“苏秦。”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听到这声音,苏秦的声音冷了冷,她微微侧头,将眼角的泪水拂去,才冷着脸,转头看向来人。

“秦臻。”

这个曾经和她青梅竹马,口口声声说着爱她,要娶她的男人,却在半个月前,爬上了苏苒的床。

真没想到,他还有脸来找她。

秦臻看着眼前的苏秦,微微皱眉:“苏秦,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你外婆到底什么情况,医生已经说得很明白,根本治不好了!你现在花在她身上的钱,都是浪费!”

苏秦眸底的冷意,越来越深。

秦臻从来没看到过苏秦这么冷的样子。

以往,她在他面前一向是温柔如水,软糯又可爱,仿佛他就是她的神,看着他的眸子里总是盛满了仰慕。

可现在,她那双圆溜溜的眸子,却只剩下疏离和嘲讽。

苏秦看着他笑了下:“因为我只是个从乡下来的野丫头,而她苏苒是上流社会的大家小姐,所以她找的医生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对吗?”

秦臻狠狠皱眉:“你别无理取闹!她找的是国内有名的……”

“那就不会说谎了吗?”苏秦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的话,“秦臻,你明知道苏苒有多巴不得我外婆死,却仍然对她找来的人说的话毫不怀疑……你到底是真的为我着想,还是苏苒在床上的技术太好了,让你食髓知味,舍不得放弃了?”

秦臻没想到苏秦会直接说出来,整个人都愣了下。

但紧接着,他就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她:“苏秦,你怎么变得这么没教养了?说话这么下流……”

“我这人一向对人说人话,对狗说狗话。不然怕对方听不懂。”苏秦微笑,“不用感动,我就是这么体贴。

这不就是骂他是狗?

秦臻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不耐烦道:“没想到你在乡下住了这么多年,好的没学会,那些村妇的粗鄙倒是学了个满!”

“你说的对,人都是随着环境变的嘛。”苏秦毫不在意的点头,“你看你和苏苒呆久了,连脸都能随便扔地下踩了。”

事到如今,这种嘲讽,对她来说比牙签刺了一下还没感觉。

但秦臻这种从小被捧着长大的公子哥却受不了,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苏秦!”

“这就生气了?”苏秦嗤笑一声,“我不过说个事实你就这么气急败坏,苏苒那白莲花一样的心机,你怎么就一点没学到呢?”

“你够了!”秦臻再也听不下去了,看着苏秦的目光,失望透顶,“苏秦,在我来这里之前,苏苒她一直都在担心你,还不停的为了你和苏叔叔求情。就连你外婆能转到这么好的医院,都是苏苒尽心尽力去办的,甚至为了请那个专家,她连着一个星期登门拜访!她对你外婆的关心,一点都不比你少!”

“你可以不喜欢她,但你怎么能这么贬低她、侮辱她?”

苏秦听得差点笑起来,她抹了把眼睛,把溢出的眼泪擦掉:“你说的真是太对了。下次见面,我一定要好好感谢她才行。特别是她趁机将我的未婚夫拐上床这件事,必须得好好谢谢她呢!”

“你……”秦臻忍无可忍的摇了摇头,“不可救药!”

苏秦看着他怒气冲冲转身离去的背影,笑出了眼泪。

医院外面。

苏苒早就等在那里,一见秦臻出来,连忙走了过去。

“秦臻,我姐姐她怎么样了?”苏苒满脸关心的问道。

秦臻怒火未消:“她这种人,不值得别人关心!”

苏苒安抚道:“你别生气。姐姐的外婆从小将她养大,现在却病成这样,姐姐心里难过,说话难听也能理解……而且,我和妈妈确实夺走了她的家庭……她恨我,也是应该的……”

“苏苒你别这么说自己。”秦臻心疼的搂住她,“你就是太善良了,她处处针对你,你还这么关心她……连你请的国内数一数二的专家都不相信,她一个乡下来的,还真以为自己医术能比专家还厉害了!”

苏苒靠在秦臻怀里,轻轻叹了口气:“当初姐姐要是没有被她外婆带回乡下就好了。在乡下待久了,思想和见识难免跟不上现在的社会发展……有些事情,她不理解也正常。咱们默默帮她就好了。”

秦臻看着苏苒这么体贴又懂事的样子,心里不由一阵温软。

“你这么善良无私,谁娶了你都是天大的福分!我能得到你的喜欢,实在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苏苒柔柔一笑,依偎进秦臻的怀里。

在秦臻看不到的方向,她的眸光微微闪了下。

别说苏家的银行现在已经快不行了,就算在巅峰时期,也比不上秦氏集团分毫。

更别说秦家还是根基深厚的百年大家族,哪怕在豪门圈子里,也是顶尖的存在。

虽然秦臻只是秦家旁支排末尾的子孙,可他在秦氏集团的职位却不低。

只要能够和秦臻结婚,那她就等于真正踏入了豪门的上流圈子。

本来,这个机会是苏秦的。

可谁让苏秦和她外婆都那么愚蠢,放着好好的苏家不待,非要跑到乡下去住。

没了苏家大小姐的光环,空有张漂亮的脸,有什么用?

秦家怎么可能让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进门!

苏苒和秦臻抱在一起,两人谁都没注意到,苏秦就站在不远处。

她双手抱胸,斜倚在墙上,淡淡看着不远处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

“这么看着就满意了?”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清冷却如大提琴般低沉磁性的好听嗓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