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归嘉晏柏寒小说

归嘉晏柏寒小说

归嘉晏柏寒小说

来源:微阅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4 16:43:43

晏夫人:“柏寒,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东西,居然敢对你下如此狠手,打一顿再交给警察处置,绝对不会让她逍遥法外。”她一点都不担心归嘉和敢把她指使的事情说出来,毕竟她满脑子都是嫁给自己儿子,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愿意的。你知道什么了?”晏柏寒坐直了身子,淡淡的问道。

在线阅读

原主带晏柏寒上雪山,分明是受了晏夫人指使的,可现在为什么她还要被晏夫人兴师问罪?

“还不承认?那柏寒这浑身的伤是哪里来的?现在铁证如山,别想抵赖!”

晏夫人脸色难看,厉声斥责。

她派去的人回来说了,就是归嘉和突然反水,把那几个打手全都制服了,还把晏柏寒这个**带回了别墅!

只有晏柏寒死了,晏凌才能理所当然的继承晏氏集团。

而归嘉和居然连个**都弄不死,留着还有何用?

“伤不是我弄的,而且我也受伤了。”

归嘉和不卑不亢的回到,她察觉到了晏夫人的戾气,大概也猜到晏夫人为什么这么快就找了过来,就是想把雪山发生的一切都推到她的头上,然后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不可能。

归嘉和昂首,直直的盯着晏夫人,一点都没有退缩。

这硬气的小模样让晏夫人气得直戳她脑门:“不知悔改的东西,给我跪下!”

不等归嘉和反应,晏夫人带来身材高大的保镖一脚朝她白皙的膝盖窝踹去!

猛力之下,归嘉和双膝跪地!

她疼得抽气,攥紧了衣角。

“还不承认吗?”

晏夫人站在她面前,高高在上,严肃凌厉,仿佛审问罪人一般。

归嘉和知道,晏夫人今天是铁了心要把过错全都扔到她身上。

她抬眼,仍然坚定:“我没有。”

晏夫人怒道:“我看是你骨头硬,还是我的棍子硬!”

说是棍子,实则是一根电棒!

发出兹兹的电流声!

保镖毫不留情,一棒直接打在她的脊背上!

“嗯……”

归嘉和咬紧嘴唇,可背上本来就有伤,又添新伤,她发出闷哼声。

剧痛无比……

“嗞——”

又是一棒下去!

顿时,归嘉和浑身都没了力气,从未经历过的剧痛在体内流窜,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啃噬着她身体里的每一根骨头。

双腿无法支撑,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晏柏寒眉梢微动,常年冰冷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动容。

他心头一紧。

本以为晏夫人和归嘉和是串通好来演戏给他看的,但想起这个女人对他突变的态度,看到她现在狼狈疼痛的模样,这哪里像是在演戏?

分明是晏夫人要把这个蠢女人往死里整啊!

他骨节分明的手扣紧了轮椅的把手,眼里有隐忍的怒意:“住手!”

语气凛冽。

晏夫人:“柏寒,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东西,居然敢对你下如此狠手,打一顿再交给**处置,绝对不会让她逍遥法外。”

她一点都不担心归嘉和敢把她指使的事情说出来,毕竟她满脑子都是嫁给自己儿子,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愿意的。

“你知道什么了?”晏柏寒坐直了身子,淡淡的问道。

他们刚从雪山上回来,她就知道了归嘉和要杀他的事情。

还真是快。

晏柏寒嘴角扯起讽刺的笑。

但是眼神却落在归嘉和的身上,刚好归嘉和昂着头看他。他清晰的看到她红了的眼角,以及那眼底显而易见的期盼跟委屈。

她很疼?

“跟你出去的佣人早就回来告诉我了,柏寒,你是我晏家的大少爷,那能吃这样的亏,今天就算是被打死在这里,也是她活该。”

晏夫人示意,旁边的保镖立刻领会,电棍又一次朝着归嘉和身上狠狠的砸去,撕裂般的痛楚让归嘉和抽泣,不断的挣扎,渐渐滚到了晏柏寒的脚下。

她猛地抓住了晏柏寒的裤子。

“夫君,夫君救我。”

晏柏寒浑身一僵,目光落在她纤细而而又素白的手背上。

“今天的事情,跟归嘉和无关。”

晏柏寒终究还是开了口,他沉沉的声音就像是一道耀眼的曙光,落在归嘉和的身上,明明疼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她还是听到晏柏寒的声音。

他在骗晏夫人。

为了救她。

但是很明显,晏夫人根本就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归嘉和不抗下这个锅,有心人要是稍微深究一点,就会查到她的头上来,她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柏寒,不用给她开脱,你先去休息,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晏夫人一挥手,就有保镖上前来推动晏柏寒的轮椅,想要推走他,但是归嘉和死死的抓着他的裤脚,就是不肯放开。

晏夫人上前一脚踹在了她的手上,踹得她滚了好几圈,一头撞在旁边的墙上,额头上肿了起来。

晏柏寒眯起了眼,正欲开口。

推着他的保镖眼神一闪,不经意的撞了一下他的腿,差点把他从轮椅上撞飞出去。轮椅刚好就在楼梯口,那保镖的力气要是再大一点,晏柏寒就会从楼上飞下去。

归嘉和刚好挣扎着回头看。

刚好就看到了那一幕。

腿脚动弹不得的晏柏寒,居然被个下人给拿捏,这简直欺人太甚。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归嘉和反手夺过保镖手里的电棍,猛地一下爬了起来,举起电棍,狠狠的砸在故意伤了晏柏寒的保镖身上。

“咚,”那保镖直接一头栽在了地上。

而归嘉和则是一步一步走到晏柏寒的面前,吃力而又缓慢的张开手,挡住了他的身体:“打我可以,谁要是敢动我夫君一根汗毛,我让他死。”

她的声音很好听,清脆而又婉转,但是当她凶狠的盯着人的时候,无人再小瞧她。

就连晏夫人,都惊诧的看着突然爆发的归嘉和,以为看错了人。

她今天居然护着晏柏寒?

“谁也别想,动他。”

归嘉和浑身都疼,疼得吸气都困难。

但是,她不想变成寡妇啊,不能让晏柏寒受伤,不能让晏柏寒死,她就必须站出来护着他。

毕竟,那是夫君啊。

“呵。”

晏夫人冷笑,不自量力的东西。

还没等她吩咐,旁边的保镖就围了上来,大有要把归嘉和当场打死的架势,还有一人甚至直接冲着晏柏寒的轮椅去的。

“岑林芝,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