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教授追妻请排队(姜予念江叙)

教授追妻请排队(姜予念江叙)

教授追妻请排队(姜予念江叙)

来源:微阅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5 09:18:41

“美女,我也一个人,喝完咱们换个地方呗!”男人一边说,一边往酒里放了什么东西,快速地晃了一下,再将酒杯推到姜予念面前。酒吧里的那些套路姜予念都知道,在男人将手搁在她肩膀上的时候,就被她甩开。“滚。”她淡淡一句,却表明立场。男人被拂了面子,淬了一句,“都他妈来酒吧买醉了,装什么清高?姜予念没理他,起身,拿着包离开。

在线阅读

结婚后的姜予念很少来酒吧。

因为江叙不喜欢混迹夜场的女孩子,他喜欢温柔,善解人意,说话带着吴侬软语强调的。

可惜,姜予念从小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

喜欢到处玩儿,闲不下来,活脱脱的一个假小子。

后来知道江叙喜欢那一款的女生,她开始穿仙气满满的长裙,说话的时候压低声音,营造出一副淑女的模样。

一群狐朋狗友见她开始走淑女路线,见面之后以为见到鬼了。

笑着喊她快点换回原来的T恤牛仔裤,她这样就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屁孩儿。

按照姜予念以前的性格,应该一脚踹上去,再骂一句:“怎么跟爸爸说话的?”

但那是的她柔着声音,眼眉含羞地说了一句:“可是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呀!”

那一个“呀”字的尾音着实让那些朋友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曾经为了让江叙喜欢上自己,卸下了一身的骄傲,最终没能换来他的真心。

已经五六杯长岛冰茶下肚,后劲儿上来,姜予念单手支在吧台上,眼神多少有些迷离。

看吧,太长时间不喝酒,连酒量都跟着退化。

彼时,一个男人路过,他注意姜予念很久了。

他打量了一下周围,便坐在姜予念身边,不怀好意地问道:“美女,一个人啊?我请你喝杯酒。”

男人扬手招来酒保,喊他上一杯伏特加。

“美女,我也一个人,喝完咱们换个地方呗!”男人一边说,一边往酒里放了什么东西,快速地晃了一下,再将酒杯推到姜予念面前。

酒吧里的那些套路姜予念都知道,在男人将手搁在她肩膀上的时候,就被她甩开。

“滚。”

她淡淡一句,却表明立场。

男人被拂了面子,淬了一句,“都他妈来酒吧买醉了,装什么清高?”

姜予念没理他,起身,拿着包离开。

她知道再喝下去,就得醉了。

要在醉酒之前,回家。

从酒吧出来,要走出巷子才能打到车。

夜风很凉,吹在身上凉飕飕的。

一个男人从身后过来,一把拉住了姜予念的手臂,“走吧美女,陪老子好好玩一个晚上!”

是刚才那个男人。

在酒吧里面不好下手,竟然还跟着她出来了。

“松开!”姜予念试图将手从男人的手中抽出来。

可在力气这件事上,女人永远是吃亏的。

姜予念被男人连拖带拽的,试图将她塞进旁边的车里。

她使出了浑身力气,也没能将男人推开!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却被一脚踹开!

“**,谁啊?”男人从地上起来,冲来人吼道,“这老子的女朋友,我还不能带回家怎么的?”

“你再说一遍?”

低沉中带着愠怒的声音传入姜予念耳中,她转头,定睛一看,才看清楚来人是江叙。

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开口喊江叙的名字,这个男人冷厉的眼神就扫在她身上。

“能耐了,自己一个人跑出来喝酒?”他恼怒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耐,对她深夜出来喝酒这件事,极为不满。

可能是喝了酒,姜予念说话也不过脑子,回了一句:“要你管?”

男人眉头拧了起来,“懒得管你,但我们还没离婚,你和他干什么?”

“要你管?”她仿佛只会这一句话似的。

江叙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一个醉鬼闹脾气,“要找,你也找个看得过去的。珠玉在前,你还能看得上这种货色?”

那试图带姜予念去做某些不好事情的男人恍然,这两人原来是夫妻,赶忙灰溜溜地跑了。

姜予念来了脾气,所有没敢在清醒的时候发泄出来的情绪,在这个时候集中喷发。

“我找什么货色那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管。你都能找沈星辰那种货色的,我为什么不能在酒吧里面找?”姜予念甩开江叙的手。

她不想跟江叙走,要回自己家。

江叙耐心本就有限,不想继续和姜予念在这街上闹。

抓着她的手臂,将她塞进了自己车子的副驾。

他绕过车头,上车,在姜予念试图打开车门跳下去之前,落锁。

“江叙,你让我下去!”姜予念拍了两下车窗,“你来找我干嘛?给你儿子治病?搞笑,现在都下班了,我没有义务二十四小时在医院守着他!”

江叙将她按回椅子上,略有些粗暴地系上安全带。

随后启动车子,离开。

“你带我去哪儿?我不要回去和你装设么幸福美满的夫妻!好多人都知道你有私生子了,你以为能瞒老太太多久?”

果然,酒后吐真言。

江叙只淡淡地说道:“回家。”

“那不是我的家!而且我已经搬走了!”姜予念道。

此时的她,三分醉意七分醒。

“我告诉你姜予念,这段婚姻不是你们说开始就开始,说结束就结束。你没资格!”江叙到底是恼了。

他突然将车子停在黑黢黢的路边,姜予念没注意,身子弹出去又被安全带拉回来,右肩被安全带勒得生疼。

男人却转身,一手扣着姜予念的后脑勺。

一字一顿地说道:“记着,你,没资格说离婚。当初你困住我的人生时,就该考虑到你的人生也被束缚在这段婚姻里。”

他眼神像是在千年寒冰里面浸润过一样,看得姜予念后背一阵生凉。

他讨厌她的另一个原因,大概就是因为他自己的婚姻沦为一场被包办的生意。

而且他始终认为,他们能结婚的幕后主使,是姜予念将老太太哄得团团转。

处心积虑地讨好所有人,就是为了嫁给他。

“你都已经折磨我三年了,不够吗?”姜予念声音轻了下来,迎上江叙冷厉的目光,“而且你都有儿子了,你不跟我离婚,你是真的打算让他当一辈子的私生子?”

男人却没将她的示弱放在眼里,冷淡地说道:“你介意的,就是那个孩子?”

她介意的,是那个孩子吗?

“那我给你一个孩子。”

“你想干什么?”姜予念警惕起来。

但是,江叙放倒她副驾上的椅背,越过驾驶座与副驾之间的横杆。

跨到姜予念身上,结结实实地将她压着!

“江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