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宦妻有喜:千岁大人求放过

宦妻有喜:千岁大人求放过

宦妻有喜:千岁大人求放过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5 10:03:50

她是被戳瞎双眼,砍断四肢后重生的庶女,逼迫给姐姐替嫁给权势滔天的东厂厂公, 他是大殷朝性格最暴虐,最有权势的公公,为报国仇甘愿成为假太监,谄媚讨好。 一对伪夫妻,一个把持朝政,一个搅动后宫,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奸佞,是小皇帝最害怕的仇敌。 私下她问:“为什么你要如此宠溺我,不容别人说我分毫?” 他嗜血冷笑:“不过是不允许我有半分污名罢了

在线阅读

当夜,苏锦若正准备睡觉,刚躺下去没多久又疼得爬起来,撩开衣服看了看浑身青紫的伤痕,大多数都是雍王府留给她的旧伤,还有日前留下的剑伤,之前一番折腾,伤口又裂开了,绷带都染红了。

苏锦若唤丫鬟春香拿了药膏过来,没有惊动任何人,默默关上门,起身走到镜子前,脱掉上衣对着镜子抹药。

因着脖子那一处也红肿的厉害,低着头上药折腾久了,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苏锦若喘了一口气,又开始折腾身后的鞭伤,这些都是前不久她还身在雍王府时被人欺凌留下来的,没人给她上药,就把人匆匆披上凤冠霞帔送到了南宫府。

她想着心底便忍不住恨意汹涌,不小心戳到了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苏锦若从药瓶里取了点药膏,侧过脸照了照镜子,正要往脖子上抹,突然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开门声,她转头望去,一个身着太监服的颀长身影站在门口。

她心中一惊,放下了手中的药瓶,起身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

南宫珏俯首打量着她脖子上的伤口,轻柔地拉过她的手腕,将她带至桌旁,取来药膏帮她上药,略有些粗糙的指腹轻柔地拂过白皙的脖颈,仿佛呵护世间最珍贵的宝贝,可苏锦若却突然浑身止不住地哆嗦起来。

她想起前世,南宫珏抛弃她时的样子,也是这么温柔到极致的感觉,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顿狂风骤雨,而后便将她扔在极荒之地再也不管不顾。

南宫珏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将最后一处伤口涂抹好药膏,细致地拢好她的衣衫,便默不作声地看着她。

她和之前暗卫打探来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她的一些言行总让他无法看透,他很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既然无法掌控,那是不是该毁了才好?

苏锦若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她强忍住心中的恐惧,浅浅地勾着唇角,“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南宫珏平静的目光终于起了波澜,原本下意识防备的大手落在她后心处,却堪堪停在了咫尺之间,也未能下得去杀手。

唇齿间香软交融,女儿香甜的气息窜进鼻息间,南宫珏心下一软,内心风起云涌的同时,眼底更是震惊,握着她的手退开一点:“苏锦若,你在干什么?”

外人眼中,他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太监。哪怕权势滔天,也改变不了他身体残缺的事实。正常女子,谁会亲吻一个太监?

她难不成还打算献身么?

“夫妻之间,肌肤之亲不都是正常的吗?”苏锦若呼吸一沉,心里明白他的震惊从何而来。

世人都以为南宫珏是太监,可她前世也是知道,南宫珏根本就不是个太监,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所以,他也会对女子的亲近有反应。

看着她单纯无知的眸子,南宫珏咬了咬牙,甩开她的手:“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明**同我一起入宫。”

苏锦若倒也没有留恋,起身目送他离开,关上门却仿佛脱了力,整个人扑倒在床上,出了一身冷汗,每次看到南宫珏如同和**爷过了一次招,她看似冷静,心底的惧怕和戒备却是由来已久。

舔了舔干涩的唇,苏锦若昏昏沉沉睡过去,恍惚又梦到前世那片沙漠,那凄惨骇人的鹰叫声,苏溪的嘲讽,飞禽的怒鸣,利爪和尖喙刺穿骨肉,仿佛一直刺进了她的灵魂,让她永远不得解脱……

“苏溪,你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杀了你……雍王府,该死!”

窗前,一道修长的黑影沉默地看着在睡梦中挣扎的女子,将她面上的恐惧和怨恨尽收眼底,眸中不由地好奇:苏锦若对苏溪和雍王府为何会这么仇恨?

仅仅是因为她在雍王府备受欺辱吗?

“沉霖,对苏锦若,你怎么看?”南宫珏放下珠帘,将纱帐内的噩梦隔绝开来,平静地走出门外,看向一侧的侍卫。

沉霖却没有主子这么强烈的好奇心,平静地提醒南宫珏,“以属下看,苏锦若肯定是装的。雍王假意投诚,实则对大人您处心积虑,他送来的庶女,必然不简单。”

南宫珏沉默片刻,头也不回地离开:“好生查查这个苏锦若,事无巨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