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苏锦若南宫珏小说

苏锦若南宫珏小说

苏锦若南宫珏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5 10:16:28

《宦妻有喜:千岁大人求放过》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宦妻有喜:千岁大人求放过》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角落里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凑近了身旁粉衣女子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粉衣女子立马站了出来,“姐姐真会开玩笑,又把以前在家时用的那套拿出来了?不过你现在可是不同了,毕竟是成了家的人,哪能再像以前一样吃着碗里

在线阅读

翌日,皇帝生辰宴在清华殿举行,日暮时分,百官已如数就坐,女眷们在左,官员们在右,门外层层把守,年仅八岁的小皇帝和年轻貌美的太后坐在上首,丝竹声不绝于耳,但是真正能静下心来欣赏之人却寥寥无几。

苏锦若随南宫珏出现在大殿门口,太监高呼一声:“南宫督主携夫人到殿。”

“见过督主,督主夫人。”

苏锦若跟着南宫珏进了园子,淡淡地扫了眼一大片垂首行礼的人,切实感受到了身边男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她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南宫珏,目不斜视地跟着他走了进去。

待二人走后,众人纷纷聚在一起说起悄悄话。

“没想到南宫大人如此俊美,我还从没见过比他还要好看的男子!”

“不过是个阉人,娶了个如花美眷却只能放在房中当摆设,苏家小姐才是可怜人!”

“小点声!这种大家心里都有数的事情干嘛非要说出来!你忘了他是谁了?”

苏锦若听着众人细碎的话语,隐隐猜到了内容,她抬眸看了眼当先走在前面的人,心中疑惑,明明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为何要承受这样的屈辱?

南宫珏扫了眼身后心不在焉的人,不动声色地停步,看着前方坐着的人。

苏锦若闷头撞在了他的背上,揉了揉额头正要发问,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的男人,正笑看着自己。她攥紧了手,眼中的恨意差点掩盖不住。

君凌霄!前世自己确实对他有情,可是一次又一次无情的设计陷害,总是让她措手不及,直到临死前她才明白,原来那人从来都只是把自己当成棋子,根本没将自己放在心上过。

君凌霄收回视线,朝南宫珏不甚恭敬地拱了拱手,“南宫大人,前些日子没来得及去府上贺喜,实在是抱歉,看到大人和尊夫人感情如此之好,想必夫妻生活定是十分和谐吧?”

众人的目光隐晦地在南宫珏和苏锦若身上徘徊,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苏锦若心中暗恨,面上却带着娇笑,挽上了南宫珏的胳膊,“夫君,你看凌王是在羡慕我们呢,不如你什么时候也和皇上提一提,早点给凌王赐个婚,可好?”

南宫珏看了看她如水的眸子,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不止凌王,就连一众贵女的脸色都变了,以南宫珏有仇必报的个性和滔天的权势,只要他想,别说赐个婚,就算是让凌王娶个男人都不是问题。

角落里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凑近了身旁粉衣女子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粉衣女子立马站了出来,“姐姐真会开玩笑,又把以前在家时用的那套拿出来了?不过你现在可是不同了,毕竟是成了家的人,哪能再像以前一样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呵呵……”苏锦若掩唇轻笑,“我还以为是谁净会酸人,原来是妹妹,也对,毕竟妹妹连碗里的都是捡了别人剩下的,见我夫君这么好,当然要来酸一酸了。”

说完,她还意有所指地扫了眼站在人群中的苏溪。

众人有些懵,怎么好端端的凌王和南宫大人的矛盾,变成了雍王府三位小姐互相拆台了?

苏怡然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气得直跺脚,“你别想挑拨我和溪姐姐的关系!你别以为你又是什么稀罕货,还不是个没人疼爱的庶女罢了!”

“相较而言我还是更同情你,不过是祖母身边一个丫鬟生的庶女,整日仰人鼻息,就算那东西再好,也要别人施舍给你你才能得到!”不用再顾忌情面,苏锦若骂起人来得心应手。

苏怡然气极,尖利的指甲直指苏锦若,“那也好过你一个从小没****!你有什么不得了,还不是嫁给了一个太监!"

话音刚落,所有人瞬间收声,全都满面惊惧地看着南宫珏,苏怡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顿时惊出一声冷汗。

“对、对不起!南宫大人,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要骂你的!求、求求您饶了我!”苏怡然跪在南宫珏的脚下,两行清泪挂在脸上看起来好不可怜。

然而南宫珏没有施舍给她一个眼神,只是冲身后的侍卫示意了一眼,侍卫意会,扯着苏怡然的头发往花园的角落里拖。

苏怡然一边挣扎,突然瞄到苏锦若嘴角的笑意,顿时大骂出声,“苏锦若!你这个**!居然敢陷害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啊——”

苏锦若听着角落里传出的惨叫声,微微勾唇,谁让这个蠢女人一受人挑拨就往枪口上撞,她扫了眼一直往人群中躲的苏溪和在一旁沉默的君凌霄,眼中闪过一抹痛恨,这点小小的利息,只是个开始,往后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那些人呢!

雍王顿时憋得脸色青紫,全殿一片死寂,坐上的小皇帝甚至都坐不住了,害怕地往太后怀里躲,年轻的太后拍拍他的肩膀,目光复杂地看向南宫珏,却没有说什么。

不多时,寂静的大殿里传来板子抽打皮肉的声音,可却没能听到苏怡然的痛呼声,却能闻到血腥味。

苏溪和雍王妃的脸色顿时白地可怕,不动声色地离苏锦若远了一些,似乎她是什么可怕的洪水猛兽。

苏锦若无心欣赏,默默地吃东西,头顶落下一道关注的视线,她抬眸,只见殿上雍容华贵的太后正淡淡地看着她,目光说不出的深邃悠远,对上她的目光,甚至还勾了勾唇角,意味不明.

苏锦若僵着脸,下意识朝着对面看了一眼,正巧看到南宫珏的目光从太后身上移开,顿时没了胃口。

这时,东厂的人进来回复:“大人,昏死过去了。”

众人吓得惨烈,看着南宫珏的眼神比魔鬼无异,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南宫珏没什么反应,冷冷道:“送到雍王府的马车上,等到宴会结束,劳烦雍王亲自带回去管教了。”

雍王捏紧了拳头:“南宫大人!”

苏怡然被打到昏死过去,竟然还不让请太医去看,只是丢到寒夜中的马车上不管不顾?

虽然一个庶女,他也不放在眼里,可南宫珏这是打他的脸!

小皇帝纵然害怕,可是在太后的示意下,依旧面前笑着,胆战心惊地替南宫珏打圆场:“雍王稍安勿躁。此番确实是苏怡然这丫头出言不逊,该教训。南宫大人既然已经小惩大诫,这件事,就此作罢。”

南宫珏微微一笑,冷意不减:“皇上说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