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之兵王归来

都市之兵王归来

都市之兵王归来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1-25 11:42:44

“是,司令。”三人站稳军姿,敬了军礼,看着陈世轩的眼神,充满了激动的崇拜。“司令……”陈胜满脸错愕,难道世轩,在部队里,真干出了成绩?“司令上个月,被授予了少将军衔,是最年轻的将军。”“最年轻的,少将。”陈胜震惊不已,紧接着,便是骄傲。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真的混出了名堂。 曾经那个用奶音奶气,喊自己爸爸,撒娇要糖的场景,仿佛还在昨日

在线阅读

外界的人,对陈世轩,没有任何印象。

他们只知道,陈家有个大公子,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信息。

主要原因是,陈世轩十八岁便去当兵了,且从来不出席社交活动。

可以说,陈世轩是北城,最低调的富二代。

接触的人少,了解他的人,自然更少。

甚至有不少人,不知道陈家,还有个叫陈世轩的人

三年前,部队送来信件。

陈世轩执行任务时,被炮弹击中,不幸牺牲。

那天,陈家上下,陷入沉重的痛苦之中。

陈家为他,举办了丧礼,立了坟。

而今,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突然现身,对人的冲击是极大的。

冲击最大的当属陈胜,他气血上涌,感觉自己都快激动得晕过去。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陈世轩被告知离世时,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在得知陈世轩,去世的当晚,他一夜白头。

连续几个月,日夜难眠,身体每况日下。

最终,身心俱疲的他,决定退位,把事业交给陈世忠。

而陈世忠太年轻,缺乏经验,所以才被张燕等人钻了空子。

“我就知道,我儿子没死。”陈胜抹掉眼泪,走上前踢了陈世轩一脚,责备道:“臭小子,怎么才回来?”

陈世轩的眼睛,在此刻也朦胧了。

家,是他的根,他怎会忘记家人。

只是,三年前,执行任务时,不幸受伤,与部队失去联系。

部队以为,他牺牲了,这才造了个乌龙。

等重新与部队,取得联系,已经是三年之后。

他本来打算,处理完部队的事情,再请假回家,与家人团聚保平安。

结果,假还没请,便得知,陈家出事的消息。

他很自责。

作为军人,他无愧于国。

作为家庭一员,他满怀愧疚。

这是军人的无奈,忠孝,不能两全。

“二弟,情况如何?”陈世轩抬眼,望着病床上,昏迷的陈世忠。

陈世忠成熟的面容,与陈世轩印象中的模样,完全不同。

兄弟二人,最后一次见面,世忠还是满脸稚嫩的小屁孩。

那张成熟的脸庞,令陈世轩很是感慨。

打小跟在身后,只会喊哥哥的跟屁虫,已经长大了。

感慨之后,便是心疼。

记得,小时候,他那张脸肉嘟嘟的,可爱至极。

而今,他脸颊上,看不到半点肉,形同骷髅,面白如纸。

可见,在他与家人,失去联系的这段时间里,弟弟吃了许多苦头。

心疼,自责,占据了陈世轩的心扉。

“血止住了,但左臂还没接上。”陈胜也是心疼不已。

“手术不能耽搁,尽快做。”

陈世轩是军人,经常上战场的军人。

战场上免不了伤筋动骨,断手断脚是家常便饭。

经历多了,便知道一些常识。

断手之后,必须在几个小时内,重新接上。

否则,断掉的手臂将坏死。

“想做手术,得看你们愿不愿意配合。”孙阳冷笑起来。

本来见到陈世轩,他还有些紧张和担心。

但一想到,陈家已经倒下,陈世轩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名普通军人。

小小的军人,在张家面前,算得了什么。

想到了这一点,他便不再惧怕陈世轩,甚至很想羞辱陈世轩一番。

“什么情况?”陈世轩看向孙阳,他刚从部队回来,对陈家的事情,一无所知。

“张家让你们,带陈家的股权转让书,去换你弟的手臂,明白吗?”孙阳冷笑道:“不明白,我再给你说一次?白痴。”

“你是张燕的人。”陈世轩不了解太多细节,但是从孙阳的话里,起码可以知道,他是张家的人。

对待敌人,陈世轩脸上,那些面对家人的温情,瞬间收敛起来,面色冷漠,冷冷道:“若是不交出剩余的股权,如何?”

“你弟就会变成一个残疾,而且还会被控诉强**,要坐牢,懂吗?”

孙阳姿态傲慢,与陈世轩说话时,语气充满戏谑。

陈世轩嘴角微微上扬,淡漠的笑道:“跟我谈条件,你们够格吗?”

一句话,尽是对张家的轻蔑。

“这陈世轩哪来的自信?”孙阳暗自吃惊,他属实想不明白,当前情况下,陈世轩的自信,源自于哪里。

但很快,这种吃惊,便被鄙夷取代。

若换做三年前,陈家还是强龙之时,陈世轩说这句话,没人敢反驳。

而今时不同往日。

张家侵吞陈家产业后,又与其他家族联盟,在北城只手遮天。

落魄的陈家,拿什么,与张家斗。

张家想捏死陈世轩,难度,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一只蚂蚁,还敢口出狂言,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

“不签转让书,等着坐牢吧。”孙阳又冷笑道:“还有,别以为放弃了陈世忠,张家就会放过你们,一日不签,你们一日不得安宁。”

“张家如何,陈家如何,暂且不谈。”陈世轩目光锐利,似野兽般,盯着孙阳,冷漠道:“咱们先谈谈你。”

这种目光,实在太犀利。

孙阳不寒而栗,道:“我怎么了,跟你,有什么好谈的。”

“不想谈,可以。”话音一落,陈世轩扬了扬手。

面容冷峻的三笠,走到孙阳面前。

孙阳满脸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三笠并未回话,只是快速的探出手,五指一张开,瞬间掐住孙阳脖子。

孙阳霎时间,脸色涨红,不停拍打三笠的手。

可三笠,毫无反应,手臂缓缓抬起,孙阳双脚离地。

孙阳震惊了,她竟然被一个女人,一只手掐到半空,这种力量实在太恐怖。

“我没记错,你叫孙阳,从小学起,便接受我陈家的资助。”

“我陈家,待你不薄,你却伙同张家,谋我家产,害我二弟。”怒火,喷薄而出。

陈世轩每个字,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家人,于他而言,是生命的一切。

而今,竟然有人,敢害他们。

这种人,该死!

“饶,饶命,我不敢了。”

话,从孙阳咽喉中,艰难挤出。

他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恐,完全没了先前的嚣张。

陈世轩冷然一笑,道:“我,给过机会,是你不想谈。”随后对三笠说道:“把他舌头割了,四肢全部废掉。”

“是。”三笠点头回应,随后便拖着孙阳离开,她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动手。

“世轩,他是张燕的人。”陈胜早就想揍孙阳一顿,奈何没有跟张燕等人,叫板的资本。

这种时候教训孙阳,只会遭到张燕等人的报复,所以他非常担心。

陈世轩心无波澜,在战场上,所杀的敌人,数不过来。

想要他命的人,那就更多了,仇人多几个,或者少几个,没有多大差别。

何况,他没有杀孙阳,已经是极大的仁慈。

“家族的事,我来处理,你在医院,照顾好二弟。”当务之急,是要拿回,世忠的手臂,问道:“张家的人,在哪?”

“天逸酒店。”

“等我回来。”陈世轩打了个响指。

刹那间,三位身材高大的男人,从楼道拐入走廊。

这三个人,身姿挺拔,眉宇之间,都有凌人气势。

“你们守在这里,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进病房。”

“是,司令。”三人站稳军姿,敬了军礼,看着陈世轩的眼神,充满了激动的崇拜。

“司令……”陈胜满脸错愕,难道世轩,在部队里,真干出了成绩?

“司令上个月,被授予了少将军衔,是最年轻的将军。”

“最年轻的,少将。”

陈胜震惊不已,紧接着,便是骄傲。

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真的混出了名堂。

曾经那个用奶音奶气,喊自己爸爸,撒娇要糖的场景,仿佛还在昨日。

一眨眼,那个孩子,成长为,顶天一般的巨人。

有世轩在,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