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末路狂飙

末路狂飙

末路狂飙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1-25 15:21:03

末路狂飙比赛如同一台绞肉机,绞进去车手的鲜血和尊严,产出的是冠军所拥有的权力和女人。末世之下,为了给妹妹赚取医药费,马修驾驶着父亲遗留的战车,参加无限制改装车比赛,和各路车手展开厮杀。剧烈的音响夹杂着金属的碰撞,急促的鼓点伴随着机甲的咆哮。欢迎各位车手来到斗兽的修罗场。一脚踏入,没有回头路,唯有疯狂,方能存活。

在线阅读

好色是一个男人最致命的弱点,但是真的很难改!

---------三爷《战车语录》

天空中漂浮着一座巨型城市,巨大的太阳能矩阵为它提供充足的动力,整个城市就是一台精密运作的机器,包裹在华丽的外壳之中。除了太阳能,在城市底部还加装了数百个涡轮引擎,由汽油燃烧冲程提供动力。

这里就是“希望城”,是统世会和肾上腺素公司的总部所在地。

希望城修建在空气层的上方,依靠太阳能动力系统漂浮在空中,受太阳光照射,这里的人健康地生活着。而贫民窟地区由于被阴霾笼罩,空气潮湿那里的人或多或少患有各种皮肤病。

街道整洁干净,到处弥漫着花香,两旁都是整齐茂密的绿色植物,阳光照射在大地上,一家三口人坐长椅上,呼吸着新鲜空气,露出会心的微笑。广场上闪烁着各种LED显示屏,性感的舞女在屏幕上跳舞。充满着生机与祥和。能在这里生存的人是幸福的,也是少数的。

生活在这里的,都是万里挑一的科研学者,或者是富豪高官,非富即贵。大多数人都在暗无天日的末世里苦苦挣扎。

城市顶端高塔上,一位美艳女子俯瞰着城市全景,摇晃着高脚杯里淡红色的美酒。

管家站在一旁“先生,公司西区的报账上来了,他们要借贷七百万加仑,您看怎么办?”

女人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借,不过账面要写借出去五百万,剩下的两百万分三个月还清。公司的那帮老不死的,拿的钱已经够多了,不能让他们发现公司的资金流动。”

管家弯下腰“明白了。还有个事要和您汇报,杰克说他在北区,见到了马先生的孩子。”

女人眉毛一扬“消息准确吗?”

“千真万确。”

她叹了口气,低声道“让他们行动起来吧,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人下去了。”

女人点点头,俯瞰着城市,喃喃自语“你还是来了,也许这就是命。”

北九区贫民窟内,三爷的家中。

三爷的家是一间废弃的仓库,战前他和马修的父亲经营者一家修车行,他父亲死后修车行就荒废了下来,而且这里是贫民窟,根本不可能有生意。

老梆子找到了三爷,两人坐在老旧的沙发上,屋子里阴冷潮湿,弥漫着机油的味道,扳手等工具生出了铁锈。

老梆子用鼻子闻了闻“老三,这儿的机油都挥发了,你就不怕出事啊。”

“咸吃萝卜淡*心。老梆子,你找我到底有啥事?”

“对手下了挑战书,这关系到马修兄妹的命运,以及咱们九区的安危,我知道你以前是个车手,你看能不能。。。。”

“得了!你别说了,就知道没好事,这次我是绝对不可能去应战的。你这次未免也太鲁莽了,这种比赛都敢接?”三爷斩钉截铁打断了他的话“且不说输了遭人骂,你也不看看,我都这把老骨头了,上去还不散了架?你直接杀了我好不好?”

老梆子低下头,用诚恳的语气劝说“老三,算我求你了,咱们这儿只有你懂车,如果你不帮我,到时候贫民区也会乱起来!再说了,马修兄妹也牵扯其中,你可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啊。”

三爷心里咯噔一下,这句话说到他心缝里了。他一向视马修兄妹为自己的子女,子女有难,自己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他很少看到老梆子这么低声下气和人说话,老梆子也不容易,一边要维持区域稳定,一边要应付上面的要求,他是夹在中间两头受气。九区要不是靠着老梆子的圆滑处事,可能早就消亡了。

其他贫民区什么样,三爷心里是清楚的,女人被抢,男人被抓走当奴隶,大部分贫民区都是人间炼狱,九区算是为数不多,较为安定的地区。

三爷叹了口气“好吧,我在三区有个好友,以前是做职业车手的,我现在就去求他,说不定能帮上忙。”

老梆子眼睛发亮“真的?”

“嗯。但比赛事关重大,而且风险太高了,我也不能打保票。”

“哐当”仓库大门被打开了,老梆子身边的大高个保镖紧张了一下,一看是马修兄妹俩,这才放下心来。

三爷愣了一下“你俩怎么来了?”

“三爷,老区长,这次要不是因为我打了那胖子,也不会惹出这么多事情。我希望自己来解决这件事!”

“胡来!”老梆子呵斥道“这是我们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少插手!”

马修攥紧了拳头“我都快二十岁了,不是小孩子!三爷,我还记得小时候,您经常带着我和妹妹兜风,还教我怎么开车。我觉得开车也不难,希望您给我次机会!”

三爷恍然大悟,这小子是想趁这机会开车,然后去参加末路狂飙大奖赛,为妹妹赚取医药费。

“混蛋!臭小子,你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休想去参加比赛,这是玩命的行当!你知道吗?”

“三爷,我知道您是怕走父亲的路子,但我是我,他是他,每个人走的路不一样,如果我不利用这次机会搏一搏,这辈子都只能待在贫民窟里混吃等死!”

马修又对老梆子说“区长,虽然我们出身贫民窟,难道天生就该受人压迫吗?那些之所以那么嚣张,就是因为从来没人敢反抗过,我不想被人看不起!大家都是一个脑袋两个胳膊,脑袋掉了碗大一个疤,谁怕谁啊!”

老梆子心里咯噔一下,他想起每年统世会都派人来,抓走许多少女,就连妇女都不放过。为了一点点钱,多少穷人抛弃了子女,只为换取一点点口粮。

三爷从他坚定的眼神中,仿佛一瞬间看到了他的父亲。当年的他,也是这么满腔热血,驾驶着一辆破车,就敢和其他高手比赛。

老梆子也绝望过,就算核爆炸那天,一切都毁了,他也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建筑可以再建,人心毁了一切都完了。末日,不是从核爆那天起,而是从人心麻木之后开始的。

对,是时候做出些改变了,不能一直这么忍着。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啪”老梆子一拍桌子“马修,我支持你!就算必输无疑,咱们也得做点事!三爷,整个九区都是你们的后援!我这次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找到车子!”

所有人的眼光投向了三爷,他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忽然长叹了口气。

“好,跟我来吧。”

三爷站起身,来到仓库一角,擦了擦上面的灰尘,地面竟然露出了一道门。

“还有地下仓库?”马修惊讶地合不拢嘴。

“嗯,很久没到这里了。”

“咯吱”他打开了门,众人跟在三爷身后来到地下仓库,“啪嗒”他打开了灯光开关,只见一台白色的铁疙瘩停在中央,上面布满了尘土,这更像是台报废的汽车,原本的面貌已经面目全非,只能从外观轮廓看出它曾经是一辆汽车。

“这是什么?”马修问了句。

三爷笑而不语,众人大眼瞪小眼,只有老梆子显得比较激动“难道。。。这是。。”

“对。”三爷露出来孩童般的微笑“这就是你父亲当年战车---燃血!”

马修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别逗我,这就是一堆废铜烂铁吧?”

老梆子攥紧了拳头“不打紧,既然是它的话绝对没问题,我这就找人去搜集零件,老三,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我们一定要复活燃血!”

三爷看了看马修“怎么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输掉这次比赛的话,不仅**妹留不住,整个九区的老百姓都要因此受牵连。

马修坚定地点点头“我相信三爷不会骗我,现在赶快改装它吧!”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三爷拍了拍车盖“老伙计,我们需要你,是时候活动活动了。”

三爷给老梆子列出了一条清单,又从仓库里翻出来尘封已久的工具:钳子,扳手,千斤顶。。。所有工具一应俱全。

干活前,三爷喝了整整半瓶白酒,趁着酒劲就开始干活了。马修从小就跟在他屁股后面,自然知道他的脾气性格,不喝点酒他浑身不舒服

“臭小子,我记得你前几年还开过车的吧?”三爷的两个腮帮子发红,带着几分醉意。

“嗯,后来你关掉修车行,我就再也没碰过车了。”

“想起来你以前开的不错,这点倒是挺像你的父亲。”

三爷没说太多话,马上热火朝天地开始翻修工作。马修在一旁打下手,从小就见人修车,多少还记着点东西。

三爷先用水把灰尘洗净,生锈的零件取下来,忙碌了一早上,总算有了个车的模样。虽然很简陋,只有一个铁架子,但好歹还能看。

“好了,外面收拾得差不多了。该动动里面的内脏了,马修,往发动机里灌点油。我想开一下,把车门打开!”

这能开吗?马修挠了挠头,这辆车连车门都没有,外壳也是锈迹斑斑,看起来和废车无异啊。

“傻小子,我要让你们看看什么是速度!”

三爷坐进驾驶位,发动了车子。火花塞“噗呲噗呲”开始点火,雾化向汽油气缸内进行喷射,遇到火花塞迅速点燃,三爷挂了前进挡,踩住离合,发动机和变速箱的动力连接被断开,接着松离合,轻踩油门,随着引擎的轰鸣,车子竟然真的发动起来。

马修既惊讶又兴奋“发动了!”

三爷摸了摸皮方向盘,不禁感慨了几句“老家伙,你想我了没?大哥不在了,我来陪你玩玩吧。”

三爷右脚猛踩油门踏板,发动机缸体内的油气瞬间燃烧并发出火花来。

“啪”三爷利索的一脚踩住离合,燃血引擎发出振奋人心的咆哮声,三爷陶醉地闭上眼睛似乎在享受。

“啪啪”三爷快速的踩了两下油门,引擎迅速给与响应,排气管冒出黑色的气体。

三爷感觉到了车子异样“冷却箱有点问题。马修,用扳手拴紧冷却箱的螺栓!”

“哦好,对了,冷却箱是哪个啊?”

“笨蛋,就发动机旁边那个蓝色的机器!”

马修拿起扳手,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冷却箱弄好,三爷松开油门,车子的怠速迅速下降,排气管喷出的烟也变成了白色。

三爷笑了笑“都让开!”

众人让开一条路,“呼”的一声燃血突然冲出了仓库,飞驰在大街上,很快就消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

马修看得目瞪口呆,同时心里雀跃不已。他小时候跟着三爷在修车行干活,倒也见过他玩车,但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开心过。

过了十几分钟,燃血地缓缓开了回来,三爷兴奋地哈哈大笑“哈哈,爽,真爽!”

马修跑上前“三爷,三爷,让我试试!”

“行,不过还得改装一下,轮胎还得再调整一下,跑起来是没问题的。”

众人又跟着忙碌了一番,三爷指挥众人把燃血的变速箱卸了下来。马修有些疑惑“刚才开的挺好的,为什么要换啊?”

三爷解释说“这个冷却箱箱承受不了强劲的引擎,现在找不到合适的配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喝了一口酒“其他配件也有些小问题,还得抓紧时间改良。”

老梆子有些激动,他笑道“哈哈,老三,你真是宝刀不老!好像又回到年轻的时候。”

三爷笑了笑“老梆子,这次我不上场。”

“什么?”老梆子差点没摔倒地上“你搞什么啊!咱们区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

“当然,让这小子上啊。”三爷指了指马修。

“啊?”马修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话好。

三爷说“比赛赌注这么大,要是输了大家还不趴了我的皮,再说了我年事已高,这种对决要由年轻人应战。”

老梆子摇了摇头“他。。他行吗?”

“虽然这几年他摸过车,不过你别忘了,他是我打小儿看着长大的,这小子有天赋。”

老梆子上下打量着马修,这小子虽然身穿粗布,浑身脏兮兮的,不过细细一看,眉清目秀,倒有几分英才的模样。

“马修。”老梆子郑重地说“这次比赛不仅决定你们兄妹的命运,还决定了整个九区人民的命运,全靠你了!”

妹妹陈若安有些担心哥哥的安危,她轻轻拉住哥哥的手臂“哥,太危险了,你别去。

他轻轻拍了怕妹妹的头“放心吧,你哥很厉害的。”

马修心里有一丝兴奋,也有一点害怕,年轻人总希望做出点成绩证明自己的实力,现在就是出人头地的好机会,无论为自己,还是为九区,他都必须站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马修,他看了眼老梆子,又看了看三爷和妹妹,攥紧拳头正色道“老区长,我一定会赢下比赛的。”

“好!年轻人,九区的未来就看你的了!”

三爷一把拉住马修,拽到了仓库外面“跟我来!我教你怎么玩!”

马修在他的耳边小声说“我看你是想推脱责任吧?”

“嘿嘿,那还用说,我可想好好享受晚年啊。”

马修咬了咬牙“这件事因我而起,也该由我了结。”

“废话少说,上车!”

两人上了车,三爷坐在一旁的副驾驶上,马修摸了摸方向盘,抚摸着粗糙的皮革,心底涌出一股异样的感觉,暖暖的,似乎在和一个老友重逢。

“车子会开吧?我记得你十几岁的时候,整天开着我的破车到处乱逛。”三爷笑了笑“试着发动车子吧。”

马修点点头,左脚松开离合器,离合器片慢慢的结合,动力通过传动杆,传导到四个轮胎,车子缓缓前进。街道两旁的路坑坑洼洼的,有许多人在一旁围观,马修十分谨慎不敢加速,时速都没有超过六十迈。

“去山上试试吧。”三爷指挥道。

九区有座名为“青风”的山,战前周围有一条公路,战后废弃不用,很少有人再去过那。

马修踩了脚油门,转动方向盘朝青风山开去。

在轻微的颠簸中,马修一点点感受着车子行进时的细微感觉,绕着青风山开了一会,马修越开越熟练,三爷不时地点着头,脸上露出了微笑。

“停下来。”

“怎么啦?”马修转头问。

“这次比赛是直线加速赛,你来试着加速一下,看最高能加到多少。”

马修把车开到青山脚上,从这到贫民窟有两公里,足够做直线训练了。

确定路上没人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猛踩下离合器,右手迅速提高一档,右脚用力踩住油门踏板,引擎咆哮着从排气管喷出气浪,时速表的指针迅速打到了六十迈。

“继续加速!”

马修重做了一遍刚才的*作,只不过这次档位提升了到了五档,时速表也飙到了七十多迈。“啪!”他用力踩住油门踏板,高速运作的引擎再次提速,猛然间马修像被壮汉用力拉住一样,差点甩出去,还好安全带死死绑住了他。

三爷叫道“别慌,绷紧脚腕和小臂,千万别松开!”

“明白。”马修看了眼转速表,已经快到极限六千转了,燃血在5秒之内突破九十迈。

“咯吱”引擎发出了一样的声音,转速表指针稍稍回落,但又迅速回到了六千转的红区速度表的指针来回跳动着,马修把油门踩到底,准备把引擎的极限都压榨出来。

但这条直线道路并不平坦,经过一块石头的时候,车子剧烈地剧烈了一下,车子朝路边开去,眼看就要撞到大树上。

“呲呲”马修赶紧偏整方向,横着停在公路中央,车子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黑色弧线,散发着烧焦的味道。

停下车子,马修的前心后背都湿透了,全部都是汗。兴奋大过了害怕,在加速的那一刻,他仿佛觉得灵魂都超脱了。

三爷敲了下他的脑袋“傻小子,差点翻了车!你不会慢点加速啊。”

惊魂未定,马修却是兴奋大过害怕,他擦了擦头上的汗“三爷。。。你说我这次能赢吗?”

“难说。”

“我觉得刚才开的还可以,就怕对方的车子比我好啊。有没有什么加速的办法?”

三爷说“有,燃血用的是自然吸气引擎,虽然比较好*控,但加速性能不如带增压器的。除了改增压器,轮胎也得换成抓地力更强的,用最窄的轮胎。改排气全段,对增强动力有改进。。。”

“别说了,能不能说点人话,我该怎么赢他?”马修赶紧打断了三爷的话。

“其实赛车和格斗一样,不仅是技术战,更是一场心理战。技术上打不过对手,就要从心理上想。”三爷意味深长道“对方比你更怕输,一旦你拿出超乎他想象的实力,对手一定会慌张,那个瞬间就是他露出破绽的时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

虽然心里没底,但他知道这次比赛绝对不能输“三爷,我想多练一会,找找感觉。”

“好啊,不过晚上你得给我多买些酒。”

两人一直练到傍晚,才饥肠辘辘地往回赶,但是回到仓库的时候,马修感觉气氛不太对。

老梆子等人坐在一旁愁眉苦脸,妹妹左等右等不见人,一看到哥哥回来了,焦急地冲上前,递给他饭盒“哥,饿了吧,先吃饭吧。”

“谢谢啦。”马修拿过盒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三爷走到老梆子身前“喂,你是不是晚上干坏事去了,这么萎靡不振。”

“你看看这个。”老梆子递给他一张纸。

三爷接过一看,原来是六区送过来的挑战书“三日之后,两区交界处,红屋酒吧门前,我方将派出龙容儿应战。”

“唔。。。这龙容儿是何许人也?”三爷没看出什么名堂。

老梆子有气无力道“辉子,你说说看。”

辉子是区长的会记师,三十多岁,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文绉绉的样子,平时经常去其他区,给大家带回最新的消息,也算是见多识广了。

辉子擦了擦头上的汗“三爷,这龙容儿可不是一般的车手,而是个职业车手!”

三爷并没有吃惊“那又如何?”

“对,您知道你职业联赛吧?”

“知道啊。”

马修打断了他的话“辉哥,什么是职业联赛?”

辉子讲解道“由全国最强的车队所组成的职业联赛,而这幻影车队,就是其中的一支。龙容儿是幻影车队的队长,莫说是咱们这儿,就算放到全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女车手!”

“可恶!”三爷又气又急,虽然料到是快硬骨头,但没想到竟派出这么厉害的家伙。胖子是不想给他们一点机会了。

老梆子有些绝望了“老三,我们还有胜算吗?”

三爷咬了咬牙“办法倒是有,不过也是九死一生的法子。”

“说说看!”老梆子像是遇到救星了一样,重新有了希望。

三爷说“老梆子,得让你的钱包出出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