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王宇杨思思小说

王宇杨思思小说

王宇杨思思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1-25 15:21:10

金发男人说“这是北区的选拔赛现场直播,开卡车的家伙叫‘屠夫比利’,死在他手上的车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是北区的夺冠热门人选。”不。。。不。。。”马修全身颤抖,他不敢相信,这竟然就是狂飙大赛,虽然从三爷口中听到过许多,但亲眼看到还是难以置信。恐惧,恶心,愤怒交织在一起,马修一时间难以平复心情,胸前不断地起伏着。妹妹陈若安反倒很镇静。

在线阅读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龙姐《战车语录》

和龙姐决战之后第二天。

马修兄妹住在仓库中,确切来说,是被关了起来。

因为输掉比赛,末路狂飙公司的豪斯先生做证明,九区必须按照约定赔偿。老梆子等人极力和对方进行谈判,但实际意义已经不大了。

妹妹像只受伤的小鹿,蜷缩着身体躲在哥哥的怀抱里。

“哥哥,我不想和你分开。。。”

马修抱紧了她“我不许任何人夺走你!放心吧,就算拼上我这条性命,也要救下你!”

“咯吱”仓库的大门被人打开了,三爷急匆匆地跑进来。

“快跟我走,那家伙带人来捉你们了!”

马修咬了咬牙,抄起身边的扳手,就要出去拼命。

“混蛋!你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公司也派保镖来办理此事,你现在过去就是死路一条。”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三爷抓住马修的胳膊“如今只能逃了,趁现在还没发现我们赶紧跑。”

“三爷,咱们在这儿活了二十多年,怎么能说走就走?再说我们还能去哪儿啊!”

三爷摸了摸他的头“没你想的那么糟,以后想回来还能回来,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走。你在这儿等着。”三爷打开仓库地下室的门,进去一看,里面空无一物。

“可恶!车子应该被提前转移走了,这下真的完了!”三爷懊恼地揪住头发,要是自己再小心一点,就不会被人带走车了。

“和他们拼了,大不了鱼死网破!”马修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妹妹抱着他“别,哥,你别乱来,我去还不成嘛。”

“不许你这么说!”

“嗡嗡。。。吱”好像有车停在了门外,马修抄起扳手,将妹妹藏在身后,准备和来人决一死战。

三爷也下定决心,顺手找了根铁杆,站在马修身前。

“三爷,你快跑吧,这件事不能把你牵扯进来!”

三爷摇了摇头“我是看着你们长大的,还能眼睁睁看着安如受难?这么多年了,我早就把你们当我的儿子女儿了。。。今天要死大家一块死!”

“咯吱”大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金发男子,正是昨天观战的那名神秘人。

他身材魁梧,戴着黑色墨镜。皮夹克的胸口有一只鸽子形状的图案。

“你是谁!”三爷对这个图案有点印象,但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违反公司的协议,这可是死罪。如果想活命,就和我走。”金发男人的声音不高,却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想带走我妹妹,就从我尸体上跨过去吧!”马修怒吼着冲了上去,挥舞起扳手朝他砸过去。

金发男子不躲不避,右手迅速抓住马修的胳膊,左手掐住他的喉咙“真是不知天高厚。”

三爷上前拦住他“请你住手!我来劝说他,马修,咱们和他走。”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如果他是公司的人,怎么会只派一人来,而且还要带走我们三个,他只需要带走陈安如就好了啊。”

马修想了想,三爷说的有道理。

男人松开了手“上车。”

马修,陈安如,三爷等人坐上了那辆黑色跑车上。金发男子启动车子,踩了脚油门,排气管嘶吼着排出白烟,车轮翻转迅速离开了修车行。

“刚才。。不好意思。”马修有些愧疚,明明是救命恩人,自己却差点打伤他,真的太尴尬了。

“没关系,昨天的比赛很精彩。”金发男子说“期待你今后的表现。”

三爷还有些警惕,他问“你为什么要帮我们,这可是和公司作对啊。”

“呵呵,你叫三爷吧。有些事我不便细说,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

虽然速度很快,但车子却开的很稳,躲开人群和追查的打手,很快就开到了城门处。

城市的边界有个城门,这里驻守着公司派来的小股部队。平民拥有枪械是要判死刑的,只有公司的保安卫队才有资格配枪。

眼看离城门越来越近,众人的心提了起来,这车上只有四个人,而且手无寸铁,该怎么过这道关呢。

城门那里站着三个士兵,懒洋洋地依着大门,抽着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哎,要不是上面没人,也不会被派到这种破地方啊,连油水都没有!”

“可不是嘛,下次得贿赂一下头儿,安排咱们去三区。。。。哎,有肥羊来了!”

三人看到一辆黑色跑车开过来,看这主人开的车,也知道他身价不菲,可得好好敲诈一笔。

“停车!检查!”三个士兵拿着枪走了过来。

金发男人不慌不忙,见到士兵提示停车,他头儿不回地说了句“你们别动。”

他下了车,三个士兵立刻围了上来。

“你是谁啊?车里还有人吗?都出来。”

金发男人面无表情,突然冷不丁地从袖口伸出匕首,猛刺士兵的胸口,一名士兵当场倒地,趁着两人愣神的功夫,男人一手掐住一个士兵,士兵惊恐地挣扎着,朝男人拳打脚踢,眼看着自己的双脚离地。呼吸越来越艰难,窒息的恐惧让他们浑身颤抖,根本不敢再反抗。

“咯”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他竟然活生生将两人掐死!可见他单手力量有多大。

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让车里的三人看得目瞪口呆,三爷赶紧捂住陈若安的眼睛“小孩子别看!”

金发男人收起匕首,按动开关打开了城门,接着回到车上,一脚油门把车子开出了城门。

车上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三爷愣了一会,才从嘴里颤颤巍巍说出几个字。

“光明骑士团?”

金发男人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三爷紧张地咽了下口水“我听说你们都是骑摩托车的,所以叫骑士团,怎么会开车。。”

他撇了撇嘴“建立之初是这样的,后来在狂飙大赛上死伤惨重,我们就用摩托和汽车配合比赛。”

三爷摇了摇头“我们只是普通人,做不了你们的大事,还是放我们走吧。”

“放心,我马上就放了你们,只不过要再等些时间,诺,不如你们想看会电视吧。”

金发男子在中控台上按下了按钮,只见挡板前面的屏幕亮了起来,开始播放起画面。

本来马修还有些害怕,脑子里还有一堆疑问,但是一看到电视,就被里面的内容吸引起来。

在贫民窟里根本见不到电视,他在边境的红屋子酒吧里倒是看过几次。

今天电视里播放的内容,竟然是狂飙大赛。

画面上出现三辆跑车,看样子就知道价格不菲,车手的*控技术也很高超。三车你争我夺互不相让。

突然后面冲上来一辆橙色大卡车,卡车前面绑着铁板,一根根尖刺格外渗人,尖刺将前方的汽车刺中,接着卡车的大轮胎直接压了上去,将汽车碾个粉碎,车手被压的血肉模糊。

“咔”卡车上又射出两根铁刺,铁刺用钢绳连接着卡车,直接拉住了剩下两辆汽车,“呲呲呲”无数的铁刺从卡车上射了出来,将两辆车戳成了蜂窝煤,铁屑碎片和人肉混在一起,鲜血染红了整个跑道。

这画面深深震撼了马修,甚至改变了他的认知,他以为赛车比赛很普通,无非就是比速度。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龙姐说“狂飙大赛比这残酷一百倍”。

“哎。”三爷叹了口气“这该死的游戏竟然还没停止。”

金发男人说“这是北区的选拔赛现场直播,开卡车的家伙叫‘屠夫比利’,死在他手上的车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是北区的夺冠热门人选。”

“不。。。不。。。”马修全身颤抖,他不敢相信,这竟然就是狂飙大赛,虽然从三爷口中听到过许多,但亲眼看到还是难以置信。

恐惧,恶心,愤怒交织在一起,马修一时间难以平复心情,胸前不断地起伏着。妹妹陈若安反倒很镇静,她拉住哥哥的手,关切地说“哥,你怎么啦,没事吧哥?”

“不好!”三爷急了,马修从小就有轻微的心脏病,难道犯病了吗?

金发男人关掉了点事“储物格里有个蓝色的小瓶子,是镇静药,给他喝点吧。”

三爷赶紧翻开储物格,果然发现了蓝色的瓶子。马修浑身冒汗,身体不断地颤抖,勉强喝了一点瓶子里的液体。

过了一会,他稍微缓了一些,闭上眼睛躺在车座上,呼吸也平稳了下来。陈若安和三爷暂时安下心来。

金发男人看了眼前面,忽然踩了脚刹车“好了,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

“啊?这荒郊野外的,你要我们走路啊。”

“你们瞧那边。”顺着男人所指方向,三爷发现了熟悉的身影,竟然是燃血!

“这。。。原来是你们拿走的。”三爷激动道“多谢多谢!”

“快走吧,公司的追兵很快就到了。”

“还不知道恩人的名字。”

“叫我杰克吧。”

“好,光明骑士团,车手杰克。我记住了。”三爷双手抱拳,对他作了个揖,然后和陈若安一块,扶着马修下了车。

金发男人深吸了一口气,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打开了耳边的蓝牙装置。

对面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希望之子安全了吗?”

“放心吧团长,我已经把他们安全送出来了。嗯。。。他和那家伙挺像的,就连心脏病这点都遗传了。”

“辛苦了,马上归队,接下来的北区选拔赛,需要你的协作。”

“不就是屠夫比利嘛,我最近一直在研究那家伙的录像。。呵呵,看我将这家伙打的落花流水。。。诺,不多谈了,那帮蠢货追兵追上来了,我得引开他们保证希望之子顺利逃脱。”

杰克挂断了电话,看了眼后视镜里的追兵,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他先挂倒挡,轻踩油门,同时双手迅速转动方向盘,在地面上半抓地半滑行着,通过进行原地漂移,留下一道道黑色的印痕和烧焦味,路面扬起一阵尘土。

看着时机差不多了,杰克打开了氮气加速按钮,只听“嗡”的一声,后面的人只看到一道它车屁股的红色尾灯一闪而过,如同幽灵般消失在公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