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侯门悍媳(顾明秀叶玉轩)

侯门悍媳(顾明秀叶玉轩)

侯门悍媳(顾明秀叶玉轩)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5 16:22:49

对了,将这小孩儿拎起打了一耳光,孩子大哭,引得顾红英出来,瞧见她狼狈又暴躁的样子连连摇头,而她身边的婆子正是福康公主跟前的秦嬷嬷,特意为自家主子挑媳妇掌眼的……那孩子是齐氏院里的家生子。他扑出来的时间和地点都很巧。愣怔间,孩子已然大哭,屋里人闻声出来,愕然地看着顾明秀。前世虽然不想嫁给病殃子,但也不肯输给顾兰慧。

在线阅读

齐氏声音一软,带着一抹歉疚:“耀儿,你虽是庶出,可你爹待你与炫晖并无二致,甚至更看重你……”

顾耀晖截口道:“看重又如何?爹会让我继承家业吗?”

齐氏哽声:“耀儿……”

“福康公主府这门亲事,娘一定要为兰慧争取,她若能嫁,顾家便是皇亲,我是她的亲弟弟,自然……”

齐氏喝道:“你竟让亲姐姐给人冲喜?若那人死了呢?兰慧就要守寡。”

“娘糊涂,二姐只是庶女,能当福康公主的嫡媳,英国公世子妃,是她天大的福份,大娘心疼明秀,肯定舍不得,娘只需稍用点心思,婚事定成。”

听到这里,顾明秀悄悄退开。

顾耀晖与她和顾兰慧一天生日,当年卢氏生下顾明秀三个时辰后,齐氏生下龙凤胎,顾知远特别高兴,为他取名耀晖。

顾耀晖性子阴沉寡言,读书很用功,却天生不是读书的料,文章诗书皆普通,顾炫晖十五便高中秀才,他考了两次还是个童生。

因他沉默寡言,表现得中规中矩,前世顾明秀对他的注意很少。

一个为了自己的前程牺牲亲姐姐的人,又怎么可能简单得了?

青竹院里,远远的便听见顾兰慧银铃般的笑声:

“青一色对子胡自摸,三十五番,大娘,五两银子。”

顾红英道:“兰慧脑子就是好使,这么复杂的牌,一下子就能算出番子。”

“是姑姑您手气好,诺,五两银子,这是兰慧的。”

来这么早讨好顾红英,顾兰慧莫非也想嫁进福康公主府?

顾明秀淡淡地微笑着,举着伞,拎起裙摆往里走,卢氏爱花,院里的桅子花开得正好,沁人的甜香扑鼻而来。

雪白的花朵儿上滴滴答答挂着雨珠,一如刚出浴的美人脸。

“噗!”水花四溅,顾明秀回神时,烟蓝色的衣裙溅满泥水!

原来不知哪里跑出个小孩儿,摔倒在她身侧的积水里,她顾着赏花,一时不察,没避开。

同样的场景前世也出现过,当时自己是怎么做来着?

对了,将这小孩儿拎起打了一耳光,孩子大哭,引得顾红英出来,瞧见她狼狈又暴躁的样子连连摇头,而她身边的婆子正是福康公主跟前的秦嬷嬷,特意为自家主子挑媳妇掌眼的……

那孩子是齐氏院里的家生子。

他扑出来的时间和地点都很巧。

愣怔间,孩子已然大哭,屋里人闻声出来,愕然地看着顾明秀。

前世虽然不想嫁给病殃子,但也不肯输给顾兰慧,来见顾红英时,特地精心打扮过,所以才会火冒三丈,甩那孩子一耳光。

孩子还趴在水里,夹衣已然浸透。

“姐,你的新衣服……呀,弄脏了,一身的泥水。”屋檐下,顾兰慧的声音显得特别尖锐。

她知道自己爱洁,定会当场发火。

偏不!

顾明秀淡淡一笑,弯腰抱起哇哇大哭的娃儿,声音温柔:“摔疼了没?**呢?”

顾明秀张大的嘴巴能吞进一颗鸭蛋!

孩子不过四岁的样子,一身泥水湿答答的,这样一来,顾明秀的衣裙更湿了。

一个妇人跑来,伸手欲接,又不敢,打着哭腔巴巴道:“大小姐……”

正是紫竹院的樊婶子,小娃儿拧着身子向她张开双臂,抽抽噎噎地哭喊:“娘——”

紫竹院的孩子怎么会跑来青竹院来?

顾明秀拿帕子给孩子擦了把脸,递给樊婶子:“快抱回去换身衣服,别着了凉。”

攀婶子怔了怔,回头看了顾兰慧一眼,抱着孩子行了一礼,赶紧走了。

顾红英眉头皱得老高,低声道:“明秀,怎么这么不小心?”

秦嬷嬷却道:“小孩子调皮,不能怪大小姐,都说顾家女儿容颜绝好,二小姐已然似仙女儿一般,见着了大小姐才知道,什么模样儿才称得上绝世美人。”

秦嬷嬷的话让阴沉着脸的卢氏嘴角弯弯,平素听太多人夸赞顾兰慧了,卢氏虽不计较,但心里总不是那么舒坦,总算有人说自己女儿比顾兰慧更好看,哪有不欢喜的。

“阿秀,回去换身衣服吧。”

顾明秀对卢氏点点头,又向顾红英行礼致歉:“失礼了,姑母手气好,不若再多耍几局,明秀换身衣服就来。”

落落大方,端庄温柔。

顾红英的脸色这才和软了些:“快去吧,别着凉。”

卢氏屋里就有衣服,顾明秀不用回绿竹院,顾兰慧追上来:“姐,我帮你吧。”

顾明秀不置可否,顾兰慧跟着她一路到了里间,顾明秀换衣服,她就守在屏风处:“姐,你知道大姑母此番的来意吗?还带着齐晟和叶二公子。”

顾明秀故作不知:“莫非你知道?”

顾兰慧道:“齐晟十六,叶二公子与他同岁,都到了议亲的年纪,姑母特地带着他们两个过来,姐姐难道不会多想吗?”

齐晟的父亲是虞伯候的弟弟,在吏部当差,官职并不高,齐晟既无功名又无爵可袭,在京城想找个家世品貌出身都好的姑娘不太容易,但他到底是正室嫡出,以顾红英强势的性子,庶女是瞧不上眼的……

叶玉轩虽然也是庶出,到底是靖国公的儿子,找个门弟稍低的嫡女为妻才体面。

所以这两家都不大看得上顾兰慧。

顾兰慧这几日与这二位眉来眼去的培养感情,到底能不能成事,还是未知。

她这么问,定是心中有了算计。

“我想什么?婚姻之事,皆由父母做主,我们做儿女的,听从就好,莫非妹妹已经有了主意?”顾明秀故意道。

“姐姐才是正室嫡出,姑母怎么会看上我?”顾兰慧自嘲地垂下眼眸:

“妹妹只是想知道,姐姐是喜欢齐晟还是叶二公子,我瞧着姑母是想要亲上加亲,可姑父是个老实本份的,八品书吏的位置上一干就是经年,齐晟若是成器,姐姐在虞伯侯府还有出头之日,反之,也许一辈子都只能依附侯爷讨吃,没什么意思。倒是叶二公子,虽是庶出,却比齐晟懂事聪明,听说他诗文武艺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