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甜妻萌宝:神秘爹地速来抱(江暖宁莫泠辰)

甜妻萌宝:神秘爹地速来抱(江暖宁莫泠辰)

甜妻萌宝:神秘爹地速来抱(江暖宁莫泠辰)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6 11:05:58

当年莫正衍订婚宴之后,便一直昏迷不醒。而他也在半年之后接管了莫氏。当时已经到了适婚年龄的莫泠辰也一直被莫老夫人逼婚,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可谁知,唐家人以要莫泠辰负责为由,找上了莫老夫人。那时,莫泠辰才知道在哥哥订婚宴前一天晚上,跟自己发生关系的人是唐子欣。关于这件事,莫泠辰不想说太多。甚至连提都不想提!

在线阅读

莫氏集团大楼。

莫泠辰一开完会,助理何旭就立刻拿着资料跟了进去。两小时前,莫泠辰突然交给他一个任务,那就是让他查L&U公司里一个叫江暖宁的人。

“江暖宁是四年前以设计师职位进入L&U,不到一年时间,她便升职为设计部经理。可是第二年,她突然辞掉经理一职,却以总裁秘书一职再次进入L&U。几天前,她被总公司派来帝都L&U的子公司担任总监。”

莫泠辰听着何旭的汇报,锐利眸光更是看着手上的资料。“私事呢?”

“过去五年,除了公事以外,江暖宁的私生活,没有任何信息可查。不过公司里有一直在传她跟L&U总裁郁少庭有非一般的关系。”

莫泠辰轻嗯了声。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莫泠辰眉头一蹙,他想出声呵斥,但却意外看见出现在门后的人是即将跟自己订婚的人后,脸色慢慢缓下。

“唐小姐。”何旭很有礼貌的喊了声。

唐子欣温婉一笑,“何助理也在阿。我,没打扰你们吧。”

“你先出去。”

收到指示的何旭对莫泠辰欠了欠身,便走出办公室,顺手关门。

“找我有什么事?”他冷冷地问,连眉宇间的神采都是冷淡的。

唐子欣微微笑着,朝莫泠辰走了过去。绕到他身后,双臂一伸,整个人很亲昵的往莫泠辰倾身过去,搂着他。

一瞬间,莫泠辰那灰褐色的锐眸一眯,透出了冷冽似利刃般的光芒,一把抓住唐子欣的手,这力度让她感到疼痛。

“泠辰。”

“有什么事快说。”莫泠辰站了起来,他很反感被女人这么触碰着。尤其是他讨厌的女人。

“我们都快要订婚了。”唐子欣说着,一脸的委屈无助。

四年前她就跟莫泠辰确认了男女朋友关系,可这四年来,她跟莫泠辰之间不曾有过任何亲密接触,即便是在莫家人面前,莫泠辰对她也是冷冷淡淡。

而两人一星期一起共用两次晚餐的约会,也是莫老夫人的特别吩咐。

一想到这,唐子欣就特别想问清楚,莫泠辰到底爱不爱她。

而莫泠辰听到唐子欣这话时,也懂她的意思。他冷着俊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这个订婚怎么来的,你比我还清楚。”

当年莫正衍订婚宴之后,便一直昏迷不醒。而他也在半年之后接管了莫氏。当时已经到了适婚年龄的莫泠辰也一直被莫老夫人逼婚,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

可谁知,唐家人以要莫泠辰负责为由,找上了莫老夫人。

那时,莫泠辰才知道在哥哥订婚宴前一天晚上,跟自己发生关系的人是唐子欣。

关于这件事,莫泠辰不想说太多。甚至连提都不想提!

唐子欣怔了怔,原来他一直都不爱她。即使她为了跟他在一起,撒了个谎,在他身边待了四年,他都没有一点点动心。

与此同时,唐子欣瞄了到了桌上资料上显示的内容。

江暖宁!

他居然在调查她的过去。

倏地,唐子欣就想尽快跟莫泠辰订婚,即便他不爱她!可在订婚之前,她必须让江暖宁离开帝都。不然,当年的真相,迟早会被发现…

唐子欣收起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微微笑着:“泠辰,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吧。暖宁今天晚上约了我哥哥,所以她不跟我们一起了。”

见莫泠辰不语,唐子欣便继续有心无意的说:“不过,你放心,我想暖宁应该只是想要跟我哥叙叙旧,不是为了合作的事。不然也不会约我哥去酒吧。”

莫泠辰眸光一冷,约了唐子明去酒吧叙叙旧?

“酒吧?”

“嗯,好像是TOP酒吧。”

这间酒吧莫泠辰知道,当初江暖宁被拍到订婚前约会陌生男人,就是在这间酒吧。

呵,江暖宁,你果然耐不住寂寞!

莫泠辰走到休息区,拿起随手扔在沙发上的外套,穿上。唐子欣见状,便立刻快步走到他身旁,准备一起离开。

可当她刚往莫泠辰身旁站时,莫泠辰冷冷开口:“从今天开始,奶奶吩咐的约会,我都不会去,你也不用来找我。如果觉得委屈,我建议你取消婚约。”

丢下这么一句话,莫泠辰便离开了办公室。

面对莫泠辰的无情,唐子欣只觉得可笑,她跟江暖宁一样,对莫泠辰一眼便是喜欢了,而且她付出那么多,怎么会放手!要放手早在五年前就放手了。

*

晚上9点,江暖宁准时赴约。

当她来到TOP酒吧门口时,唐子明已经在等她了。

一见江暖宁,唐子明就上前热情的想要跟她来个拥抱。江暖宁动作也快,直接用公文包挡在两人之间,让唐子明无法靠近自己。

“欸,小宁宁,我们都五年没见面了,怎么对哥还这么抗拒啊。”

小宁宁?!江暖宁嫌恶的看了眼唐子明,唐子欣说的没错,她哥真的是个讨人厌的人。还有她什么时候跟他关系好到可以拥抱了?

“唐总,如果你不是想要跟我谈合作的事,我想…我就不进去了。”江暖宁说着立刻转身准备走人。

唐子明双眼一睁,好不容易约来酒吧,怎么能让她就这么走了。

于是,他快速站到江暖宁面前。“我当然是想跟你谈合作的事,我连包厢都订好了。”而且,就只有我们两个。”

听着唐子明那腻腻的强调着,包厢里就只有他们两个时,江暖宁只觉得,看来等下她得使用暴力了。

这时,唐子明往后退了两步,微微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请…”

江暖宁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其实江暖宁对这间酒吧并不陌生,她永远都记得当初她是被人约到这间酒吧,然后喝了不该喝的东西,睡了不该睡的人…

进包厢前,唐子明特别交代服务生,不管等下谁找他,都全部拒绝。唐子明是这间酒吧常客,时常有朋友有来酒吧玩就会找他一起喝酒。

可今晚不一样,他好不容易跟江暖宁有独处的机会,怎能被破坏。

于是,一进包厢,唐子明就将门反锁。

而他的这一系列小动作,江暖宁都看在眼里。但她还是装作不知道,毕竟,她来之前就已经料到,唐子明约她来酒吧,是想对她图谋不轨。

不过,她江暖宁也不是以前那个乖巧温顺的江暖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