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手心暖爱

手心暖爱

手心暖爱

来源:掌中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6 14:31:09

“做我的女人,谁也不能欺负你!”她被渣男渣女打压到尘埃里时,权势滔天、矜贵霸道的盛少突然看上了她。 他对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将她一路重新捧回了云端。 渣男追悔莫及,跪地求复合,时秋秋一脸高傲的扑进盛少怀里,“比起做你的未婚妻,我更想做你的长辈!” 盛少手牵萌宝,笑得一脸腹黑:“对,你得叫她舅妈……”

在线阅读

《盛世》讲的是三个女人的故事,舒言作为女主角,进组的第一天特意的选了一场落水戏。

如今正值金秋时节,却要拍夏天的落水戏,对演员的敬业度要求极高。

舒言下了一趟水,便装模作样地开始打喷嚏,捂着鼻子瓮声瓮气道:“导演,不好意思,我有点感冒,还剩下一场拍摄侧影取远景的,可以找替身么?”

导演知道舒言的背景,是他得罪不起的,自然满口答应,立刻准备让人去叫舒言的替身。

可是,舒言却出言,拦住了导演,反而指着人群中的时秋秋,突然开口道:“导演,我觉得这个人,她的身形挺合适的,就让她做我这场戏的替身吧。”

时秋秋听到这话,就知道舒言想要害她。

她小时候溺过水,所以很怕水,整个剧组的人都知道。

她正要拒绝,导演却已经直接拍案定板了:“行,那谁,你赶紧换衣服!”

时秋秋的脸色顿时都白了。

她是剧里的女四号,又不是替身演员。

她旁边的乔小晴也怒了,连忙开口道:“导演,我们秋秋是女四号,在剧里是有露脸和台词的,拍女主角的替身戏容易穿帮,不如换个专业的替身演员吧!”

导演愣了下,仿佛这才想起来时秋秋是剧中的女四号,“哦,对,我差点忘记了,那她不合适,我们换……”

结果,导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舒言慵懒的开口道:“导演,我又不是天天让她替,只是一场落水戏而已,早点拍完大家早点收工嘛,还是你们觉得……我这个女主角说话不顶用啊?”

舒言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明白过来了,舒家大小姐这是明显针对上了时秋秋。

导演并不想惹事,连忙顺着舒言的话道,“也对,就一场戏而已嘛,时秋秋,你快点去准备吧!”

“可是导演,你知道的,我们秋秋不会游泳……”乔小晴气得牙痒痒,还想再替时秋秋说话。

时秋秋早就知道这些剧组里的弯弯绕绕了,忙拉住乔小晴的手,微微的摇了摇头。

舒言是这部剧的女主角,她摆明了就是想要为难她。

如果乔小晴和她继续拒绝下去,很可能连女四号的角色都失去了。

乔小晴也明白,只能暗自低下了头,用脚画圈圈诅咒舒言。

舒言见状,虚伪的叹了一口气:“秋秋,你不想替没关系,剧组也可以找别人嘛,但是,都这个点了,等我的替身过来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觉得你不如牺牲一下,别耽误大家收工嘛,一场戏而已!”

在场的人都知道了舒言这分明就是要找时秋秋的麻烦,也连忙跟着起哄。

“对啊,就一场戏而已!”

“不要耽误大家收工!”

“不会游泳的人去拍落水戏,才更加的真实,舒言姐给你机会,你就赶紧接着,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导演见乔小晴和时秋秋这么不识时务,顿时有些不耐烦了。

他皱眉,看向时秋秋,道:“能做就做,如果不能做的话,那就离开剧组好了,你知道我们租一天的场地需要多少钱吗?影视圈不需要你这么不敬业的人!”

时秋秋不由地捏紧了拳头,导演这是在威胁她,她要是不答应,就把她赶走。

她现在没什么名气,再从剧组传出她不敬业的事情,以后恐怕都不会再有剧组找她了,她根本就没有选择。

迎着舒言眼底得逞的笑意,时秋秋硬着头皮,轻笑出声,声音温柔的说道:“导演,我哪里说不想替了,我这不是在酝酿情绪嘛!”

她想火起来,她需要钱,所以不能离开剧组。

大不了,拼这一回。

“这不就对了吗?”舒言满意的笑了,但是眼底里却满是阴鸷。

今天,她就要让时秋秋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

虽然一直给自己打气,可是真到了要下水那刻,时秋秋却浑身僵硬地站在河边上,唇色雪白,面部发抖,还是无法克服心中的恐惧。

乔小晴看着旁边的时秋秋,简直心疼死了,却没有其他办法,都是她这个经纪人做的太失败了。

她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会让时秋秋成为天后巨星,谁也不能再欺负她!

导演看时秋秋一直没有动作,大吼了一声:“愣着干什么?赶紧下去!”

舒言见此,给自己的助理使了个眼色。

助理看到之后,不动声色地走到了时秋秋身后,猛地推了她一把。

“啊……”时秋秋尖叫了一声。

身体‘噗通’一声坠落水中,上下沉浮着,心底的恐惧达到了顶点。

“救命啊……咳咳,救我……”她下意识的在水里拼命挣扎起来,结果一张嘴就灌了满口又脏又腥的水,呛地直咳嗽。

乔小晴见此,更心疼了,连忙着急的说道:“导演,时秋秋真的不会游泳,快点让她上来吧,别闹出人命了。”

导演也觉得情况不对,正准备叫人去救时秋秋,就在这时……

舒言上前一步,柔声道:“导演,再等等吧,这场戏本来就是我溺水的戏份,现在这样更加真实,不如再等一会儿,等这一条过了再说,免得一会儿又要重拍,浪费大家的时间。”

导演一听,便明白了舒言的想法,于是道:“再等一会儿,她现在的状态很好,争取一条过。”

“导演,不能这样……”乔小晴还想再劝,可是导演却完全不理她。

水里的时秋秋渐渐挣扎不动了,浑身仿佛浸泡在冰川里似的,悲凉和绝望挂在眼角眉梢,视线渐渐模糊……

她有些不甘心,难道就这么死在这里了吗?

她死了,洛洛可怎么办?

时家那群见利忘义的人,肯定不会管洛洛是死是活的。

不能死……

救命!

她不能死……

她要保护洛洛,要治好洛洛的病!!!

可是,她快要支撑不住了……真的好累,没有力气了……

就在时秋秋快要绝望之时,突然……

一道挺拔高大的身影,夹裹着凌厉的冷意飞奔而来,紧接着扑通一声,进入了水中,喷起水花飞溅。

就在时秋秋感觉自己快要淹死之时,突然她的腰上一紧,身体被裹入了一堵宽厚温暖的怀抱里。

她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地搂着男人的脖子,手脚如同八角章鱼似的缠在了他的身上。

盛厉爵抱着时秋秋游到了岸边。

“盛,盛总?”舒言正在等着替时秋秋收尸,突然之间见有人跳下水,将时秋秋救了起来,她正要发怒,结果当看清楚救人的是谁时,顿时满脸错愕了。

居然是盛厉爵?

盛明城的舅舅……

盛明城不是说,盛厉爵很讨厌女人吗?

怎么会救时秋秋这个**?

“滚……”盛厉爵怀抱着时秋秋上了岸,浑身湿透,黑发贴在他的额前,锋利的眉眼愈发的冰冷摄人。

冰冷的低气压蔓延开来,舒言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不自觉的把路让开,整个人沉浸在这绝美的颜值和强大的气场中回不过神来。

乔小晴见时秋秋上了岸,连忙跑过来,伸手就想要接过她。

盛厉爵冷哼一声,避开了乔小晴的手,瞪了她一眼后,抱着时秋秋来到了剧组的休息室。

他调高了空调温度,又安排助理拿来了干净的衣服后,这才把人放到了沙发上:“先换衣服。”

时秋秋原本还紧紧扒着他的脖子不放,听到这个熟悉又冰冷的嗓音,下意识身子抖了抖,神智在回暖的温度中慢慢恢复过来:“盛总?”

她震惊的发现,刚刚救她的人,居然是盛厉爵???

时秋秋目光下落,却又无可避免地看到了盛厉爵那湿漉漉的胸口,白色的衬衣紧紧贴在他的胸口上,肌理分明的胸肌,看起来十分诱儿人。

噌的一下,她的脸蛋通红,局促地收回了目光,抱紧衣服低声道谢:“盛总,刚刚谢谢你救了我。”

她结结巴巴的道:“我,我现在要换衣服了,可以麻烦你先出去吗?”

“你身上哪一点我没看过?”盛厉爵嗤笑一声,弯下腰,高大的身体将时秋秋笼罩在怀里,语气淡漠:“时秋秋,我还没有玩腻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

时秋秋耳根红透,想到和盛厉爵的交易,心下更加紧张了:“盛总……”

这人干什么离她这么近?

她也不是故意找死的好么?

“你怕什么?”盛厉爵蹙了下眉,见她瑟瑟发抖,淡漠的眸子划过一抹莫名的心疼,他刚要把衣服给她披上,结果一伸手,时秋秋见鬼似的躲了一下,警惕地瞪大了眼睛:“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