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大佬的白月光就是我

大佬的白月光就是我

大佬的白月光就是我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6 15:31:32

简约大气的欧式风格建筑,奶白和鎏金的结合,金碧辉煌。别墅带了个院子,正郁郁葱葱的长着名贵的花草。大门前正站着高助理和管家佣人,见到沈皓,高助理上前两步,“这是备用钥匙。”转眼,看见了站在沈皓身后的左柔柔,高助理眉头一挑。没想到这位主有朝一日还能住进兰苑。沈皓接过钥匙,“你可以走了。”沈皓朝着正想着怎么才能赚钱的左柔柔一眼,”

在线阅读

这认真的样子,跟传销组织洗脑也没什么差别。

沈皓脸色冷了下来,他并不相信这女人这点小伎俩,正转身想走,身后的左柔柔被逼跳墙:“左柔柔生日11月28日喜欢吃西兰花讨厌胡萝卜对虾过敏最讨厌蕾丝边的裙子!”

哦豁,全中。

沈皓终于正色起来,他深深地看了左柔柔一眼,浓烈的不信任和怀疑让左柔柔被这一眼看得有点恐慌。

她缩了缩身子,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心想,她已经做到这份上了,接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刚想完,沈皓就问,“现在,跟我去兰苑?”

“不去!”左柔柔不想被监视,干脆利落拒绝,拿起包打算开溜,手机又响起了电话。

她接起来,喂了一声。

对面传来声音:“请问是方恬小姐吗?您父亲的住院费不够了,请您及时来医院缴费。”

左柔柔还是被沈皓带去了兰苑。

坐在车里,左柔柔靠在车窗上,手机正在查询她名下所有银行卡的余额。

今天打车到世纪豪园花了三十块,她现在全身上下还剩下一百二十七块五毛钱。

太惨了。

左柔柔生无可恋。

沈皓侧头,清冷的视线扫过她,出言提醒:“到了。”

“哦……”左柔柔慢半拍地下车。

兰苑坐落在沈氏集团的附近,中心街道出了名的富人区。

简约大气的欧式风格建筑,奶白和鎏金的结合,金碧辉煌。别墅带了个院子,正郁郁葱葱的长着名贵的花草。

大门前正站着高助理和管家佣人,见到沈皓,高助理上前两步,“这是备用钥匙。”

转眼,看见了站在沈皓身后的左柔柔,高助理眉头一挑。

没想到这位主有朝一日还能住进兰苑。

沈皓接过钥匙,“你可以走了。”

“是。”

一旁的管家立刻迎上来,“少爷。”

沈皓朝着正想着怎么才能赚钱的左柔柔一眼,“她从今天起住这儿。没我同意不能出门。”

“是,少爷。”管家恭敬道。

女佣们都悄悄抬眼看向这位新住进来的小姐——谁能有这么好的福气被沈少看上。

不料这位很有福气的大小姐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她碰了下沈皓的袖子,仰头,还有点生气:“你怎么还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啊?我不同意!”

沈皓很浅地看了她一眼,径直走了进去,“不需要你的同意。”

左柔柔:“……”还挺拽。

搬进来的第一天,左柔柔吃好喝好睡好,除了不能出去玩以及不知道怎么回经纪人消息之外,一切都很舒适。

搬进来的第三天,医院的缴费单和房子的租金水电费单一起发到了她手机上。

左柔柔看着缴费单发呆。

她终于意识到,她真的重生到别人身上,现在还急需要钱。

该怎么办?

演戏这个本业她是真的不会,去了也只能当花瓶看看。

左柔柔苦着脸,冥思苦想了一个下午,依旧没找到致富道路。

管家过来提醒她:“少爷今天晚上要回来吃饭,您收拾一下吧。”

穿着睡衣的左柔柔眼前一亮。

对!还有沈皓的大腿可以抱!

晚上,沈皓没多久就回来了。

别墅的佣人们早得到命令先行离开,沈皓一进门,看见的就是坐在客厅里的左柔柔。

她穿着channel高定系列里的粉色裙子,浅粉的裙摆恰到好处地露出白皙笔直的大腿,后背完全镂空,少女光滑柔嫩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女人一双桃花眼清澈无辜,眉目含情。看向他时勾着一抹笑,眸光潋滟。如雪的肌肤上扑了两点浅粉的腮红,唇瓣饱满晶莹,像是成熟的水蜜桃一样诱人一亲芳泽。

左柔柔眉眼弯弯,声音娇俏:“你回来啦?”

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看见了左柔柔本人。

沈皓身形一顿,嗯了一声,朝沙发走去。

左柔柔立刻狗腿地站起来,跑到他身后给他捶背捏肩,“今天辛苦了呀。”

沈皓冷眸一睨,扫过她,“想干什么?”

“那个……我有个不情之请。”左柔柔笑眯眯地,从后面绕过来坐到他身旁。

少女身上干净清澈的香气一下侵袭过来,沈皓不动声色拉开了点距离。

左柔柔搓搓手,“最近手头宽裕吗?借我点钱呗。”

“没钱。”沈皓非常果断。

左柔柔不死心,“咱们这关系,我想要借点钱你怎么都不给!”

片刻,又理直气壮起来,“你必须借我,咱们不是有协议吗,我可是被你养在这里的!”

“哦。”沈皓冷冷地睨了她一眼,“没钱。”

这个软硬不吃让左柔柔没脾气。

磨了半天,沈皓死活不松口,左柔柔正想使出自己的杀手锏,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沈皓接起,应了两声,便从沙发上起来,径直出门。

被晾着的左柔柔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无语。

得,财神爷就是难伺候。

左柔柔左看右看,最后决定先做个饭别把自己饿死再说。

弄了半天,做好了三个菜,左柔柔又累又饿,没形象地吃了起来。

于是,去而复返的沈皓一进门,看见的就是左柔柔一脸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在餐桌上大杀四方。

沈皓默了默,朝那些菜看了一眼。

也亏得她能吃的这么开心。

左柔柔拿起果汁喝了一口,喝的时候小指下意识地翘起,沈皓看得一顿。

这是左柔柔生前的小习惯之一。

此时,左柔柔听到动静,抬头,问:“一起吃?”

那几个菜的卖相并不好,沈皓嫌弃地看了眼,再抬眸正好对上了左柔柔一双亮晶晶的眼。

算了,看在她吃得这么起劲儿的份上,吃几口吧。

沈少爷矜贵地点了下头,左柔柔立刻发挥了狗腿子应有的素质,拿好碗筷,又从电饭煲里盛出一碗饭放到了他面前。

沈皓夹了一筷子。

见状,身为一个只做过三顿饭的小萌新,左柔柔无比期待地看着他,“怎么样怎么样?”

“还行。”矜贵的沈少爷只给出了个半分的评价。

“切,”左柔柔不看沈皓,戳着菜小声说,“以后不做给你吃了。”

得益于两人良好的教养,这一顿饭吃得很安静。

吃完之后,沈皓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角,“我给你找了部戏,明天去试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