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美人折腰:王爷如此多娇

美人折腰:王爷如此多娇

美人折腰:王爷如此多娇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6 16:25:13

《美人折腰:王爷如此多娇》最新章节由玖陆文学提供,《美人折腰:王爷如此多娇》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她,本是养尊处优的公主,却因为一场变故不得不女扮男装。 而他,从一个杀手摇身一变成为了娇滴滴的扶家大小姐。 宫廷之内,危机重重,瞬息万变,他们互相疑惑,再到惺惺相惜。 缘分,也从这样的不平凡,碰撞到了一起……

在线阅读

“今日是回门之日,你该……”这是成亲的第三天,扶乐一边推开书房门进来,一边说着。

越川神色一凝,忙将书案上的册子收了起来,他动作匆忙,不慎将一卷册子掀翻在地。

不待他躬身,扶乐已经顺手捡了起来,瞄了眼册子,便随手递还给越川的同时,还不忘打趣一句,“这么大个人,连本书都拿不好。”

越川佯装羞恼,手上却极快地将书册掩在宣纸下。

扶乐似乎想到什么,回过神来,神色间有些探究之意,“传闻南王附庸风雅却无心朝政,更是得了特赦,免了每日上朝的唯一一位王爷,看来传言不可尽信,南王这分明是藏拙了。”

他对上扶乐的眸子,后者嬉笑表皮下,是一抹窥探的神色,越川直直看了她两眼,才笑了出来,挠挠头,憨厚道,“本王哪懂什么朝政之事啊,不过是拿些皇兄们批过的,无关紧要的折子,父皇让我翻着玩,也好学学皇兄们。”

话虽如此,扶乐没有尽信,却还是应道,“这样,那南王可得用功。”

越川不着调地开了几个玩笑,将话题糊弄过去,心底有了些较量,扶家是近几年突然崛起的世族,家族在朝中没什么根基,能异军突起,只怕是有人相助。

若说扶乐是皇后那边的人,但她对他的事似乎又并不清楚,竟连这些奏折从何而来都不知道,或者,是刻意试探于他?

想到那些替太子批改的奏折,越川心底微寒。

若扶乐真是眼线,他倒可以利用她,好好回报一番。

马车上,越川闭眸,在脑中理清事情脉络。

“南王……”扶乐犹豫片刻,开口唤了声,越川睁眼,看着她示意,她深吸口气,说了出来,“可否麻烦南王与我在扶家人面前装作恩爱?”

越川挑眉,不置可否。

见他如此,扶乐咬牙开口,“这对我很重要。”

“那我们谈个交易,本王答应你,这里是一颗毒药,你吃下去不会让你如何,但如果你对本王起了异心,这会要了你的命。”越川说着,眼神变了变,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扶乐,同时紧盯着后者的神色。

后者接过瓷瓶,将药丸倒在手心,连看也不多看一眼,就直接吃了下去。

越川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她竟这般果断,是发现这药无毒,还是真的坦荡?

扶家大门。

“姐姐!你回来了?”扶芷在门前四顾,看到扶乐从马车上下来,便欢天喜地的扑了上去,亲昵地蹭蹭扶乐的胳膊。

越川拧眉看着扶家大门。

他堂堂南王带妻回门,居然只有零星几人在候。

“阿乐。”越川上前揽住扶乐肩膀,温润地笑着看向那几人,“阿乐不准备替本王介绍介绍这几位?”

扶乐被越川惊得浑身一颤,缓过神来才僵硬地笑笑,挨个介绍过去。

“老夫人今日身体不适,夫人在照顾她,所以未能前来恭迎殿下,还请殿下见谅。”侍女上前解释道,低眉顺眼看起来恭顺无比。

直到晚膳,老夫人等人也未出面,看起来对扶乐这个女儿不大在乎,越川没多计较,按照习俗,他们得在扶家住上两天。

是夜。

越川向来认床,尽管入睡也睡得极浅,是以扶乐起身时,他便醒了过来,他闭眸,仔细听着动响,想知道扶乐意欲何为。

扶乐步子声音很浅,越川只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吱嘎声。

这么晚了,她要去哪里?

越川睁眼,拢了件外衣,起身跟了上去。

一路跟到花园假石,扶乐才停住脚步。

“哥,来了,可有收获?”扶芷的声音很有辨识度,尽管没有早上刻意伪装的甜糯,还是能一下分辨出来。

这二人这么晚要说的话,定不是什么小事,他皱眉,他忽然想起,他听人说过,扶乐嫁入南王府的圣旨是扶乐用战功换来的。

越川屏息凝神,身子掩在草木之中。

“这两天在南王府,我还没摸清地形,那里人生地不熟,我也不敢贸然行事。”扶乐没有刻意掩饰,声音是正常的男音。

扶芷叹了口气,沉默半晌又开了口,“那南王如何?新婚那晚,你糊弄过去了吧?找那东西的动作得加快了,不然你性别的问题迟早会暴露。”

越川脸色骤变,找东西?南王府能有什么东西值得如此垂涎?

“我知道,至于性别之事,南王那边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倒是你,扶家可有亏待你?”扶乐语带关切,似乎真的很紧张她的处境。

“我没事,你我二人可不是从前的扶乐扶芷,凭我们的身份,扶家即便心有不满,也尚不敢动我。”扶芷自信道。

扶乐沉吟,“如此便好,之后往来按我们原先的约定,对了,我倒是有一个大发现,这南王和皇后,不像我们想的那般关系融洽,这倒是对我们有帮助。”

越川心知时候差不多,不敢再听下去,猫着腰往回走,用手帕擦干净了鞋底,再三查看外袍是否沾染尘土,这才将帕子借烛火烧尽,躺回床上,佯装熟睡。

扶乐很快也回到屋内,躺在他身侧。

越川心下警惕,大脑更清醒了些。

扶乐是男儿身的事,扶芷知道,而扶家其他人呢,到底有多少人知道。

方才扶芷提到的东西又究竟是什么。

还有身份,这二人,除了出身扶家,难不成还有别的身份?

越川不自觉咬住下唇,血腥味弥散在口中。

听二人对话,似乎也和皇后不对付,既然不是皇后派来的人,那么暂时应该对他没有什么威胁,至于他们的目的……

时间长了,狐狸尾巴自然会露出来。

越川轻舒口气,强迫自己入睡。

次日早膳时,越川倒是见着了扶家人,只是经历不那么美好。

“昨日老身身感不适,没能亲自前来迎接南王,还请南王莫怪。”扶老太太说着道歉的话,神色却并无歉意,反而有一丝不喜落入越川眼中。

他微微蹙眉,随即又剑眉一展,拱手笑道,“本王虽是南王,到底是晚辈,做晚辈的怎敢责怪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