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美人折腰:王爷如此多娇(越川扶乐)

美人折腰:王爷如此多娇(越川扶乐)

美人折腰:王爷如此多娇(越川扶乐)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6 16:30:31

越川在听到敲门声的那刻就加快了手里的动作,但他不知这一举动被扶乐看去了多少:“你怎么突然来书房找我了。”他一手撑在案桌上,侧身看着从门口缓缓走来的扶乐,他想知道扶乐有没有看见自己的举动。不过是见你一回府就来书房,担心您过渡劳累,想来慰问一番。”扶乐说话的时候,眼睛定定的看着越川,坦荡荡的,没有心虚的样子。越川不知扶乐想做什么。

在线阅读

果然是这事,越川了然,他去了扶家几日,奏折无法给太子,太子定是要生气的:“怎么会怪罪,这是也是我做得不对,还请太子原谅我才对,那些个文书已经整理好了,我这就让人拿来,真是劳烦太子挂心了。”他令下人去拿奏折。

“太子确实是十分挂心,”那人开了口,接着越川的客气话说了下去,“这几日都在念叨着王爷您呢。”

越川怎么听不出来他的语气不对,忍着不喜和他打太极:“太子在念叨我些什么?”语气里面有着一丝期许,仿佛真的很期待太子的看法一般。

殊不知他握在手里的毛笔已经微微弯曲了,落笔一次比一次更重显示了他不是很好的心情。

“不过是希望王爷能多多来拜访罢了。”那人有些不屑,以为自己终于见了王爷低眉顺眼的一幕,但面上不显,“王爷近些日子一直没有消息,太子十分担忧呢。”

说完,他话锋一转:“这不过是小的妄自猜测,王爷不必放在心上。”

若真的不必让他放在心上,这话就不会出现在二人的聊天里面了,大家心底都跟明镜似的,但面上还是和谐。

越川终是放下手里的笔,他自然知道眼前这人是用不一样的法子想敲打他,让他主动去太子府给那太子道歉。

“我明白了,你且回去告诉太子,过几日我整顿完家中琐事就登门拜访他,还期待他给我准备些美酒呢。”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心底却是万分不快。

那人微微点头,接过一旁丫鬟递过来的一叠文书,同越川告别:“那小的就先告辞了,小的会把王爷的话转告给太子殿下的。”

看着书房的门在自己面前关上,越川的眸色渐深,天知道他多想拒绝,奈何那边那位是太子,再怎么不愿也只能先应下,届时再想别的法子脱身好了。

他看了看画得不成样子的纸,随手收拾了,看四周无人,又拿出一本册子,随意的翻看两下,走到桌案旁,手探向暗处,稍一用力就打开了一个暗格。

他刚要把册子放进去,就听见外头传来敲门声:“越川,我进来了?”那人也不客气,不等他回答就径直推开门走了进来。

越川在听到敲门声的那刻就加快了手里的动作,但他不知这一举动被扶乐看去了多少:“你怎么突然来书房找我了。”他一手撑在案桌上,侧身看着从门口缓缓走来的扶乐,他想知道扶乐有没有看见自己的举动。

“不过是见你一回府就来书房,担心您过渡劳累,想来慰问一番。”扶乐说话的时候,眼睛定定的看着越川,坦荡荡的,没有心虚的样子。

越川不知扶乐想做什么,只开口小心的试探,可斟酌半天都未开口,只由得扶乐查看桌面的东西。

好在桌上并没有什么东西,唯一有的是方才被越川揉得皱成一团放在桌角的纸团,扶乐好奇的拿起:“你方才背着门在弄的就是这个?”她边说手上边动作,越川还没来得及开口,纸团就被她展开了。

看着上面乱七八糟的画,扶乐笑出声音,打趣越川:“画得好丑,难怪你要藏起来。”

越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心底放下了对扶乐的戒备,只觉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扶乐听出越川在试探自己,故意反问。

“没有,只是想,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越川持续怀疑。

“嗯?也没什么事情,想来问一下你,太子的人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刚进来看你表情不太对。”扶乐为了不让越川怀疑,假意问道。

“没事,我待会去趟太子府,你在家好好待着。”说完,越川便拉着扶乐走出了房门。

越川是断然不会相信扶乐是来关心自己的。

从刚才扶乐进门时那一瞬间的愣神,越川就觉得扶乐看见了,虽然只有一瞬间,扶乐就恢复正常了,并且问话,答话都丝毫没有破绽。

但是第六感告诉越川,扶乐大概是看到了。

即便如此,越川并未揭穿扶乐的伪装。

越川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门,独自前往太子府。

一路上,越川都在想着,如何去妥善的解释这几天没有把奏折送给他的原因。

不知不觉间,越川已经走到了太子府,看着明晃晃的太子府这三个大字,越川一阵恍惚。

越川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抬脚进门。

再看这边,扶乐在知道越川出门之后,又快速的回到了越川的书房。

扶乐很确定,自己刚才进来的时候,越川在藏东西,而且这个东西还是不愿意被自己看到的。

不然,越川不会不断的试探自己。

扶乐进门之后,在门口左顾右盼,确定周围没人之后,快速的关上了书房的门。

进门之后,扶乐到处翻找之前越川放下的东西。

一番翻找之后,累得扶乐满头大汗,但是仍然没找到。

扶乐站在书桌前,心想,到底藏在哪里了。

找不到的扶乐瞬间有些不耐烦,自己身为一个男人,最不擅长的就是找东西。

扶乐虽然不耐烦,但是还是耐着性子想了一下,然后扶乐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书桌,突然,扶乐发现了桌案上有一丝的奇怪。

终于,被我找到了,找个东西还真的费劲啊。

“啪。”一声,扶乐打开了桌案上的暗格。

“太棒了!”扶乐忍不住惊呼一声。

打开暗格,扶乐拿出越川藏起来的秘密。

扶乐看完之后,发现,越川藏起来的秘密竟然是太子的一些证据。

看来,越川对太子是预谋已久了,不然,不会有这么多的证据,还都是太子的。

“爷,你回来了。”管家的声音突然想起。

听到声音的扶乐突然被吓了一跳,越川回来了。

慌乱之间,手忙脚乱的把越川的这份秘密放回,然后以极其快的速度出门,然后回到自己的屋内。

回到房间的扶乐,淡定的开始干自己的事情。

这边,越川从太子府出来之后,内心就一直不太安定。

他怕扶乐趁着自己出门的时间,去翻找自己藏起来的东西。

回家之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快速走到了书房。

越川来到书房,坐在书桌面前,仔细观察这与之前自己离开时有什么区别。

越川拿起奏折开始翻阅,越看越觉得不对。

越川自己翻查,发现自己的秘密杂乱了许多,不仔细观察这跟原来没什么差别。